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晋绥军抗战

"

  晋绥军,是中华民国时期主要活动在山西、绥远以及华北地区的一支重要军事力量,其领袖人物为阎锡山、商震、徐永昌、傅作义、楚溪春、孙楚等。晋绥军在辛亥革命的惊涛骇浪中诞生,在军阀混战中成长,在北伐中走向辉煌,在抗战中打出了模范战区的威风,又在国共内战中灰飞烟灭,写满了整个一部民国史。晋绥军自1937年8月7日进行张家口保卫战开始,自11月9日撤出太原为止,对日军顽强抵抗了整整三个月,全军十余万人仅存不足两万。在阎锡山的督率下,惨烈的晋北保卫战显示了晋绥军保家卫国的坚强决心和旺盛的作战毅志。晋绥军优良的兵工企业生产的武器装备也为晋绥军抗日作战作出了最大贡献。晋北保卫战成为阎锡山人生中最为辉煌灿烂的一页。而太原失手后随着兵工厂陷落,阎锡山只能勉强维持着抗战局面.

晋绥军抗战

晋绥军抗战——阎锡山指挥下的山西抗战

晋绥军抗战历程:华北国军最后一个战略集团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进攻势头正盛,在平张地区击溃西北军宋哲元部29军后,于8月14日组成“察哈尔派遣兵团”以东条英机中将为统率,兵锋直指晋绥地区。阎锡山抱病飞抵南京参加国民政府组织的南京军事会议。8月16日,国民政府下达国家总动员令,布置全面对日作战,阎锡山被任命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指挥晋、绥、察三省所有部队,在此区域内的中国军队共编为六、七、十八三个集团军。

  杨爱源任第六集团军总司令,孙楚任副司令;辖第三十三军、军长孙楚,副军长周原键。下辖第七十三师、独立第三旅、独立第四旅、独立第八旅、

  第三十四军、军长李杨澄源,副军长傅存怀。下辖第七十一师、第一九六旅、第二0三旅。

  傅作义任第七集团军总司令,刘汝明任副司令,下辖第十三军军长汤恩伯、第十七军军长高桂滋、第十九军军长王靖国、第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第三十五军军长傅作义(兼),以及察哈尔省主席刘汝明的第六十七军。

  朱德任十八集团军总司令,彭德怀任副总司令。下辖第一一五师师长林彪、第一二0师师长贺龙、第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

  8月7日,日军以坂垣征四郎第五师团、玑谷廉介第十师团一部共十个联队3.5万人沿平绥线向南口进攻,傅作义部第三十五军对日军进行了坚决抵抗,连克商都、化德等日军据点。晋绥军陈长捷第七十二师、马延守部独立骑兵第七旅以及李服膺部第六十一军赶来增援。由于原西北军第68军刘汝明部放弃阵地,致使傅部守军阵地全线溃败,27日日军攻陷张家口,山西门户洞开。

  张家口失陷后,阎锡山于8月28日于代县太和岭设立行营,部署与日军展开大同会战。参加会战的部队有晋绥军王靖国第十九军、李服膺第六十一军、杨澄源的第三十四军、赵承绥骑兵军两个旅、傅作义第三十五军两个步兵旅、陈长捷第七十二师和马延守骑兵旅,西北军刘茂恩的第十五军,具体布置是:

  以李服膺第六十一军七个团守天镇、高阳,坚决阻击日军进攻,以王靖国第十九军九个团位于大同以东聚乐堡一线接应六十一军;杨澄源第三十四军、西北军刘茂恩部十五军集结大同以南浑源、东井集一带随时增援;以赵承绥骑兵军两个旅集结大同以北兴和一线;以傅作义第三十五军共九个团加两个骑兵旅一个山炮团一个野炮营集结东丰镇和北得胜堡地区作为北线兵团。以此三部作为十九军和六十一军的接应部队,协助阻击日军进攻。从南口突围出来的陈长捷第七十二师加上新编独立第四旅编成预备第一军由陈长捷任军长,集结在大同以南应县。孙楚第三十三军孟宪吉独立第八旅、章拯宇独立第三旅集结龙泉关、平型关之间也作为预备队。此两部为整个大同会战的总预备队

