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兰州战役

"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甘肃省兰州地区同西北国民党军进行的决战性战役。

兰州战役

兰州战役——对西北国民党军进行的决战性战役

彭德怀指挥兰州战役:结束马家军在西北40年统治

  兰州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甘肃省兰州地区同西北国民党军队进行的战略决战,战役发起于1949年8月12日,至8月26日结束。兰州战役后,国民党在西北的势力被基本清除,也结束了马家军、胡宗南在西北长达40余年的统治。担任这次战役总指挥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兰州战役充分展示了彭德怀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

  一

  兰州是西北第二大城市,为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在地。兰州北临黄河,南靠群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南山环抱城垣,并有多年修筑的永备工事,通向城内的环山公路与各主要阵地相连接,构成了完备的防御体系。

  对于兰州战役,中央军委与毛泽东从全国与西北战局出发,首先制订了“钳马打胡,先胡后马”的战略方针。随着战局的推进,而后又制订了兰州战役的“分割二马”和“钳胡打马”的战略战役方针。

  为了解决兰州战役兵力不足的问题,毛泽东特意安排彭德怀接替病中的徐向前指挥太原战役,要他熟悉准备调往西北的华北野战军和第一野战军参战部队。

  4月28日,即太原解放后的第四天,毛泽东把彭德怀从太原前线召至北平,专门研究了解决西北问题和解放兰州的方针。他指示彭德怀一方面争取用北平和平方式解决西北和兰州问题,一方面强调必须有在军事上实行战略决战消灭胡、马主力的充分准备。

  华北野战军部队入陕后,敌我兵力悬殊的状况彻底改变。我军在西北的兵力由5个军猛增到13个军。彭德怀巧妙运筹,指挥这些部队,成功地在陕西宝鸡地区进行了扶眉战役,歼灭了装备精良的蒋介石嫡系主力部队胡宗南的4个军共3.3万余人。毛泽东致电嘉勉彭德怀:“打胡胜利极大,甚慰。不顾天热,乘胜举行打马战役是很好的。”

  7月19日,彭德怀在陕西宝鸡县虢镇文广村召开第一野战军军以上干部扶眉战役总结大会上,发出向甘肃、向兰州进军的命令。为此,彭德怀重新调整了兰州战役作战部署:十八兵团六十二军和第一兵团第七军在西安、天水一线钳制胡宗南残部,并准备追歼南逃之敌。十九兵团(缺六十四军)为右路,由西兰公路直驱兰州;第二兵团为中路,经陇县、通渭西进,与十九兵团合歼兰州守敌;一军、二军攻占天水后,迅速抢渡洮河、黄河直捣青海。十八兵团六十二军为左路,取道陇西、临洮、临夏,向马步芳老巢西宁进攻,切断兰州守敌退路;十九兵团六十四军在海原、固原地区钳制宁夏马鸿逵匪军。

  这时,毛泽东来电告诫彭德怀:“打马是一个较为严重的战役,要准备付出较大的代价,千万不可麻痹大意。”

  彭德怀分析战局后认为,此时如果先解决宁夏马鸿逵集团,会造成我军进军作战的严重困难,先消灭青海马步芳集团主力则是解决西北国民党军、解放大西北的关键,所以必须着手实施兰州战役计划。野战军千里追击,边战边进,直指兰州。

  我军西进途中,十九兵团于8月1日在固原任山河歼灭宁夏马鸿逵部5000余人,并留下该兵团的第六十四军在这一带担任兰州战役时的牵制、拦截“宁马”援兰敌军任务。

  此时,尽管国民党与马步芳感到解放军已经构成对他们生死存亡的巨大威胁,但仍然抱有最后的幻想。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长阎锡山电召胡宗南、马步芳、马鸿逵到广州,举行了所谓的“西北联防会议”,商量决战兰州之策。随后,马步芳又到台湾受到蒋介石的接见。8月19日,马步芳飞回兰州,提出“拼命保命,确保西北,破产保产,挽救危机”的“三保”方针。马步芳认为:“保住西北大局唯在于同共军决战一场,而兰州有南山屏障,黄河天险,是决战的好地方。”并大言不惭地说:“我不仅要保住兰州,而且要直下西安。”他多次发誓:“中央把西北交给了我,我要负责到底。我要亲自督师南山,抬棺而战。”

  彭德怀在分析了马步芳的狂妄意图后坚定地说:“这个马步芳真是夜郎自大,他想在兰州消灭我们,好吧,咱们走着瞧,看谁把谁消灭在兰州!”

