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毛岭战役

"

松毛岭战役是长征前第五次反围剿红军在闽的最后一战,也是异常惨烈的一战。这一战,万余名无名红军战士身死松毛岭,为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赢得宝贵时间。为纪念此场战役和铭记朱毛红军与当地百姓军民深情,红九军团将"松毛岭"改名为"朱毛岭",指挥所驻地"郭公寨"改名为"郭姆寨 "。

松毛岭战役

松毛岭战役——1933年5月

解密:红军长征时候曾经消灭了国民党整个骑兵团

  在冷兵器时代,骑兵的战斗力和对敌杀伤力都非常强。而在红军长征时期,由于我军缺乏对付骑兵的战斗经验和办法,加之多为装备简陋的步兵,使敌人的骑兵仍能凭借其优越的机动性和强大的冲击力对我军逞一时之强。

  1935年夏,中央红军长征进入川西北后经常遭到敌骑兵的袭扰。敌人充分利用战马的速度优势对我实施追击、包围和偷袭。如何发挥步兵之长击退敌骑兵便成为当务之急。

  中革军委对骑兵受地形因素影响大、水草地不利于骑兵速度优势发挥的特点进行了分析,将不同情况下与骑兵作战的战术方法与红军实际相结合,对如何克制敌骑兵作了明确的指示。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叶剑英更是深入前线,亲自讲解步兵与骑兵作战的战术原则。他对战士们说:“打骑兵必须沉着应战,集中火力,基本诀窍和经验是射人先射马,把马射倒后,人就好打了。”为了防止红军队伍在草地里行军遭敌军骑兵攻击,叶剑英还下令先头部队宿营时在前沿修起不低于半人高的土围子。这样一来,无论何时与敌骑兵遭遇,红军都可以借助这些掩体进行还击。

  经过周密的计划和紧张的训练,我军各部逐步掌握了打敌骑兵的战术要领,信心也越来越足。时任中央红军第1军红2师第4团书记员的廖步云和战友们都等着敌人再次送上门来,好好出一口恶气。

  很快,机会来了!

137665577.jpg

  1935年8月下旬的一个晚上,气温骤降,天空中下起了鹅毛大雪。中央红军第1军政委聂荣臻命令部队就地休息。这时,西北方向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马蹄声,随着马蹄声越来越近,上百盏闪着光亮的马灯也越来越清晰。

  “是国民党的骑兵团!”根据来敌的方向和嚣张气焰,聂荣臻果断做出判断。随即,他命令红2师的第4团和第5团迅速做好打敌骑兵的战斗准备。

  50米……40米……只听第4团政委杨成武大喊一声:“打!”廖步云和战友们扣动扳机。一阵猛烈的枪响过后,敌人的战马纷纷倒下,马背上的敌人被掀翻在地。侥幸带马冲过土围子的敌骑兵见墙后有人,挥刀就砍。英勇的红军战士并不惧怕敌人凌空劈来的马刀,他们将训练中的战术运用到战场上,纷纷朝敌人的马肚子底下钻,并顺势将马腿砍断。只听声声嘶鸣传来,一匹又一匹战马轰然倒下,还没等敌人挣扎着站起来,就已经被我方歼灭。

  与此同时,迂回到敌人侧翼的第5团向敌人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敌人一时阵脚大乱,马匹相互冲撞,不少敌人从马上摔下后被活活踩死。一向自恃马快枪疾,当惯了所谓“步兵屠夫”的敌骑兵团万万没有想到竟会遭此重创。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敌人损兵折将,落荒而逃。

  此役,红军缴获战马40多匹,还有一批制作精细的鞍鞯,除几名战士轻伤外,没有一例重大伤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松毛岭战役发生于什么时候?松毛岭战役的历史背景

