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抗战反攻阶段

"

  从1944年1月解放区战场局部反攻至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是战略反攻阶段。1944年,共产党领导的敌后军民在华北、华中、华南地区,对日伪军普遍发起局部反攻。与此同时,国民党正面战场却出现了大溃败的局面,先后丧失了河南、湖南、广西、广东等省的大部分和贵州省的一部。1945年,八路军、新四军向日军发动了大规模的春、夏季攻势,扩大了解放区,打通了许多解放区之间的联系。当时,由于国民党军队主力分散在中国的西南、西北大后方地区,日军占领的大部分城镇、交通要道和沿海地区都处在解放区军民的包围之中,因此全面反攻的任务,自然地主要由敌后抗日根据地的人民军队来进行。在这个阶段发生的战役有:缅北滇西战役、豫湘桂战役、湘粤赣战役、豫西鄂北会战湘西会战、苏蒙出兵中国东北对日作战等。

 

抗战反攻阶段

旌旗十万斩阎罗:抗日战争之反攻阶段

远征军大反攻

  1943年3月,新38师的114团即先行开进野人山区,掩护中美部队修筑自印度列多到野人山区的中印公路。1943年10月下旬,雨季停止,在列多的新22师和新38师主力乘车到达胡康河谷边缘,驻印军缅北反攻战正式开始。1944年5月,由卫立煌将军指挥的中华民国远征军强渡怒江,发起滇西反攻,先后攻克日军坚固防守的松山、腾冲、龙陵,抢通中印公路。至1945年3月30日,远征军攻克乔梅,与英军胜利会师,中国远征军的作战任务至此胜利结束。远征军的大反攻为全民族的抗日战争反攻拉开了序幕,也是日军战败的关键转折点。

  密支那战役

  1943年10月下旬,远征军以孙立人的新三十八师、廖耀湘的新二十二师、以及美国的麦瑞尔突击队为主力,投入总兵力约3万余人,为争夺密支那与掩护修筑雷多公路与日本守军展开激战。1944年8月2日,中美联军攻占密支那,日军56步兵旅团长水上源藏少将于突围后自杀,该战役以中国攻下密支那作结束,此役共击毙日军3400人。中美联军也付出了惨重代价,总伤亡6551人。

  腾冲之战

  在驻印军反攻初具成果之后,国内滇西的中国远征军反攻开始。1944年5月11日第20集团军于雨季强渡怒江,于6月底血战至腾冲附近。攻击腾冲城的远征军部队为霍揆彰率领的第二十集团军。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为空中支援部队。

  在攻克了日军高黎贡山灰坡、唐习山、大塘子等处据点后,远征军用绝对优势兵力进攻日军据守的来凤山。来凤山日军兵力只有400人左右,但远征军屡攻不下,只能呼叫美军57架战机对山上日军火力碉堡进行轰炸后,再动用火焰喷射器进行扫灭。日军无力招架,残部退入腾冲城中,准备与远征军决死一战。

  7月27日,远征军发动攻城战。美军战机在炸弹上绑上尖锐的钢条,以便炸弹能固定在城墙上爆炸。腾冲城墙被炸塌十几处,8月9日,远征军以城墙裂口为突破点,攻入城中,与日军展开惨烈白刃战,但伤亡惨重,只能暂时放弃城墙阵地,退回城外。此后几天远征军均在美军空中火力掩护下突袭城中,与日军巷战,双方各有伤亡。战至9月11日,日军弹尽粮绝,孤立无援,几乎全部战死。远征军在付出惨重代价后收复腾冲,也是抗日战争以来国军收复的第一个有日军驻守的县城。

  远征军第二次入缅作战,中国驻印军伤亡1.8万余人,歼灭日军4.8万余人;滇西中国远征军伤亡67403人,歼灭日军21057人。外援物资进入中国的输送线重新被打通,全面的战略反攻即将到来。

豫湘桂会战

  1944年,日军在太平洋战场的形势恶化,兵力不足与运输船队遭美国猎杀使得战争物资紧缺:橡胶、钢铁被列为国家资源,禁止向民间出售;华北地区的资源生产遭到当地民兵与八路军连续不断的袭扰,绝大多数地区丧失了生产能力。为了取得东南亚地区的物资,必需打通中国的铁路线。此外,1943年,陈纳德领导的中美空军混合团奇袭了台湾新竹空军基地,重创日本空军。这也让日军意识到必须夺取中国南方和西南方的空军基地,解除空中危机。因而,日军于1944年4月至12月期间于中国河南、湖南和广西发动贯穿三地进行的大规模攻势,日军称呼其为“一号作战”,为有史以来日军动员规模最大的一次攻势作战,总计动员兵力41万,战车近800辆。

