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临沂保卫战

"

  临沂保卫战是1938年发生于临沂(今山东临沂市区)的一场由李宗仁战略部署,张自忠、庞炳勋等人指挥抗击日本坂垣第五师团主力的中日战争。

临沂保卫战

临沂保卫战——浴血荣光

没有舍身取义的不见得不是爱国者:庞炳勋血战临沂

  1936年12月12日,发生了西安事变,庞炳勋曾发表通电,讨伐张学良杨虎城蒋介石被释放回南京,途经洛阳时,庞炳勋率部开往山西运城驻防,监视张学良、杨虎城部队的行动,防止其东渡黄河。

  在运城驻防的半年时间,没有发生过战事,生活比较平静。经过多年征战的庞炳勋对这种安静的生活非常留恋,一心想长期留驻山西,因此派他的秘书找到晋军将领徐永昌,由他向阎锡山提出,让庞炳勋兼任一地方性职务,这样可以留驻山西。但是,卢沟桥的炮声打破了庞炳勋过安静生活的梦想。

  1937年7月7日,发生了卢沟桥事变,从而爆发了全面的抗日战争

  8月,庞炳勋奉命开赴抗日前线。当时正值酷暑季节,骄阳似火,庞炳勋率领他的部队从石家庄下车后,沿沧石公路徒步向沧县开进,沿途受到人民群众的慰问和欢迎,使广大爱国官兵受到极大的鼓舞。9月18日,国民党第二十九军的防线被突破,日军继续南进,庞炳勋率部在沧县以北的姚官屯一线对日军矶谷第十师团进行阻击。战况空前惨烈,坚守7天7夜,杀伤大量日军,迟滞了日军的进攻。庞炳勋部也死伤惨重,有一个团只剩下300多名士兵,营以下军官也伤亡很大。因此,不得不撤出战斗,转进至江苏的砀山(1949年后隶属安徽)。

  12月,庞炳勋部调归徐州第五战区,由李宗仁指挥,补充了一些武器弹药后,调往海州,担负海防任务。庞升任军团长。

  1938年2月中旬,庞炳勋部奉调临沂,参加台儿庄会战,阻止坂垣师团南下。3月10日,坂垣师团在飞机大炮和坦克的支援下,向临沂猛烈扑来,庞炳勋部的阵地一片火海。广大爱国官兵不怕流血牺牲,打退了日军的多次冲锋,顽强地坚守阵地,顶住了坂垣师团的进攻。对于这次阻敌,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敌军穷数日的反复冲杀,伤亡枕藉,竟不能越雷池一步。当时随军在徐州一带观战的中外记者与友邦武官不下数十人,大家都想不到一支最优秀的‘皇军’竟受挫于一不见经传的支那‘杂牌’部队。一时中外哄传,彩声四起。”3月14日凌晨,庞炳勋部与援军张自忠部联合发起反击,激战五天五夜,至3月 18日将坂垣师团赶至莒县,沿途日军尸横遍野。反击作战结束后,张自忠军他调,庞炳勋继续固守临沂。

  3月25日,坂垣师团经过休整卷土重来,猛攻临沂。庞炳勋为了缩短战线,将部队撤至临沂近郊,与日军再次浴血奋战,张自忠率五十九军回师增援,另有五十七军的一个旅和汤恩伯的一个骑兵团亦增援临沂。3月30日拂晓,庞、张两军在增援部队的配合下,全线发起反击,又将坂垣师团赶出30余里,解了临沂之围。这是临沂之战的第二次胜利。

  这次作战结束后,张自忠的五十九军和增援部队全部调走,临沂仍由庞炳勋孤军坚守。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奋战,庞炳勋部损失惨重,全部兵力还不足一个旅。

  4月19日,坂垣师团又扑向临沂城,有一处城墙被日军的飞机炸毁,日军突进城内,庞军守城部队在居民的帮助下与日军展开白刃战。这时台儿庄会战已经胜利结束。因此,庞炳勋奉命撤出临沂,开往陇海路附近的郯城以南布防,并与占领临沂后继续南下的坂垣师团再次发生激战。4月26日,庞军阵地由四十六军接防,庞炳勋部西调沛县休整。5月,徐州失守,庞部陷入日军重围之中,经全力突围,所部损失惨重,开到平汉线以西舞阳进行整编。

  1939年初,庞炳勋派马法五带李振清旅越过黄泛区,向豫东的睢阳、太康一带出击,并先后在大于集和常营与日军作战,阻止日军南下中原。经过数次作战,杀伤了部分日军,并缴获大批战利品,受到国民党政府通令嘉奖。

