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鹰教

"

  天鹰教,是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一个虚拟教派。明教白眉鹰王殷天正因第三十三任教主阳顶天失踪,明教内部为争夺教主之位纷争四起,愤而出走创立此教,因而江湖上认为天鹰教是明教的旁支。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时,天鹰教出手相救,决战过后,天鹰教重归明教,尊张无忌为明教第三十四任教主。

天鹰教

天鹰教——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一个虚拟教派

天鹰教教主女儿素素为什么对张翠山一见钟情

  张翠山是金庸武侠巨著《倚天屠龙记》中主人公张无忌的父亲,是武当山张三丰的入室弟子。能够成为张三丰的入室弟子必定是一块练武的好材料,事实上张翠山确实也不负张三丰的厚望,学有所成,武功在整部《倚天屠龙记》中也称得上是可圈可点。但是张翠山的武功虽然不俗,却没有不俗的心性,最终自杀而亡。  

1_副本.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说到张翠山的武功不能不说的是其一双判官笔和虎头钩,正是因为其一双判官笔已经练得出神入化,因此江湖人送绰号铁画银钩张翠山。关于张翠山的武功在整部《倚天屠龙记》中描述的并不是很多,总结下来张翠山的武功应该包括:武当长拳、纯阳无极功、银钩铁划、虎爪绝户手、二十四字倚天屠龙功、真武七截阵、梯云纵等等武功绝学。除了练就了以上这些武功之外,张翠山还具有超群的掌力,年纪轻轻就表现不俗,曾经在与龙门镖局相遇的那场战斗中手起掌落,轻轻松松的就打碎了车厢,从张翠山的年龄与其武功来看张翠山的表现相当的令人感叹,可以说是得了张三丰的真传的。

  除了具备以上的武功和掌力之外,张翠山还学会了龟息法,并且在与敌人的对阵当中使用的得心应手,这种功夫一旦是运用起来,可以使得张翠山的经脉暂时停止,真真的就像是死去的人一样。

  通过上面张翠山的武功介绍可以看到张翠山能够年纪轻轻就位列武当七侠,是实至名归的,张翠山的实力确实是不俗的。 ...查看更多

殷天正是怎么自创天鹰教的 这和老鹰有什么关系吗

  对于殷天正自创天鹰教,大家一般的解释是争权夺利。阳顶天死后写过一封遗嘱,要把教主之位让金毛狮王谢逊代理,让他带人前去波斯寻找丢失百年的圣火令,然后带领明教上下反对蒙元共襄义举。这封遗嘱阳顶天准备让夫人带给谢逊,只可惜夫人没看到这封遗嘱,自戕殉情了。于是在杨逍范遥阳顶天谢逊等明教高层看来,就是阳顶天失踪了。阳顶天下落不明,但是该干的事还得干,于是有两个人成为教主候选人,殷天正和谢逊。其实最有资格当教主的就是谢逊,因为谢逊人缘好,能打理好各方面的关系。但是谢逊由于老婆孩子被成昆杀了,疯了,满大街乱杀无辜找成昆报仇,属于自动弃权。因此只剩下殷天正。但是殷天正引起了杨逍韦一笑以及五行旗的不服。

image.png

  杨逍等人为啥不服殷天正,其实还是派系斗争。殷天正的大本营在江南,当年明教从江南往西域迁移的时候留殷天正潜伏下来独立战斗,经过几十年时间的发展,明教江南分舵成为足以和少林武当分庭抗礼的一大势力,而明教总部也出了阳顶天这样的奇才,明教事业蒸蒸日上。殷天正留下弟弟殷天垣辅助儿子殷野王处理明教江南分舵事务,自己去总部光明顶当了一个法王。其实殷天正是法王之首,但是阳顶天为了制衡殷天正,故意在殷天正头上压了一个紫衫龙王黛绮丝。黛绮丝是波斯总教派到中土明教指导工作的圣女,身份特殊,殷天正不服不行。后来阳顶天下落不明,黛绮丝判门出教,谢逊疯了,殷天正当教主可以说水到渠成的事。可是杨逍等光明顶总部的元老跟殷天正不是一路人,殷天正又为人狂傲自矜,所以跟杨逍等人的关系搞得并不好。杨逍等人为了跟殷天正捣乱,故意推出杨逍和韦一笑当教主,其实他们两人都没有当教主的资格和能力。杨逍是光明使者,本身没有竞争教主的资格,韦一笑每天吸血,也不适合干教主一职。殷天正一看明教总部的人不支持他,一气之下宣布明教江南分舵不服总部辖属,自创了天鹰教。

