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枣宜会战

"

  武汉会战后,日军成功进占武汉,但此时日军已处于过度延伸状态,其多数常备与A级后备师团,均已投入前线,犹未能摧毁我军主力,且虽然精华区业已损失大半,重庆当局仍不准备接受日本的和谈条件,日本发现他们陷入了他们一直想避免的持久战深渊。枣宜会战抗日战争相持阶段,日本军队驻武汉的第11军对中国第五战区部队发动的一场作战,会战以日军占领宜昌而结束。此次会战,日军虽占领了宜昌,但未能击溃第五战区的主力,而且遭到重创,伤亡1.1万余人。在枣宜会战中,国民党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殉国,这也是盟军在二战中牺牲军衔最高的。

枣宜会战

枣宜会战——日军成功消耗了国军的有生力量

枣宜会战背后的起因:日本面临了严重的资源短缺

  1940年,抗战进入第4个年头,也是最艰苦的相持阶段。在4月到6月,在第五战区的湖北境内,爆发了武汉会战以来规模最大的一场战役,枣宜会战随枣会战之前的历次战役,虽然战术上大多以国军失败告终,但战略上,国军基本都实现了目的。这也是打了4年,国军仍然保有400多万部队,屹立不倒的原因。但此次枣宜会战,却是一场战术和战略上的败仗。自然,此战并不算完败,但至少日军达到了百分之五十到六十的战前目的,第五战区损失不轻,还丢掉了重镇宜昌,至于集团军司令张自忠将军的殉国也就更别说了。

  日本侵略者的窘迫

  战争进入第四年,日本虽然占领了中国华北,华中,华南的很多省份,却仍然面对国军400多万部队和很适合防御的众多省份。此时的日军和日本国内已经筋疲力尽!

  由于战争长期不能结束,日军被迫多次扩大了军队的规模。

  到了1940年,日军已经将未来师团总数定为90个,并且在1939年新编组了11个师团和14个维持治安的独立混成旅团。

  这么多部队中,除了24师团调入关东军,其余部队全部加入关内中国战场。

  独立混成旅团大体用在日战区对付国军敌后部队和游击队,而这11个师团则基本补充到一线作战部队。

  于此同时,日军将在中国战场作战多年,比较疲惫的5个甲种师团调回国内休整,包括第9,第10,第14,第16,第20师团。甲种师团战斗力虽然强悍,但日军认为下面的持久战基本都在中国地形最恶劣的地区,摩托化机械化程度较高的甲种师团反而无法发挥威力,还是不用的好。

  另外,日军将战争中临时组建,战斗力差,人员素质也不行,对战争帮助不大的4个特设师团解散,包括“大名鼎鼎”的第109师团,另外还有101师团,108师团,114师团。为什么呢?因为这些师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留下来没有意义。

  这样一来,在1940年初,日军在中国关内一共有25个师团又20个旅团,加上海军和空军,作战兵力高达90万人。

  而在东北的关东军有9个师团,这样一来,在中国境内日军已经远远超过100万人。

  另外,日军在朝鲜的有2个师团,在日本国内,仅有5个师团,其中近卫师团的一个旅团还赶赴广西参战昆仑关战役去了。

  由于持久战和大量扩军,日军的军费激增,仅仅在1939年军费高达22亿日元,平均每个日本人要承担20多日元。而当时日本女工一年薪水不过200多日元,这相当于日本女工一个月的薪水。

  这样巨大的军费,是日本无法长期承受的。

  日本是列强中的后起之秀,虽然军事较为强大,但国力还大大逊于英法苏美德等老牌列强。

  尤其日本国民生活,和这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几乎无法相比。在美国开始普及家庭汽车的时候,日本家庭还在为每个月多吃一顿肉而高兴。

  后来的山本五十六大将在美国担任武官的时候,亲眼看见生产肉牛罐头的流水线,只需要半个小时就可以完成杀牛到出罐头的全过程。山本惊叹的说:非到万不得已,我们绝对不能和美国这样的国家对抗。

