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豫西鄂北会战

"

  豫西鄂北会战又称老河口作战,发生于1945年3月21日至1945年5月。是蒋介石国民政府军队为抵抗日军攻占老河口目的,第5、第1战区部队在河南省西部、湖北省北部地方对日军华北方面军第12军所进行的防御战役。会战中,日军采取东、南、北三个方向合击,其中以东路为主力,南路为策应战场,北路则牵制佯攻。蒋介石国民政府军队实施后退决战,以消耗敌有生力量,集中嫡系主力在东路战场决战,形成围歼之势,同时反击北路之敌,并与敌展开南路战场的反复争夺。5月31日,豫西鄂北会战结束。据中国方面宣布,共毙伤日军一万五千七百六十人。此后,中日两军在西峡口以西及襄河两岸形成对峙,直至日本投降

豫西鄂北会战

豫西鄂北会战——八年抗战最后一次会战

皮定均率部进入豫西奇袭日军飞机场:解救万名民工

  自平旷的郑州西南行,数十里后,巍峨群山拔地而起,绵延到天际。

  这是豫西山地的边缘。豫西山地极为辽阔,北到黄河,南临南阳盆地,伏牛山、熊耳山、崤山、嵩山等连绵起伏,雄踞大地。车行山间,弯道渐多,坡度渐陡,我们的目的地——环翠峪渐行渐近。

  71年前,日寇以近15万精锐发动河南会战,汤恩伯蒋鼎文部队被击溃,豫西大部沦陷。

  受八路军总部委派,皮定均率“豫西抗日先遣支队”自太行山程,飞渡黄河,奔赴豫西,开辟抗日根据地,用智慧和热血,在连绵的群山中掀起抗日狂飙。环翠峪是皮定均等抗战将士战斗过的地方。“峪”的意思是山谷,环翠峪长20多公里,谷底宽数百米到一两里不等,两侧是层层叠叠的苍翠山峰。

  因地处新密、登封、荥阳、汜水(后并入荥阳)四县交界处,这条山谷是那种“一盘磨,转四县”的地方,如旋转门,可以迅速转入另一区域,坐以策动四方,是游击战争中最好的落脚点。皮定均的司令部一度设在环翠峪卧龙台。卧龙台下的三坟村,则是八路军后方医院所在地。在这个小山村,2000多名伤员康复,重新走上抗战前线。

  “英雄树”掩护抗日英雄

  正是麦收季节,金黄的麦子密密实实,风吹不动。三三两两的农民手持镰刀,弯腰收割。

  环翠峪的农田,都在溪边、山脚、山洼,地块一般只有两三分,最多半亩大小,地势又高低错落,收割机派不上用场,所以至今仍是人工收割。

  山区生活有诸多不便,但在抗战期间,大山却是装备落后的中国军队最好的立足之地。

  一路打听,记者找到了三坟村“八路军后方医院”旧址。

  那是三孔暗圈石窑,上有一棵巨大的古树,如巨伞般的树冠枝叶茂盛,蓊蓊郁郁,将窑洞和院落遮掩。

  我们正为这棵树惊叹,一位老人走了过来,告诉我们那叫橿树。至于树龄,“我奶奶说,她奶奶小时候树就这么大了”,老人说。

  老人叫慎天才,今年86岁,是窑洞的主人。在老人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他的家。在这大热的夏天,窑洞里凉爽舒适,端的是好去处。

  与一般的窑洞相比,慎家的窑洞高大宽敞,宽三四米,深十多米,内壁全部用石头圈起,看着十分坚固。

  听我们夸窑洞,老人十分开心,说这窑洞是他父亲一生的成就。他父亲八岁打长工,长大后健壮能干,身高五尺五(约1米83),能挑100多斤的担子。那时候环翠峪没有大路,全是溪边小路,别说汽车,独轮车都没法推,进出全靠挑担。长距离的山路,一般人只能挑七八十斤,他父亲最多能挑一百四五十斤。