  早在7月9日,毛泽东就电告彭德怀,对青海、宁夏“二马”,应区别对待,首先打击马步芳。“青马”在政治上占统治地位,在军事上也比“宁马”强大,歼灭了“青马”,即可基本解决西北问题。彭德怀根据这一指示精神,确定兰州战役的作战方针是:力争同马步芳决战于兰州,严防逃回青海,以免为今后作战带来困难,延缓西北解放。

  8月4日,彭德怀下达了以歼灭“青马”为主要目标的进军兰州的作战命令:王震一兵团附十八兵团之六十二军共3个军经陇西、临洮、临夏,直捣马步芳老巢西宁;周士第十八兵团(缺六十二军)附一兵团之第七军共3个军陈兵西安、宝鸡、天水一线,遏制与进击胡宗南部,执行“钳胡”任务;十九兵团之六十四军置守固原,进占永靖,控制黄河两岸,严防马鸿逵驰援;其余部队全部用于兰州战场决战。

  到8月20日止,第一野战军部队全部到达指定位置。第二兵团、十九兵团共5个军千里追击也抵达兰州城郊,很快形成了对兰州守敌东、南、西三面的扇形包围的态势。

  20日下午,彭德怀带领部分指挥员到二兵团六军军部驻地九条路口的郜家泉看望指战员。军长罗元发简单汇报情况后,引彭德怀来到担任主攻任务的五十团。一到五十团,彭德怀就钻进战士临时搭建的草棚,用手摸摸铺草,向战士亲切地问寒问暖。在七连,他向围过来的战士们问:“对打下兰州,你们有心没有?”指导员曹德荣坚决地回答:“我们一定能够完成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彭德怀又问:“为什么?”战士们纷纷回答:有毛主席军事思想的指导,有彭总的直接指挥,有人民群众的支援,有友邻部队的密切配合,我们信心百倍!彭德怀笑了笑说:“最重要的是人民的大力支援,其次是你们的英勇善战。”彭德怀最后明确指示:“同志们要知道,这次蒋介石的胃口可大呢,他不但妄图歼灭我一野于兰州城外,而且还要活捉我彭德怀呢!”他笑了一下,又严肃地说:“这次战役打的结果怎么样,就看你们大家了。若你们首先攻占此山,这就好比一把钢刀插入敌人的心脏一样。营盘岭工事坚固,守敌又是马军主力,敌人反动、残忍、顽固,所以,千万不能轻敌,要像打日本鬼子那样对待马军。”分别的时候,彭德怀握着罗元发的手说:“你们要注意不可轻敌急躁。还有两天时间,抓紧准备。”

...查看更多
1949年解放兰州战役老人回忆狗娃山惨烈白刃战

  田志兴老人鹤发童颜,开朗豁达,很是健谈,完全不像是个已经84岁的老人,谈笑间时而开怀,时而蹙眉,眉宇间透着一股亲切与和善,这个平易近人、感情细腻的老人讲述他经历过的60年前的兰州战役时,仍充满激情、壮志满怀。田老说,上世纪40年代,他参加解放战争。3岁丧母,14岁离父,是朴实憨厚的兄嫂抚养他长大。年少的苦难经历和当时社会的动荡使他暗下决心,要参加革命,为真理而斗争。1946年初,田志兴在延安给一位参谋当警卫,后在枣园及杨家岭任见习参谋。

  他忠诚肯干,机智勇敢,很受部队官兵喜爱。从陇东山川到陕北大地,他随军打仗,身背行军锅昼夜兼程。过着“人不脱衣、马不下鞍”的生活,餐风饮露,饱尝艰辛。1949年8月,他参加了解放兰州的战斗。历经战火洗礼,使他的革命理想更坚定。

