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国主义

"

  19世纪末20世纪初,列宁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中提出的帝国主义特征,在所有帝国主义国家都已表现出来。但是,由于各国的社会经济条件和历史条件的不同,帝国主义的特征在每个国家的表现形式、发展程度,有着很大的差异。

帝国主义

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最后阶段

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最后阶段

  帝国主义亦称“垄断资本主义”或“现代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最后阶段。19世纪末20世纪初,资本主义从自由竞争阶段过渡到垄断阶段,帝国主义最后形成。列宁认为,帝国主义阶段的经济具有下述特征:生产和资本的集中高度发展,垄断组织在经济生活中起决定作用;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溶合为金融资本,并在此基础上形成金融寡头;资本输出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瓜分世界的资本家国际垄断同盟业已形成;最大的资本主义列强已把世界领土分割完毕。

  指出当时的帝国主义有如下的经济特征:

  (1)在生产和资本集中高度发展的基础上形成的垄断统治,是它的基本特征;

  (2)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融合为一,形成金融资本,并在此基础上产生金融寡头;

  (3)和商品输出不同的资本输出具有特别重要意义;

  (4)世界的国际同盟业已形成;

  (5)世界领土分割完毕。

  帝国主义的垄断渗透于社会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结合当时的经济、政治条件,表现出帝国主义一定发展阶段所具有的基本经济特征。随着垄断本身的发展和客观条件的变化,作为现象形态的基本经济特征也必然有所发展和变化。列宁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中,对帝国主义的基本经济特征概括为:

  第一,资本集中与生产集中高度发展,在主要产业部门乃至整个经济生活中产生了居支配地位的垄断组织。自由竞争资本主义阶段的单一单位企业和在此基础上的分散竞争已经成为历史。主要产业部门大都已形成寡头垄断格局。

image.png

  第二,工业垄断资本与银行垄断资本日趋融合为金融资本,金融资本的进一步集中又形成金融寡头。在工业垄断资本形成的同时,银行业的竞争造成银行业日趋集中和银行垄断组织形成。银行垄断组织的形成,使银行的地位与作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即由过去的借贷中介人,变成了万能的垄断者,并与工业资本日益融合在一起。这表现为:

  ①生产集中和垄断。在20世纪初期,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生产集中已达到很高的程度,生产部门中的垄断组织已经广泛存在。这个时期,按照大公司联合的范围和程度,垄断组织可分成多种形式。最简单的是短期价格协定,进一步是普遍发展的、主要是在生产部门内瓜分市场、规定产量和价格等的卡特尔,联合采购原材料和销售产品的辛迪加,高一级的形式则有统一掌管参加企业的业务和财务活动、以独立的企业进行经营活动的托拉斯,还有以实力雄厚的大公司为核心的不同部门企业结成联合集团的康采恩。这些垄断组织已成为经济生活的主体。但是,从自由竞争中生长起来的垄断并不消除自由竞争,而是凌驾于这种竞争之上,与之并存,因而产生出许多特别尖锐特别剧烈的矛盾、摩擦和冲突。这就是说,垄断虽占统治地位,但并不存在绝对的垄断,不仅自由竞争仍然存在,而且产生了新形式的竞争,即垄断组织之间的竞争,垄断组织同非垄断组织(局外企业)之间的竞争,以及垄断组织内部的竞争。在垄断组织之间的竞争中,竞争的手段不只是依靠改进技术、提高劳动生产率以降低成本,而主要是凭借各自实力,在掌握本部门的统治权、垄断原料来源和销售市场、垄断交通工具和熟练劳动力、垄断科学技术成果等方面进行斗争。在垄断组织同局外企业进行的竞争中,垄断组织是以剥夺对方所需原料、劳动力、运输工具、销售市场、信贷以及倾销等手段,迫使对方处于屈从的地位。在垄断组织内部,则存在着同一卡特尔或辛迪加的成员间为争夺有利市场,占有更多产销额,争取有利的定价而进行的竞争,参加托拉斯和康采恩的巨头则为争夺领导权和利润份额而展开激烈斗争。这说明,由于垄断组织实力强大,在垄断条件下产生的竞争要比自由竞争阶段规模较小的企业之间的竞争剧烈得多,这必然使得资本主义所固有的矛盾更趋复杂和尖锐。