image.png

  天鹰教教徽是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殷天正人称白眉鹰王,练得一手好鹰抓功,所以人们想当然的以为天鹰的意思就是一飞冲天的雄鹰。其实这种理解也就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了。殷天正虽然自创天鹰教,但是天鹰教还是信奉明王摩尼的,不是信奉鹰王殷天正的。还是拜火和崇尚光明的,所以天鹰教的图腾还是火焰而不是老鹰。天鹰教的切口是:日月光照,鹰王展翅。圣焰熊熊,普惠世人。而明教的切口是: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主要说的还是火,不是鹰。

image.png

  那么这只鹰是哪儿来的,还得从明教的源头说起。明教正式名称为摩尼教,又作牟尼教,发源于古代波斯萨珊王朝,为公元3世纪中叶波斯人摩尼(Mānī)所创立,摩尼声称自己是佛祖释迦摩尼、拜火教琐罗亚斯德和基督教耶稣的继承者,是最后一位先知。由于受拜火教影响最大,所以他们的图腾就是火焰。但是在传播的过程中,有的火焰形状呈现出飞鹰展翅之形,天鹰教的天鹰其实是火焰的变形。下面是拜火教的标识,大家看一下像不像一只鹰。所以天鹰教和老鹰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image.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为什么说殷天正自创天鹰教是有苦衷的 真相是什么样的

  白眉鹰王殷天正是明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教主阳顶天手下的得力干将,后来自创天鹰教,短短数年时间,将天鹰教发展成为江南地区实力最强大的教派

image.png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认为殷天正是因为当不上明教教主才自创天鹰教,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灭绝师太,按照她的话说就是:“殷天正没能当上魔教的教主,一怒而另创天鹰教,自己去过一过教主的瘾。”

  实际上这都是对殷天正的污蔑,白眉鹰王并不是贪慕权力的人,假如他特别在意权力,就不会在六大派围攻光明顶时前往总部护法,更不会在明教即将覆灭,已经无力回天,宋远桥代表六大派放他下山时依然拼力死战,种种迹象表明,殷天正为了维护明教的尊严,甚至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这样一个人,绝对不可能为了一己之私去自立门户

image.png

  那么殷天正到底是为何要自创天鹰教呢?其实也很好解释,只因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阳顶天死后,明教高层为了争夺教主之位闹的不可开交,好好的一个明教被搞得四分五裂,身为四大法王之首,殷天正当然也加入了角逐教主的争斗,但他争教主可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是另有原因。

image.png

  我们都知道,明教自创立以来,就以普度世人、解救天下苍生为己任,当时的情况是老百姓在蒙元朝廷的压迫下苦不堪言,要想解救天下苍生,就必须要将蒙元朝廷推翻,这是明教面临的最艰巨的任务。

  但是阳顶天失踪后明教高层领导们都在干什么,杨逍凭借光明左使的身份占据了光明顶,偶尔下山找个漂亮姑娘抓回来,过着他山大王一般的逍遥生活,范遥不知所踪,紫衫龙王想的是怎么把乾坤大挪移心法偷到手,谢逊为了报私仇在江湖上滥杀无辜,五散人和杨逍怄气,发誓永不踏上光明顶一步,韦一笑也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都在忙活自己的私事,没有人把明教的大事放在心上。

image.png

  只有殷天正在江浙一带举起过义旗,响应各地明教起义,他是唯一一个有过实际行动的人,说明只有他把明教的大事放在了心上,但是他在明教中的地位并不是最高,上面有光明使者压着,下面有五行旗给他捣乱,他想解救天下苍生,奈何没人听他的啊。