  这是晋绥军继1926年与国民军展开的大同保卫战后第二次大同保卫战。蒋介石对这次作战兴趣非常高,期望以善守闻名的晋绥军在日军进攻面前能够再次创造大同保卫战的胜利。

  李服膺的六十一军把主战场选择在天镇,在天镇摆了六个团,高阳只有一个团,企图在天镇给日军以重大杀伤后,以王靖国十九军以及其他后继部队给予反击。9月1日,日军坂垣第五师团、独立混成第十一旅团、独立混成第一旅团等部以及东条英机察哈尔兵团先头部队总兵力4.5万人,在飞机和坦克的支援下,自张家口西进,过怀安向天镇六十一军阵地发起猛攻。李服膺指挥守军奋起反击,终日激战,连续四天四夜日军未能前进,李服膺部伤亡也十分巨大。日军首攻受挫,稍事休整,于9月6日再次向守军发起强大攻势,又激战四天四天夜,由于日军进兵速度快,大同外围各防御工事没有完成,再加上日军装备精良,攻势十分猛烈,天镇守军六个团几乎损失殆尽。9月11日,日军终于攻陷天镇进逼高阳。高阳守军力量薄弱,经不住日军强大炮火,到9月13日高阳失守。此战晋绥军第六十一军几乎被打光。

  天镇高阳失守,牵动全局,日军进逼聚乐堡。日军以猛烈的炮火向聚乐堡十九军阵地轰击。王靖国指挥十九军与日军激战两天,伤亡竟达3000人,终于不敌撤出聚乐堡阵地,大同随即陷落。

  天镇、阳高失守使大同会战计划全线失败。为了严明军纪,天镇守将第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被阎锡山以放弃阵地之罪斩杀于太原城。李服膺被处决后,第六十一军军长由陈长捷接任。

  晋绥军自1937年8月7日进行张家口保卫战开始,自11月9日撤出太原为止,对日军顽强抵抗了整整三个月,全军十余万人仅存不足两万。在阎锡山的督率下,惨烈的晋北保卫战显示了晋绥军保家卫国的坚强决心和旺盛的作战毅志。晋绥军优良的兵工企业生产的武器装备也为晋绥军抗日作战作出了最大贡献。晋北保卫战成为阎锡山人生中最为辉煌灿烂的一页。 ...查看更多

晋绥军中的抗战英雄部队:傅作义的第35军
        在国军军史上,第35军地位有些特殊。在军阀混战的年代里,这支源起晋军,却又脱离晋军的部队不但没有向那些小军阀一样消亡,反而日益壮大,直至成为一支驰骋华北战场的王牌,俨然一副“我在华北,谁与争锋”之势。
        这支由傅作义一手带出来的精锐之师,或许是在内战中的出色表现,或许是最终在北平起义的缘故,国共双方都不太愿意过多的提及,这使35军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它脱离晋军,究竟它是如何在夹缝中求得生存并不断壮大,究竟又是什么原因使它走上了起义的道路呢?我们不妨来一探究竟。
傅家军
        说第35军是“傅家军”并不为过,因为这是傅作义带出来的,其基层骨干都是傅氏一手培养,很多人都只知“傅家”而不知国家。其实在傅作义拥有第35军这个番号之前,还存在过一支湘系的第35军。
        这是一支听命于唐生智的、在北伐战争期间出现的部队。唐生智反蒋失败后,部队由军长何键自行发展,逐渐在它的发源地——湖南站稳脚根。北伐战争结束后第35军缩编为第19师,何键就靠着这个师起家,并最终成为了“湖南王”。关于这个部队的历史今后会另行交代,现在就开始说说这个“傅家军”。
        “傅家军”本不属于傅作义,它起源于民国初年成立的山西民军,经过历次改编,于1917年成为山西陆军第8团。直到傅作义于1924年继任该团团长后,才开始了“傅家军”的养成道路。
 