image.png

  ②金融资本与金融寡头。工业中生产的集中和垄断形成工业垄断资本的高度集中也在20世纪初期迅速发展,形成银行业的垄断,产生了银行垄断资本。这时银行的作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从普通的中介人变成了万能的垄断者,几乎支配着所有资本家和小业主的全部货币资本以及国内外大部分生产资料和原料的来源。工业和银行业的垄断资本互相渗透,彼此溶合或混合生长,形成了最高形态的垄断资本即体现帝国主义时代垄断统治的金融资本。这时,在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中都形成了少数控制着银行又控制着工业的最大资本家和资本家集团,即金融寡头的统治。他们在经济领域内主要是通过参与制,即通过购买“股票控制额”成为母公司,对子公司、孙公司层层建立统治。用参与制的办法,金融寡头就可以支配比自己的资本大十倍、百倍的他人资本,从而控制整个国民经济。他们还进一步通过同政府进行“个人联合”来控制整个国家机器,使资产阶级政府成为他们统治的工具。

  ③资本输出。金融资本和金融寡头在形成一国范围垄断统治的同时,还实行对外扩张,造成了少数帝国主义国家金融资本在世界范围内的剥削和统治,使帝国主义成为金融资本统治下的世界体系。资本输出主要是对经济不发达的殖民地和附属国的资本输出,成为经济扩张的重要手段。自由竞争占统治时的特征是商品输出,而垄断占统治时的特征已是资本输出。资本输出是在20世纪初迅速发展起来的。在1870年前后,英、法、德、美、日等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对外投资只有50亿美元,1914年已增加到440亿~480亿美元。资本输出的增长速度大大超过商品输出,对外投资取得的收入大大超过对外贸易取得的收入。因此,进入垄断阶段,资本输出已具有特殊重要的作用。在帝国主义条件下,垄断资本凭借垄断地位已积聚巨额垄断利润,少数最富的国家通过国内外剥削已拥有巨大的货币资本。货币资本大量积聚,但在垄断占统治地位的部门里,获得高额利润的那些投资场所几乎都已被占领。为了追逐高额垄断利润,过剩资本就会转向国外,借以垄断原料来源并带动商品输出。殖民地和附属国经济落后,不但工资、地价、原料价格较低,资本有机构成也低,因而利润率高。这时,资本主义的发展已把这些落后地区卷入了世界市场范围,使这些地区的商品经济有所发展,基础设施也已开始建设,初步具备了投资条件。因此,在垄断资本主义形成的初期,资本输出就发展很快,它成了帝国主义国家压迫和奴役世界上大多数落后国家和地区的坚实基础。金融资本的势力从国内扩展到国外,使帝国主义成为金融资本统治下的世界体系。

image.png

  ④国际垄断同盟。金融资本的统治和资本输出的发展,必然引起各国最大的垄断组织从经济上瓜分世界,形成国际垄断同盟。帝国主义国家的垄断组织首先控制国内的生产和流通,随着资本输出的猛增和经济国际化的发展,它们又进而在国外激烈争夺有利的投资场所、销售市场和原料产地。这种斗争有时也会给一些垄断组织带来巨大损失。为了避免两败俱伤,在很多情况下,它们会改变斗争形式,取得暂时妥协,组成同盟,共同进行剥削。到20世纪初,国际垄断同盟已有很大发展,它的主要形式就是国际卡特尔。在1914年,缔结正式协定的国际卡特尔已有116个,其中著名的有国际电气卡特尔,国际铝卡特尔和国际钢轨卡特尔。

  ⑤瓜分殖民地。夺取殖民地的高潮。因为,殖民地作为原料产地和销售市场的意义更为重要,同时,它又是帝国主义国家资本输出的有利场所。从1876年到1914年,列强掠取了将近2500万平方公里领土,把世界领土分割完毕。全世界土地总面积的2/3已沦为殖民地,总人口的56%已沦于殖民压迫之下。随后就不可避免地展开了重新分割世界领土的斗争,其中几个大国的斗争更为激烈,终于导致1914~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

  ①这五个特征是互相联系的,共同反映了帝国主义的垄断实质;

  ②从本质上看,前两个特征所表明的垄断组织和金融资本统治的确立,后三个特征所表明的资本输出、国际垄断同盟和瓜分殖民地,事实上都是20世纪初期国内和国际范围内资本关系社会化的反映;

  ③这五个特征反映了20世纪初期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状况、资本国际化的水平、世界上大国争霸的格局和旧殖民体系的现实。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帝国主义的表现形式是怎么样的?在不同国家有着怎样的表现