  环翠峪地少,很多人靠烧炭为生。他父亲自己烧炭,或买别人的炭去郑州卖。三坟村距离郑州老城60公里,来回要走三天,卖一次炭能挣一斗麦(约35斤)钱。

  到20多岁,慎天才的父亲攒了一些钱,买下了这个“庄子”(老人这么称自家的院子)。当时只有一孔土窑,石窑是后来圈的。

  “山里盖房子,只要有劳力、人勤快就行。”慎天才说,农闲的时候,父亲就去山上“破石头”,那时没炸药,要用钢钎弄破,然后一块块运回来,攒够石头,请人圈窑,一般先垒窑洞的前半截,再慢慢垒后半截,建一个石窑要几年的时间。“俺父亲从20多岁到50多岁,苦干几十年,省吃俭用,买了三亩地,建了这三孔石窑。”慎天才说。

  1944年10月,豫西抗日先遣支队卫生部长高长喜看中了环翠峪,这里地形幽深复杂,又是四县通道,既方便四方伤员送来救治,又便于伤员转移。他考察了数天,相中了三坟村慎家窑洞。

  “不只是因为俺家窑洞宽敞坚固,还因为有大树。”慎天才指着千年古橿树说,以前不只是窑洞上面的这棵树,院子里“左边一棵大榆树,右边一棵大槐树,三棵树把院子遮完了”。

  有这三棵大树,伤员在院子里活动,“日本飞机来看不见人”。

  应该说,高长喜相当有眼光,看中慎家窑洞后,他即命在此建“八路军第二卫生所”(后更名后方医院)。此后,在大橿树的掩护下,两千多伤员顺利康复,重返抗日战场。因此,这棵树被人称为“英雄树”。郑州绿化委员会和荥阳绿化委员会专门为“英雄树”立碑,认定为古树名木,鉴定其树龄约1500年。

  但于抗战有功的,绝不仅仅是树,更有三坟村的村民。

  我们问慎天才:“你父亲辛苦一生建的窑洞,怎么就同意让伤员住呢?”老人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们:“你都不知道,谁都想让八路军住自己庄子(指自己家)!用地方,用房子,那算啥呢?!”

  都想让八路军住自己家

  “从四月到八月,俺村人都不敢在家住,在山上睡石板。窑洞门口结蛛网、长荒草了。八路军来了,我们才敢回家住。”慎天才说,“八路军特别好,都想让他们住自己家。”

  1944年农历四月初三,隆隆的炮声响彻群山,三坟村村民都跑到山上躲避,当天夜里,日军大部队过去了。第二天,有大意的村民回了家,不幸遭了日本后续部队的毒手。“日本兵进村见人就用刺刀戳,临走把房子点了。”

  恐怖的消息传开,村民不敢回家住。那段时间,驻扎在新密县城的日军时常来往,四个多月时间里,村民在山上吃住。偶尔回村做饭或拿东西,也是提心吊胆,“一喊‘老日’来了,起来就跑”。

  八路军来了,小股日军轻易不敢过来,大家心里有了依靠,才敢回自己的家,在自己床上睡个踏实觉。

  所以八路军看中慎家窑洞的时候,慎家人没有任何的迟疑,把家让了出去,自己搬到半山坡一孔小窑洞居住——那本是为躲土匪建的临时住所。而慎天才的母亲留下来,负责接待伤病员的亲属。

  八路军后方医院由所长战旭东,指导员和福冉,医生严明玉、李海虞,以及司药、护士20余人组成。医院几乎没有什么设备,三坟村村民热情相助,拿来长短板凳、床板、柴草,架起了数十张病床,这个战地医院就正式开张了。

  八路军并不是一下子就赢得民心的。皮定均率部刚到豫西时,人们对这支陌生的部队充满疑惧,没有人敢接触他们、帮助他们。但仅仅半个月,他们就赢得了三坟村、环翠峪,乃至整个豫西山区人的敬爱。

  “八路军,过黄河,汉奸鬼子不得活。八月中秋月亮明,嵩山来了皮司令。皮司令,到登封,到了登封就放工!八路军,是神兵,来无影,去无踪,昨打飞机场,今打白栗坪。”

  71年前的中秋节,这首民谣在豫西山地广为流传。此时皮定均率部进入豫西还不到半个月,他们奇袭日军在建的登封飞机场,解救1万多民工的战斗,一举打开了局面,而随后的“减租减息”和“倒地运动”,彻底赢得了豫西民心。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豫西鄂北会战的背景:日军企图控制南阳地区交通