  3月,庞炳勋部奉调华北敌后战场,名为抗日,实为与八路军争夺地盘。蒋介石为了加强庞炳勋的实力,将一○六师归属四十军。这样庞炳勋的四十军结束了长期以来只辖一个师的历史。庞炳勋率领四十军军部及两个师从漯河出发,经洛阳以西的渑池县境北渡黄河,进入山西境内,经过垣曲、阳城到达晋城一带。

  5月,日军从太原分路南下,其中一路攻陷长治逼近晋城,庞炳勋部进行了抵抗,但没能阻止日军的进攻,晋城失守。随后,庞炳勋率部在晋城以南,晋(城)博(爱)公路线上的常平附近,与沿晋博公路北上的日军发生战斗。当时庞炳勋的部队还没有换装,仍然穿着棉衣,又适逢下雨,棉衣被雨水打湿,且又系山地作战,部队行动不便,伤亡惨重,不得不退出战斗,转移到陵川一带。日军撤退以后又回到晋城驻防。 9月,庞炳勋升任第二十四集团军总司令。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张自忠血战临沂:以攻代守击溃日军王牌板垣师团

  临沂保卫战是台儿庄大战的序幕战。日军在1937年12月南占南京、北占济南之后,妄图使南北兵力在徐州会合,尔后沿陇海铁路西进,直扑平汉铁路,消灭郑州、武汉间中国军队,一举攻占武汉,迫使中国政府屈服。

  1938年2月,日本最精锐的部队之一坂垣第五师团主力坂本支队及伪军刘桂堂部约两万人,自胶济线南犯诸城、沂水、莒县,直扑临沂。临沂系鲁南重镇,是各公路的交叉点。临沂的战略位置关系到陇海、津浦两路的安危,也是徐州的一个重要屏障。日军以坂垣师团猛攻临沂,正是为了策应日军矶谷师团进攻台儿庄。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调驻扎在海州的第三军团庞炳勋部,抵达临沂阻击日军。庞炳勋部奉调抵达临沂后,派人勘察地形,召开营长以上军官会议,研究敌情及攻守方略,抓紧时间构筑主阵地。3月3日,日军在大炮、战车的掩护下,向庞炳勋阵地发动进攻。中国守军奋力抵抗,一上午击溃日军四次冲锋,击毙日军七八百人,歼灭伪军刘桂棠大部。3月11日,日军飞机轮番对中国军队阵地进行轰炸,排炮昼夜不停地轰击,中国阵地工事大部分被摧毁,守军也有不少伤亡。3月14日凌晨3时,张自忠部从左翼强渡沂河,占领部分东岸,突然对敌人发动攻击。日军措手不及,仓促应战,结果被张自忠部打得丢盔卸甲,大败而逃,死伤2000余人。日军也迭次增加兵力,战斗十分惨烈,茶叶山几易其主。茶叶山血战,经过八天的争夺,终于将日军击溃。

  这次战斗中,第五十九军以沉重的代价,击毙日军第十一联队长野裕一郎大佐、牟田九次郎中佐及以下数千人。据日军俘虏利陆夫供称:“自作战以来,全师团伤5000余人,亡3000余人……本大队伤亡已尽,弹药经常接济不上。”

  3月18日,临沂保卫战告一段落,庞炳勋、张自忠两部协同作战,保住了临沂城。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临沂保卫战立功,降日成汉奸,晚年开餐馆度日

  被毛泽东封为国共“摩擦专家”的张荫梧在1939年提出了所谓的“曲线救国”论调。抗战军人王林在《我所认识的张荫梧》中记载:“张荫梧发动‘博野事变’失败后,又策动冀中第二支队柴恩波部反共。张荫梧估计柴恩波的队伍从新镇一带拉不到冀南去,就给柴发了电报,叫他先投降日本,并美其名曰‘曲线救国’。”该词因汪精卫的‘以身作则’而臭名远扬,而在1942至1943年期间,国民政府也允许国民革命军指挥官在战局不利的情况下“可为保存实力,暂时投降”,伪军数量因此急剧增长。在这些执行“曲线救国”理论投降日本的国军将领中,最有名的就是与石友三同样出身于西北军、被民间选为“十大伪军将领之首”的庞炳勋。有人用“光荣与耻辱”来形容庞炳勋的一生,他在抗日战争中曾立过战功,并有望成为民族英雄,但晚节不保,颇令人遗憾。