  19世纪末20世纪初,列宁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中提出的帝国主义特征,在所有帝国主义国家都已表现出来。但是,由于各国的社会经济条件和历史条件的不同,帝国主义的特征在每个国家的表现形式、发展程度,有着很大的差异。

  美国托拉斯是美国垄断组织最普遍的形式,是比卡特尔和辛迪加垄断程度更高的垄断组织。参加托拉斯的企业,完全丧失了生产上和商业上的独立性,被联合为一个庞大的企业,由理事会统一经营管理,各个资本家变成托拉斯的股东,按照股份取得股息和红利。到20世纪初,美国各重要工业部门一般都已为一两个或几个大托拉斯所垄断,形成了各部门的所谓“大王”。如汽车大王福特,石油大王洛克菲勒,钢铁大王安德鲁卡内基等。举世闻名的美国钢铁公司,福特、通用、克莱斯勒3家汽车公司,杜邦公司,通用电气公司,美国烟草公司,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等大托拉斯,都是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形成的。当时,各大托拉斯控制各部门生产的情况是:占石油的95%,占钢铁的66%,占化学工业的81%,占金属工业的77%,占铝业的85%,占制糖业和烟草业的80%。托拉斯已成为美国经济生活中的统治力量,掌握了国家的经济命脉。

  美国所以成为托拉斯帝国,成为垄断资本最发达的典型国家,是与其社会经济发展的特点分不开的。美国在历史上没有根深蒂固的封建制度,拥有广大的国内市场和丰富的自然资源;美国又是一个后起的资本主义国家,既没有陈旧的固定资本的牵累,又充分利用了外国的先进技术成就、大量资金和大批移民劳动力。这些条件使美国比较顺利和充分地利用了19世纪70年代出现的技术革命的成果,一开始就在最新技术基础上建立了许多规模巨大的企业,这就为美国工业生产的高度集中和垄断奠定了基础。

image.png

  德国德国是在1848年革命失败后发展经济和进入垄断阶段的。具有根深蒂固的、普鲁士式的封建主义和军国主义传统的容克,在德国的政治和经济生活中一直占有重要地位。这种情况,给德国垄断的形成和发展带来了重大影响。

  德国在19世纪后半期和20世纪初,虽然经济发展较快,工业生产和资本的集中程度也比较高,但它的垄断组织普遍采取较低级的卡特尔形式。参加卡特尔的企业,在生产和销售方面仍然保持经营的独立性,只是根据协定瓜分销售市场,确定商品产量,规定标准价格。1911年,德国共有550~600个卡特尔,它们广泛地分布在采煤、冶金、电气、化学、纺织、皮革、玻璃、砖瓦、陶器、食品等一系列部门。卡特尔成为德国最普遍的垄断组织形式,是与德国经济中广泛存在封建残余分不开的。容克地主和垄断资本结合在一起,对劳动人民进行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双重剥削,工人工资低,人民群众购买力低,国内市场狭小,争夺市场的斗争异常尖锐,从而推动了缔结划分市场和规定售价的卡特尔的发展。同时,封建势力的存在,封建行会传统对经济影响很大,工业中与少数大企业并存的还有大量的小企业,它们的技术水平参差不齐。这为在生产上进行联合的托拉斯的发展造成了困难,而卡特尔最易于把为数较多而技术状况比较悬殊的企业组织在一起。

  容克和垄断的结合,使德国特别富于对外侵略性。在国内阶级矛盾和市场问题十分尖锐的条件下,德国为了转移人民视线,同英法争夺“阳光下的地盘”,积极地投入了世界的斗争,并最早走上了军事主义的道路。

  英国英国是最早实现产业革命的国家,它是最强国家和“世界工厂”。但是进入垄断以后,它的经济发展相对地缓慢下来,工业生产集中的速度和程度,垄断组织的数量和对经济的统治程度,都低于美国和德国,而且垄断组织的建立也比美国和德国晚10~15年。英国垄断组织较大发展是在19世纪90年代。到20世纪初,虽在多数部门都出现了不同形式的垄断组织,但在纺织、煤炭、冶铁等一些旧工业部门还处于分散经营的状态,这与英国经济发展缓慢,旧工业部门牵累较大有关,同时也与英国实行自由贸易政策有关。