        说起晋军,人们自然会想到“擅守”。事实上晋军的擅守就是傅作义打出来的品牌。这支部队先是在天镇挡住了国民军的进攻,又在涿州力敌数倍于己的奉军,让它的对手吃尽苦头。第8团因履立战功,先被扩编为第4旅,继被扩编为第4师,直至成为第10军。傅作义也依靠这个部队得到阎锡山的垂青,官至上将总指挥。
        由于阎锡山在中原大战败于蒋介石,他的晋绥军被迫接受时任陆海空军副司令兼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张学良的改编。傅作义指挥的第10军于1931年1月改编为东北边防军第7军,半年后(6月17日)改称国民革命军第35军,傅作义也随之成为35军的第一任军长,防地则由山西移至绥远。
        当时的晋绥军,一共只有四个军,傅作义位列其中,足见地位之高。从派系上来,第32军军长商震和第33军军长徐永昌都是外来户,第34军军长杨爱源和第35军军长傅作义则属晋军嫡系。但是当商震带着32军的一个师自立门户、徐永昌只身投奔中央官拜军令部部长后,阎锡山不得不对自己的嫡系也产生了怀疑。
        尤其是当傅作义带着第35军(当时伪称第59军)在长城抗战的怀柔战斗力敌日军第4旅团,以伤亡900余人(其中阵亡367人)的代价,取得了毙伤日军600余人(其中阵亡246人)的战果,使傅的威望日益高涨。
        阎锡山更不放心了,杨爱源已经被他以升官为由架了空,那么就只剩下傅作义要处理。当时的35军在名义上辖两个师六个旅,但第72师长驻山西,阎锡山干脆彻底让72师脱离35军的战斗序列。紧接着,阎锡山又把第73师的番号要走,另行组建,对于第73师所属的三个旅也以绥远财政困难等诸多原因而强行要求裁减掉一个旅。
        如此种种,不仅傅作义无法接受,第73师的官兵们也产生了抵触情绪。经过抗争,阎锡山勉强同意只裁掉师部和其中的一个旅部,将原本的三旅六团制改为两旅六团制。阎锡山虽然没有完全剥夺傅作义的兵权,但却达成了缩减兵力以及给傅作义提个醒的目的,可却没想到此举坚定了傅作义另起炉灶的想法。       
        当全面抗战进入到第三年时,傅作义见绥远境内已无其它晋军部队,加上阎锡山在山西自顾不瑕等诸多因素,认为时机成熟,便派人到重庆和兰州活动,终于被任命为第8战区副司令长官 ,全权指挥绥远军政指挥事宜,就此开始了“独立活动”。此后傅作义在绥远整军经武,并开办了培养嫡系干部的军事培训机构。1940年又因五原大捷,而被军政部批准增编两个军,傅作义以第35军为基础进行大扩编,至此成为绥远之主,傅家军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
        在傅家军中,早期的杰出将领有二虎——孙兰峰和董其武,后期有三杰——袁庆荣、安春山、郭景云,此外还有王建业、王雷震、冯梓、李思温、刘春方、马逢辰、孙英年、张世珍等人,都是能征擅战之将。

...查看更多
晋绥军中的抗日名将:大多出自傅作义的35军

  王靖国,字治安,生于1891年,山西五台人。1918年于保定军校第5期步科毕业。毕业后即在晋绥军任职,曾任晋军第1师2旅团长,第16旅旅长,第5师师长,1927年以国民革命军第3集团军第7军5师师长之职参加北伐,1928年任第3集团军第37师师长,1929年任绥远警备司令,1931年中原大战时任反蒋联军第3方面军第4路军第3军军长,失败后任第34军70师师长,1932年兼任绥西屯垦督办公署代督办,1933年入庐山军官训练团第1期受训。1936年5月接替李生达任第19军军长,由于王靖国与阎锡山是山西五台县的小老乡,虽无显著战功,但还是得到阎锡山的重用,成为最亲的将领之一。

