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京保卫战

"


  南京保卫战,又称南京战役,是中国军队在淞沪会战失利后,为保卫首都南京与日本侵略军展开的作战。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12月1日,日军大本营下达“大陆第8号令”,命令华中方面军与海军协同,兵分三路,攻占南京。蒋介石任命唐生智为首都卫戍部队司令长官,部署南京保卫战。因敌我力量对比悬殊,南京各城门先后被日军攻陷,守军节节抵抗,牺牲无数。12日,唐生智奉蒋介石命令,下达守军撤退令。守军各部因撤退失序,多数滞留城内,被日军大量屠杀,损失惨重。12月13日,南京沦陷,日军开始了惨绝人寰南京大屠杀

南京保卫战

南京保卫战——我们什么都没有,只能靠肉搏

廖耀湘南京保卫战死里逃生:八年不忘怀恩报德

  1937年南京城破以后,国民党高级将领有很多丢下自己的士兵于不顾而争相逃命。当时担任南京保卫战最高指挥官的唐生智,在南京城破前丢下几十万大军仓皇出逃,手下的将校纷纷效仿,于是部队乱成一锅粥。而廖耀湘是少数坚持抗击日军的军官之一,率兵打到最后一刻。此外,据说廖耀湘还是《亮剑》中楚云飞原型之一。

  那时的廖耀湘还是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第二旅中校参谋主任,便因为撤退不及,被困在了南京。日军到处逮捕国民党的“残败兵”,凡是中青年男性手上有老茧,头上有帽檐印的,一律当作士兵当场屠杀。正在廖耀湘走投无路,危在旦夕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名叫“禾老三”的农夫,此人平日里主要靠赶骡子帮人运送米粮为生。这“禾老三”虽然长得土里土气,为人却十分仗义,他不顾危险,将廖耀湘接到他位于南门外的家中隐藏,每日诚心诚意的保护款待。廖耀湘藏在他家稻草里两三个星期,白天根本不敢露面,后来风声渐紧实在无法再继续躲藏下去,这才在一个深夜,由禾老三协助下取道南郊的小路绕过日军的封锁线,到达中间地带,禾老三这才悄然离去。

  廖耀湘脱险后,有一天偶然听说瓜埠有国民党贴出的召集旧部的告示,便决定前往,到瓜埠后,廖耀湘终于找到了国民党军队的岗哨,欣喜万分。随后廖耀湘辗转升迁,参加了缅甸远征,胜利反攻,已经官至中将。抗战胜利的时候,他以新六军军长的身份,重返南京,升任南京警备司令。

  廖耀湘没有忘记八年前救他出南京的救命恩人,那个乡下赶骡子的“禾老三”,便轻车简从,到南门外去拜谢恩人。“禾老三”也没想到自己当年居然救了这么一名大官,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记得来拜谢自己。顿时高兴坏了。附近的村民闻讯也都赶来看热闹,将“禾老三”家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廖耀湘将“禾老三”拥着上了自己的汽车,在乡邻一片羡慕的目光中绝尘而去。

  在廖耀湘的官邸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场盛宴,应邀到场的有南京司长以及一干司令,师长等人。当众人见廖耀湘亲自握着一名乡下人走进官邸的时候,众人都顿时一愣。廖耀湘当着众人介绍到,这就是当年自己在南京的救命恩人,介绍了当年两人的患难之交。众人听后纷纷向“禾老三”肃然起敬,并一致推他坐于上首。“禾老三”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在整个宴会过程中坐立不安的。宴会结束,廖耀湘将他请到別室,拿出三百万法币(1945年的时候100法币的购买力可以买一条鱼,并不是后期那么不值钱),以报当年的救命之恩。“禾老三”见状连忙表示不用,坚决不肯接受。

  廖耀湘想了想说,那这样吧,你既然坚决不可接受金钱,而且你一直以来都是靠赶骡子帮人运送米粮,这钱就当我借给你的本钱,你拿去开一家粮店。房子和货源,我来帮你联系,到时候你就做一现成的大老板就行。“禾老三”见实在推脱不掉,最后只能勉强接受。后来在廖耀湘的关照下,“禾老三”的这家粮店成了南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大米行。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解密:南京保卫战中唯一一个装甲连的战斗始末