  日军为解除中国空军及豫西部队对平汉路南段的威胁,集中5个师团、3个旅团的兵力,分3路向豫西和鄂北进攻。为了粉碎日军企图,中蒋介石国民政府军队事委员会以第五战区主力部队在南阳地区,以第一战区部队在南召、李清店一线阻击日军,并以豫西和陕南各基地的空军轰炸日军后方交通线。

  为击破豫西、鄂北的中蒋介石国民政府军队队,破坏平汉铁路南段交通、飞机场,解除对武汉侧背的威胁,日军第12军司令鹰森孝、鄂各地集结4个师以上兵力,约7万人,附坦克百余辆,骑兵2千人,各型飞机106架,分别集中在鄂北荆门以北地区到豫西舞阳、叶县、鲁山、洛宁各附近地区,并将主力保持在南阳东北,以有力一部于汉水右岸,另一部于洛宁附近地区,向卢氏进攻,威胁陕东。配合该集团进攻的还有当阳的第34集团军之第39师,由荆门攻占襄阳、樊城、谷城;策应第12军进攻的有驻山西的第1军一部,从黄河以南的陕县进行出击。

  为粉碎日军的企图,军委会第5战区司令刘峙,以主力确保南阳东南地区,以有力部队于泌阳、方城地区及在襄阳、南漳以南持久抵抗 ,适时撤至湍河、丹江之间地区与敌决战。令第1战区胡宗南于南召、李青店及长水镇一带阻击敌人,摧毁其攻势;令第10战区李品仙袭击平汉铁路南段日军,破坏交通;令豫西、陕南各基地空军协助第1、第5战区作战,计划将日军包围在豫鄂陕边区歼灭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豫西鄂北会战战争经过:解除对武汉侧背的威胁

  1945年3月21日,由荆门北进的日军第三十九师团主力、独立第五、第十一旅团各一部向第五战区防地进攻,在桐木岭、盐池庙一线与第五十九军一部接触。23日,日军先头部队攻陷自忠县。24日,第五十九军主力及第六十九军一部阻击日军于欧家庙、武家堰和八都河一线,日军死伤甚多。26日,日军增援部队4000余人继续进攻,激战至夜,一度突人南漳城内,被守军击退。28日,日军攻占南漳,守军第七十七军反击,于29日收复南漳。日军一部与其在欧家庙的主力会合攻陷襄阳、樊城,守军第六十九军分向樊城东北和襄阳西南突围。陷襄樊的日军向谷城策应老河口的日军作战;一部会合襄河以西的日军再攻南漳。4月2日,日军与守军第七十七、第五十九军各一部发生争夺战,于4日晚再陷南漳。5日晨,日军2000余人向泰鸿山猛攻,守军两个师协力反击。10日晚,日军放弃南漳,向荆门以东撤退。襄阳附近的日军4000余人沿襄河西进,守军第六十九军放弃茨河市后,向谷城前进。

  相持

  第二十二集团军以一个师正面抵抗,一个师侧面出击,12日攻入茨河市。进抵谷城以南的日军2000余人遭守军严重打击后撤。第五战区下令追击,第四十一军主力配合第五十九、第七十七、第六十九军各一个师向襄阳及自忠县方向追击,先后克复武家堰、欧家庙、小河镇、襄阳、自忠县,并尾追日军,18日克复樊城。至此,襄河以西恢复战前态势。日军第一一五师团、第一一〇师团、独立第十一旅团、骑兵第四旅团、战车第三师团一部于3月21日分3路向第五战区新编第八、第六十八、第五十五军阵地进攻。24日,守军放弃李清店至象河关一线,退守南阳。25日,日军一部攻南阳,主力继续西进。26日,日军骑兵第4旅团进至老河口、光化附近,27日在老河El与第四十五军一个师发生激战。日军另一部向镇平、内乡、西峡口方面进攻,守军新编第八军逐次抵抗。日军一部越过内乡,向第一战区第十五军进攻。28日,日军6000余人向邓县、文曲集进攻,第五战区一个师予以反击后向西北转移,李官桥、镇平、内乡相继失陷。