  此时的国民政府却处于内忧外患之中。蒋介石与美国参谋史迪威矛盾激化,在指挥和情报判断上错误不断。国统区内由于法币发行泛滥导致出现恶性通货膨胀。持续了七年之久的全面抗战让国民政府也开始在经济、资源、兵源等问题上一筹莫展。在军事上,此时远征军的大反攻已经打响,国民政府为保障外援生命线,将大部分的美国援助物资、武器以及预备部队投入西南战局,在国内军力上有所不足。在日军主攻的河南和湖南,汤恩伯部和薛岳部准备不足、战力低下,是极大的隐患。【豫湘桂会战

  豫中会战

  1944年4月17日,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共14.8万余人,在第11、第13军各部配合下,强渡黄河,向郑州、洛阳地区发动进攻。中国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指挥国民革命军所辖第十五、第十九、第二十八、第三十一、第十四、第四、第三十六、第三十九集团军,共8个集团军1个兵团共17个军约40万人,会同支援参战部队在黄河南岸设河防阵地抗击日军。4月19日,日军突破阵地后,至23日相继攻陷郑州、新郑、尉氏、汜水、密县。

  5月18日,日军菊兵团(第63师团一部)攻击洛阳。5月21日,在日军优势兵力围攻之下,负责掩护部队西撤的第36集团军司令李家钰中将阵亡,守军奋战至5月25日分路突围,洛阳失守。1944年5月中旬,日军占领河南,国民革命军全线溃败。日军花了三周的时间,击溃了47万中国军队,到6月初便控制了北平到汉口的铁路。

  长衡会战

  1944年5月,日军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指挥共10个师团、4个混成旅、1个飞行团和海军一部,共20余万人,以攻占湘桂铁路为目标,向长沙、衡阳地区进攻。中国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4个集团军(共15个军)另6个军共约40万人,在空军(飞机181架)、友邻战区支援下,以节节抗击,消耗、迟滞日军为战略目标,主力分别控制于浏阳、长沙、衡阳及宁乡等要地,相机歼敌。

  6月1日,日军中、左路强渡汨罗江,突破河防阵地后,分路向捞刀河、浏阳河进攻。守军第37军采取边抵抗边后撤的战法,撤至浏阳附近山区待机。至6月14日,日军相继攻占沅江、益阳、浏阳。6月16日,日军第34、第58师团、第68师团一部攻击长沙城区。第4军坚守至6月18日下午,伤亡殆尽,长沙城失陷。

  7月11日,日军第68、第116师团经修整后以15个步兵营、12个炮兵营攻击衡阳。衡阳守军第10军以不满2万人的兵力,顽强抵抗日军攻势,一直坚守至8月7日。8月8日凌晨,日军包围第十军指挥所,衡阳失守。

  桂柳会战

  占领衡阳后,日军开始谋划攻击广西,委任冈村宁次为第六方面军司令官。1944年9月10日,冈村宁次指挥共约16万日军,向桂林、柳州发起进攻。中国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指挥第二十七、第十六、第三十五、第二十七集团军,及第六战区孙连仲第二十四集团军、汤恩伯兵团,共9个军约20万人,分区防御抗击日军。

  11月9日,日军第23军第104师团、第11军第3师团及第13师团突破中央兵团的防御阵地,攻向柳州。11月11日,防守桂林城区的中国军队撤退,部分在撤退途中被俘,桂林陷落。同日,日军第13师团、第3师团分由柳州以北、以东和东南发动总攻。10日凌晨,日军攻占柳州飞机场。美国陆军航空队支援战机30架及桂林机场遭日军击毁;坚守柳州城区的第26军伤亡过半,奉命撤离,柳州失守。11月24日日军攻占南宁。

在国际反法西斯战争进入尾声、远征军和中国敌后武装取得对日作战胜绩之时,国民政府的豫湘桂会战大溃败显得有些“不合时宜”,暴露了其在政府、军事、经济三大方面的落后程度。日军虽胜,重夺“大陆交通线”,但是其兵力不足的问题更加被放大。巧合的是,日军作战目标之一是解除美军对其本土及周边地区的空中打击威胁,然而由于太平洋战争的美军跳岛战术,美军战机可以从关岛、塞班岛及其周围群岛起落,空袭日本本土。日本的空中压力不降反升。随着国际大局的趋势,日本距离战败也已经是时间问题。

