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贪官污吏毫不留情的朱元璋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姐夫李贞的?
趣历史 2020-08-13 11:39:42

  说到朱元璋,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各位介绍一下此人的历史事迹。

  明初,明太祖朱元璋大封功臣,第一批封赏之中,最显赫的是六位公爵,也被称为开国六大国公,他们是:韩国李善长魏国徐达郑国公常茂(常遇春之子)、曹国李文忠宋国公冯胜、卫国公邓愈。

  这就是大明的顶级开国功臣了,个个都跟随老朱出生入死,换来荣华富贵也是理所应当。

  鲜为人知的是,这里面的曹国公实际上是同时封的两个人——李文忠和他父亲李贞,这叫做父子同爵。

  李文忠虽然是朱元璋外甥,但完全是凭实力吃饭。他在常遇春死后成长为仅次于徐达的将领,战功赫赫,封个曹国公一点问题也没有。

  李贞却不一样,他比朱元璋要大25岁,在1353年带着李文忠投到朱元璋军中时,已经年过50,在当时已是垂垂老矣。

  随后李贞也没有留下什么光辉的事迹,终其一生,始终也是个忠厚的农民本色,

  但李贞的荣宠丝毫不减,生前封曹国公,朱元璋数次给他下诰书,如今仅存下的几件朱元璋御笔里,就有一副是老朱写给李贞的亲笔御书。死后追封陇西王,第一文臣李善长亲自为他书志。

  李贞虽然没啥拿得出手的业绩,《明实录》中,记录他生平的文字竟达到2000字以上,与刘基不相上下。

  文言文惜字如金,几乎没有水份,2000字的记载有多少信息量,大家可以想象一下。

  如此待遇,很容易让人认为李贞是沾了老婆孩子的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是个坐享其成的皇亲国戚而已。

  这是误解了李贞,这位姐夫不以军功或谋略见长,但他的封赏,大部分也是自己挣来的。

image.png

  李家和朱家是世交,李贞之父李七三和朱元璋父亲朱五四既是邻居又是好友,两家关系亲密。

  朱元璋多次回忆两家的交情:

  驸马李贞,年耆英,德称乡郡。修孝义于平素,联姻眷于我家。昔居里之时,曾有周旋之益。笃生骥嗣,为我虎臣。

  这简单几句话,就包含了多重意思了。李贞在乡间既有德望,又是姻亲,这两条随便挑一条,朱元璋也得知恩图报。

  何况还有最关键的第三条“昔居里之时,曾有周旋之益。”

  老朱家里是赤贫,又有许多嘴要吃饭,有句老话叫“金乡邻,银亲眷”,居住在现代都市里的我们可能很难体会到,在古时确实是铁一般的定律,就是靠着李贞这样友善邻居的接济,朱家的日子才能稍稍好过一点。

  “金乡邻,银亲眷”,李贞两条都占齐了,但这还不是全部原因。

  再看另一道诰文:

  “驸马都尉李贞,年既老成,性惟朴直,为恩亲侯。在昔,皇考与其慈父循良相类,一起相孚,结为姻家。其来久矣。”

  朱五四本来一直和大哥,也就是朱元璋的伯父朱五一一起生活,在他认识李贞之父李七三后,与大哥分别,来到曹公城,在这里连生两子,也就是朱元璋的大哥和二哥,其中自然少不了李贞一家的照拂,“皇考与其慈父循良相类,一起相孚”说得很明白了,这就是世交之谊。

  李贞娶了朱五四二女儿为妻,她没有留下确切的名字,大家称她为“”,可能是由于她信佛的缘故。李家是当地也不算富户,勉强能吃饱,李贞是长子,也是家庭的主持人。

  李贞夫妇事亲至孝,佛女对小弟朱元璋来说是慈母般的存在——“抚弟以慈”,朱五四夫妇在荒年过得十分艰难,多亏李贞夫妇的资助,得以“虽歉不荒”,在并不宽裕的家庭条件下还能始终接济丈人,这并不容易做到。

  至正四年(1344年)春天,朱家遭遇大祸,短短半个月内,朱元璋父母长兄等四人接连亡故,只剩下朱元璋孤苦伶仃一个孤儿,随后他在乡邻陪同下入皇觉寺为僧,跨出了成为乱世枭雄的第一步。