  田志兴,出生于1925年,1946年在陕北参加革命并入党。1948年初任一野4军28团炮兵连指导员。1950年任4军28团组织股副股长。(副营级)。1951年担任团职工股股长(正营级),1953年底,响应毛主席的“全国解放后,战斗队转入建设队。”的号召,担任建三师团干部,1954年初,担任师部青年科科长。1955年任建工部第三工程局团委副书记。1957年任兰石五处党委副书记,1958年任中共兰州市委公交部办公室主任。1965年,任兰州市城建局副局长。1970年,任白银长通电线厂党委书记。1978——1983年任中共兰州市委组织部第一副部长。1983任市委统战部部长。1987年离休。

  遭遇马家军偷袭

  1949年7月,刚参加完扶眉战役之后,稍作休整后,时任一野4军28团炮兵连指导员的田志兴随着部队向兰州挺进。8月19日晚,部队到达兰州皋兰山西南侧的狗娃山。田志兴所在的炮兵连共有120人,共配置有10门迫击炮、24头骡子。刚一来到狗娃山就担负着修筑工事的任务,准备与马家军进行一场恶战。

  皋兰山南坡,没有官道,大大小小的山路纵横交织,容易迷路。田老说,20日,时任28团炮兵连连长由振怀在侦查地形时负伤,一枚口径较小的65型子弹打入了他的颈部,万幸的是子弹穿入了喉管与肌肉的间隙,并没有伤及大动脉。这样,全团的组织进攻重担就压在了田志兴一个人的肩上,在21日晚间全团做好防御工事准备从下狗娃山发动进攻。而担负阵地进攻的三营主攻一线,拥有九门迫击炮;一营为二线,是预备队。21日拂晓,修筑工事的部队撤回,却遭到了敌人的偷袭。这些敌人从狗娃山与沈家岭中间的山沟里窜了上来对正在休息的三营进行了猛烈的袭击,击溃了三营的第一道防线,三营损失惨重。战士们匆忙之间上阵地,将指挥炮架起冲击,此时天已慢慢亮起来,一股敌人已攻到距离战壕只有4到5米,而这正是田志兴所在的阵地。田老说,当时他在向团部打电话询问情况但未打通,于是就亲自去掩体找人报告,结果就在这三五分钟不到的时间段内,敌人的炮弹偏偏打在了田志兴的阵地上,当时就有4个战士牺牲,在这四个牺牲的战士中,有一位名叫王权的曾被评为“模范党员”……

  一挺机枪解救了老百姓

  与此同时,担任主攻的三营冲下去时遭遇了敌人,与敌人展开激烈的白刃战,伤亡惨烈。炮兵连也跟随三营撤退,田志兴作为连里的唯一的领导,不顾敌人的追击,冒着生命危险跑去扛作战时没用完的炮弹,正在这时,左边的战壕忽然跳出一个人,当时把他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一营的教导员路平,他端着一挺机枪,于是两人便一起抬炮箱,一个炮弹箱有三个炮弹,抬起来很沉,走了几十米就有些累了,正要打算休息一会,就在战壕的拐角处,遭遇了几个敌人挟持着数名老百姓,他们在只有一挺机枪的条件下解救了老百姓,在机枪的掩护下突围了出去,田老回忆:“如果当时不是那挺机枪,不是送命就是被敌人俘虏。”“当时战斗进行得太激烈,子弹打完就拼刺刀、肉搏。”田老说道,17时,南山主峰营盘岭及三营子阵地被我第六军攻占。而沈家岭、狗娃山的战斗比营盘岭更为激烈,18时许,解放军占领了沈家岭的全部阵地,到夜里22时许,才相继攻占了狗娃山的全部阵地。

  在狗娃山的战斗中,我军战士英勇善战,最终还是把失去的阵地夺了下来,战士们用老百姓的打麦场围墙做掩护,与马军进行了手榴弹的较量。团副政委王果山,从身旁的战士手中夺过一挺机枪就冲了上去,战士们在他的激发下与敌人展开了殊死的搏斗。在这场战斗中有个不得不提的人就是甘肃武山人张保英,他被人戏称为是“打出来的”“全国特级战斗英雄”,当时能拿到这个殊荣的全国也寥寥无几。现在张保英已病逝,不过我们现在还是可以在北京的军事博物馆看到他的身影。