  据时任装甲兵团司令杜聿明回忆,上海失陷后,国民党军队中唯一的机械化部队陆军装甲兵团(只有三个营)奉令向湖南撤退。

  但是,11月底,何应钦突然命令将德国战车留在南京抗战。

  当时,杜聿明提出南京河湖众多,不如留下英国的水陆两用战车和炮战车。然而,蒋介石和何应钦不仅没有同意,反而还强令将拥有德国战车的第三连留在南京。

  三连全连有17辆德国“克芬柏”式五吨重的并列双机枪的新战车,连长为赵鹄。当时的主要作战任务是在淳化一带配合步兵作战。

  但是,在作战过程中,战车并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甚至到了战役后期,这支部队成了无人管的部队。

  不得已,所乘残部只得自行从下关渡江撤退。

  然而,杜聿明后来竟然称这支部队有两个真正的英雄,这到底是这么一回事儿呢?

  原来,装甲兵团有三辆战车被日军击毁,遗留在了战场上。而且,其中一辆战车上还有两名侥幸活着的战士。他俩看到敌人的轻快部队已跟踪追来,认为继续在战车上打必被敌人活捉,下车逃命又感到耻辱,就“决心与战车共存亡,埋伏在战车内,相机打击敌人”。

  果然,这两个战士一直隐藏到下午四时前后,看见敌人又有一大队步兵来到。两人计议这是狙击敌人的最好机会——他妈的,老子一个换你几十个!”

  只见他俩轻轻地将机关枪从战车转塔前后两端伸出,对毫不知情的日军发动突然袭击,打得敌人落花流水,滚滚倒地的有几十人。

  黄昏以后,他们丢掉战车乘夜撤退。不幸的是,在撤退过程中,有1人中弹牺牲。

  杜聿明一开始还不相此事,后来缴获日军一本“皇风万里”的小册子后,才得知那个战士并未骗他。

  这本小册子述及南京战役的经验教训时,重点提及了这辆战车里的埋伏狙击。

  杜聿明急忙传令查找这位“战车英雄”,但为时已晚,这位没有留下姓名的英雄,已经在昆仑关战役中英勇牺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南京保卫战3位将军牺牲:腹部中9弹肠断而死

1937年12月,面对20万装备精良的日军,10余万中国守军以弱战强,在南京城内外与日军展开殊死搏斗。12月12日这天,南京保卫战最激烈的城墙争夺战进入白热化,司徒非、易安华、程智三位将军奉命率部分别在太平门、光华门和赛公桥(即赛虹桥)战斗,不幸壮烈牺牲。

殉国者已共清风明月,幸存者常忆铁马冰河。昨日(编注:本文发表时间为2013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南京保卫战司徒非、易安华、程智将军殉难75周年祈念会,司徒非之子司徒伦、易安华之子易豪雄、程智之子程增孝不顾七八十岁的高龄,毅然从国内外赶来,追忆父辈在南京保卫战中的作战和牺牲经历。


3位将军的后人昨天讲述了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的父辈的故事。 宋峤 王艳君 摄

司徒非第一六零师少将参谋长,被追认为中将部队冲出重围,他长眠紫金山下

“父亲常年在广东部队,抗战一爆发就随广东一六零师赶赴上海,参加淞沪会战,打得非常惨烈!”专程从加拿大赶来的司徒非将军三子司徒伦老人说起父亲,声音不高但充满自豪。

1893年出生的司徒非早年毕业于保定军校,与叶挺、邓演达等人是同学,他学习勤奋,精通战略战术,为人正直,性格刚强。在“一二八事变”中,司徒非作战英勇,被赞为“大胆将军”。

“淞沪会战后,父亲率部撤退到南京外围,参加南京保卫战,部队整编后任一六零师少将参谋长,奉命驻守汤山、青龙山一带。”司徒伦说,12月6日,日军进攻汤山。一六零师因缺员严重,全师官兵以命相搏两日后,汤山失守,部队不得不退守到紫金山东北一线。日军衔尾而攻,司徒非率部队激战三天,击退日军一次次进攻。12月10日,元气大伤的一六零师刚撤至大水关,又奉命调入城内准备巷战。

