克里斯蒂安·惠更斯是谁?近代自然科学开拓者惠更斯简介

  概述

  克里斯蒂安·惠更斯,荷兰人,世界知名物理学家、天文学家、数学家,和发明家,机械钟(他发明的摆钟属于机械钟)的发明者。

  惠更斯自幼聪慧,13岁时曾自制一台车床,表现出很强的动手能力。1645~1647年在莱顿大学学习法律与数学;1647~1649年转入布雷达学院深造。 在阿基米德等人著作及笛卡儿等人直接影响下,致力于:力学、光波学、天文学及数学的研究。他善于把科学实践和理论研究结合起来,透彻地解决问题,因此在摆钟的 发明、天文仪器的设计、弹性体碰撞和光的波动理论等 方面都有突出成就。1663年他被聘为英国皇家学会第一 个外国会员,1666年刚成立的法国皇家科学院选 他为院士。惠更斯体弱多病,一心致力于科学事业,终生未婚。 1695年7月8日在海牙逝世。他还推翻了牛顿的微粒说。

  巨人降世

  1629年4月14 日出生于海牙。父母是大臣和诗人,与R.笛卡儿等学界名流交往甚密。

  学生时期

  惠更斯自幼聪慧,13岁时曾自制一台车床,表现出很强的动手能力。他的祖父,也叫克里斯蒂安·惠更斯,作为秘书效力于沉默者威廉(William the Silent)以及毛里斯亲王(Prince Maurice)。在1625年,他的父亲康斯坦丁(Constantijn)成为亲王弗雷德里克·亨利(Prince Frederic Henry)的秘书,而且正如克里斯蒂安的哥哥,另一位康斯坦丁(Constantijn)那样,在随后的生涯中,一直服务于奥兰治家族(Orange family)。

image.png

  跟随这个效命于奥兰治王室(house of Orange)的外交事务(diplomatic service)传统,惠更斯家族有一个坚实的教育和文化传统。他的祖父积极参与到对孩子们的教育中,于是惠更斯的父亲在文学和科学方面都极为博学。他曾与梅森(Mersenne)和笛卡尔有过通信,而笛卡尔受到过惠更斯在海牙对他的很好的招待。康斯坦丁是一个对艺术很有品位的人,有绘画才能,也是一个音乐家、多才的作曲家,而尤其是,一个杰出的诗人;他那些用荷兰文和拉丁文写下的篇章,令他在荷兰文学史上获得了经久不衰的地位。

  就像他父亲一样,康斯坦丁积极地致力于孩子的教育。克里斯蒂安和哥哥康斯坦丁在家中接受父亲和私人教师的教育,一直到16岁。兄弟俩在音乐(克里斯蒂安善于歌唱,并能演奏古大提琴[viola de gamba],鲁特诗琴[lute]和拨弦键琴[harpsichord])、拉丁语、希腊语、法语、一些意大利语、以及逻辑、数学、力学、还有地理学方面有了一个背景。作为一个非常天才的学生,克里斯蒂安在幼年就展示出了兼顾理论方面的兴趣以及对实际应用与建造的洞察力,这也成为了他后来的科学工作的特点。

  从1645年5月到1647年三月,克里斯蒂安在莱顿大学(University of Leiden)学习法律与数学。其中数学是学自凡司顿(Frans van Schooten)。他学习了经典数学,也学习了韦达(Viète)、笛卡尔、费马的现代方法。在这一时期,他的父亲告诉梅森其子对落体问题的研究,这引起了梅森的注意,也从而开始了在克里斯蒂安与梅森之间的直接通信。笛卡尔,其工作在这些年深深地影响了年轻的惠更斯,也对克里斯蒂安的工作表示兴趣与欣赏。从1647年3月到1649年八月,克里斯蒂安在新成立的位于布雷达(Breda)的奥兰治学院(Collegium Arausiacum[College of Orange])学习法律,他的父亲是这所学校的校长,而佩尔(Pell)教数学。

image.png

  科学研究

  在他的学习之后,惠更斯没有选择外交(diplomacy)这个本来对他的出生和教育更自然的职业生涯。他不想要这样的事业,而不论怎样,随着1650年威廉二世(William II)的去世、惠更斯家族失去了从事外交工作的首要机会。惠更斯一直呆在家到1666年,除了到巴黎和伦敦的三次旅行。他父亲提供的资助让他可以完全投入到对自然的研究中。这些年(1650到1666)是惠更斯的生涯中最多产的时期。

  最初惠更斯集中于数学:面积和体积的确定,以及由帕普斯(Pappus)的工作所发的代数问题。在1651年,《双曲线、椭圆和圆的求积定理》[1](Theoremata de quadratura hyperboles, ellipsis et circuli)[1] 写成,包括对圣文森特的格里高利(Gregory of St. Vincent)的圆求积的反驳。而后是1654年的《圆大小的发现》(De circuli magnitudine inventa)[2]。在接下来的岁月中,惠更斯研究了抛物线求长、求抛物线旋转面的面积、许多曲线如蔓叶线、摆线(与帕斯卡在1658年公开提出的一个问题有联系)和对数曲线的切线和面积问题。1657年,惠更斯关于概率问题的论文发表,《论赌博中的计算》(Tractatus de ratiociniis in aleae ludo)[4]。

  1650年,一个关于流体静力学的手稿[20]已经完成。而在1652年,惠更斯将弹性碰撞的规律公式化,并开始几何光学的学习。在1655年他让自己与他哥哥一起,去磨制镜片。他们制造了显微镜和望远镜。而惠更斯在1655-1656年的冬天,发现了土星的卫星并辨识出了土星光环,两者分别报告于《土星之月新观察》(De Saturni luna observatio nova [3])和《土星系统》(Systema Saturnium [6])中。

