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角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有关于田中角荣的轶事有哪些

  社会评价

  田中角荣是一位有胆识、有魄力、敢作敢为的政治家。在外交上,田中角荣创下了载入史册的壮举——恢复中日友好关系。战后30年,中日关系一直处于不正常状态,1972年田中出任首相,决心对此有所突破,他力排众议、冲破重重障碍,毅然于1972年9月访华,同中国发表了联合声明,实现了中日邦交正常化。中日邦交正常化,不仅使日本在与美国明争暗斗的外交舞台上首次打了主动仗,而且为亚洲的安定奠定了基础。

  田中角荣认为,中日邦交正常化是两国人民的愿望,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田中能够顺应形势,促进邦交的实现,因而得到日本各界人民的有力支持。但也遇到极少数亲台反共分子的强烈反对,台湾当局也不断向他施加压力。但是田中不为所动,坚决贯彻既定的方针,上任后仅两个月时间,便解决了战后拖延近30年的中日关系悬案。在这一点上,他表现了一个政治家的远见和魄力,也是在他任期间的最大政绩。

image.png

  在一般群众看来,田中是个有决断力和实行力的平民政治家,期待他能给日本带来清新的政治。田中撰写的《田中列岛改造论》一书,刚一出版便抢售一空,一个月内销售了40万册。田中在新潟县出生地,一夜之间成了热门的观光地,母校二田小学的教室黑板上,也写出了“像田中首相那样学习,做一个优秀人才”等字样。朝日新闻8月份进行的民意测验表明,田中的支持率高达62%。

  但是,在政治手段上,如果用“政治是最高的道德”这一坐标来衡量的话,田中角荣就会从顶峰跌入谷底。为了保持权力,田中角荣提出“人数就是力量”。从此,日本的政治成了彻头彻尾的拉帮结派,谁的人数多,谁就是自民党的总裁,而这些头头们拉人的唯一办法就是金钱。由于田中率领的政治家们不择手段地弄钱,日本的大企业也肆无忌惮地大兴贿赂之风。田中角荣型的政治方法只能是昙花一现,不到2年,他就因金钱丑闻被迫辞职。

  田中角荣是一位人际学大师,他以自己赤手空拳从人生中体验到的实学为武器,通过控制跟对方之间虚虚实实的心理战争,得以在政界发挥压倒性的影响力。

  轶事典故

  建交轶事

  当1972年9月21日内阁官房长官宣布田中将要为日中邦交正常化访问中国的时候,驻东京的中国记者向国内发回信息,告知田中的起居习惯:田中怕热,室内温度常保持在摄氏17度,爱吃香蕉,爱喝大酱汤。

image.png

  1972年9月25日,田中角荣率领的庞大代表团抵达北京。周总理走上前与田中首相和大平外相紧紧握手。中国总理的魅力给日本客人留下深刻印象。田中真纪子对父亲回国后见到家人说的话一直记忆犹新:“应该带真纪子去!”“毛泽东是位哲人、思想家,周恩来是位美男子、实干家。周恩来和我很投缘。和周总理见面,说第一句话之后我就感觉到:和这个人合作一定能把事情办好。如果周总理不符合我的想象的话,我很可能就干脆回日本了。周总理因战争时期受过伤,右臂有残疾。我看到周总理右手的样子,心想这是和日本打仗时受的伤。总之,与周恩来的结识非常有好感。(我们)很快就建立了一种信任关系。毛泽东也是位很了不起的哲人,然而周恩来非常务实、非常周到。周总理无论是作为政治家,还是作为领导人,都是出类拔萃的。我想让真纪子见见这样的人。下次一定带你去!”后来,田中角荣曾经专门写诗,称赞周总理“躯如杨柳摇微风,心似巨岩碎大涛”。

  在宴会上,田中角荣在致答词时说道:“遗憾的是过去几十年间,日中关系经历了不幸的过程。其间,我国给中国国民添了很大的麻烦,我对此再次表示深切反省之意。”在两国政府首脑的会谈中,周总理严肃地指出: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日本人民也深受其害;您只说“添麻烦”就了事了?用“添麻烦”一词作为对过去的道歉,中国人民是不能接受的。田中连忙解释,从日文角度讲,“添麻烦”确有谢罪之意。经过双方最后的几次会谈和磋商,最后在联合声明中是这样表述的:“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