  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

  在炮火的掩护下,三营的战士以很快的速度杀入敌军阵地,面对面地与敌军进行战斗。马家军顽固地冲击了四五次之后未有成效,整个战斗持续到下午5点结束,最后将敌军全部歼灭。26日队伍下山,炮兵连一直将敌人追击到飞机场(原飞机场位于现在拱星墩一带),打得敌人狼狈不堪,仓皇西逃。8月26日中午,兰州正式被宣布解放。

  在这次战役中,本来部队预备是要打两个星期的,可是为了切断敌人的后援,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我军用了不到一半的时间就将兰州城拿下了。田老说到这里感觉到如释重负。他说,战斗结束后,我军对老百姓受到的损失都一一做了赔偿,绝不让老百姓吃亏。田老深有感触地说,“解放军真是人民的军队,不论战前战后,无论走到哪里,都坚持着铁一般的纪律,可以说是风餐露宿,在行进过程坚持不进村,不打扰当地百姓,在少数民族聚集的地区更加注意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群众对解放军的作为有口皆碑。

  战争结束后,田老一直工作到1987年退休,田老在退休后业余生活也安排得井井有条,白天主要是带两个孙子,其他时间喜欢各项球类运动,并且在他的积极筹建下填补了我市递掷球类运动的空白。他每周固定三次去参加递掷球的训练。也带领老伴成为了该项运动的爱好者,他每年都参加比赛,并在比赛中脱颖而出,曾连续四年在外地参加全国递掷球老年组的比赛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西北马家军的最终覆灭:兰州战役终结其统治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准备发动全面内战,他极力拉拢西北三马为打内战而效命,先后任命马鸿逵、马鸿宾为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长官为张治中)。

  然而马步芳与马鸿逵矛盾重重,使得马步芳领导的青马部队和马鸿逵领导的宁马部队无法协调统一作战,使得马家军在西北的实力锐减。

  十几年来,马家军的恶行梦魇一样压在红军幸存者的心头:徐向前自河西兵败后,一直想率部队打回去,为牺牲的战友们报仇。1949年,毛泽东和中央原本已有意让他带兵解放西北,可是这时徐向前却病倒军中,只好将这个使命交给了彭德怀;彭德怀率第一野战军挺进甘肃、青海,在兰州战役中痛歼马家军精锐,终于为西路军的无数英魂一洗前仇。

1_2010110110011947j5K_meitu_1_meitu_13_meitu_31_meitu_56.jpg

  1949年8月20、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彭德怀的率领下,发起兰州战役,首战遭到青马反击而失败,没有得到一个阵地,被称为兰州战役的“试攻”阶段。

  8月25日,解放军发起兰州战役的总攻;经激战,攻占被称为“兰州锁钥”的沈家岭、狗娃山、古城岭、马架山和皋南山最高峰营盘岭,兰州城直接暴露在解放军的炮火之下。

  兰州城防指挥官马继援,见外围主阵地一日之内相继失守,伤亡又惨重,外面援军无踪无影,同马步芳密商后,决定于当日乘夜幕全线秘密通过黄河铁桥,向西宁方向撤退。但是,黄河铁桥迅速被解放军控制,除马继援等人率一部逃走外,余部成了瓮中之鳖。一路上满目溃兵,人马争道,车辆横冲直撞,自相践踏,死伤累累。至26日12时,解放军全歼兰州残敌,解放兰州。

  兰州战役,是西北解放战争中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一次城市攻坚战。第一野战军以伤亡8700余人的代价,歼灭敌人2.7万余人,消灭了马步芳集团的主力,打开了进军青海、宁夏、新疆的门户。

...查看更多

兰州战役:马步芳曾放言保兰州还要直下西安

  兰州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甘肃省兰州地区同国民党军队进行的战略决战,由彭德怀任总指挥。战役发起于1949年8月,经历了窦家山、古城岭、马架山、营盘岭、沈家岭、狗娃山和黄河铁桥等激战。兰州战役是解放大西北的最后一次战略决战,对全部解放西北五省辽阔的祖国疆土有着重要意义。