“撤退命令下得太仓促,很多部队乱作一团。父亲所部是和罗策群任副师长的一五九师一起从太平门一带突围的,不得不说,他们非常有胆气,因为突围方向选在日军正面,后来证明,这一招挽救了部队。”司徒伦说,12日天黑之后,父亲率部和友军从紫金山北麓向南突进。一路上,他们不断受到日军猛烈阻击,战斗极为惨烈,不断有官兵牺牲。“危急时刻,罗策群用广东话喊,‘勿做衰仔的跟住我冲啊’(不想做孬种的跟我冲),但话刚讲完就倒下了。父亲拿着最心爱的手枪率奋勇队继续冲杀,不幸中弹,他不甘心,把手枪里的子弹都发射出去,直到子弹用光……”

“44岁的父亲长眠在紫金山下,尸骨都没有找到。”司徒伦含着泪说,可他所在的一六零师杀出一条血路,安全到达皖南宁国。后来,司徒非被国民政府追认为陆军中将。抗战胜利后,广东父老为司徒非将军在广州白云山(600332,股吧)麓建立了一座衣冠冢。

“一腔热血,金陵洒尽,将军浩气冲霄汉。半生戎马,疆场殒命,先严无愧对中华。”89岁的司徒伦这样总结父亲的一生。

...查看更多

血染山河:抗战最惨烈的南京保卫战遗留旧照

南京保卫战,中国军队背水一战,誓与南京共存亡。

南京不是一座不战而失陷的城市。因为各种影视作品只专注于表现南京大屠杀,所以大多数人只知道在南京是发生了中世纪式的惨无人道的大屠城。但对于南京保卫战很多人或是不知道,或是存在种种误解和说法。南京不是华沙,不是巴黎,不是雅典,也不是布鲁塞尔。这座城市的保卫战曾经有悲壮和惨烈的开始,也有过令人叹息和唏嘘的结局。

南京之战,8万中国将士与30万日军激战10天,战死达40%,受伤无数。作为一只军队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百万德军据守的柏林只守了1个多星期。论战斗意志,二战欧洲战场那些被对手合围的部队也没有几个可以打到死亡40%还不投降和崩溃的。

为何日军占领南京后要进行屠城,而德军占领巴黎,苏联占领柏林,美军占领东京,都没有爆发屠城?原因在于日军想利用屠杀威慑中国民众,用恐怖高压来瓦解中国军民的战斗意志,无论南京是战是和都难逃屠城厄运,只因它是首都。但是日军这一暴行,却激发起了中国更坚强和持续的抗战决心。

南京守军面对强敌虽然没有成功的保卫住这座城市,但是他们在直面比自己强大几十倍的敌人的时候,已经用牺牲证明了自己的忠诚和勇气。

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的将领:以下将领尸骸无一从南京城中运出!

萧山令:南京卫戌司令部参谋长、宪兵司令部副司令、代理首都警察厅厅长、南京市长,1937年12月13日牺牲于南京下关码头。追赠陆军中将。

罗策群:第159师副师长,少将,1937年12月12日牺牲于南京保卫战。

高致嵩:第88师264旅旅长,1937年12月12日牺牲于南京中华门。追赠陆军中将。

朱赤:第88师262旅旅长,少将,1937年12月12日牺牲于南京中华门。

易安华:第87师259旅旅长,少将,1937年12月12日牺牲南京莫愁湖。

李兰池:第57军副旅长,少将,1937年12月12日牺牲于南京太平门。

司徒非:第160师参谋长,少将,1937年12月12日牺牲于南京保卫战。

姚中英:第157师参谋长,少将,1937年12月12日牺牲于南京保卫战。

谢承瑞:教导总队第一旅二团上校团长。12月13日凌晨始受命撤往下关,在挹江门因身体虚弱被拥挤失控的人群踩倒身亡。后追赠宪兵少将。

惨烈的南京保卫战和残酷的南京大屠杀不仅是受害者的记忆,也有加害者的记忆。这个记忆不仅属于中日两国人民,也是人类共同对苦难的记忆。只有站在全人类的高度,全方位、深刻的记忆才能有助于人们对日本侵略史有全面的认识,才能避免悲剧重演。