  1972年9月29日晚,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书斋内接见田中角荣一行。与毛主席的会谈持续了近一小时。在会谈中,两人没有谈任何政治问题,只是谈个人、谈“孝道”。会谈结束时,毛泽东轻声说:“田中先生,我年纪也大了,神经痛,很快要去天国了。”离别之际,毛泽东从书架上拿过一套《楚辞》,赠给田中。临行前,周总理专门嘱咐外交部礼宾部门送给田中两箱共48瓶茅台酒。两国首脑喝茅台酒的故事在日本传开后,茅台酒在日本市场上的售价一下子涨了三四倍。据说当年周总理送给田中首相的茅台酒在田中家现在还保留有最后的一瓶。田中真纪子曾表示:这瓶酒将作为田中家最珍贵的礼物永远保存。

image.png

  在谈到中日邦交正常化时,田中角荣后来常轻描淡写地说:“(中日关系正常化)是两国人民的愿望。中国人当时经常讲人心所向,大势所趋。我呢,只不过是在这个时候拍板,然后执行而已。”访华成功回国后,田中角荣马上去皇宫觐见了裕仁天皇,然后去参加参、众两院大会。在那次会上,他受到了连续四个半小时的攻击。包括自民党本党在内的许多议员骂他是“国贼”。

  话剧表演

  田中两岁时,因患白喉发高烧,落下了口吃的后遗症。母亲鼓励他克服口吃的毛病。田中角荣在《我的履历书》中曾作过记述:“口吃是个奇妙的东西。”田中角荣回忆道:“说梦话,唱歌的时候,同妹妹说话时就不结巴。跟自己的狗说话也绝不口吃。可是一旦同长辈说话就莫名其妙地结巴起来,越紧张越厉害。读了不少矫正口吃的书,也没有见效。后来他认识到并经常提醒自己:‘我不口吃’,从而得到自信,这才是要紧的事。”他认为有意放声唱、放声朗读大有益处,因此到了深山就练习发大声。口吃的田中角荣,固然有先天的生理缺陷。但他发现自己并非绝对的口吃,进而分析自己在某些场合下并不口吃,如同妹妹等小辈说话。这就是说,环境变异,才诱发他口吃的出现。于是田中决心找到矫正自己口吃的突破口,他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那就是演戏。

  田中角荣这样分析为什么把克服口吃的第一关建立到舞台上。在舞台上表演,虽然台下众目睽睽容易给人造成紧张,但也很有裨益。相反,因为上台不是一般讲话,而是念台词,所以必须事先把要讲的话准备烂熟,还要把剧情台词融会贯通,这样,演戏就与平常说话有了差别,因为演戏前已经把要说的内容练习了无数遍。在当年的学艺会上,田中角荣争取机会要饰演《弁庆安宅之关》中的弁庆。老师知道他口吃,想要田中当“导演”。但田中角荣在老师跟前软磨硬泡要饰演弁庆,老师看到他如此热诚,终于答应让他担任扮演主角“弁庆”。田中角荣得到这个机会就苦练台词,终于将台词背的滚瓜烂熟。田中在回忆录里这样讲:“其实,我为了完成这个重要任务,想出了两个办法,第一是带上调子讲台词;第二是在演戏的时候加上音乐伴奏,使戏和音乐配合起来,因为这样就等于唱歌,唱歌是不可能口吃的。就这样,成功地演出了弁庆角色,使我对克服口吃增添了莫大的信心。”


  戏刚一开始,田中角荣拄了金刚杖,打扮成弁庆就上场了。大家要看口吃的田中究竟演什么样的弁庆,所以全场鸦雀无声。……他带着演唱腔调开了头,结果意外顺利地说出了头一句台词。由此得到了勇气,难讲的《劝进帐》台词也能顺利地念下去了。戏一结束,全场就发出暴风雨般的掌声。

  就这样,经过自己有意识地抓住各个机会锻炼,田中角荣的口才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

  亲民不拘

  与那些喜欢矫揉造作的官僚政治家不同,田中是个不拘小节的人,担任邮政大臣时,有一次竟通过广播为国民唱了一段“浪花曲”,博得浪花曲大臣绰号。还有,他以藏相身份出席华盛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大会时,冒着胆子用很不熟练的英语发言,大会联欢会上,又当着各国代表的面,唱了一首“王将歌”。不过,这些随随便便的举动,倒使他在一般民众中赢得好感。

image.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