  而那些战争遗留下的痕迹,在淡去了硝烟的锋芒后,和战后建起的烈士陵园及纪念馆一起,在深切地缅怀和感念着那段峥嵘岁月、那些慷慨激昂的身影的同时,也为发展红色旅游提供了条件……

  营盘岭

  营盘岭,土生土长的兰州人很少会对这个地名感到陌生,它陪着老一辈人的记忆老去,又在祖辈父辈的故事声中鲜活。

  皋兰当地的老人,有些还会说起,这一带有营盘岭和头营村、二营村、三营村的叫法,是因为汉朝时大将军霍去病率部西征,上了皋兰山扎下营盘,部队分一、二、三营。营盘岭明代就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并屡次驻军设防。

1_2010110110011947j5K_meitu_1_meitu_9_meitu_19_meitu_22_meitu_42.jpg

  而提起解放兰州的战役,首先跃入脑海的,也总是少不了营盘岭的身影。

  山顶上还可以清晰地辨认出人工壕沟的痕迹,二十多米的长渠,很宽,长渠中间拐了一道弯。据说这个曾经是暗道,国民党的军队就在里面活动。壕沟的旁边,是钢筋混凝土的碉堡,与想象中的巍峨威武不同,它的大部分只是静静地掩在一个土坑中,透露出衰颓的气息。碉堡上有两个方形的射孔,正对准前方的沟壑。附近还散乱地堆着几块混凝土,它和不远处的一个小土堆一样,都是战斗中被炸毁的碉堡的残痕。这些,都曾为当时国民党军队的防御工事。

  而今,站在空旷的山顶上,举目四望,似乎已经很难寻觅到当年的漫漫硝烟,然而数十年前的那些惨烈,却似乎犹能穿过历史的风尘,混杂在秋风萧瑟中,在皮肤的深处引起一阵阵觳觫颤栗。

  兰州战役

  关于战争的记忆,总是一个人心中最难以抹去的印记。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军军长罗元发曾经写文章追忆过这场战争:

  营盘岭位于皋兰山中央,与西边的沈家岭和东边的马架山阵地互相衔接,互为依托,并以抗日战争时期修建的“国防工事”为骨干,构成国民党军队整个防御体系。能否拿下营盘岭,是六军能否胜利完成任务的关键。

  马步芳曾让红军在西征途中受挫,又在1948年的西府战役占了便宜,认为自己是“不可战胜”的,放言“凭着兰州依山临水的地形和抗战时期的‘国防工事’,不仅要保住兰州,而且要直下西安。”

...查看更多

兰州战役中为什么马步芳要哭 兰州战役在兰州战役损失多少

  马步芳,一个地方军阀,由于为人阴狠毒辣,曾率领了一批凶悍、残暴马家军而著称,因此,当地有民谣称“上山的老虎下山的狼,凶不过青海的马步芳。”因他个人的确实有股子狠劲,带的这批人既靠蛮劲,嗜杀成性,就这一点,我红军西路军当年就吃过他的大亏。

blob.png

  十几年过去了,我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南渡长江时,蒋介石虽然号称数百力兵力,然而,精锐主力基本上已被歼灭,其时,坐镇西宁的马步芳,不识时务,还在做着黄粱梦,总拿十几年前与红军西路军作战的“辉煌战果”而沾沾自喜。

blob.png

  马步芳自鸣得意地认为,解放军战斗力不过如此,梦想马家军骑兵部队几个冲锋,就能将我军打败。哪料到我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此时经过八年抗战和三年解放战争的洗礼,早已是今非昔比,不但武器弹药比马家军精良,就是人数也远占优势。面对我一野一兵团、二兵团十多万人马,马家军的进攻就是以卵击石。

blob.png

  我军一路打来,经扶眉战役、固原战役和陇东战役,歼灭了敌骑兵14旅马成贤部、8旅马光宗部近万人马,缴获了大量的武器装备,一路追击,占领彬县、长武、泾川、平凉、清水、秦安、武山等地区,解放了陇东广大地区。