  这就是殷天正的苦衷,留在明教内有人给他拉后腿,所以殷天正自创天鹰教,成立了自己的团队,自立门户之后明教那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家伙就管不着他了,只有这样,他才能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完成肩负在明教身上的光荣使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天鹰教的教主殷天正如何 教派的下属分别有谁

  天鹰教,是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一个虚拟教派。明教白眉鹰王殷天正因第三十三任教主阳顶天失踪,明教内部为争夺教主之位纷争四起,愤而出走创立此教,因而江湖上认为天鹰教是明教的旁支。

  教主殷天正

  当年明教教主阳顶天失踪后(实际上是死在秘道之中,但明教中人不知道),明教陷入群龙无首的局面,“光明左使”杨逍、五散人、五行旗等明教高层干部为了争夺明教的控制权相互争斗,殷天正无法忍受这种混乱的状况,又不想搅进这一潭混水之中,于是愤而出教,自立教门“天鹰教”,与明教分庭抗礼,其豪气干云之势,令人思之神往 。 当六大派合剿光明顶时,杨逍和明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青翼蝠王”韦一笑以及五散人被“混元霹雳手”成昆以“幻阴指”偷袭倒下,殷天正本已是天鹰教主,可置身事外,却义无反顾地率天鹰教主力支援明教,在光明顶一战中,先挫少林和华山三名高手后,内力依然稍胜“武当七侠”之一张松溪比内力,战胜“武当七侠”之一莫声谷,只比招式和“武当七侠”之首宋远桥斗个旗鼓相当,重伤之余轻松击败“崆峒五老”老三唐文亮,而几乎内力耗尽,足显殷天正对明教的忠心可见一斑 。后来张无忌被推举为明教教主后,殷天正以外公之尊亲,元老之资历仍恪守明教教规,忠心耿耿地服从张无忌的领导,从不居功、居亲自傲。并使天鹰教重新加入明教。

image.png

  下属

  殷野王

  她左袖一拂,第三掌正要击出,忽听得一人叫道:“灭绝师太,掌下留人!”这八个字的声音有如针尖一般的钻入各人耳中,人人觉得极不舒服。

  只见西北角上一个白衫男子手摇折扇,穿过人丛,走将过来,行路足下尘沙不起,便如是在水面飘浮一般。

  那人走到离灭绝师太三丈开外,拱手笑道:“师太请了,这第三掌嘛,便由区区代领如何?”灭绝师太道:“你是谁?”那人道:“在下姓殷,草字野王。”

  他“殷野王”三字一出口,旁观众人登时起了哄。殷野王的名声,这二十年来在江湖上着实响亮,武林中人多说他武功之高,与他父亲白眉鹰王殷天正实已差不了多少,他是天鹰教天微堂堂主,权位仅次于教主。

  灭绝师太见这人不过四十来岁年纪,但一双眼睛犹如冷电,精光四射,气势慑人,倒也不能小觑了他,何况平时也颇听到他的名头,当下冷冷的道:“这小子是你什么人,要你代接我这一掌?”