  看到这里,或许出现疑问,既然李贞家境还勉强过得去,又对朱家这么照顾,为什么在丈人家里遭灾之后,不收养这位小弟,要让他在外面颠沛流离呢。

  这也是有实际原因的。当时,李家与朱家相距将近百里,路途遥远,且瘟疫横行,人人自危,朱家也已无人报丧,李贞夫妇对此并不知情。朱元璋还没成年,入寺为僧后也没能主动联系姐姐一家,就此与李贞夫妇失去了联系。

  六年后,大祸也降临到李家。数月内,李贞母亲和他四个弟弟先后病卒,紧接着又是佛女和她的一子二女,一家11口,仅剩下李贞和幼子李文忠,情形之凄惨不可言状

  当地已无法生存,李贞带着李文忠到淮东避灾,直到至正十四年(1354年),听说朱元璋已是滁州主帅,这才前往投奔,路上艰苦难行,到达时已形同乞丐。

  亲人分别再次相见,朱元璋也是涕泪纵横,在他的皇陵碑中记下了这段感情:

  思亲询旧,终日慨慷,知仲姊已逝,独存驸马与甥双。驸马引儿来我栖,外甥见舅如见娘。此时孟嫂亦有知,携儿挈女皆从傍,次兄已殁又数载,独遗寡妇野持筐:因兵南北,生计忙忙,一时会聚如再生,牵衣诉昔以难当。

image.png

  李贞此时年事已高,但之后仍然为朱元璋在军中效力过,留下两次记录:

  一次是至正二十五年,张士诚派20万大军攻打诸暨,李贞父子正是城中主将,他执掌军务,令李文忠引兵出击,大败敌军。

  一次是至正二十六年,严州城内防务空虚,降卒密谋叛变。李贞察觉后,设宴召集降卒,在席上将大部分人灌醉后生擒,然后械送到应天,避免了一场兵变,朱元璋“大喜”。

  李贞忠诚可鉴,朱元璋对李贞的感情也出于赤诚,两人上演的是一出亲情佳话,这绝非利益交换可比。

  洪武二年六月的一个晚上,朱元璋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往日居住破旧的房屋和自己父母,李贞正在屋中伺候。醒后老朱嚎啕大哭,第二天早上他立即写下致驸马李贞的手书,派遣内官代表自己前往杭州探视李贞。

  这份手书,经历六个半世纪的风雨,至今完好无损,是难得的朱元璋墨迹。

  洪武三年,李贞已年近七十了,朱元璋意识到李贞时日不多,想再多看李贞几眼,自己又朝务繁忙。于是下诏,在南京西华门旁新建宅邸,让李贞搬来居住,给李贞的待遇是“敕免常朝,赞拜不名”,又亲自到李贞府内赴宴,自己没空,就常派长子朱标和其他儿子代表自己慰问。

  朱标此时早已封太子,其他儿子也都封王,这份恩典,李贞绝对是独一份。

  朱元璋和李贞见的最后一面,是洪武十一年六月,李贞突然得病,口不能言。

  朱元璋闻讯,立即亲自赶到李贞宅邸,拉着姐夫的手问:“还认识我吗?”李贞已无法讲话,只能流泪点头以对,朱元璋也不禁动容,呜咽不止。

  这一刻的朱元璋,身份不是皇帝,只是个普通的老头,表现出的只有发自内心的亲情,李贞对他来说,承载着家族的寄托。

  朱元璋下令尽量延长李贞生命,奈何李贞已76岁,大限已到,很快薨逝,朱元璋为此辍朝三日,亲临祭奠,追封李贞为“陇西王”,谥号“恭献”。

image.png

  从以上种种来看,李贞生前封公,死后封王,并不仅是依靠老婆儿子的庇佑,与他自身也是分不开的。既是世交,又是,更是姻亲,三重身份下才是全部原因,老朱虽对大臣凶猛,其实也是个重感情的人啊。

  李贞是朱元璋称帝后仅存一个活着的同辈亲人。他也并没有因皇帝的荣宠而有一丝得意,保持着谦卑与简朴,“一旦富贵而忘贫贱,君子不为也”,“今上方以勤俭化天下,吾为戚里之长,苟为奢靡,何以劝率家人!”其一贯保持的正人君子作风,也是朱元璋对他一如既往尊敬的重要原因。

  李贞薨后,先是葬于盱眙灵迹斗光山,后被李文忠“还葬于先陇”,与朱元璋二姐佛女的灵柩合葬于滁州明光。按照明制,驸马公主合葬坟以公主封号为名,所以称为“曹国长公主坟”,流传到今天,当地俗称“曹姑坟”,地名一直流传到今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