  在1939年,由于战争的影响,日本的经济开始出现严重问题。

  1939年,由于年轻大量参军,进入兵工厂,以及干旱,日本国内出现了大面积的农产品歉收。而日本新扶持的中国伪政权控制区,由于战争的影响,更是出现大面积的饥荒。

  内外交困,日本无奈,只得拆动向补西墙,从殖民地朝鲜将1000万担大米运回国内。

  对于中国的饥荒,日军本来根本不想管,死再多的中国人也不管他们的事情。但华北伪政权领袖王克敏声泪俱下的要求日本主子救命,不然政权就要垮台。日本人为了扶持王克敏伪政权花费了巨大的财力物力,总不能看着他垮了。最终,日本方面又出资从美国购买26万吨面粉到华北。

  代价是,花费了宝贵的外汇储备巨款,更让殖民地的朝鲜人被迫吃粗粮。

...查看更多
枣宜会战时间及经过:枣宜会战爆发的历史原因

  枣宜会战抗日战争相持阶段,日本军队驻武汉的第11军对中国第五战区部队发动的一场作战,会战以日军占领宜昌而结束。此次会战,日军虽占领了宜昌,但未能击溃第五战区的主力,而且遭到重创,伤亡1.1万余人 。在枣宜会战中,国民党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殉国。

  为阻止日军进犯,第5战区确定分为左、中、右3个集团军,采取分路挺进敌后袭击日军,主力向两翼外线转移,相机与日军决战的方针,并调集6个集团军,计21个军56个师兵力参加作战。会战前后分为以枣阳为中心的作战和以宜昌为中心的作战两个阶段,由于中国军队的奋勇抵抗,日军遭受沉重打击,战役几起几落。

  第一阶段

  从5月1日至下旬,以枣阳为中心的作战。中国军队激烈作战,甚至达成了包围日军的预定战略计划,为了阻敌逃窜完成围歼日军队任务,中国第33集团军总司令亲率一部深赴敌后,误入日军包围,日军对张部展开疯狂的攻击,企图打开缺口,张自忠将军率部血战到底,不幸牺牲。张自忠将军屡立战功,一心抗战,为抗日战争中集团军总司令牺牲者之第一人,他的牺牲,是中国抗战的重大损失。日军随后展开反扑,再陷枣阳及其以北一带。中国军队退守。

  四月底,日本第十一军未投入作战的单位,分头对江南第九战区发起牵制攻击,五月一日,日军主攻势开始发动,担任右钳的第三师团(加强来自第四十师团的石本支队.两个战车联队与一个工兵联队)率先自阳起攻指向泌阳,当日即突破第二集团军正面,次日,第十三师团也从钟祥发动攻击,当日便突破第三十三集团军正面;两路日军突破后便全力北进,第三十三与第二集团军主力则尾追日军之后俟机伏击之。

  五月四日,日军第三十九师团(加强池田之队)于中央战线发起攻势,立即突破第十一集团军正面,第十一集团军当下以四十五军向西南方转移,而以第八十四军往西北转移,力图防守枣阳。当日军大攻势发动后,五战区立即向襄阳地区集中兵力准备决战,其兵力调整为:第三十一集团军主力(六个师)向唐河移动,其九十二军(两个师)则向泌阳推进,准备侧击日军第三师团;江防军速调七十五军全部向光化集中待命决战,另调第九十四军主力(两个师)渡江尾追敌第三十九师团,加入决战;最后,则命令已为日军左路及中央攻势所割裂的第二十九集团军(四个师)以大洪山区为根据地,威胁日军第十三.三十九师团的侧翼。五月四日,日军发觉三十一集团军开始南下的行动,当即命令第三师团在攻陷泌阳后准备迎战中国军队,并以小川支队(第三十四师团的两个大队)紧急增援前线,但是,该师团仅于六日与第九十二军打了一仗,击退了九十二军,之后,该军继续挺进,八日陷唐河,九日进占新野。与此同时,担任左钳的日军十三师团直取双沟镇,中路的日军则在五月八日进占枣阳,八十四军在向西北转移途中为日军第三十九与第十三师团所捕捉,随即夹击之,该军惨遭重创,一七三师师长钟毅阵亡;九日,三路日军在白河畔完成会师,却未捕获五战区主力。事实上,五战区已经在日军四周集中了二十三个师的兵力,准备强行决战。