  1938年初任第2战区北路军第2路司令官兼第19军军长,1939年2月任第13集团军总司令兼第19军军长。抗战胜利后任第6集团军总司令,1946年1月部队缩编,改任第61军中将军长。1948年11月任第10兵团司令官兼太原守备司令,1949年4月24日在太原战役中被俘。1952年在狱中病逝。

  陈长捷,(1892年-1968年4月7日),字介山,福建省福州市人。1919年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第七期骑兵科,毕业后受保定军校同学傅作义之邀来到山西投入晋军任职。1927年以晋绥军第15旅旅长之职参加北伐。1935年晋绥军第19军长兼72师师长李生达被暗杀,李所兼之七十二师师长一职由陈长捷继任。 南口战后,七十二师与新编独四旅合编为预备第一军,陈长捷为军长。

  大同保卫战后,第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因放弃阵地受到处决,陈继任六十一军军长。在大同保卫战和忻口战役中陈累立战功,被称为抗日常胜将军从而受到阎锡山的重视。1939年7月以后,陈长捷先后晋升为第十一集团军副总司令、第六集团军总司令兼第四行署主任。

  1941年陈长捷为任晋绥边区副总司令,后又转任伊克昭盟守备军总司令。抗战胜利后,陈长捷又出任芜湖军官总队长,1947年改任联勤总部第八补给区司令。12月陈长捷任傅作义“北平剿匪总司令部”辖下天津警备司令。

  1949年1月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攻占天津,陈长捷兵败被俘。1959年12月4日陈长捷获特赦的后任上海市政协秘书处专员于文化大革命期间的1968年4月7日自杀。

  1938年2月,日军集中三万余人沿同蒲铁路继续南进,相继占领介休、文水、17日又占分阳、孝义。20日兵锋直指阎锡山驻地之隰县大麦郊。阎锡山严令十九军王靖国部布防交口镇御敌。二战区执法总监张培梅和赵戴文亲赴交口坐镇督战。王靖国保证可以守三天以利阎锡山布置撤退。没想到王靖国部杜堃第七十师仅仅守了一个晚上阵地即被日军突破,第二0五旅旅长赵锡章阵亡。守隰县之陈长捷部六十一军孟宪吉六十八师与日军反复争夺,隰县数度失陷又夺回。到26日,日军再次攻陷隰县,同时赵城、洪洞、灵石、霍县相继失守。

  王靖国仅守一夜即丢失交口,知道军法难容,只得率七十师残部逃到西山森林之中躲避。执法官张培梅铁面无私,想到大同会战李服膺守天镇近十天阵地丢失即被处决,王靖国守聚乐堡仅仅两天即丢失,至今安然无事,如今王又自食其言丢失交口阵地,决定不斩王靖国誓不为人,遂亲自带执法队四处寻找王靖国。阎锡山得知此事,一纸电令发到张梅处,免除了王的死罪。张培梅悲愤交加,于1938年2月25日自杀。

  隰县丢失,阎锡山率部再退吉县。2月28日临汾又失,3月19日阎锡山从吉县西渡黄河到达陕西之洛川。3月下旬,晋绥军第六十一军陈长捷、第三十五军傅作义两部在八路军和中央军第十四集团军的配合下,对日军发起反击作战,接连收复吉县、蒲县、隰县、乡宁等县。4月徐州会战爆发,日军抽调军队支援徐州会战,对山西压力减轻。晋绥军又趁机收复晋西和晋西南十多个县,阎锡山重回山西吉县,经过几个轮回的反复拉锯,晋绥军与日军各有损失,由于兵力限制,日军无力在山西发起更大规模的进攻,晋绥军又得一段休整喘息时间。4月下旬,傅作义第三十五军调往晋西北之保德、河曲一带休整。到1939年6月,经与日军多次交战后,但在山西的中央系和西北系其他各部队均被日军打垮,刘茂恩、高桂滋二人放弃部队,只身逃到吉县。孙殿英、庞炳勋两部望风而逃,进入太行山。但晋绥军仍然能够基本保持原建制。部队虽有损失,经过补充后仍然保持了一定的作战能力。