...查看更多

南京保卫战数千战士苦战 阵地上尸体堆好几层

  在1937年的南京保卫战中,数千名粤籍将士在南京麒麟门至仙鹤门一带苦战。南京沦陷后,这几千名官兵依照撤退的指令从正面突击日军战地,在付出惨重的伤亡后,成为那场战役中为数不多地从正面突围的一支部队。日前,记者在惠州博罗寻找到当年参战的66军粤籍抗战老兵蔡计佑,已届百岁高龄的他思维仍十分清晰,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在南京保卫战中的经历。

  外围血战:

  阵地上的尸体堆了好几层

  提起70多年前那场战争经历,没有读过书的蔡计佑老人仍然可以说出“师长邓龙光”、“军长韩德勤”等几位将领的名字。他告诉记者:“那个时期经历的事,我至今仍记得十分清晰。”

  蔡计佑于1913年出生于惠州博罗,小时候因家穷经常吃不饱饭。1937年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到博罗龙溪镇挑选壮丁入伍,年轻的蔡计佑自愿报名参军,跟随部队先后辗转惠州、汕头,后转到梅州丰顺被编入邓龙光156师旗下的一个团中做步兵。入伍才七天,前线战事告急,蔡计佑这批新兵被紧急派往上海支援,“我们当时在揭阳途中,还来不及接受任何的军事训练,就接到了紧急赶往上海打日本鬼子的命令,部队到广州坐火车抵达了江西九江,后来又继续前行到达了昆山。”蔡计佑老人说,当时一同上前线的战友基本上互不相识,部队的装备缺乏,“上战场前我连怎么开枪瞄准都不会,出发时也没有给我配枪。”

1001464832_meitu_16.jpg

  蔡计佑随部队到达昆山时大概是10月底,淞沪会战已经进行了2个多月,驻守部队在与日军交战中伤亡惨重,蔡计佑听到前方传来密集的枪炮声,他和其他5名士兵分到一挺机关枪,分别是一名机枪手、副机枪手,4人负责子弹运送。当时,蔡计佑身上挂着250发子弹、4个手榴弹还有一把铁铲,用于挖战壕使用。

  这是蔡计佑经历的第一次战争,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在一条河的对面(苏州河)与日军对持,班长指示我们在战地前线挖了许多很深的坑,坑里有一级阶梯,日军开火时我们就趴在那个阶梯上还击,遇到日军的炮火轰击就退到坑底掩护。”防御战打得很惨烈,他们在战壕里打了10多天,与日本鬼子反复争夺阵地。阵地上死了很多人,地上的尸体堆积了有好几层,我们当中很多是刚来的新兵,见到这样的场景心惊胆战。一位新任的排长承受不了战斗的残酷,竟以自残的方式逃避战事。

  前线撤退的人越来越多,蔡计佑所在的部队在撤往南京途中又遭到日军追击,很多都被打散了,“我所在的那个连共100多人没有被冲散,部队不停地走,不知走了多久,退到了南京外围的防线上与其他的部队会合,周围很多是两广部队的人。”

...查看更多

一个参加过南京保卫战的老兵的道歉:我们什么都没有,只能靠肉搏

  南京保卫战,是1937年11月国民革命军在淞沪会战中失利后展开的保卫南京的作战。守城失利后,南京沦陷,侵华日军入城,制造了连续六个星期、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事件。他们是老兵,当年挺身而出,奋起抗争,以“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壮烈与不屈,最终赢得了抗战的胜利。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却心存歉疚,吴春祥、张修齐、冯宗尧和程云4位老兵一起向南京人民敬礼:“我等几位对不起南京人民,12月12日撤退的时候部队慌乱,没能很好地组织战斗,使得南京人民在之后的日子里饱受痛苦,在此向南京人民道歉了……”