blob.png

  这时的马步芳依然强悍,鼓吹要占据西北一隅,继续当自己的西北王,占着自己作威作福的老巢,还磨刀霍霍要搞什么所谓“兰州会战计划”。

blob.png

  此计划的主要内容是,以马步芳集团依托兰州固守,吸引和消耗解放军主力,会同马鸿逵、胡宗南两集团,夹击第一野战军于兰州外围。自以为是,不可一世的马步芳还放出狂话,“兰州是攻不破的铁城,解放军胆敢进攻兰州,本署以诱敌于有利地形与之决战,凭天然屏障与既设阵地,举全力一鼓而歼灭之。”喜得当时摇摇欲坠的蒋介石集团,把他捧为少有的“悍将”。兰州战役正式打响。

blob.png

  兰州,因地处皋兰山而得名,古称皋兰。是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在地,是西北政治、军事中心,地理上也是甘肃、宁夏、青海、新疆四省的枢纽。兰州城北面是黄河,东、南、西三面环山,易守难攻。

blob.png

  马步芳退守兰州后,又将抗战时期国民党军构筑的国防工事进行加修加固,主要阵地构筑了钢筋水泥碉堡群,外斜面有高6至10米的环形人工峭壁,腰部修有暗藏的侧射火力点,外有两层3至6米的外壕,壕内遍布地雷,铁丝网。阵地之间有公路、交通壕连接。

blob.png

  马步芳视兰州会战成败为其生死存亡的关键,不仅主力全部集中兰州,而且在城内屯集了大量粮食、弹药并作了精心周密的部署,以战斗力最强的两个军和两个骑兵旅,共5万余人,重点守备南山各要点与城区;以两个军3万余人,控制在兰州东北黄河两岸地区,保障兰州左翼安全;以新编成的骑兵军2万余人,控制在临洮,临夏地区,保障兰州右翼安全。

blob.png

  1949年8月25日拂晓, 我人民解放军于对兰州发起总攻,一举拿下被称为“兰州锁钥”的沈家岭、狗娃山、古城岭、马架山和皋南山最高峰营盘岭,兰州城直接暴露在解放军的炮火之下。

blob.png

  马步芳、马继援父子,见外围主阵地一日之内相继失守,伤亡又惨重,求助胡宗南部,被解放军阻击在一角龟缩不动,外面援军无踪无影,这座孤城面临四面包围的后果,便决定于当日乘夜幕,全线秘密通过黄河铁桥,向西宁方向撤退。

  结果,我人民解放军早料到他的退路,已经迅速牢牢控制铁桥要道,除少数高官逃脱外,余部全部成了瓮中之鳖。残余部队全作鸟兽散,一路上满目溃兵,人马争道,车辆横冲直撞,自相践踏,死伤累累。至26日12时,解放军全歼兰州残敌,兰州全面解放。

blob.png

  兰州战役, 消灭了马步芳集团的主力,打开了进军青海、宁夏、新疆的门户。

blob.png

  解放兰州后,我人民解放军乘胜追击,直逼青海西宁城下,西宁岌岌可危。逃到西宁德马继援惊慌失措,不敢久留,惶惶然爬上飞机出逃重庆。马家军苦心经营几十年的西宁城内官兵顿时作鸟兽散,西宁城霎时间成为一座空城。

blob.png

  马步芳的妻妾

  至此,马步芳家族拥有的武装力量全部瓦解。这一支在中国近代史革命战争中,双手沾满共产党人鲜血,罄竹难书的一支反动军队,在我人民解放军强大的攻势下,全军覆灭

blob.png

  此时,已经逃到外地的马步芳父子,闻听全军覆没这一消息,想到苦心孤诣经营数十年的老巢土崩瓦解时,先是仰面惨笑,继而号啕大哭。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是一何一支反动势力都无法阻挡的,即使侥幸一时得势,也终究要灭亡,马步芳逆潮流而动,与人民作对,他的灭亡是咎由自取,也是必然趋势!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兰州战役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兰州战役简介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甘肃省兰州地区同西北国民党军进行的决战性战役。