  殷野王哈哈一笑,道:“我跟他素不相识,只是见他年纪轻轻,骨头倒硬,颇不象武林中那些假仁假义、沽名钓誉之徒。心中一喜,便想领教一下师太的功力如何?”最后一句话说得颇不客气,意下似乎全没将灭绝师太放在眼里。

image.png

  殷野王眉头一皱,左手陡地伸出,抓住他胸口轻轻往外一挥。张无忌身不由主,便如腾云驾雾般的直摔出去,砰的一声,重重摔在黄沙之中。他有九阳神功护体,自是不致受伤,但身陷沙内,眼耳口鼻之中塞满了沙子,难受之极。

  殷野王内力深厚,轻功了得,张无忌体内真气流转,更是越奔越快,但韦一笑快得更加厉害。

  殷野王怒极而笑,见张无忌始终和自己并肩疾奔,半步也没落后,心下暗自惊异,这时明知已无法追上韦一笑,却要考一考这少年的脚力,足底加劲,身子如箭离弦,激射而出,却见他不即不离,仍是和自己并肩而行

  杨逍、殷天正、殷野王、铁冠道人、周颠五人应命而出,冲入敌阵,长剑挥动,两名元兵的百夫长首先落马,跟着统兵的千夫长也被殷野王一刀砍死。元兵群龙无首,登时大乱。

  殷素素

  但听得嗤嗤声响,十余枚细小的银针激射而出,钉在那只插着镖旗的瓷瓶之上,砰的一响,瓷瓶裂成数十片,四散飞迸。这一手发射暗器的功夫,实是骇人耳目。

  慧风道:“天黑之后没多久,便听得慧通师兄呼叱喝骂,与人在后厅动手,接着他长声惨呼,似乎身受重伤。我忙奔过去,只见他……他……已然圆寂,这姓张的恶贼……”他说到这里,霍地站起,伸着手指,直点到张翠山的鼻尖上,跟着道:“我亲眼见你一掌把慧光师兄推到墙上,将他撞死。我自知不是你这恶贼的敌手,便伏在窗上,只见你直奔后院杀人,接着镖局子的八个人从后院逃了出来,你跟踪追到,伸指一一点毙,直至镖局中满门老少给你杀得精光,你才跃墙出去。”

image.png

  慧风双眼中突然发出奇异的神色,指着他道:“你……你……你不……”猛地里身子翻倒,横卧在地。圆音和圆业同声惊呼,一齐抢上扶起,只见他双目大睁,满脸惶惑惊恐之色,却已气绝而死。圆音叫道:“你……你打死他了?”

  忽听得身后圆心和圆业不约而同的大叫一声:“啊哟!”圆音却闷哼一声,似乎也是身上受了痛楚。张翠山一惊回头,只见三僧都伸手掩住了右眼,似乎眼上中了暗器,果然听到圆业大声骂道:“姓张的,你有种便再打瞎我这只左眼!”张翠山更是一楞:“难道他的右眼已给人打瞎了?到底是谁在暗助我?”

  但见谢逊掷出冰块后,一动也不动,显是在找寻二人藏身之所。张翠山见他双目中各流出一缕鲜血,知道殷素素在危急之中终于射出了银针,而谢逊在神智昏迷下竟尔没有提防,双目中针,成了盲人。

  李天垣

  殷天正师弟,殷素素师叔。

  程嘲风

  程坛主叫道:“小心了!”手臂一抖,将长绳甩起了半个圈子。他膂力着实了得,这么一抖,将西华子的身子向后凌空荡出七八丈,跟着一送,将他摔向对船。

  西华子放脱绳子,双足落上甲板。他长剑已在落海时失却,这时愤怒如狂,只听得天鹰教船上彩声和欢笑声响成一片,立即抢过卫四娘腰间佩剑,便要扑过去拚命。

  常金鹏

  张翠山缓不出手来招架,吸一口气,挺背硬接了他这一掌,但听嘭的一声,这一掌力道奇猛,结结实实的打中了他背心。张翠山深得武当派内功的精要,全身不动,借力卸力,将这沉重之极的掌力引到掌心,只听到波的一声响,第三枚梅花镖从殷素素臂上激射而出,钉在船舱板上,余势不衰,兀自颤动。

  发掌之人一掌既出,第二掌跟着便要击落,见了这等情景,第二掌拍到半路,硬生生的收回,叫道:“殷姑娘,你……你没受伤么?”但见她手臂伤口喷出毒血,这人也是江湖上的大行家,知道是打错了人,心下好生不安,暗忖自己这一掌有裂石破碑之劲,看来张翠山内脏已尽数震伤,只怕性命难保,忙从怀中取出伤药,想给张翠山服下。