  松毛岭战役是长征前第五次反围剿红军在闽的最后一战,也是异常惨烈的一战。这一战,万余名无名红军战士身死松毛岭,为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赢得宝贵时间。为纪念此场战役和铭记朱毛红军与当地百姓军民深情,红九军团将"松毛岭"改名为"朱毛岭",指挥所驻地"郭公寨"改名为"郭姆寨 "。

image.png

  战争背景

  1933年5月,蒋介石在江西南昌成立"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南昌行营",亲自坐镇指挥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9月,蒋介石调集100万军队,200架飞机,向革命根据地进攻,其中以50万兵力重点进攻红一方面军和中央苏区。鉴于前四次"围剿"失败的教训,蒋介石强调"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反革命方针,在政治上进一步实行法西斯统治,在军事上采取持久的"堡垒主义"的新战略,企图依托堡垒,向苏区逐渐推进,最后寻求与红军主力决战,以达到消灭红军和摧毁中央根据地之目的。

image.png

  当时以博古、李德为首的左倾军事教条主义,无视中国革命战争的特点,继续实行军事冒险主义,拒绝毛泽东为红军提出的将红军主力转到外线,调动歼灭敌人,用以保卫和扩大根据地的正确主张,照搬苏联红军作战经验,提出"御敌于国门之外,武装保卫苏区、不让敌人侵占苏区寸土,以堡垒对堡垒、以阵地对阵地"等错误战略方针,因而致使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陷于被动,屡遭失利。

image.png

  长汀县誉为中央苏区的"红色小上海",是福建省苏维埃政府的所在地,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红都--江西瑞金的东大门,战略地位非常重要。1934年8月中旬,蒋介石命令东路军总司令蒋鼎文辖李玉堂第三师、李延年第九师、李默庵第十师、宋希濂第三十六师、陈明仁第八十师、刘戡第八十三师等6个师和炮兵一个团向长汀县的东大门--松毛岭逼进,于是长汀县松毛岭战役打响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第五次反围剿红军在闽的最后一战:松毛岭战役的结果及历史影响

  松毛岭战役是长征前第五次反围剿红军在闽的最后一战,也是异常惨烈的一战。这一战,万余名无名红军战士身死松毛岭,为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赢得宝贵时间。为纪念此场战役和铭记朱毛红军与当地百姓军民深情,红九军团将"松毛岭"改名为"朱毛岭",指挥所驻地"郭公寨"改名为"郭姆寨 "。

image.png

  战争过程

  松毛岭位于长汀县东南,是与连城县交界的高山,南北绵延80多华里,东西宽30多华里,山峰险峻,森林茂密,因为此地生长了很多松树,故名"松毛岭"。松毛岭是东往龙岩、上杭、连城,西通长汀、瑞金、赣州的一条必经之路。当时,留守松毛岭一线的是红军第红九军团和红二十四师。红九军团是1933年10月新组建的部队,原辖红三师和红十四师,不久以后红十四师编到其他部队,因此只有红三师一个师,所以留守松毛岭一线的红军兵力不过五六千人。

  1934年9月上旬,为了保卫长汀,支援前线,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刘少奇在长汀县召开福建省委扩大会议,会议根据当前形势确定:

  (1)为了便于独立领导和适应游击战争环境,将所存苏区划为长汀、兆征、汀东、汀西、新杭、代英等县,实行干部地方化,准备在被敌人切断联系后独立作战;

  (2)加强地方武装,普遍成立独立团、独立营和游击队,开展广泛的游击战争;

  (3)建立党的秘密组织,准备转入隐蔽斗争;

  (4)加紧运送粮食到长汀以西地区,以备长期坚持斗争。

  与此同时,福建省军区紧急动员苏区青年参军参战,组织了2000多名地方武装开上前线,投入保卫松毛岭的战斗。为配合松毛岭战役,各级苏维埃政府发动群众去挖战壕、抬伤员、运物资、送茶饭。当时松毛岭附近几个村子"家家无闲人,户户无门板"--成年男子全部参加武装支前工作,门板都卸掉作了担架,就连少先队、儿童团也行动起来,为保卫苏维埃尽一份力量。仅长汀县塘背村参加修工事的有200多人,做担架745副,妇女送布草鞋560双,儿童运竹杯1359个。