  29日,李官桥的日军进抵挡贼口,内乡附近的日军分向西峡口、淅川进攻。第五战区第六十八军、新编第八军和第一战区第十五军、第八十五军各一部虽进行抵抗,并付出重大伤亡,但未能阻止日军进攻。30日,淅川失陷。第五战区第八十九军于荆紫关阻止该部日军。南阳守军第六十八军1个师与优势日军激战一周后突围至城东南地区,继续向日军后方袭击。围攻老河口的日军屡次猛攻,均被击退。因襄阳失陷,老(河口)白(河)路侧翼受威胁,守军除第四十五军两个师于老河El东北地区袭扰日军外,主力于4月2日转移至谷城附近。迂回至重阳店的Et军5000余人,遭第一战区第八十五、第七十八军在西峡口、魅门关逐次抵抗。5日,守军展开攻势,激战至7日晚,克复魅门关,歼灭日军4000余。8日,老河口失陷,守军一个师向西突围。12日,第五战区第四十一军、第四十五军乘胜向光化、老河口、挡贼IsI、李官桥的日军进行反击。至15日,日军一部退守邓县,一部增援李官桥、老河口,并于17日攻占新野。守军主力转移至枣阳以北地区。28日,守军一部曾攻人老河口,至5月1日,与日军隔襄阳对峙。

  反攻

  与此同时,日军第一一〇师团一部4000余人于3月23日向长水镇进攻。第一战区第三十八军主力、第九十六军一部奋勇迎击,战至4月9日,将日军击退。10日,该部日军转向西峡口方面,至月底,双方对峙于长水镇附近地区。守军一部向陕县的日军袭击,日军受重创,乃以第六十九师团一部约5000余人,于5月16日至22日分向官道151、灵宝方向进攻。第一战区第四集团军主力及第四十军协力夹击日军,将其击退,双方伤亡均重,到29日恢复战前态势。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豫西鄂北会战的结局:八年抗战最后一次重大会战

  老河口作战是日军的称谓,以攻占及毁灭老河口基地为目的;按战场地域,国军则称为豫西鄂北会战,即以第5战区主力的鄂北战场和以第1战区为主力的豫西战场。与芷江作战惊人类似的是,日军均采取东、南、北三个方向合击,其中都以东路为主力,南路为策应战场,北路则牵制佯攻。国军则均实施后退决战,以消耗敌有生力量,集中嫡系主力在东路战场决战,形成围歼之势,同时反击北路之敌,并与敌展开南路战场的反复争夺。

  日军骑兵第4旅团虽于3月27日攻占老河口机场,但早在3月25日,中国空军将停放机场等待修理的几架轰炸机及战斗机焚毁后,空军第3大队全部撤离老河口,大队部及第8、32中队均于月底转驻陕西安康,与原在该基地的第7、28中队会合。姗姗来迟的日军仅得到破坏的机体9架、发动机6台、螺旋桨6架、获得汽油490桶(每桶180升)。4月8日,最终在接应的115师团加强攻势下,老河口失陷,守军125师主力及127师、123师364团主力等部奉命撤退。老河口的陷落,大大刺激日军加快进攻芷江的步伐。第二天,驻湘的20军发起芷江作战。

  此战历时72天,日军以损失1.6万人的代价占领豫西并控制老河口空军基地,基本实现战争目的。蒋介石国民政府军队集中7万之众抵抗,歼敌第一〇一师团联队长以下4000人。双方激战8天,日军攻陷老河口。至4月中旬,日军除占有西峡、老河口外,余均退出。 日军攻占老河口基地虽然使其豫鄂方面受空中威胁大减,但由于蒋介石国民政府军队一个师在老河口失陷前向西突围,并将机场设施加以彻底破坏,使得基地遭破坏后价值大减,日军等于毫无所获。

  豫西鄂北会战是八年抗战之中,22次大会战的最后一次会战。尽管建立“亚洲大帝国”梦想还没有最后散尽,但日本军队在太平洋战场连吃败仗,海、空力量损失殆尽,深陷中国战场的日军正面战场经过1944年以来的豫中会战、长衡会战、桂柳会战、豫西鄂北会战、湘西会战等一系列会战之后,已经实力大减,行将溃散,中国国内日益高涨的抗日热情已成燎原之势,豫西鄂北会战落下了八年抗战最后胜利的帷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此次会战,虽然日军达到控制老河口空军基地之目的,但伤亡很大,国军主力大致完整。并且国军将机场设施加以彻底破坏,使得基地遭破坏后价值大减日军等于毫无所获。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