  眼见巨鲸船靠得更加近了,相距已不过数丈,猛听得呼的一声,常金鹏提起船头巨锚掷将出去,锚上铁链呛啷啷连响,对面船上两个水手长声惨叫,大铁锚已钩在巨鲸船上。麦少帮主喝道:“你干甚么?”常金鹏手脚快极,提起左边的大铁锚又掷了出去。两只铁锚击毙了巨鲸船上三名水手,同时两艘船也已连在一起。麦少帮主抢到船边,伸手去拔铁锚。常金鹏右手挥动,链声呛啷,一个碧绿的大西瓜飞了出去,砰的一声猛响,打在巨鲸船的主桅之上。张翠山才知道这大西瓜是常金鹏所用兵器,眼见是精钢铸成,瓜上漆成绿黑间条之色,共有一对,系以钢链,便和流星锤无异,只是两个西瓜特大特重,每个不下五六十斤,若非膂力惊人,如何使得他动?右手的铁西瓜击出,巨鲸船的主桅喀啦啦响了两声,常金鹏拉回右手铁西瓜,跟着左手铁西瓜又击了出去,待到右手铁西瓜三度进击,那主桅喀啦、喀啦连响,从中断为两截。巨鲸船上众海盗惊叫呼喝。常金鹏双瓜齐飞,同时击在后桅之上,后桅较细,一击便断。

  常金鹏双瓜此起彼落,霎时之间巨鲸船上击了七八个大洞,跟着提起锚链,运劲回拉。喀喇喇几声响,巨鲸船船板碎裂,两只铁锚拉回了船头。

  天鹰教船上众水手不待坛主吩咐,扬帆转舵,向前直驶。张翠山见到常金鹏击破敌船的这等威势,暗自心惊:“我若非得恩师传授,学会了借力卸力之法,他那巨灵神掌般的一掌击在我背心,却如何经受得起?这人于瞬息间诱敌破敌,不但武功惊人,而且阴险毒辣,十分工于心计,实是邪教中一个极厉害的人物。”

  常金鹏见他走近,大声说道:“武当派张五侠驾到!”这八个字说得声若雷震,山谷鸣响。

  白龟寿

  白龟寿伸手在椅子上拂了几下,扫去灰尘,笑道:“昆仑派的两位大剑客要坐个首席,那真不错啊,请坐,请坐!”说着和常金鹏及十名舵主各自回归主人席位就座。高则成和蒋涛均想:“这脓包不敢坐首席,武当派的威风终究给昆仑派压了下去。”两人对望一眼,大剌剌的坐下。只听得喀喇、喀喇两声,椅脚断折,两人一起向后摔跌。总算两人武功不弱,不待背心着地,伸手在地上一撑,已自跃起,但饶是如此,神情已异常狼狈。各席上的豪客都哈哈大笑起来。

  高蒋二人均知是白龟寿适才用手拂椅,暗中作下了手脚,暗想这份阴劲着实厉害,自己可没如此功力。他二人本来十分自负,把天鹰教当作是下三滥的旁门左道,毫没瞧在眼里,这才在王盘山上如此飞扬跋扈,此刻见到白龟寿显示了这般功力,不由得锐气大挫。

  却听白龟寿冷冷的道:“昆仑派的武功,大家都知道是高的,两位不用寻这两张椅子的晦气。说到坐烂椅子这点粗浅功夫,在座诸君没一位不会罢?”说着右手一挥,指着坐在末席的十名舵主,道:“你们也练一练罢!”