...查看更多
晋绥军中被忽略的名将商震:抗战中屡立战功

商震(1888~1978),字予,河北保定人。晋绥军名将,国民革命军二级陆军上将。文武双全,历任河北省主席、山西省主席,河南省主席。抗战时期的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军事委员会办公厅主任、战后中国驻美军事代表团团长,国民政府参军长、中国驻日代表团团长。 

1933年春,爆发长城抗战。第三十二军被编入第二军团,商震兼军团总指挥。3月4日,日军第十四混成旅团第二十八联队一部窜入长城冷口,到达姚家庄附近,并占河北迁安县建昌营。商震即令第三十二军第一三九师附骑兵一部由滦河西岸经松树营、爪村兼程前进,驱逐建昌营及冷口之敌。同时令第五十七军派骑兵一部于抚宁、卢龙、台头营等处遥为呼应。3月21日,敌机10余架猛轰建昌营及冷口各阵地,继之发起进攻。战斗一直持续至23日夜,守军伤亡颇重。24日,商震鉴于情势紧迫,于午后率第一四一、第一四二两师长及炮兵指挥官亲赴第一线,激励前线士兵。爱国官兵士气大振,与敌展开血战,终迫敌退据肖家营子以北地区。4月3日,敌机大肆轰炸冷口后方迁安县城一带,并连续派小股部队侦察白羊峪、岩子口附近地形。商震判断,敌有进扰左翼阵地企图,乃急令第一四一师派有力部队扼守此地,以防不测。4月9日晨,敌分兵三路,发起全面进攻。10日,敌突破樱桃园、白梨山鞍部阵地,界岭口方面亦请求增援。商震一面电请北平军分会调丰润之第四十军向太平寨方面急进,一面令第八十四师率部增援冷口,并令驻古冶之第一四三师之1团向建昌营推进。至入暮时分,马道沟、燕窝口等地相继失守。乃急令第一三九师于10日晚分兵三路向敌反攻。各部均受敌火力所阻,伤亡甚重,未能奏效。11日,敌沿长城向东席卷而来,而我增援部队远未到达,商震遂命守军撤至冷口以南预备阵地。撤退中,遭日军飞机轰炸,遂成溃军。商震改令部队撤至滦河右岸既设阵地。5月底,商震部调回北平。    

1936年2月,中国共产党组织了中国工农红军抗日先锋队,从陕北东渡黄河,准备开赴河北抗日前线,发表了《东征宣言》。蒋委员长命商震率三十二军入晋剿共。他连夜乘车到南京,面向委员长申述自己当年脱离阎锡山之羁绊,借口与阎不睦,无法合作,拒绝从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商震任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指挥部队在冀南豫北阻击日军。1940年,商震调往湖南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宫。不久,跟随商震多年的中将周思诚,毅然奔赴延安。商震听说后说:“人各有志,走就走吧。” 

周恩来在重庆,通过王兴纲向商震要求代为寻觅革命先烈共产党员孙炳文与老革命家任锐所生的儿子任名世的下落。商震明知特务监视,但他得知是周恩来委托之事时,仍然冒着危险转托宋肯堂,辗转找到了任名世,并使之安抵延安。王兴纲到重庆从事中共地下党的工作,仍以商震为依托。后又为了王兴纲的安全,派人护送他离开重庆。 

商震一生不断追求进步,晚年虽定居日本,身在异国他乡却念念不忘祖国。1974、1975年国庆期间,商震两度回国参观,受到党和人民的极高礼遇。

1978年5月15日病逝于东京。终年90岁。骨灰安放于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抗战中的晋绥军炮兵:曾在太原与日军血战数月

  全面抗战爆发,晋绥军炮兵号称十个团,实际上是九个,番号为第二十一团至三十团(缺二十九团)。炮兵司令周玳,副司令刘振蘅。装备除第二十二团两个营配备射程万米的重炮,第二十三团一个营配备日造四一式山炮外,其余每团配备射程七千米的山西造一三式(仿四一式)山炮三十六门(每连四门)。此外,司令部还直辖野炮一个营,配备日式75毫米口径炮十二门,重炮一个连,配备口径105毫米炮二门,还有一 个观测通大队。每团人数一千余,马三百余匹,枪三百余支。