  程云:我们什么都没有,只能靠肉搏

  程云和吴春祥都参加过南京保卫战,现代快报曾报道过他们的事迹。程云生于1920年,15岁时,投笔从戎,考入黄埔武汉分校教导总队十一期步兵科。1937年8月13日,淞沪战役爆发,战火很快烧到了南京,南京守卫部队紧急抽调黄埔生赶赴战场担任军官,17岁的程云跟随部队来到南京,担任见习排长。年轻的他并不知道,他即将参加的就是南京保卫战。

blob.png

  “和我们对抗的日本军队武器十分精良,还有空军和坦克支援,可我们什么都没有,只能靠挖战壕,等日本兵靠近了再肉搏。”程云叹了一口气,“我们死守了七天七夜,晚上睡在战壕里,谁都不敢合眼!”看着一个个战友倒下,程云端起一把德国造的二十连发冲锋枪疯狂地向日军扫射。12月12日下午,阵地守不住了,部队开始撤退,程云的腿受了伤。

  吴春祥:奉命到光华门附近阻击敌人

  吴春祥也亲历了南京保卫战,为了防止日军的空袭和炮火,他们在城墙脚下挖了很多防空洞,每个洞可以容纳两三个人,因为是新兵连,所以迟迟没有接到上战场的命令。直到12月12日,这支类似机动的新兵连,奉命到光华门附近阻击敌人。可是当天下午5时,负责指挥南京保卫战的卫戍司令唐生智已经下达撤退的命令。吴春祥知道,日军攻破了中华门,南京失守已成定局。

  南京保卫战是他第一次上战场,此后8年抗战,他又经历了长沙会战昆仑关战役等大小战斗数十次,官阶最高至中校主任。

  冯宗尧:很快就学会了开坦克

  冯宗尧是黄埔18期学生,参加了远征军的集训。1944年,冯宗尧成为了中国远征军战车第七营第二连少尉副排。参加远征军到达缅北之后,他被派往印度兰姆伽,这里是中国军队和同盟国军队的后方。冯宗尧被编入战车第七营第二连,随后兼任坦克教练。

  冯宗尧老人告诉记者,坦克兵需要学习的科目很多,不过对于他这样的黄埔辎重兵来说,他很快就学会了开坦克。冯宗尧几次想上前线,都被上级留了下来,要求他在兰姆伽做坦克教练。当时,中国军队配备的是M3A3坦克,坦克重量为15吨,在当时属轻型坦克。

  张修齐:50多位同学一天战死37位

  张修齐老人则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1937年冬,在中央大学实验中学读高二的他弃文从戎,毅然报考军校,成为黄埔军校第15期学员,时年17岁。1940年毕业后,他担任国民党第10军第190师迫击炮营第3连第2排排长,在浙江萧山地区参加抗日战役。后来,他所在部队成为第二次长沙会战的主力部队,曾与日军近距离搏杀。“最让我难忘的是战争的残酷,子弹在耳边飞过的声音,炮弹在身旁爆炸的声音,我都清楚记得。后期我们一个步兵连有50多位同学与日军肉搏,一天战死37位。”张修齐直言:“我虽然是老兵,但没有像吴春祥、程云那样参加南京保卫战,感谢大家正确对待历史。”

  “我等几位对不起南京人民”

  冯宗尧告诫年轻人,“现在,中国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但爱国这个词是永恒的,我丝毫不后悔当年参加抗战,希望今天投笔从戎的青年也不要后悔……不能当亡国奴,当亡国奴的滋味实在不好受。”他说,头可断,血可流,志不可缺,年青人,要么不学,学就要当尖子,“任何时候,爱国热情是原动力,希望年轻人好好学习,好好锻炼身体,好男儿就要当兵保太平,参加祖国的国防。”

  老兵吴春祥说,想起当年,“南京老百姓积极支持保卫战,为我们送茶水和饮食、油盐,抬担架,我要向大家道个歉,在13号之前,我们撤离了南京,让南京城遭受生灵涂炭。”

  在吴春祥老人的建议下,四位老兵向南京人民敬礼,同时表示了对南京人民的歉意,他说:“我等几位对不起南京人民,12月12日撤退的时候部队慌乱,没能很好地组织战斗,使得南京人民在之后的日子里饱受痛苦,在此向南京人民道歉了……”不过,程云和冯宗尧老人表示,由于年事已高,身体有恙,敬礼时未能做到标准敬礼,他们希望得到大家的理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在南京失陷前后,国民政府各机关大多忙于政府机关的迁移工作,对于南京城陷后的善后工作以及民众的安全问题并不关注。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