blob.png

  战役背景

  1949年7月扶部战役后,国民党军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所部退至秦岭及其以南地区。西北军政长官公署代长官马步芳、副长官马鸿逵为阻止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沿酉(安)兰(州)公路西进,将所部分别退守兰州、同心及其以北地区。此时,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第四野战军在长江以南已分别前出赣南,逼近福州,挺进湘中,直接威胁广东、广西和四川。在华北,绥远省(今属内蒙古自治区)和平解放亦已成定局。国民党政府撤逃台湾、广州、重庆等地,幻想保住西南4省,重整军备,伺机卷土重来,急需胡、马各部在西北地区作战略配合。遂在广州召开“西北联防会议”,拟制了“兰州决战计划”,企图以马步芳部依托兰州的坚固城防和黄河天险,吸引和消耗人民解放军兵力,会同宁夏地区的马鸿逵部和陇南地区的胡宗南部,挫败第一野战军于兰州外围。

blob.png

  兰州是西北第2大城市,为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在地。该城北临黄河,南靠群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南山环抱城垣,并有多年修筑的永备工事,通向城内的环山公路与各主要阵地相连接,构成了完备的防御体系。马步芳鉴于兰州决战的胜负是其存亡的关键,遂以秦陇兵团第82、第129军和2个骑兵师、3个保安团等约5万人重点据守南山各要点和城区;以第91、第120军和马鸿逵部第81军共3万余人控制兰州东北的景泰、靖远和打拉池地区,保障兰州左翼安全;以新组成的骑兵军约2万人控制兰州以南的临洮、洮沙(今太石)地区,保障兰州右翼安全。兰州地区作战由秦陇兵团司令官马继援统一指挥。

  8月4日,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根据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关于向全国进军的战略部署和对兰州作战的指示,发出攻取兰州、西宁的作战命令,决心以一部兵力牵制胡宗南、马鸿逵两部,集中优势兵力歼灭马步芳部主力于兰州地区。其部署是:以第18兵团(欠第62军)及第7军留置宝鸡、天水地区,继续牵制胡宗南部,保障野战军主力左翼及后方安全;以第19兵团第64军进至固原、海原地区,牵制马鸿逵部,保障野战军主力右翼安全;以第1兵团(欠第7军)附第62军经陇西、临洮、临夏、循化,尔后北渡黄河攻取青海省省会西宁,截断兰州守军退路,并随时准备参加兰州地区作战;以第2、第19兵团(欠第64军)共5个军近15万人沿西安至兰州公路分南北两路两进.直取兰州。

blob.png

  8月9~12日,第一野战军各兵团先后从陇东地区向兰州、西宁攻击前进。14日,第19兵团解放定西。16日,第2兵闭攻占榆中,第1兵团进占临洮,马步芳部骑兵军西逃。20日,第1兵团占领康乐,直逼临夏;第2、第19兵团进抵兰州外围。21日,第2、第19兵团以9个团的兵力向兰州南山诸阵地发起进攻,激战两日,伤亡较大,进展甚微。彭德怀当即决定各部队停止攻击,总结经验教训,侦察敌情,调整部署,改进战法,准备攻坚。22日,第1兵团进占临夏,马步芳部骑兵军溃散。兰州守军右翼和后方遭受威胁,马步芳急调兰州黄河北岸的骑兵第8、第14师回防西宁。24日,马步芳亦乘飞机到西宁。第2、第19兵团经过充分准备后,于25日拂晓对兰州守军发起进攻。经连续攻坚,反复争夺,激战至黄昏,攻占南山主要阵地。守军伤亡惨重,防御动摇,向兰州城区溃退,当晚马继援进往西宁。第3军一部于26日凌晨攻占兰州城西关,抢占黄河铁桥,截断守军退路,并与城内守军展开激烈巷战。其他各军也相继攻入城区。1l时,第4军一部占领黄河北岸白塔山。12时,城区守军被全部肃清,兰州解放。

  27日,胡宗南以所部4个军由陇南向甘肃省西和、礼县和陕西省宝鸡、虢镇地区进攻,企图乘隙抢占宝鸡、天水,被第18兵团击退。马鸿逵部第81军即撤回宁夏。马步芳部第91、第120军逃往河西走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第二兵团第三军第七师攻下七里河后,沿黄河南岸东进准备夺取黄河铁桥,从26日凌晨1时开始,经过10多个小时的激战消灭了守桥敌人,阻止了城中溃撤逃跑的残兵败将,为战役的胜利起了关键的作用。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