  抗战开始后,炮兵九个团先后开到忻口参战。共计山,野炮二百余门。在激烈的炮战中炮二十四团营长赵中锐身先士卒,亲临前线,不幸阵亡。其中又以二十六团第三营伤亡最大,该营的山炮射程六华里,打不到八华里的标准。于是,营长陕文光把阵地推近二华里,摧毁了日军部分阵地。但也引来了日军步兵攻击,经反复拉锯战,打推了日军进攻。营长负伤,伤亡官兵二百三十余人,山炮被击毁九门。娘子关告紧时,炮三十团曾转用于该方向。日军逼近太原,炮二十一,二十二团配属傅作义部参加城防战。具体情况不祥。

  再来看看太原会战后的炮兵战斗序列。1938年6月;炮兵司令周玳,二十三团戴英,二十四团李春光,二十五团刘振蘅,二十七团阎作霖,二十八团柬云普。大约在1939年春,二十五团随傅作义部赴绥远河套地区,(属第八战区)并参加了该年的冬季攻势中的五原之战。似乎脱离了二战区。而到了1940年7月,二十八团团长换了于泽普。同时多了一个炮干团,团长为刘倚衡。1943年4月,二战区的炮兵司令换成了胡三徐,二十三团团长不祥,二十四团,二十七团照旧。二十八团换成了郑仪,炮干团团长换成了金振声。到了1944年4月,炮二十三团团长换了侯殿成,二十四团团长换成了李翰斋,炮干团团长是郭如彬,一直到抗战胜利。由此可见,太原会战后的晋绥军炮兵由于伤亡大,兵工厂又沦陷,难以补充,有原来的九个缩编成五个。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王凤山将军:晋绥军抗战中牺牲的最高级别将领

  王凤山,字鸣岐,1906年生于五台县沟南乡东寨村,出身贫寒之家,毕业于太原北方军官学校第一期工兵科。1942年任晋绥军暂编45师师长,后任34军代理军长。同年在与日军作战中牺牲,年仅36岁。

  晋绥军究其实质,和西北军、东北军一样,是一支军阀部队,但在外敌入侵的时候,为挽救民族危亡,他们和全国大部分武装力量一道,走上抗战前线,为抗日战争的胜利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八年浴血,晋绥军中的牺牲者同样是中华民族最优秀儿女。本报抗日英烈专栏曾报道过的梁鉴堂、姜玉贞等都赫然位列其中,而34军少将代军长、暂编45师师长王凤山亦是其中一位。

  去年9月1日,民政部公布第一批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著名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300人中有8位是山西籍,而王凤山将军是名录中唯一一位山西籍、又在山西境内为国捐躯的烈士,也是山西抗日战场上牺牲的最后一名国民革命军将领,更是晋绥军八年抗战中牺牲的军职最高的将领。

  出身贫寒投笔从戎

  王凤山,1906年生于五台县沟南乡东寨村,和阎锡山是老乡。“会说五台话,就把洋刀挎”是当时的民谣,但对王凤山来说,“挎洋刀”并没有那么容易。

  王凤山,字鸣岐,应是取“凤鸣岐山”之义,事实上,他堪称出自贫寒之家的一只雏凤。因为他天资聪颖,乡亲们一起掏钱供他上学,直到考入太原的国民师范学校。后来,他抱着救国理想投笔从戎,考入太原北方军官学校第一期工兵科。北方军官学校的前身是1919年成立的山西学兵团,是阎锡山为培养嫡系特意建立的学校,曾称山西军官学校,阎锡山就任国民革命军北方总司令后,改为北方军官学校。到1930年中原大战后学校停办时,已经培养了5000多名毕业生,晋绥军后期骨干军官大部分是从这个学校毕业的。