  但听得喀喇喇几声猛响,十张椅子一齐破裂。那十名舵主有备而发,坐碎椅子后笑吟吟的站着,神定气闲,可比高蒋二人狼狈摔倒的情形高明得太多了。在座群豪大都是见多识广之士,自瞧出白龟寿故意作弄他二人,只是这情景确实有趣,忍不住都放声大笑。

  俞莲舟道:“正是。依你所说,当日王盘山岛上群豪之中,以白龟寿的内功最为深厚。他被谢逊的酒箭一冲,晕死了过去,后来谢逊作了狮子吼,白龟寿倘若好端端地,只怕也抵不住他的一吼……”张翠山一拍大腿,道:“是了,其时白龟寿晕在地下未醒,听不到吼声,反而保得神智清醒,我义兄虽然心思细密,却也没想到此节。”俞莲舟叹了口气,道:“从王盘山上生还而神智不失的,只白龟寿一人。

  她一剑将要刺到,树林中突然抢出一人,大喝一声,挡在彭和尚身前,这人来得快极,丁敏君不及收招,长剑已然刺出,那人比彭和尚矮了半个头,这一剑正好透额而入。便在这电光石火般的一瞬之间,那人挥掌拍出,击中了丁敏君的胸口,砰然一声,将她震得飞出数步,一交摔倒,口中狂喷鲜血,一柄长剑却插在那人额头,眼见他也是不活的了。昆仑派的长须道人走近几步,惊呼:“白龟寿,白龟寿!”跟着双膝一软,坐倒在地。

  原来替彭和尚挡了这一剑的,正是天鹰教玄武坛坛主白龟寿。他身受重伤之后,得知彭和尚为了掩护自己,受到少林、昆仑、峨嵋、海沙四派好手围攻,于是力疾赶来,替彭和尚代受了这一剑。他掌力雄浑,临死这一掌却也击得丁敏君肋骨断折数根。

  封坛主

  封坛主三十六柄飞刀神技驰名江湖,出手既快且准,每柄飞刀均是高手匠人以精钢所铸,薄如柳叶,锋锐无比,对手见他飞刀飞来时若以兵刃挡架,往往兵刃便被削断。这时他以飞刀切割跳板,轻轻一划,跳板已断。

  卫四娘、唐文亮等见西华子落水,虽猜到是对方做了手脚,但封坛主出手极快,各人又都望着前面,竟没瞧见跳板如何断截,待得各人呼喝欲救时,程坛主已将他吊了上来。

  舵主

  笑声中只见天鹰教的两名舵主各抱一块巨石,走到第一席之旁,伸足踢去破椅,说道:“木椅单薄,无力承当两位贵体,请坐在这石头上罢!”这两人是天鹰教中出名的大力士,武功平平,但身躯粗壮,天生神力,每人所抱的巨石都有四百来斤,托起巨石便递给高蒋二人,要他们接住。高蒋二人剑法精妙,要接住这般巨石却万万不能。高则成皱眉道:“放下罢!”两名大力舵主齐声“嘿”的一声猛喝,双臂挺直,将巨石高举过顶,说道:“接住罢!”这么一来,逼得高蒋二人只有缩身退开,只怕两个大力士中有一个力气不继,稍有失闪,那四五百斤的大石压将下来,岂不给压得筋折骨断?他二人心中气恼,却又不敢出手袭击这两个大力士,巨石横空,谁也不敢靠近,自履险地。

  仆役

  殷无福道:“是,那是姑爷的宽宏大量,人所不及。我们三人可按捺不住,料理了这三个镖客,取来了三家镖局的镖旗。”张翠山吃了一惊,心想祁天彪等三人都是一方镖局中的豪杰,江湖上成名已久,虽然算不得是武林中顶儿尖儿的脚色,但各有各的绝艺。何以岳父手下三个家人,便如此轻描淡写的说将他们料理了?