  松毛岭中段是全线要冲,唯有两个通道,只要堵住这两个通道,敌人就难以向长汀西进。这两个通道一个在主峰叫白叶洋岭,另一个叫刘坑口,两地相距五六华里,地势十分险要。红九军团和红二十四师在这两处布下重兵,构筑了坚固的工事碉堡,居高临下,严阵以待。这种碉堡从地面往下挖一圆地,坑上架起大木头,顶上铺一层几尺厚的泥土,泥土上用草皮或树枝伪装。在其他几个山峰上也作了周密布置,大小据点组成火力交叉,阵地内各主要据点间挖交通壕,互相连接沟通。阵地前挖有外壕,并用鹿砦或竹签作为障碍物。主阵地带前面的一线高地,也筑了较为简易的工事,作为红军前进的阵地或警戒的阵地。

  1934年9月1日和9月3日在连城县温坊,中国工农红军歼敌4000多人。因国民党军在温坊失败,蒋介石极为恼怒,把从温坊战役逃回去的旅长许永相枪决,师长李玉堂也由中将降为上校,又调北路军总司令顾祝同取代蒋鼎文加强东路军指挥力量,并重新调整进攻部署,第三十六师主攻白叶洋岭主峰,第十师、第八十三师协同进攻。第三师损兵较大,改派筑碉堡修路。此外,蒋介石唯恐炮兵第五团难以摧毁红军的阵地工事,还从江西南昌派来几十架德制"黑寡妇"轰炸机、战斗机轮番助战。

  1934年9月23日上午7时,松毛岭战役开始。担任主攻的敌东路军第三十六师在第十师、第八十三师协同下,配备飞机、大炮向松毛岭猛烈进攻。数小时内敌人发射了一二三公厘榴弹炮、一三○公厘山炮及八二公厘迫击炮几千发炮弹。"黑寡妇"飞机轮番轰炸,红九军团、红二十四师和数以万计的长汀地方武装部队与敌人展开了空前激烈的战斗、枪声、手榴弹和炸弹的爆炸声震耳欲聋,喊杀声响彻云霄,鏖战整日,红九军团、红二十四师据守的阵地巍然屹立

  1934年9月25日,红九军团军团长罗炳辉、政治委员蔡树藩奉命到江西瑞金中央开会。松毛岭战斗仍在激烈进行中,形势日益严重,双方为了争夺一个山头,不惜付出巨大代价进行拼博,敌我双方伤亡都很多,战局形成对峙状态。

  1934年9月26日,敌第三十六师师长宋希濂率第三十六师各旅团营长到前沿阵地侦察。从炮兵观测镜中,他们看到红军主阵地白叶洋岭形势险要,山峦重叠,"红军利用这线山岭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在最高的几个山峰上构成主阵地带,阵地带布置相当周到,大小据点组成交叉火力。阵地内各主要据点间,挖有交通壕。阵地前挖有外壕,并用鹿砦或竹签做为障碍物。"宋希濂及其部属惊叹红军防御设施强固而周密,估计单凭炮火难以摧毁红军防线。一返回师部,宋希濂立刻用电话向在龙岩的顾祝同报告侦察情况,要求蒋介石南昌行营再派飞机助战。

  1934年9月27日上午6时,负责攻击任务的敌第三十六师第一○八旅主攻白叶洋岭,敌一○六旅担任右翼警戒并协助攻击。7时,敌炮兵向红军阵地轰击,1个小时以后,从南昌飞来的6架飞机轰炸红军主阵地,随后又有9架飞机对白叶洋岭轮番投掷大批重磅炸弹。在飞机和大炮掩护下,敌人向白叶洋岭一次又一次轮番进攻。

  红军凭着步枪、机枪和手榴弹等轻武器,冒着敌人的炮火,大量杀伤靠近阵地的敌人。成千上万的敌军象蝗虫一样蜂拥冲上山峰,英勇的红军指战员在阵地上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白叶洋岭上,硝烟滚滚,喊杀之声一次次响彻云霄,敌人一批批拥上来,红军战士用刺刀和石块把他们一次又一次打下去。

image.png

  战争结果

  1934年27日下午2点多钟,红军主阵地工事大多数被敌人摧毁,坚守阵地的红军指战员伤亡严重。于是红军不得不放弃白叶洋岭,向西侧山麓的长汀县钟屋村撤退。敌军虽然占领了白叶洋岭,但也付出了惨重代价。敌第三十六师师长宋希濂刚登上主阵地最高峰,即被红军的枪弹击成重伤,险些丧命。