  第五战区的总攻

  五月八日夜,日军的双钳即将会师,很明显的,除了重创中国八十四军外无其它重大战果可言,但是日本第十一军仍下达命令,命前线各师团在抵达唐河-白河一线后反转回原驻地,准备执行汉水西岸的包围战,也就在同时---一个是晚上八点,一个是晚上十一点---重庆向五战区下达了总攻令,此时,第三十一集团军的六个师在北,三十军与七十五军共六个师在西,第三十三集团军的五个师在南,四十五军及九十四军尾追日军的五个师在东南,几乎已包围日军。

  正准备撤退的日军,最先于十日与自南方迫进的第三十三集团军主力发生接触,日军发现此现象后,便认定是击破中国军队的好机,当即命第十三.三十九师团与池田支队南下,对三十三集团军进行猛击,而以第三师团掩护其北翼。五月十二日,全面激战爆发,日军以两个师团猛击中国三十三集团军的五个师,中国军队立陷苦战;在北边,中国六个军十七个师则对孤立的日本第三师团自北.西.南三面进行包围攻击,日军第三师团也陷苦战。

  在南线,第三十三集团军主力激战数日后便力不能支,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乃于十四日率特务营及五十五军七十四师渡河东进加入会战。这天晚间,全线仍旧激战,日本第三师团也为中国军队的包围攻击所压迫,部队颇有伤亡,且补给快尽,其第二十九旅团已发出"敌攻击意识极为旺盛,此状况下中国军队无法反击"的告急电文,可此时日军尚未彻底摧毁南线中国军队,情况非常紊乱,此时日军的选择只有两条:或命第三师团单独撤退,或令其固守待援,调南线部队于击破中国军队后再北进解围;但日军在衡量第三师团状况后,决定采行前案,并安排了一个更大的陷阱,即命令该师团往东南方枣阳方向转移,诱中国军队穷追。

...查看更多
枣宜会战的伤亡人数:伤亡近四万日军达成了预期

  枣宜会战抗日战争相持阶段,日本军队驻武汉的第11军对中国第五战区部队发动的一场作战,会战以日军占领宜昌而结束。此次会战,日军虽占领了宜昌,但未能击溃第五战区的主力,而且遭到重创,伤亡1.1万余人 。在枣宜会战中,国民党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殉国。

  再一次的,日军显示了他们的战力远胜当时的国府军,按第十一军的战报显示,该会战日军伤亡仅约7000人,与之相较,我军承认的战损为:阵亡36983人,失踪23000人,负伤50509人,如换算伤亡比率,日军投入56个大队,伤亡约占有效作战兵力的12.5%,可我军投入之兵力约54个师,概约38万人,伤亡高达总兵力29%,或是,有效作战兵力的45%!---毫无疑问,我军战败!经此一役,第五战区主力元气大伤,且重要性急速下降,直到抗战结束都没有恢复,换言之,日军的企图达成了。

  但是,五战区的作战计划基本上并无问题,会战开始前,中国方面及时发现日军企图,正确判断日军进攻方向,采取了相应部署,准备在平汉路武胜关、广水段先发制敌,袭扰日军后方,威胁武汉,对日军进行战役侦察,破坏其企图。此计划虽好,但未能实现。会战第一阶段(襄东作战)以一部抗击日军,主力及时转移外线,控制于日军侧翼机动位置,使日军在襄东平原地区包围合击中国军队的企图落空,并乘日军返转之机,适时反攻,造成对日军第3师团的反包围。日军在100多架飞机、200辆战车掩护下,突围而出;在3天的围攻中,装备较差的中国军队给予第3师团以严重杀伤,挫折了其锐气。

  在南线,第33集团军截击日军的部署也是对的,但兵力不厚,通联络失密,致遭日军第13、第39师团的反扑,损失较大,总司令张自忠壮烈牺牲。他的精忠报国之志,足以引为全民族的骄傲,并永垂青史。总之,中国方面对第一阶段作战的判断和部署大体是正确的,从战场形势看,并未完全受制于日军,还保持着一定的主动性。出问题处在对我方部队战力估计的过高,,而实情是我军极度缺乏重装备。我军至少有三个军为敌重创,但日军只掳获山/野炮二十三门!只能靠人力硬攻,打击力严重不足,以致再次上演虽已对敌(第三师团)包围攻击,却无法将之全歼或重创的一幕。