  王凤山毕业后,因成绩优异,直接被留校任职,任工兵科2分队上尉分队长。北伐时,加入了于镇河率领的军官学生队,再后来参加中原大战,渐渐升至连、营长,全面抗日战争开始时,任203旅427团3营营长,其时,旅长是梁鉴堂。

  1937年9月,梁鉴堂战死在茹越口(本报5月28日《梁鉴堂平型关战役中牺牲最高军阶将领》有详细描述),当时,王凤山在梁鉴堂已战死,主阵地失陷,相邻阵地也告突破,局势再难挽回的情况下,依然不肯撤离,抱着必死的决心坚守。最后,是他的警卫强行抱着他跳下山崖,因有酸枣丛阻挡,才未有大碍。返回忻州途经家乡探望亲人时,王凤山身上的大衣上还留着几个弹孔。

  茹越口战斗后,王凤山因作战英勇被升为副团长、团长。之后虽然也参加过其他战役,但他所属的34军伤亡较大,参战人员被并入其他部队后,其实已经成了空架子,仅仅剩下个番号。再往后一直到1941年,两三年间,王凤山担任了军事突击团团长、军事教导队上校大队长、整训处少将副处长等职,虽然在每个岗位上,他都恪尽职守,有所建树,但对于像他这样矢志救国的军人而言,无异于被闲置,他的人生,到底在战火中才能现出光彩。

  殊死搏斗壮年殉国

  1941年初,王凤山终于得到新的任命,任34军218旅旅长。很快,218旅扩编成暂编45师,王凤山任师长,驻扎在汾河以南万泉、荣河、河津一带。

  这一带素来是山西的粮棉产区,对保障晋南抗战有着特别重大的意义。同样,这一带也是日寇控制特别严密的地区,碉堡五里十里就是一个。王凤山到任后,展开游击战,拔据点,击日寇,掩护行政人员征集公粮,立下不少战功,自己的名字也在日寇那儿挂了号,鬼子曾悬赏一万大洋要他的人头。

  1942年五六月间,又是一年夏熟的时候,每到这时,晋南一带麦浪滚滚,如同金色的海洋,若非战争,这是能让农民从睡梦中笑醒的景象。但因为战争,日寇要抢粮食,我们要保粮食,战斗反而是一年中最激烈的时候。

  就在5月初,阎锡山和日寇在吉县安平村召开安平会议。尽管日寇给阎锡山画了一个“华北王”的大饼,阎锡山也有些心动,但当汉奸,阎锡山无论如何是不愿、不敢的,虚与委蛇一番,趁中午休会就偷偷跑了。日寇大为光火,于是将正在晋南抢征夏粮的34军作为报复对象。

  同时,安平会议被日寇有意曝光后,阎锡山也承受着全国的舆论压力,就算是做姿态,也要和日寇打一仗不可。阎锡山命34军渡过汾河作战,王凤山所在的师正是先头部队。王凤山带领部队一面掩护征粮,一面与日军作战,而日寇纠集日伪部队共两万人分七路向该军围攻。此时34军军长王乾元负伤返回汾北医治,由王凤山代理军长。

  在日寇猛烈的进攻下,34军43师全军覆没,师长刘谦逃回汾北被撤职。44师被敌击溃后,化整为零,部分官兵撤回晋西山区,师长赵恭只身逃回。只有王凤山所在的师仍转战万泉、荣河(今万荣县)一带,与敌周旋,相机击敌。据当时战报及阵中日记记载,王凤山当时骑一匹白色战马纵横驰骋200里,率部无日不战,连战28天,死伤敌寇近九百人,获大德庄、望嘱村、乔村等战斗的胜利。

  6月17日,万泉、荣河、临晋、猗氏、河津等县日军千余人,将45师师部及第2团包围于万泉张瓮村。王凤山率部坚守阵地,与敌人殊死搏斗。战至当日中午,河津日寇两千余人赶来增援。敌众我寡,形势更加不利。为挽回颓势,王凤山率预备队反攻,战况异常激烈,特务连连长王士新及全连官兵全部牺牲。王凤山左胯负伤,但坚不言退。