  1656年惠更斯发明了摆钟。这在1658年的《时钟》(Horologium [5])(不要与后来的Horologium oscillatorium混淆)中有记述。这也造就了一些机会让他发现摆线等时性(tautochronism)(1659)、研究渐屈线(evolute)和摆动中心(center of oscillation)的理论。惠更斯对离心力的研究也从1659年开始。在这些年中,他与许多学者的通信大量增多,那些学者有圣文森特的格里高利、沃利斯(Wallis)、凡司顿和斯吕塞(Sluse)。在1660年之后,对摆钟在海上确定经度的应用研究占据了他很多的时间。

image.png

  关于上面提到的旅行,第一次是1655年的7月到9月,惠更斯来到巴黎,在那里遇见了伽桑狄(Gassendi)、罗伯威尔(Roberval)、索毕耶(Sorbiere)以及布利奥(Boulliau)——也就是后来组建法国皇家科学院(Academie Royale des Sciences)的那些学者。与他的哥哥一样,利用在法国停留的机会,在昂热(Angers)取得了一个民法及教会法规“utriusque juris”博士学位。当他第二次在巴黎停留,那是1660年10月到1661年3月,他见到了帕斯卡、奥祖(Auzout)以及笛沙格(Desargues)。后来他在去了伦敦,呆到1661年5月。在那里,惠更斯参加了格雷欣学院(Gresham College)的会议,遇见了莫里(Moray)、沃利斯(Wallis)以及奥登堡(Oldenburg),而波义耳的空气泵实验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第三次来巴黎,是从1663年4月到1664年5月,中间有一次去伦敦的旅行(1663年6月到9月)。他在伦敦成为了新成立的皇家学会(Royal Society)的会员。接着他回到巴黎,在那里从路易十四获得了科学工作的第一笔薪俸。

  在1664年,泰弗诺(Thévenot)找到惠更斯,请他成为在巴黎即将成立的一所学院(academy)的成员;柯尔贝尔(Colbert)提议为梅森之后在巴黎举行的非正式学者会议,给予一个官方的地位以及资助。在1666年,皇家科学院(Académie Royale des Sciences)成立,惠更斯接受了会员资格,并在那年5月前往巴黎。此后在巴黎一直呆到1681年,中间仅因为健康原因,有两次在海牙(Hague)呆了一段时间。惠更斯身体不太好,在1670年初,他被一场严重的疾病所折磨。在9月,他部分痊愈并前往海牙,在1671年6月回到巴黎。而在1675年秋,疾病复发,从1676年7月到1678年6月惠更斯再次呆在海牙。

  作为学会最卓越的会员,惠更斯获得了很高的薪俸,并居住在皇家图书馆(Bibliothéque Royal)的一套房间中。在学会中,惠更斯鼓励一项研究自然的培根式计划(Baconian program)。他积极参与天文观测(例如对土星的观测)和空气泵实验中来。在1669年他阐述了他的重力起因理论,而在1678年他写了《论光》(Traité de la lumière [12]),其中宣布了他在1676-1677年发展出来的光的波动理论(严格地说是光的脉冲理论)。在1668-1669年,他在理论上和实验上,研究了阻力介质中的物体运动。在1673年,他与帕平(Papin)合作,建造了一个内燃机(moteur à explosion)。而此后他也与莱布尼兹有定期接触。惠更斯在1673年开始了他关于简谐振动的研究,并设计出由弹簧而非钟摆来校准时间的钟表,接着,就发生了他与胡克(Hooke)的优先权之争。在1677年他使用了显微镜进行研究。

image.png

  1672年,荷兰共和国和路易十四及其同盟者之间爆发了战争。奥兰治的威廉三世上台,而惠更斯的父亲和哥哥承担了荷兰的重要位置。而惠更斯留在巴黎,虽然他对荷兰的事业有着深切的关注,但他仍然在的柯尔贝尔保护下继续他在学会的工作。1673年,他发表了《论摆钟》(Horologium oscillatorium [10]),这是惠更斯进入路易十四资助的职位后的第一部著作,他把它献给了法国国王。这一举动有助于加强他在巴黎的地位,但在荷兰引起了一些反对。

  又一次因为疾病,惠更斯在1681年离开巴黎,在1683年之前痊愈,但与此同时柯尔贝尔去世,而如果在巴黎没有他的支持,惠更斯因其国籍、新教信仰以及家庭与奥兰治王室的关系,会给他招致强烈的反对,因此他决定呆在荷兰。从而他的经济状况不像以前那样有保障,而他可以靠家里的土地所有权而有一份收入。惠更斯从未结婚。在海牙以及在靠近福尔堡(Voorburg)附近的家庭乡村别墅Hofwijck的相对孤寂的状态中,他继续光学研究,建造了许多钟表,并试用于几次长距离航海中,他还写下了《被发现的天上的世界》(Cosmotheoros [14])。1689年6月到9月,他访问英格兰,在那里遇到了牛顿。牛顿的《原理》引起了惠更斯的仰慕之情但也激起了他强烈的分歧。两者的证据在《论光》及本书补编的《论重力的原因》(Discours de la cause de la pesanteur [13])中能找到。与法蒂奥(Fatio de Duillier)的讨论,与莱布尼兹的通信,以及对他的微分积分的兴趣,在最后的几年中使惠更斯的注意力转回数学。

  伟人逝世

  1694年,惠更斯再一次生病,这一次他没有恢复过来。次年夏天在海牙去世。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