  第二阶段的作战却完全陷于被动。会战一开始,即使日军以一部西渡汉水,也仅是佯动,因而在全战役计划中根本未考虑河西作战,将河西主力放胆调到河东,连宜昌也无兵守备。第一阶段作战后,日军又从长江下游第13军调运3个步兵大队、1个山炮大队以加强第11军,并以6个汽车中队向前线运送大批作战物资,中国方面竟未发现,仍然处于麻痹状态,仍在等待日军自行东返。日军经过整补,突然转而向西,长驱直入。军事委员会和第五战区措手不及,仓猝调整部署,全盘顿时错乱,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防御,战略重镇宜昌的陷落自不可免。这对尔后的抗战,在军事上和心理上更增加了困难。这完全是统帅机关对日军战略和战役企图判断错误所造成。如能在全战役计划中顾及日军西犯的可能,控制较强的战役预备队;退一步讲,如能在第一阶段作战结束到日军西渡汉水的10天空隙时间内判明日军动向,调整部署于先,当仍可保持一定的主动性,给日军以更大打击,而减少己方的损失。

  各战区之间以及战区内各部队之间缺乏积极主动的策应,也是导致此次会战失利的重要原因(这一弊病在历次会战中反复出现)。日军为遂行此次会战,从长江以南和长江下游抽调了大批部队,也就是说,从第九、第三战区当面抽走了大批部队,这使日军在其占领区内本来就很分散、薄弱的守备力量更加分散,更加薄弱。第九、第三战区如能乘此机会向当面日军发起强有力的攻势,必能收到较冬季攻势更大的战果,威胁日军后方,给第五战区以有力的策应。但第九、第三战区虽有所行动,却远不够积极、有力。予以一大打击……第九战区应乘虚蹈隙,进袭当面之敌,使第五战区作战容易……第三战区应加强沿江兵力,积极邀击敌舰,截断长江。”这一命令也未得到认真执行。同样,在第五战区内,军事委员会和第五战区也曾要求第21、第29、第31各集团军先发制敌,进攻日军后方,威胁汉口,确实截断平汉线,但这些训令发出后多未付诸实施,军事委员会和战区也未严格督查,因循了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枣宜会战对抗战的影响:抗战进入了最艰难的时期

  枣宜会战抗日战争相持阶段,日本军队驻武汉的第11军对中国第五战区部队发动的一场作战,会战以日军占领宜昌而结束。此次会战,日军虽占领了宜昌,但未能击溃第五战区的主力,而且遭到重创,伤亡1.1万余人。在枣宜会战中,国民党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殉国。

  日军显示了他们的战力远胜当时的国府军,按第十一军的战报显示,该会战日军伤亡仅约7000人,与之相较,我军承认的战损为:阵亡36983人,失踪23000人,负伤50509人,如换算伤亡比率,日军投入56个大队,伤亡约占有效作战兵力的12.5%,可我军投入之兵力约54个师,概约38万人,伤亡高达总兵力29%,或是,有效作战兵力的45%!---毫无疑问,我军战败!经此一役,第五战区主力元气大伤,且重要性急速下降,直到抗战结束都没有恢复,换言之,日军的企图达成了。

  但是,五战区的作战计划基本上并无问题, 会战开始前,中国方面及时发现日军企图,正确判断日军进攻方向,采取了相应部署,准备在平汉路武胜关、广水段先发制敌,袭扰日军后方,威胁武汉,对日军进行战役侦察,破坏其企图。此计划虽好,但未能实现。会战第一阶段(襄东作战)以一部抗击日军,主力及时转移外线,控制于日军侧翼机动位置,使日军在襄东平原地区包围合击中国军队的企图落空,并乘日军返转之机,适时反攻,造成对日军第3师团的反包围。