日本的最终战败

  中共领导的1944年局部大反攻

  由于华北日军主力大部调往南方,与国军陷入胶着状态。中共中央5月11日开始向华中局、北方局发出《关于敌进攻河南情况下的工作方针的指示》,要求向沦陷区进军,在河南地区组织抗日游击队建立根据地。7月25日,中共中央发布向河南敌后进军的部署命令。在华北大扫荡中蛰伏已久的八路军趁机对日军展开了声势浩大的1944年局部大反攻,中共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纵队各部,在华北、华中、华南敌后对日、伪军普遍发起了局部反攻,主要是攻击敌占城镇,拔除日、伪军在解放区周围的据点,大量消灭日、伪军,恢复并扩大解放区。

  在一年的局部反攻中,各解放区共作战11000多次,歼灭日、伪军近20万人,俘日、伪军6万多人,争取伪军反正3万多人,晋察冀解放区军民解放村庄9900多个,扩大了北岳区,巩固了平北与平西区,坚持了冀东区,恢复了冀中区;晋冀鲁豫解放区军民收复县城11座,解放人口500多万,改变了解放区被分割的局面;晋绥解放区军民解放村庄3100多个,绥西、绥南恢复到1942年前的局面;山东解放区军民攻克县城八座,解放人口500余万,形成了渤海、胶东、鲁中、鲁南、滨海五个巩固的根据地;华中解放区军民解放国土7400多平方公里,并把解放区先后调整为淮北、淮南、苏北、苏中、苏南、皖中、浙东和鄂豫皖八个解放区;华南解放区军民控制广九路以东大部分地区,在广九路以西成立抗日民主政权,并在琼山、文昌、澄迈等县建立了巩固根据地。

  桂柳反攻战役

  1945年4月,盟军已攻占硫磺岛及琉球群岛,日本本土告急。4月,日军根据其第6方面军缩短防线的计划,将第22、第58师团及第13师团一部撤退西江两岸及南宁,以集中兵力,防止中国守军反攻。

  东南战场在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指挥下,发动桂柳反攻作战。张发奎的第二方面军以第46军一部攻占都安后,出都阳山脉夺取邕宁;汤恩伯的第三方面军一部直取柳州,越城岭山脉攻略桂林。国军于5月27日克邕宁,日军向龙州、柳州撤退。国军于6月30日收复柳州。尔后,第3方面军第20、第29军兵分3路沿桂柳公路和湘桂铁路向桂林并进,至7月17日,克复雒容、中渡和黄冕,日军退守永福,凭险顽抗;24日,攻克桂林南方门户永福;在各路部队总攻下,27日收复桂林,续向东追击。7月27日收复桂林。8月9日收复全县后指全向湖南。此时,日本在原子弹打击下宣布投降,国军的反攻作战宣告结束。

  抗战的胜利

  1945年7月26日,美、英、中三国共同发表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除此一途,日本即将迅速完全毁灭。”8月6日与9日,美军先后对广岛和长崎发射原子弹。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150万苏联红军进入中国东北,横扫日本关东军,歼灭日军达70多万人,日本主力部队基本覆灭,加速了抗日战争的胜利到来。

  1945年8月15日正午,日本裕仁天皇通过广播发表《终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日本外相重光葵在美国军舰密苏里号上正式签署投降书。9月9日,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在南京向中华民国政府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呈交投降书。中华民族八年的全面抗日战争宣告胜利结束!【日本投降

结语

  抗日战争是中国近代最重大的历史事件之一,是中华民族由衰败走向振兴的重大转折。回望屈辱和悲壮的中国近代史,从鸦片战争到抗日战争前的近百年间,世界列强几乎都参与了对中国的侵略和掠夺;尽管中国人民进行过一次又一次抵抗,但没有一次战争不是以中国失败而告终的。而抗日战争则不同,由于有了中国共产党,有了国共合作形成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亿万中华儿女形成了举国御侮的生动局面,最终赢得了近代以来民族解放战争的第一次完全胜利。伟大的抗日战争成为中华民族由衰败走向复兴的重要枢纽。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