  张翠山还了一揖,道:“不敢当。”心想那神枪震八方谭瑞来威名赫赫,成名已垂四十年,殷无寿为自己而闹上开封府去,不论哪一方有了损伤,都是大大的不妥,说道:“那神枪震八方谭老英雄我久仰其名,是个正人君子,两位快些赶赴开封,叫无寿大哥不必再跟谭老英雄说话了。倘若双方说僵了动手,只怕不妙。”殷无禄淡淡一笑,道:“姑爷不必担心,那姓谭的老家伙不敢跟三弟动手的。三弟叫他不许多管闲事,他会乖乖的听话。”张翠山道:“是么?”暗想神枪震八方谭瑞来岂是好惹的人物,他自己或许老了,可是开封府神枪谭家一家,武功高强的弟子少说也有一二十人,哪能怕了你殷无寿一人?殷无福瞧出张翠山有不信之意,说道:“那谭老头儿二十年前是无寿的手下败将,并有重大的把柄落在我们手中。姑爷望安。”说着二人行礼作别。

  这时她听丈夫问及,才道:“这三人在二十多年前本是横行西南一带的大盗,后来受许多高手的围攻,眼看无幸,适逢我爹爹路过,见他们死战不屈,很有骨气,便伸手救了他们。这三人并不同姓,自然也不是兄弟。他们感激我爹爹救命之恩,便立下重誓,终身替他为奴,抛弃了从前的姓名,改名为殷无福、殷无禄、殷无寿。我从小对他们很是客气,也不敢真以奴仆相待。我爹爹说,讲到武功和从前的名望,武林中许多大名鼎鼎的人物也未必及得上他们三人。”

  那三人罗帽直身,都作僮仆打扮,手中各持单刀。众人只瞧了几招便暗暗惊讶,这三人虽穿僮仆装束,出手之狠辣却竟不输于一流好手,比之殷梨亭所杀那三个道人武功高得多了。三人绕着一个青年书生,走马灯似的转来转去厮杀。那书生已大落下风,但一口长剑仍将门户守得严密异常。

  周芷若惊道:“三个奴仆,也这么……这么了得?”静玄道:“他们本是黑道中成名的大盗,原非寻常之辈。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天鹰教简介 该教派的结构是什么样的

  天鹰教,是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一个虚拟教派。明教白眉鹰王殷天正因第三十三任教主阳顶天失踪,明教内部为争夺教主之位纷争四起,愤而出走创立此教,因而江湖上认为天鹰教是明教的旁支。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时,天鹰教出手相救,决战过后,天鹰教重归明教,尊张无忌为明教第三十四任教主。

image.png

  简介

  天鹰教在争夺屠龙宝刀中不遗余力,紫微堂堂主殷素素出马,以蚊须针毒伤了武当三侠俞岱岩,抢得屠龙刀,与武当派结仇。后因张翠山、殷素素同谢逊在扬刀立威大会上携屠龙刀失踪,被迫以一教之力对抗少林、昆仑、峨嵋、崆峒、武当五派,神拳、五凤刀等九门,海沙、巨鲸等七帮共二十一个门派帮会达十年之久,丝毫不落下风,其教实力可见一斑。后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天鹰教本可置身事外,可教主殷天正却义无反顾地率天鹰教主力支援明教。在光明顶一战中,殷天正几乎内力耗尽,其对明教的忠心可见一斑。恰逢此时张无忌横空出世救明教于危难之间,遂就任明教第三十四任教主之位,殷天正亦重返明教,将天鹰教归并成为明教天鹰旗。(见金庸《倚天屠龙记》)图为苏版《倚天屠龙记》中的天鹰教教主殷天正。天鹰教切口:日月光照,鹰王展翅。圣焰熊熊,普惠世人

image.png

  结构

  教主: 殷天正

  内三堂主:

  天微堂主 殷野王

  紫微堂主 殷素素

  天市堂主 李天垣

  外五坛主:

  青龙坛主 程坛主

  白虎坛主

  朱雀坛主 常金鹏

  玄武坛主 白龟寿

image.png

  神蛇坛主 封坛主

  仆役:殷无福、殷无禄、殷无寿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时,天鹰教出手相救,决战过后,天鹰教重归明教,尊张无忌为明教第三十四任教主。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