image.png

  但是,在资本输出和从领土上世界方面,英国却表现得非常突出。殖民地对英国的发展具有决定意义。从17世纪初起到19世纪中叶,英国已逐步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体系,以后又得了大量海外地。到1914年,英国拥有的地面积达3350万平方公里,占全球面积的1/4,占各国地总和的1/2,为英国本土面积的111倍以上;拥有的殖民地人口达39350万人,为英国人口的8倍以上。在大量占领土的同时,英国又进行了大量资本输出。到1913年,英国的国外投资总额已达40亿英镑,相当于英国国民财富的1/4,占各国对外投资的一半。英国资本的输出,一半以上是投放在发展中国家。英国最大的垄断组织也是产生在垄断原料生产和销售的领域。如在南非创立的大垄断公司德比尔斯采矿公司,1907年英国资本与荷兰资本共同创立的英荷壳牌石油公司和1909年创立的英伊石油公司。英国对外投资的收入,不仅超过了对外贸易的收入,而且超过了工业的收入,英国成了典型的食利国。

  法国法国基本上类似英国。工业发展相对缓慢,集中的程度也远不如美国和德国,垄断的程度也比较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法国的工业人口仍然少于农业人口,基本上还是个农业-工业国。而在工业中,重工业又不很发达,以时装和奢侈品为其特色的轻工业占居优势,工业中广泛地存在着大量中小企业。

  法国和英国一样,也握有大量地和输出资本。1914年法国拥有1060万平方公里面积和5550万人口的地。就面积来说仅次于英国和俄国,占第三位,而在人口上则仅次于英国,占第二位。1869年,法国的资本输出总额为100亿法郎,1900年增至300亿法郎,而到1913年激增到600亿法郎,大大地超过了同一时期国内投资的总额,成为仅次于英国的资本输出国。法国的国外投资多半是借贷资本即公债,而不是对工业企业的投资。法国投资的60%以上集中在欧洲国家,最多的是俄国,其次是处于瓦解前夕的土耳其(1299~1922)、奥匈帝国(1867~1918)、西班牙和比利时。大量输出借贷资本带来的巨额利息收入。直至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法国的食利者阶层达200万人之多,连同他们的家属,竟占全国人口的1/8以上。

image.png

  俄国和日本地跨欧洲东部和亚洲北部的俄国和亚洲东部的日本在基本方面是十分相似的。这两个国家的革命都是在自上而下的改革中进行的,因而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都保留了浓厚的传统势力。并采取专制主义的政权形式;都是在经济没有多大发展的历史条件下进入垄断的,并都在经济上对欧美先进国家有着依附性。因此,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俄国和日本虽然也确立了垄断资本的统治,但在国内社会关系中,普遍存在着封建关系,在工业技术和其发展水平上大大低于美国和西欧,大部分设备靠进口,几乎没有机器制造业。在垄断组织上,俄国普遍采取辛迪加的形式。参加辛迪加的企业,在商业上丧失了独立性,商品销售和原料购买完全由总办事处办理,但是在生产上仍然保留其独立性。这种只在商业上进行联合的垄断组织的大量产生,是与俄国各个地区和各个部门之间在经济上和技术上的巨大差别相联系的,也是与封建关系的广泛存在使国内市场问题十分尖锐有关。而在日本,作为垄断组织最高形式的“财阀”。

  俄国、日本,不仅具有浓厚的封建性,而且具有强烈的军事侵略性。这两个后起的经济落后国家的国内矛盾和经济矛盾都异常尖锐。专制主义政权建立了庞大的军事力量,一方面在国内对人民进行军事镇压,另一方面疯狂地进行对外侵略,夺取国外市场和地,借以转移人民视线,缓和国内矛盾。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帝国主义有着哪些利弊?在世界范围内有着什么影响

  定义

  国有企业是国家同垄断资本相结合的产物。这样结合的客观基础是生产社会化的发展。其目的是要保证资本盈利条件,特别是要维护垄断组织和整个垄断资的利益。所以,国企标志着当代垄断的新发展。当然,国企因素的产生,与自由市场经济向垄断市场的过渡几乎是同时的。在垄断市场初期阶段以及随后的发展时期,私人垄断是社会经济生活的主体,私人垄断资本在国民经济中占据统治地位。在垄断市场的条件下,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生产社会化程度的提高,市场机制推动着国有企业的发展。但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以上所说的基础条件的深刻程度还没有为国企的稳定发展提供足够的基础。因而它在发展过程中还存在时进时退的情况。

  原因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第三次科技革命引起的生产力的巨大发展和生产的进一步社会化,当代经济发展内在危机加剧,主要表现为:

  ①生产能力的巨大增长同消费规模相对狭小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的加剧通过严重的经济危机迫使国家干预。

