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甲三生涯事迹介绍 他是在哪一年死的

  升任兵部侍郎

  当年秋,兵部侍郎、漕运总督周天爵卒于亳州,诏命袁甲三继任统帅军队。在这之前,周某曾奏报说,蒙城、亳州的捻军,合五十八捻为一大股,设有四大天王等名目,不可急剿。周某死后,袁甲三到亳州的王市集时,兵勇已散,民无斗志。袁甲三急忙召集散兵游勇,整顿团练,凝聚军心,占据要隘,结果在高公庙首战告捷。皇帝下旨命袁甲三接办剿“匪”事宜,加三品衔,署安徽布政使。袁甲三向朝廷上疏推辞说,担任布政使职务后,政务繁杂,无法指挥军队打仗。朝廷认为他的话很有道理,就让他专门办理剿办安徽捻军的事。后来他又在标里铺打了个大胜仗,活捉了捻军首领邓大俊,俘虏捻军二千多人。

  这年十月,安庆太平军占领桐城后不久,又攻陷舒城,吕贤基战死。朝廷想让袁甲三移军桐城,袁甲三急忙上疏说:“捻军首领张茂盘踞在怀远、蒙城之间,正想进攻庐州(合肥),请先驻军蒙城和亳州,声援各州。”

image.png

  捻军聚集雉河集,袁甲三令县丞徐晓峰击破之,擒捻军首领孙重伦。分兵击败临湖铺窜匪,擒捻军首领宫步云、马九。令游击钱朝举、知县米镇攻怀远,大破之,张茂负伤逃走。

  平定太平军

  十二月,太平军果然攻陷庐州(合肥),巡抚江忠源战死。袁甲三上疏弹劾陕甘总督舒兴阿“拥兵坐视”,舒兴阿被免职。

  咸丰四年(1854),袁甲三入据临淮,属安徽剿捻的北路军。不到一年,皖北捻军被他各个击破。朝廷褒奖,破格擢升他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这时他最关心的是庐州收复问题,认为“庐州居江北腹地,又旁陷十余州县……庐州不克,不特江北各路防兵为所牵制,楚师东下亦不能急捣江宁。”但是中路军首领和春、福济“师老兵疲,急难奏效”,谕旨却让他与和春、福济“联衔具奏”,“详细酌度办理”。

  在淮北官员的任用上,和春、福济二人与袁甲三意见不合,二人上疏举劾袁甲三:“坚执己见,无从会衔”,诬告他“株守临淮、粉饰军情、擅截饷银,冒销肥己”。朝廷听信了和春、福济的奏报,命袁甲三回北京交兵部“严加议处”,袁甲三在淮北很得军民心,他离开的时候,挽留他的百姓把路都堵住了。

  暂遇低潮

  袁甲三到京不久,即被革职。

  咸丰五年(1855)五月,袁甲三向督察院申诉说:和春他们说我擅截饷银等罪名,都是诬陷的。因为在鮦城战役(咸丰四年)后,我曾经责怪和春他们“置不应援”。今年又因为他们攻打庐州失败,弹劾过他们。他们怀恨在心,所以捏造流言蜚语诬陷我。督察院接到袁甲三的申诉,就向咸丰文宗皇帝作了汇报,文宗命两江总督怡良秉公查办。

image.png

  袁甲三离开皖北不久,捻军首领张洛行又把安徽、河南各部捻军联合在一起,声势更加浩大,老百姓也饱受战乱之苦。怀远县的老百姓胡文忠,卖掉自己的女儿作路费,徒步走到京师,请求都察院让袁甲三回安徽镇守,因为他的状纸没有被都察院接受,就怀揣状纸上吊自杀了。言官给事中孙观、御史曹登庸、宗稷辰等,先后上疏说:“袁甲三在临淮剿办有方,地方才因此得到安宁。”两江总督怡良、江苏巡抚吉尔杭阿、浙江巡抚何桂清,也纷纷上呈奏章,请求“仍起甲三视师”。经各方查证,和春、福济指责袁甲三的种种罪名,确系诬告。袁甲三才得以平反并被重新起用。

  重新被起用

  咸丰六年(1856),袁甲三受命协助河南巡抚英桂剿办河南捻军。他先到归德(今商丘)召集旧部与捻军对垒,三战三捷,一举瓦解了捻军对亳州的包围。然后在燕家小楼歼灭捻军几万人,俘虏了捻军首领苏天福,只有张洛行一个人逃跑了。对此,朝廷特诏嘉奖,命以三品京堂候补。

  后来张洛行又纠集溃散的捻军进攻颍州,失败后再度占领雉河集。咸丰七年(1857),袁甲三的军队先后消灭了王、邓、宋、姚几股捻军,杀死捻军首领李寅等100多人,被升任为太仆寺卿,赏戴花翎。胜保督师攻张洛行于正阳关,久不下,奏请袁甲三合剿,袁甲三令部将朱连泰、史荣椿攻韩圩,克之。

  咸丰八年(1858),与胜保一起解固始之围,收复六安。史荣椿破捻军于铜山,斩其首领孙大旺。移军宿州,袭取王家圩,诛首领王绍堂等,乘胜收复七圩。七月,受命代胜保督办三省剿匪事宜。袁甲三令子袁保恒偕总兵傅振邦大破捻军于太和李兴集,歼毙数千,逐捻军出河南境,赐号“伊勒图巴图鲁”。

image.png

  咸丰九年(1859)正月,与胜保意见不合,屡被上疏参奏,故被召回京,入觐,面陈军事。四月,上谕袁甲三为漕运总督。胜保因母亲病故回籍丁忧时,袁甲三被升任钦差大臣,督办安徽军务,实授漕运总督。

  咸丰十年,他进军凤阳,屡战屡捷,朝廷嘉奖他调度有方,赐黄马褂。这年秋天,英法联军攻陷北京,王公贵族都逃到热河去了。袁甲三请求率兵北上,保卫北京,朝廷说临淮是南北要塞,没有批准。

  咸丰十一年(1861)十一月,袁甲三督军攻占捻军坚守三年的定远县城,并派兵与多伦阿部同取庐州城。袁甲三知道自己带领的军队不是嫡系,又无用人和筹饷的实权,与自成一派的湘军、皖军不可同日而语。所以他虽然屡战多胜,但寿州失陷仍有诬言上达。这使他处事更加谨慎,长子袁保恒作战勇敢,就从不准他与别的将士争功。

  多年戎马生涯,袁甲三已积劳成疾,全身麻痹。他先请假休养,后病势剧增,又请开缺回籍。朝廷批准了他的请求,但是所下谕旨却说:“前因寿州失陷,袁甲三与翁同书共办一事,且有督办军务之责,降旨交部严加议处。维念该大臣督办安徽军务三载,时值艰危,竭力支持,一切尚属稳练,该部所议袁甲三应得革职处分,著(着)加恩宽免”。

image.png

  袁甲三住在陈州(今淮阳县)家中养病期间,捻军两次进攻陈州。当时袁甲三的病已非常严重,他就在病榻上向守卫陈州的将吏传授破敌方法,结果捻军两次进攻陈州都没有成功。同治二年(1863)六月二十四日,袁甲三病故,享年五十八岁。同治皇帝赐谥号“端敏”,葬于淮阳西关并设专祠祭祀,后又在他率兵作战过的临淮、淮安建专祠。有《端敏公遗著》传世。

  身后事

  淮阳袁甲三墓,属“悬棺”。尸体于“文革”期间被红卫兵从墓中“请”出示众,墓中随葬品,据说被村民换回十三台手扶拖拉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