  “杂牌军”击败精锐

  庞炳勋,字更陈,河北新河人,1878年生。他早年当过小商贩,民国初年到北洋军里当兵,其后转隶于冯玉祥麾下并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被奉军的炮弹炸伤了一条腿,几乎丧命,幸被勤务兵救出,送往保定思罗医院治疗。后来腿是保住了,但是从此落下了残疾,成了瘸腿,虽对行军打仗并无多大影响,奔跑起来也不亚于常人,但由此有了一个外号“庞拐子”。中原大战后,他的军队被改编为第40军,他担任军长,不过并非嫡系的第40军也只是徒有虚名而已,他真正控制的只有一个39师。名义上还有一个106师,但不归庞炳勋指挥,而是单独行动,由北平军分会直接指挥。不过就是这支国民党的杂牌军,抗战期间却曾经取得过令人侧目的战绩。而最为人所称道的,就是1938年台儿庄战役中的临沂保卫战。

  临沂为鲁西南军事重镇,徐州东北之屏障。1938年1月,日军板垣师团在青岛登陆,并向临沂进逼,企图与津浦线上的日本矶谷师团会师台儿庄,进攻徐州。这时庞炳勋的40军已经归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危急时刻,李宗仁命令40军到临沂县城阻击日军。

  板垣征四郎指挥的第五师团为日军最精锐的机械化部队,军官多是少壮派,有“钢军”之称。而庞炳勋的杂牌军,所率实际只有1个师1万余兵力,在装备和编制上不仅无任何补给,还面临被裁的危险,正是在李宗仁的力保之下才得以保全,并补足所欠粮饷,还为其补充了枪支弹药。或许是对李存有感激之情,接受命令后,庞炳勋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没有辜负李宗仁的厚望,与在装备与数量均远超自己的日军苦战数周,打退敌人的多次冲锋,顽强地坚守阵地。对于这次阻敌,李宗仁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敌军穷数日的反复冲杀,伤亡枕藉,竟不能越雷池一步。当时随军在徐州一带观战的中外记者与友邦武官不下数十人,大家都想不到一支最优秀的‘皇军’竟受挫于不见经传的支那‘杂牌’部队。一时中外哄传,彩声四起。”日军不断调兵遣将,加强攻击,临沂守军渐感不支,伤亡过半。这时,李宗仁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与庞炳勋都曾同属西北军,却存有宿怨。1929年,庞炳勋背叛冯玉祥,投靠蒋介石,还突袭忠于冯玉祥的张自忠部,二人自此结怨。 但此时国难当头,张自忠不计前嫌,立刻奉调率59军一昼夜急行90公里奔赴临沂。次日,其抵临沂城外,倾全力向日军侧后发起猛攻,庞炳勋部也自城内杀出,合击板垣师团,两部穷追猛打90余里,直至敌军退回莒县城内。反击作战结束后,张自忠部他调,庞炳勋继续固守临沂。不久,板垣师团经过休整卷土重来,猛攻临沂。庞炳勋为了缩短战线,将部队撤至临沂近郊,与日军再次浴血奋战。张自忠率59军回师增援,另有57军的一个旅和汤恩伯的一个骑兵团亦增援临沂。庞、张两军在增援部队的配合下,全线发起反击,又将板垣师团赶出30余里,解了临沂之围。

  临沂之战的胜利,粉碎了日军板垣、矶谷两师团在台儿庄会师的计划,为稍后台儿庄大捷创造了条件,庞炳勋也因此役立了战功在全国出了名。

20170617150251_38b3ff44f96f3d011fec6a9be0eb5a39_2.jpeg

  指挥临沂阻击战的第三军团团长兼40军军长庞炳勋。两次阻击日军,《新华日报》刊出的坂垣师团溃不成军的好消息。从抗日英雄到汉奸

  临沂战役后,40军奉命先到舞阳进行休整和补充兵员。1939年初,庞炳勋派马法五带李振清旅越过黄泛区,向豫东的睢阳、太康一带出击,并先后在大于集和常营与日军作战,阻止日军南下中原。经过数次作战,杀伤了部分日军,并缴获大批战利品,受到国民党政府通令嘉奖。3月,庞炳勋部奉调华北。在敌后战场,以庞炳勋为首的冀察战区部队建立国民党太行山根据地,于太行山南段坚持抗战,条件非常艰苦。因其根据地与八路军129师的太岳军区很多重合,两方多有摩擦。9月,庞炳勋晋升为国民党二十四集团军总司令。