  ②国民经济按比例发展的客观要求同社会生产无政府状态的矛盾。垄断组织对高额利润的追逐,使竞争带来很大的破坏性,又使一些低利润部门和落后地区缺乏投资,因而要求国家干预和调节。

  ③社会化大生产所需巨额投资同私人垄断资本积累有限性之间的矛盾。生产力的空前发展,某些部门企业规模的空前扩大,要求基础设施的迅速建设,均需巨额投资。在超过私人的能力和意愿的情况下,就会要求国家投资。

image.png

  ④科学研究社会化同个别垄断资本局限性之间的矛盾,这一矛盾随着科技进步而发展,国家不得不承担很大部分的开支。上述这些矛盾的发展,迫使国家进一步同垄断资本结合起来。当然,战后世界范围内重大矛盾的激化,也促进了国企发展。进入50年代,国企已取得巨大的稳定的发展,在国家的经济生活中居于统治地位。

  国家同垄断资本的结合的双重含义

  国企体现了垄断实质的新发展,也体现了资本关系社会化的更高层次的发展。国家同垄断资本的结合具有双重涵义:一是国家同垄断资本直接结合,这就是国家直接占有资本,使国家成为国有垄断资本的所有者,成为真正的国企经营者。二是国家同私人垄断资本相结合,事实上这也就是国有资本同私人垄断资本相结合。

  形态

  由于国家同私人垄断资本结合的方式不同,就形成国企三种基本的资本形态:

  ①国有垄断资本,是国家财政资金中转化为资本的那个部分。

  ②国家和私人共有的垄断资本,是作为总垄断资本家的国家同私人垄断资本在一个企业范围内结合而形成的垄断资本,它为国家和私人垄断资本家所共有。

  ③同国家密切联系的私人垄断资本,是作为国有企业所有者的国家同私人垄断资本在社会范围内结合而形成的垄断资本。这种私人垄断资本,尽管组织形式仍然保持旧貌,但实际上由于它在整个运动过程中,不论是在财富的生产或分配方面都同国家结合在一起,因而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私人垄断资本,而是转化为国企的一种资本形态了。

image.png

  实质

  国作为垄断阶段,它的经济实质是垄断。在一般垄断条件下,这指的是私人垄断,因为私人垄断资本是经济活动的主体。但在国家,私人垄断就发展成为国企,因为,上述三个具体形态的国有资本已经成为经济活动的主体。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有资本是社会化程度更高的垄断资本。作为国家垄断资本一个组成部分的国有资本是国家通过财政手段从全社会集中起来的,其社会化程度显然高于任何私人资本。另一重要组成部分则是同国家密切联系的私人资本,由于能够凭借国家力量加速本身的积聚和集中,因而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自己的社会化度。

image.png

  战后时期,国家发展中所面临的经济政治条件也与以前有所不同。科技革命的迅猛发展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增长,生产社会化水平得到大大提高,生产和资本的国际化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旧的世界殖民体系宣告瓦解,国际上大国争霸的格局有了很大改变,西欧政治经济地位下降,超级大国争霸成为国际政治中突出的问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帝国和帝国主义有什么不同的?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帝国这个词在20世纪被引入到这个(东亚)地区,跟国家概念有关系,我过去写文章讲帝国/国家的二元论。一般来说,一个多元的政治体制,就像原来的王朝,很多民族、宗教都是复合的,像奥斯曼帝国,奥匈帝国和俄罗斯帝国,这些(帝国的)说法都是在主权国家形态的对面。

  西欧产生了现代主权国家,所以他们一般把自己看成是民族国家,其主要形态是民主或立宪,是相对单纯的民族共同体。那帝国呢,就成了单纯民族共同体的另一面。要想把不同的宗教、民族总合成一个政治体,它在政治上往往是要专制,所以他们的帝国概念包含了多面:一面是把民主跟专制相对立;一面是把所谓单一民族概念和多元性帝国来对立。

  因此在早期的研究中,帝国完全是个贬义词。在欧洲,16世纪之后,君主国家和奥斯曼帝国对抗,土耳其势力跟西欧势力对立。在这个对立中,他们常常把土耳其势力看成是专制。

  后来帝国概念的运用也是慢慢延伸到其它地区。在19世纪,这些欧洲的民族国家进行殖民,也经常自称是帝国。如果你看那时候的地图,为什么日本也自称帝国,就可以看到这么一个扩张性的模式。到了19世纪,我看到他们最典型的叙述是把拿破仑的帝国作为扩张性帝国。一个是俄罗斯,一个是法国的那种帝国,它们是扩张性帝国,但是它们又和帝国主义不同。为什么不同?因为帝国主义的内核是民族主义,跟原来的多元性帝国不一样。