  因张瓮村北地势平坦,麦收刚过,缺少掩护物,王凤山的指挥所暴露在敌人面前。拉锯战中,王凤山右腹又连中敌重机枪弹,肠流腹外。王凤山裹伤忍痛抱腹不下火线,坚持指挥。王凤山被卫士畅炎海、参谋王悦来等扶背至平原村,下午五时许殉国,年仅36岁。

...查看更多
晋绥军抗战简介:阎锡山主导下坚持持久抗战

  晋绥军,一段落满尘埃的陈旧记忆,一个让年青人倍感陌生的历史名词,这支纵横阖捭近半个世纪的地方军事集团,开端于1911年10月辛亥革命中的太原起义,终结于1949年 4月太原战役的隆隆炮声。

  晋绥军之“晋”,指的是山西,晋绥军之“绥”,指的是当时的绥远省。早在清代,绥远道做为山西四道之一隶属于山西,民国初年,袁世凯出于自身利益的权衡而实行了“晋绥分治”。1926年,阎锡山在与冯玉祥国民军的战争中获胜,取得绥远的合法控制权。从此,晋军被称为晋绥军,晋绥军高级将商震、徐永昌、傅作义先后兼任过绥远最高行政长官。抗日战争时期,绥远与山西被日军物理分隔,绥远被划归第八战区,此后直至新中国建立之前,绥远由接受中央任命的原晋绥军将领傅作义、董其武控制。

  晋绥军的历史贯穿了民国的大陆岁月,对当时的政治和军事形势都产生过举足轻重的影响。巅峰时代,经过四次扩军的晋绥军一度拥有二十五万人的规模,成为阎锡山发起“中原大战”、挑战蒋介石权威的资本。显著的地域性是晋绥军最重要的特征,山西百姓,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三晋子弟,是这支军队的主要兵源;保境安民,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职责。无论盛衰强弱,晋绥军的根始终在山西。草创之初,军阀环伺,强敌觊觎,晋绥军先后击退了冯玉祥的国民军、樊钟秀的建国豫军以及张作霖的奉军等军阀的进攻,牢牢掌控着山西这块根据地;鼎盛之时,晋绥军坐拥晋冀察绥四省和京津两市,但他们的大本营始终没有离开过山西;民族危亡的之机,山西大部沦陷,晋绥军“宁在山西牺牲,不到它乡流亡”,始终战斗在表里山河。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进攻势头正盛,在平张地区击溃西北军宋哲元部29军后,于8月14日组成“察哈尔派遣兵团”以东条英机中将为统率,兵锋直指晋绥地区。阎锡山抱病飞抵南京参加国民政府组织的南京军事会议。

       8月16日,国民政府下达国家总动员令,布置全面对日作战,阎锡山被任命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指挥晋、绥、察三省所有部队,在此区域内的中国军队共编为六、七、十八三个集团军。杨爱源任第六集团军总司令,孙楚任副司令;辖第三十三军、军长孙楚,副军长周原键。下辖第七十三师、独立第三旅、独立第四旅、独立第八旅、第三十四军、军长李杨澄源,副军长傅存怀。下辖第七十一师、第一九六旅、第二0三旅。傅作义任第七集团军总司令,刘汝明任副司令,下辖第十三军军长汤恩伯、第十七军军长高桂滋、第十九军军长王靖国、第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第三十五军军长傅作义(兼),以及察哈尔省主席刘汝明的第六十七军。而阎锡山就靠着这支部队支撑着山西持久抗战,山西也成为国军在华北最后的根据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1946年4月20日,中共太原前委在徐向前的指挥下对太原之敌展开总攻击。至22日全部攻占外围据点,歼灭守军12个师,并控制了双塔寺、卧虎山制高点,直逼太原市区。24日凌晨,攻城部队用1300余门火炮进行火力准备后,对城垣发起总攻。至上午10时,全歼灭太原守军。王靖国、孙楚二将被生俘。晋绥军这个名词彻底成为了历史。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