  1941年5月,日军发动了中条山战役,国民党军队遭到严重打击,退出中条山区,第二十四集团军所辖第27军的一个师投降当了伪军。当时庞炳勋已年过花甲,身体不佳,曾三次提出辞职,未获批准。10月,为配合中原作战,阻止黄河以北的日军南下增援,庞炳勋指挥第40军对汤阴至安阳间的平汉铁路进行了一次破袭战,使日军的铁路运输中断半月之久。

  1943年4月,日军抽调5万余人,“扫荡”太行山区,企图全歼国民党第二十四集团军之第27军、第40军。中旬,日军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分成十几路向庞炳勋防地扑来。各军防地先后被突破,庞炳勋虽然组织迎击,但寡不敌众,于是带领集团军总部和40军军部向深山区转移。

  王景芳是庞炳勋手下的一名士兵,2012年已经103岁高龄的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时庞的部队已是五无:无后勤援助,无弹药、无粮食、无战斗员补给、无体力战斗。4月29日晚,庞部在距陵川24公里的九连窑附近与日军发生遭遇战,总部人员大乱。转移中庞炳勋本来是坐在抬椅上的,战斗打响后,抬他的人不知去向,只有他和儿子庞庆振(时任总部参谋)以及两个卫士、五名副官,躲在了一个山沟里,与军部失去联系。当夜,第40军军长马法五集合被打散的总部和军部人员突围南下。第二天天亮后,庞炳勋发现敌人已经退去,部队也已经转移,自己成了光杆司令,便向东走,企图返回林县寻找部队,行至辉县三郊口附近时又遇日军,在群众的引导下藏在半山腰上的一个山洞里。

  王景芳老人回忆,日寇集中数万兵力大扫荡击溃庞炳勋部数日后,已投降日军的新五军军长孙殿英得知庞炳勋隐藏的山洞以后,就带了日本人来到庞炳勋面前劝降。其后,庞坐着滑竿轿出山,被带到新乡图书馆,庞当时拒绝降日并准备绝食自杀。一两天后戴笠派人来告诉庞:(蒋介石)夫人说你不要自杀,留下来搞地下武装以图东山再起。庞炳勋知道了蒋介石的意思后,便投靠了日伪,其原任职务全部加以保留。他走马上任后,收容了大量被日军俘虏的原第40军官兵重组部队,该部伪军与第40军同出一脉。降日后,日方将之视为“奇货”大肆宣传。不久,庞又从新乡到北平,会见了日军冈村宁次、大汉奸王揖唐等人;之后去了南京,汪精卫封他一个“开封绥靖主任”,成为国人心中皆曰可杀的汉奸。

  庞炳勋之所以降日,除了他缺少民族气节外,不能不说“曲线救国”的思想对他起了非常恶劣的作用。据《中国抗日大词典》一书统计:“从1940年开始,国民党的文武官员及其部队大批投敌,形成‘降官如毛’‘降将如潮’的局面。到1944年国民党叛国投敌的党政要员中,有中央委员20人,高级将领67人。”张荫梧的曲线救国论调在1939年出炉,1940年开始发酵。大量伪军的出现,是对国人抗日信心的重大打击。尤其是像庞炳勋这样的抗日名将,对人心的影响更是巨大。即便确如王景芳老人回忆的那样是奉蒋委员长之命 “曲线救国”,也丝毫不能为庞炳勋开脱罪名。庞炳勋作为伪军将领的经历无疑是其一生中无法洗刷掉的污点。

20170617150251_38b3ff44f96f3d011fec6a9be0eb5a39_3.jpeg

  庞炳勋、孙殿英率部投日晚年开餐馆度日

  据说庞炳勋投降日伪后,曾通过敌后军统电台向蒋介石请示“如何自处”,蒋复电指示“委曲求全”。国民党曾密令庞炳勋以军事演习为名,南渡黄河脱离日军,并由洛阳战区派原40军参谋长王瘦吾在荥阳境内汜水附近、黄河南岸的枣树沟设立联络处,负责接应庞炳勋渡河。由于庞炳勋拖延了时间,被日军发觉,取消了演习,并对庞炳勋严加防范,将其唯一的部队——39师由新乡附近的汲县调往远离新乡的长垣县,致使南返计划落空。