  白叶洋岭主阵地失守以后,坚守在松毛岭其他阵地的红军仍然顽强地抗击敌人的进攻。1934年9月29日,敌军集结了第九师、第三十六师向松毛岭其他阵地再次发动猛烈进攻。敌人依次用炮火和飞机轰炸红军阵地,掩护攻击部队向山顶攀登。红军与敌人反复冲杀肉搏,终因弹尽援绝,被迫撤退。当天傍晚,敌人分别占领了大园山、大洋山等各处高地,松毛岭全线红军撤退到长汀县钟屋村,至此,松毛岭战役已整整打了七天七夜。

image.png

  历史影响

  民国版《长汀县志》记载:"民国二十三年九月(即1934年9月)……是役(指松毛岭战役)双方死亡枕籍,尸遍山野,战事之剧,空前未有。"松毛岭战役整整进行了七天七夜,打得非常激烈、残酷。在血与火的激战中,红军给敌军重创,但终因敌我力量悬殊而被迫全线后撤。1934年9月30日,红九军团在长汀县钟屋村"观寿公"祠堂前的大草坪上召集了由赤卫模范队员、少先队员和群众等人参加的万人誓师大会。当天下午3时,红九军团兵分两路,前往江西瑞金红都,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血战七天七夜的英雄史诗——松毛岭战役

  松毛岭是连城、长汀两县交界的一座高大山脉,是当时闽西苏区通往中央苏区的交通要道。松毛岭战役是长征前第五次反围剿红军在闽的最后一战,也是异常惨烈的一战,是一段悲壮、可歌可泣的历史。1934年9月,蒋介石调集6个整编师和炮兵第五团约7万人压向松毛岭,与之对峙的是中央红军的红九军团、红二十四师、工人师和长汀地方赤卫队约3万余人。面对强敌的进攻,红九军团、红二十四师英勇抗击,坚守阵地不退,9月23日到9月29日,松毛岭战役整整进行了七天七夜,为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赢得宝贵时间。在这场战争中,上万名无名红军战士和地方赤卫队烈士身死松毛岭,鲜血染红了松毛岭土地,谱写了一曲人民军队忠诚于党、能打敢拼的英雄主义赞歌。

image.png

  松毛岭战役后,见到漫山遍野红军烈士的遗体无人安葬,连城当地的村民自发成立“无祀会”,村民们冒着生命危险上山埋葬红军遗体。此后,每年七月中元节期间,当地都会举行祭祀活动祭奠英魂。“青山处处埋忠骨,红军精神代代传”!在松毛岭战役战地遗址红军英烈公墓处,这14个大字立在公墓上方,令人肃然起敬。公墓正中间立一块大型无字石头碑,周边则是无数颗鹅卵石,这里埋葬着上千具红军英烈遗骸,人们称之为“松毛岭战役红军无名烈士公墓”,以此纪念在战争中为中国革命英勇牺牲的红军烈士。

image.png

  听完讲解员动情的解说后,不少采访团成员眼角湿润,来自人民网福建频道的记者吴隆重感叹道:“为了掩护大部队,松毛岭战役整整进行了七天七夜,真得非常感人,虽然不知道他们的个人名字,但他们都是真正的英雄。”

image.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1934年27日下午2点多钟,红军主阵地工事大多数被敌人摧毁,坚守阵地的红军指战员伤亡严重。于是红军不得不放弃白叶洋岭,向西侧山麓的长汀县钟屋村撤退。敌军虽然占领了白叶洋岭,但也付出了惨重代价。敌第三十六师师长宋希濂刚登上主阵地最高峰,即被红军的枪弹击成重伤,险些丧命。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