  日军在100多架飞机、200辆战车掩护下,突围而出;在3天的围攻中,装备较差的中国军队给予第3师团以严重杀伤,挫折了其锐气。在南线,第33集团军截击日军的部署也是对的,但兵力不厚,通联络失密,致遭日军第13、第39师团的反扑,损失较大,总司令张自忠壮烈牺牲。他的精忠报国之志,足以引为全民族的骄傲,并永垂青史。总之,中国方面对第一阶段作战的判断和部署大体是正确的,从战场形势看,并未完全受制于日军,还保持着一定的主动性。出问题处在对我方部队战力估计的过高,,而实情是我军极度缺乏重装备。我军至少有三个军为敌重创,但日军只掳获山/野炮二十三门!只能靠人力硬攻,打击力严重不足,以致再次上演虽已对敌(第三师团)包围攻击,却无法将之全歼或重创的一幕。

  第二阶段的作战却完全陷于被动。会战一开始,军事委员会和第五战区都估计此次会战不过是一年前随、枣会战的翻版,以为日军不至于以有限的兵力冒险向宜昌作远距离进攻,即使日军以一部西渡汉水,也仅是佯动,因而在全战役计划中根本未考虑河西作战,将河西主力放胆调到河东,连宜昌也无兵守备。第一阶段作战后,日军又从长江下游第13军调运3个步兵大队、1个山炮大队以加强第11军,并以6个汽车中队向前线运送大批作战物资,中国方面竟未发现,仍然处于麻痹状态,仍在等待日军自行东返。日军经过整补,突然转而向西,长驱直入。军事委员会和第五战区措手不及,仓猝调整部署,全盘顿时错乱,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防御,战略重镇宜昌的陷落自不可免。这对尔后的抗战,在军事上和心理上更增加了困难。这完全是统帅机关对日军战略和战役企图判断错误所造成。如能在全战役计划中顾及日军西犯的可能,控制较强的战役预备队;退一步讲,如能在第一阶段作战结束到日军西渡汉水的10天空隙时间内判明日军动向,调整部署于先,当仍可保持一定的主动性,给日军以更大打击,而减少己方的损失。

  各战区之间以及战区内各部队之间缺乏积极主动的策应,也是导致此次会战失利的重要原因(这一弊病在历次会战中反复出现)。日军为遂行此次会战,从长江以南和长江下游抽调了大批部队,也就是说,从第九、第三战区当面抽走了大批部队,这使日军在其占领区内本来就很分散、薄弱的守备力量更加分散,更加薄弱。第九、第三战区如能乘此机会向当面日军发起强有力的攻势,必能收到较冬季攻势更大的战果,威胁日军后方,给第五战区以有力的策应。但第九、第三战区虽有所行动,却远不够积极、有力。蒋介石曾于5月3日致电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和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要他们“乘敌移动,予以一大打击……第九战区应乘虚蹈隙,进袭当面之敌,使第五战区作战容易……第三战区应加强沿江兵力,积极邀击敌舰,截断长江。”这一命令也未得到认真执行。同样,在第五战区内,军事委员会和第五战区也曾要求第21、第29、第31各集团军先发制敌,进攻日军后方,威胁汉口,确实截断平汉线,但这些训令发出后多未付诸实施,军事委员会和战区也未严格督查,因循了事。

  枣宜会战历时近两个月,中国军队英勇抗战,沉重打击了日军,战役虽然最终失败了,但以张自忠将军为代表的中国爱国军人伟大的抗战精神给日军以强烈震撼。战役的失败也给正面战场造成了极为不利的影响。中国丢失了鄂北鄂西江汉平原富裕的产粮区,日军在宜昌修建飞机场对重庆等大后方地区狂轰滥炸,加上欧战的不利形势,种种因素的综合,极大影响了重庆国民政府的抗战意志,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悲观消沉局面,而这正是日本迫降政略中最希望看到的。

  枣宜会战后是中国抗战最危险的时期。但同时,在这种形势下,激烈全国抗战士气、推动抗战继续前进的重任进一步落到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敌后战场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枣宜会战历时近两个月,中国军队英勇抗战,沉重打击了日军,战役虽然最终失败了,但以张自忠将军为代表的中国爱国军人伟大的抗战精神给日军以强烈震撼。战役的失败也给正面战场造成了极为不利的影响。中国丢失了鄂北鄂西江汉平原富裕的产粮区,日军在宜昌修建飞机场对重庆等大后方地区狂轰滥炸,加上欧战的不利形势,种种因素的综合,极大影响了重庆国民政府的抗战意志,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悲观消沉局面,而这正是日本迫降政略中最希望看到的。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