  1945年8月日本投降,伪政府随之垮台。庞炳勋急忙致电蒋介石,表示戴罪任开封听候发落。蒋介石复电慰勉并委到庞以先遣军司令,率部阻止八路军进城接受日军投降,激战月余。1945年底,第40军在邯郸战役遭到八路军重创,庞炳勋提出将自己的新1路军(原伪40军)官兵充编到第40军,这一提议得到了他同为西北军的同事、时任第11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的支持。之后他便以年老体弱为名,自动放弃军职,被蒋安排为国防部咨议,在开封城里作起了寓公,不久又迁居新乡。1946年5月,蒋介石到新乡开会,特别召见了庞炳勋,称赞他苦撑太行局面,体谅其投日苦衷,会后还与他合影留念。

  1947年,因新乡战事吃紧,庞炳勋又迁居郑州和南京。1949年,就在南京解放前夕,庞携带他的姨太太和一双儿女渡海至台湾,居住在台北,又开始重操旧业,与昔日西北军同事孙连仲合开一家餐馆度日。1963年1月12日,庞炳勋死于台北,时年84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临沂保卫战:打死打伤日寇6000余人

1938年2月,日本最精锐的部队之一坂垣第五师团主力坂本支队及伪军刘桂堂部约两万人,自胶济线南犯诸城、沂水、莒县,直扑临沂。第五战区长官司令李宗仁电令驻守东海、连云港一带的第三军团庞炳勋部,火速赶到临沂坚守。

  临沂系鲁南重镇,是各公路的交叉点。南通新安镇(今新沂)至徐海,西南通台儿庄、枣庄,西北通费县、泗水、蒙阴、新泰,东北通莒县、诸城。临沂的战略位置关系到陇海、津浦两路的安危,也是徐州的一个重要屏障。日军以坂垣师团猛攻临沂,正是为了策应矶谷师团进攻台儿庄。

  庞部时有5个团,13000余人,到临沂后,其兵力布防为:军部及第三十九师师部驻城南关的三乡师校园内;第一一五旅驻城东之相公庄;第一一六旅驻城北诸葛城;补充团于军部附近;骑师于相公庄以东地区。面对敌寇的进攻,全体官兵无不义愤填膺,誓灭日寇。但由于日军不断向临沂方面增加兵力,庞炳勋部的战况十分危急,23日,莒县失守。3月2日,日军逼近距临沂仅60华里的汤头。3日,庞炳勋部在由青岛撤退的海军陆战队沈鸿烈部的协同下,与敌“苦战经周,损失颇巨”,被迫放弃汤头。汤头失守,其以南地区情势骤紧,临沂城亦觉唇亡齿寒。庞炳勋部一面抵抗,一面急电求援。3月10日,日军约八九千人,骑兵四五百人,在战车20余辆、装甲车60余辆、飞机10余架、炮30余门的强大火力掩护下,开始向临沂猛攻。临沂前线,连电告急。第五战区在烈焰燃眉之际,急电令第五十九军张自忠部增援临沂。同时,为了协调庞炳勋部与第五十九军作战,特派第五战区长官司令部参谋长徐祖诒赴临沂前线督战指导。当时张自忠部正在滕县向济宁、兖州一线的敌人进攻,接到命令后,当即以急行军速度星夜兼程,于12日到达临沂北郊的沂河西岸。抵达后,庞炳勋即要求第五十九军接替城防。张自忠则认为与其消极防御,不如以攻为守,击敌侧背,以解临沂之围。结果张自忠的建议被采纳。3月13日子夜,第五十九军运动到刘家湖、崖头、石家屯一线后,强渡沂河。14日拂晓,张自忠指挥部队向日寇发起攻击。刘振三第一八○师由诸葛城、大小姜庄渡沂河向徐家太平、大太平附近日军进攻,在亭子头遭到一股日军的顽强抵抗;黄维纲第三十八师由朱家棚、船流渡沂河攻占张家庄、解家庄、白塔。由于日军600余人在飞机、大炮、坦克的掩护下拼命反击,该师被迫退回沂河西岸。同时,沂河东岸的庞炳勋部第四十军第三十九师亦从正面开始反攻,并向青墩寺、尤家庄一带进攻,于14日晚占领东西旺庄、东西沙庄。15日早晨,庞炳勋部继续前行,占领了郑寨子、黄家屯、东西沈庄、柳杭头,同时派骑兵从右翼迂回董家官庄、沟头一线。同一天,第一八○师攻克亭子头,日军向东、西水湖崖撤退,第三十八师再渡沂河,占领沙岭。16日,日军增加一个旅团4000多人,从汤坊崖西渡河向沂河西岸的张自忠部的阵地猛烈攻击,敌机10余架也轮番轰炸,第三十八师伤亡较重,但官兵仍然守住了阵地。当日夜10时至17日凌晨,日军全力攻击崖头、刘家湖、茶叶山阵地,经密集炮火摧毁后,日军占领了这三处阵地。张自忠急令两个旅增援,奋力抵抗,肉搏多次,终于将丢失的阵地全部夺回,日军大部被歼。同日,庞炳勋部也发动强大攻势,激战一昼夜,先后占领尤家庄、傅家屯、东西水湖崖、沙河一带,日军退守李家五湖、傅家池、草坡一线。到18日早晨,庞、张两军一齐从东、南、西三面夹击汤头、傅家池、草坡一线的敌人,经3天血战,临沂方面的敌人约3个联队被完全歼灭,残敌大部逃向莒县,一部向北撤退。此战,张、庞两军共歼敌4000余人,其中第五十九军歼敌3000余人。有资料说,日军用载重汽车运回莒县的尸体达100余车,在汤头、葛沟屡次焚化的尸体、来不及运回就地掩埋者达七八百具。中国军队也为争取胜利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日寇不甘心在临沂战役中的失败,于3月23日,复派增援部队4000余人,会同莒县、汤头的残敌,又向庞军阵地展开反攻。24日,敌机到庞军阵地大施轰炸,9门敌炮昼夜不停地扫射。由于第五十九军张自忠部伤亡太大,除留一个旅的兵力协助庞炳勋部守卫临沂外,主力已于19日离开临沂转向费县休整,准备向泗水、滕县方面转进。在敌人强大兵力的攻击下,庞军力战不支,被迫退至城东桃园、黄山一带防守,临沂形势又趋危急。为确保临沂,解围庞军,张自忠部于25日重返临沂增援,在韦家屯、桃园等地与敌寇进行激战,并东渡沂河,占领了桃园。3月26日,日军1000余人,在十几门大炮的掩护下,绕道转至临沂西冯义堂一带,伺机环攻取城。张军急派重兵在城西娘娘庙至大岭一线布防,以阻止敌人的进犯。但是攻击三官庙的张军一部分,因损失极大,停止了进攻。日军借机占领了营子、乾沂庄、沙埠庄等村庄。而此时的庞炳勋部因兵力损失过大,已失去战斗力,虽强守九曲店、小李家庄、沭埠岭、黄山一线,但河东的阵地已很难支撑,临沂处在危急之中。

