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之死:毒杀光绪的最大嫌疑人竟是隆裕皇后
趣历史 2013-08-16 11:13:51 珍妃 光绪 慈禧

  光绪之死话说前些时报载,通过检测光绪留下的头发和衣服,确定他的死因是砒霜中毒急性发作而死。一时之间关于究竟是谁毒杀光绪的猜测众说纷纭。比较流行的说法是:慈禧李莲英袁世凯最可疑。

  但分析起来实则并非如此。慈禧确实想置光绪于死地,可按她当时的病情来看,她已经无力安排毒杀光绪了,就是安排人,可能也不会有人听她的而为自己留下后患。

  说袁世凯毒杀光绪,也属戏言。因为身在宫外的袁世凯不可能有机会。至于李莲英:他对慈禧惟命是从。可是他内心里还是非常同情光绪的,在“西狩”路上,他曾经冒着得罪慈禧的风险将自己的被褥献给光绪,光绪对他的印象也挺好,甚至说没有他自己将会更加受苦。此时慈禧命悬一线,他不会去毒杀和自己关系尚好的光绪。

  实际上,杀害光绪的最大嫌疑人应该是隆裕皇后。为什么呢?

  首先是光绪伤害她很深。隆裕的母亲是慈禧的胞妹。因此,隆裕7岁开始就在慈禧身边长大,后来被强指给比自己小三岁的光绪为后。在指婚的现场,光绪就不想将定亲的信物给她,是在慈禧的威逼下,她才拿到信物的。

  光绪帝在大婚之夜只对她客气有加,没有亲近她。对于隆裕的娘家,光绪也十分无礼。当时,有一婚俗,就是在大婚第四天,皇帝要宴请皇后娘家,光绪借口劳累过度,取消了婚宴,还把筵宴礼分赐给在京王公大臣。作为女人一生中最风光的事情,就让光绪给砸了。如此,隆裕皇后能不记恨光绪吗?

  二人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光绪最爱的是珍妃,只有和珍妃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有说有笑,而一见到隆裕他就板起面孔,而且根本不到皇后的宫中去。一次隆裕请安之后,光绪命她退下,但是她装作没听见,盛气凌人地看着珍妃等人。光绪盛怒之下,竟将隆裕的一枚价值连城的发簪(乾隆时的遗物)掷得粉碎。从此两人更加互相衔恨。

  1894年10月,珍妃被慈禧降为贵人,并且遭到“褫衣廷杖”的当众羞辱,最主要的原因是隆裕向慈禧密报珍妃对她“大不敬”。在宫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宫女一般是不许打脸的”,而这一次,隆裕打了珍妃的嘴巴,这样一来,光绪对隆裕的态度更加恶劣。

  由于婚姻不幸,又受慈禧感染,隆裕心狠手辣。隆裕在宫里是最不得人心的,脾气很坏,因为得不到皇上的宠爱,身边没有一个贴心的人,底下人都怕她乱发脾气。她经常找碴打骂宫女,就是对小动物也缺少慈爱之心,她养的猫不超过半个月,就会被她打走或者踩伤踩死。须知,那时养猫是宫女们重要的消遣事,她却不怕犯众怒而干此残忍的事情,可见心肠歹毒。

  最重要的是,她撞上了一个时机。慈禧病重之后,宫中大事小情由她主持,而且她居然打理得井井有条。为慈禧画像的英国人加尔女士在自己的作品《慈禧写照记》中的描述说:“皇后(隆裕)其才能如何,虽不可知,然当太后退休(指患病后)之际,宫中诸事,皆由后勾当之,其举措井井,殊不亚于乃姑也。”

  如果光绪不死,在慈禧过世后出来执掌朝政,可能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废掉皇后,祭奠珍妃,加封封号。这是任何人都能料得到的。所以,她决然要铤而走险,毒死光绪以维持自己的权威。

  光绪洞房时为何趴在皇后隆裕怀里嚎啕大哭?

  洞房花烛夜,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此乃人生三大乐事也。但对皇帝而言,大婚往往是一种政治婚姻,有时很痛苦,也很无奈,只能以冷落皇后排解苦闷,难以体会到洞房花烛之夜的愉乐。

  皇帝皇后日常并不住在一起,大婚后一段时间才如常人一样,天天晚上住在一起,同床共眠,相拥热吻。如清宫有规定,大婚后皇帝皇后应在坤宁宫东暖阁住满一个月,两人才能回各自的寝宫。但清皇中真正住满一月的只有康熙一人。同治住2天、光绪住6天。末帝宣统溥仪退位后才结婚的,不过也是在宫里举办的,与皇帝大婚无异。但他当晚便移居养心殿的体顺堂,感觉在洞房不习惯不舒服。

  清皇中,在洞房最难过的当是光绪皇帝,他在洞房内心事重重,根本不想与皇后,也是她的表姐隆裕上床。据说最后他趴在隆裕的怀里号啕大哭,表示只能永远敬重她,大婚以后好长时间光绪不跟隆裕皇后同床。原来光绪最爱的是珍妃,但慈禧却逼着他娶了表姐。

  光绪被软禁之后,只有她陪在身边,御医给皇帝看病用药都必须经过皇后过目。虽然光绪体弱多病,但能照常每天给慈禧请安,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可是,突然之间就殡天了。有人说是吃了慈禧赐给的酸奶,也有人说就是药中有毒。但无论哪样,这些东西都必须经过隆裕之手,她是脱不开干系的。光绪之死在所有嫌疑人里,无疑隆裕的嫌疑是最大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