  帝国的概念在过去三十年中发生了变化。历史学家为什么会重新思考帝国呢?原因是:第一,帝国的规模很大;第二,帝国常常是多元的、多文明的、多文化的、多宗教的、多族群的。

image.png

  20世纪的欧洲发生了什么事情?种族清洗和排外主义,这些东西从哪来?从民族主义来的。如果大家看“五四运动”对于“一战”的反思,就认为欧洲战争是民族主义的产物,也就是民族互相厮杀,带有强烈的排外性。所以在这个背景下,许多人重新思考帝国的历史。

  还有一种帝国论述是全球化。当然也有人指出他们所叙述的这个多中心的全球化论述,实际上是以美国作为它的主要原型。这也是20世纪一个独特的部分。1900年前后,尤其是美西战争之后,伴随着美国崛起,出现了一种大型的多族群的政治共同体,这个政治共同体,它跟欧洲的较小型的这个民族政体不一样。

  1900年前后,也就是西方地缘政治学兴起的时候,也是在这个背景下,欧洲很多思想家认为,欧洲这个较小的政治共同体作为一个政治形式可能不行了。所以未来很可能是几个大型政治共同体之间的竞争,有些人认为这个大型政治共同体,最具有想象的、最具有未来性的政治体就是美国。同时,他们最反对但是又羡慕俄国,因为俄国是幅员辽阔的大型政治体。

  因此,在社会理论和日常使用中,帝国和帝国主义是混乱的。但是在社会理论上,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把帝国和帝国主义作出区分,这个区分有一个很重要的意义。

  早期的帝国维系自己运作的方式,不完全是经济性的。比如朝贡体系,它不是简单的经济依附关系,它是礼仪、支配和其它政治性关系。但是在19世纪之后的资本主义生产,需要中心和边缘关系。所以帝国主义条件下所产生出的关系,带有强烈经济性质,是在积累,经济组织和政治的关系当中论述帝国和帝国主义。

image.png

  所以在概念上,区分帝国和帝国主义实际上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而且从列宁之后,关于帝国主义的主要论述, 除了一部分依附理论,理论上就终止了。而依附理论在中国改革开放和亚洲崛起背景下,逐渐地失去了它一部分的解释力,它基本上是帝国主义理论的一个延伸。这之后似乎没有产生出更新的、真正具有理论突破的、新的21世纪政治经济学。

  从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历史角度看,帝国主义意味着大规模的战争和军事入侵,这是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一个共同特点。第二,通过武力来占有大规模的土地。第三,通过战争来垄断自然资源。第四,迅速地进行大规模拓殖,同时改变了当地的人口结构,包括了种族清洗、大规模移民,这是殖民主义的主要条件。第五个特点就是很快速地把这些地区的经济,完全组织到它的中心地区生产过程当中,中心-边缘关系被清楚地建立在一个结构里面。

  我们要去理解在拉丁美洲、非洲,在20世纪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重大的变化?这个最重大的变化,我认为就是民族解放运动所产生出的一个个相对独立政治体,尽管它的政治是不稳定的,而且它饱受后殖民困扰。

image.png

  1763-1776年北美大陆上的英国殖民地。

  为什么今天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新的政治经济学。这里不是讲辩护,而是要理解这个时代新的行为独特性,无论正面还是负面。这个问题我觉得可能就是提供给你们这一代人要来做的工作。

  上一个世纪基本理论论述,为以后的中国社会变迁、革命和改革都提供了主要理论来源,但今天到底怎么去分析这些行为,反而找不到新的概念。目前这些概念或语词的使用,并不是一点根据都没有,但是常常是被夸张地,情绪性地使用,却难以提供像那个时代对这些现象的一个基本政治经济分析。我觉得这一点是我们今天在知识上提出的一个挑战。我们可以对国家、社会和世界的存在方式,提出批判性思考反思。但是这个思考,既不是辩护性的,也不是把另外一套话语套用过来的夸张否定。

  我觉得需要新一代人,新的理论思维,而不只是在旧的工作里面做。坦白地说,这也是我希望重新讨论20世纪的一个动力之一,需要提出一个新的范畴解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但是,由于各国的社会经济条件和历史条件的不同,帝国主义的特征在每个国家的表现形式、发展程度,有着很大的差异。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