image.png

  3月27日,日军一部从早上7时开始,向古城南沙埠庄及小岭、北道发起攻击,另一部则从蒙阴南下,袭击临沂西南的朱陈镇。28日,敌寇又增加1000余人,炮十二三门,配合飞机对临沂城内轮番轰炸。庞军以第三十九师第一一六旅副旅长崔玉海率刘富生第二三一团会同张里元部保安团守城,其余的撤退到城南一带,军部也随之转移到九曲至黄山一线;第五十九军张自忠部则在七德、前后七里屯、前后岗头一带修筑阵地,与敌人展开血战,击毙敌寇百余人。至3月29日,在日军的猛烈攻击下,临沂已处于危急之中。第五战区派驻在海州的第五十七军缪澄流部王肇治旅赴临沂增援。该部队于29日早晨到达东高都,当晚7时向临沂西北的十里铺前行,并向大、小岭方向出击。汤恩伯部骑兵团也赶来增援,并于午后抵达城西的胡子峪,向义堂以北的地区发起进攻。敌寇伤亡千余人,被迫向汤头退却。晚上10点左右,第五十九军再次出击,重创敌寇,迫敌向北退却。王肇治旅沿沂河,汤恩伯部骑兵团向艾山、义堂一带追击,发动全面的反攻。同日晚,由于临沂久攻不下,台儿庄方面又陷于苦战,日军遂转移进攻方向,命令在临沂的日军停止进攻,抽出坂本旅团主力两个步兵联队和一个野炮兵联队星夜兼程南下,赶赴台儿庄进行支援,仅留一个联队步兵和少数炮兵在临沂与张、庞两军对峙。至此,第五十九军的伤亡也已达万余人。4月21日,由于台儿庄战役吃紧,张、庞两军相继撤离,临沂遂被日军占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在临沂保卫战中,第四十军、第五十九军全体将士并肩浴血战斗,创造出打死打伤日寇6000余人的光辉战绩,挫败了日军由津浦路和临沂两路夹击台儿庄的计划,奠定了台儿庄战役胜利的基础。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