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投降前的垂死挣扎:曾把苏联当救命稻草
趣历史 2015-05-26 09:55:49

  导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日在日本国会的党首辩论中,拒绝明确承认《波茨坦公告》对日本侵略战争的定性,招致众多批评。其实在1945年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表示投降前后,也有过各种垂死挣扎。

  主战派拟定“总决战计划”

  1945年7月26日晚,美、中、英三国向日本发出由杜鲁门蒋介石丘吉尔签署的《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7月27日,日本首相铃木主持召开最高战争指导会议,讨论日本政府对《波茨坦公告》的立场问题。会上,日本外相东乡茂德认为,公告不是“敦促无条件投降的命令”,所以劝日本天皇要以“极其慎重的态度”对待这一通牒。但以陆相阿南惟几、海军上将丰田等为代表的军方人士坚持主张不要公布《波茨坦公告》,如果真要公布,也应附上一项声明,表示坚决反对。铃木屈从了军方。

  日本主战派不甘心失败,还拟定了一个“总决战计划”,共分3个阶段。以第三阶段“日本、满洲、朝鲜的整个毁灭阶段”为例,共分三个步骤:“(一)全力保卫东京,以自杀战术普遍阻抗盟军的前进,但日本必将因此遭受美机的滥炸,因此,日本的整个岛屿建筑亦将全部毁灭,战至东京沦陷后,立即向盟国提出无条件投降,本土战事至此可告一段落。(二)东三省与朝鲜现有日军约100师团以上。在东京宣告投降以后,朝鲜与华北等地日军必须继续作战,必须战至全部覆没为止。(三)如东三省与朝鲜两地为盟军攻占,日军全部毁灭后,日本本土定可利用盟国间互相之矛盾而存在。”其狠毒残忍可见一斑。

  寄希望于苏联居中调停

  事实上,日本主战派“总决战计划”都是假想苏联不至于参战而拟的。东乡茂德坚持不要从正面拒绝《波茨坦公告》,也是想静观苏联的动向再作定夺——由于苏联与日本签订有中立和平条约,苏联当时没有在《波茨坦公告》上签字,也没有对日本宣战。

  进入8月份,形势对日本越来越不利。8月8日,东乡茂德给驻苏联大使佐藤发去电报,称“局势急转直下,必须尽快澄清苏联的态度。请再作努力,并急复告”。佐藤当即联系苏联外长莫洛托夫,试图做最后的努力。莫洛托夫在下午5时约见了佐藤,但并没有谈论苏联出面调停之事,而是向佐藤宣读了苏联对日本的宣战书——斯大林8月7日已签署命令,要求苏联远东红军做好准备,于9日零时开始进攻。

  莫洛托夫念完宣战书后,佐藤立即追问道:“所谓自8月9日进入战争状态的时间,那就意味着8月8日是和平状态、自9日起为战争状态吗?”“是这样的。”莫洛托夫说。

  由于日本大使馆电话线被切断,佐藤的电报也发不出去,所以直到8月9日凌晨,日本才得知苏联已向日本开战。

  苏联参战,加之美国于8月6日、8月9日连续向日本投放两颗原子弹,对于同盟国的双管齐下,8月9日,日本召开最高战争指导会议,讨论是战还是降的问题。最后,天皇作出决断:结束战争。

  与美国私下讲好投降的“价钱”

  在我们的印象中,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然而在日本的官方材料中,别说“无条件投降”,连“战败”“投降”之类的字眼都没出现过,日本只使用“终战”表述。

  日本《产经新闻》去年刊登消息,称在英国国立档案馆发现1945年日本驻都柏林领事向日本外务省发出电报的副本,主要息是告知“美英已同意日本在战后维持天皇制的要求”。这份电报印证了一个流传已久的猜测:当年美英私下与日本讲好了投降的“价钱”。

  美国当时对战败国日本的处置,与德国相比实在有着天壤之别。日本不仅没有被勒令改变原有的政府结构,很多最重要的战犯未受追究,拆除可供军事所用的重工业、对受害国赔偿等也被美国一笔勾销。日本天皇在8月15日宣读“终战诏书”时,投降被称为“为保全国体停止战斗”,措辞和行文毫无“无条件投降”的意味。更有甚者,9月2日日本正式签订投降文书时,在由美方准备的投降文书中,也没有“日本无条件投降”字样,只要求日本武装力量缴械投降。

  原来,在战争即将结束的那段时间,美、日驻瑞士的代表一直保持着频繁接触。德国投降次日,即5月9日,日本天皇就得到驻瑞士秘密使团的报告,说美方代表应允在“无条件投降”的名义下,可为日本提供包括“保留天皇制”在内的“照顾”。而接到这一消息后,日本并未立即应允,仍希望借助苏联的调停,将“投降”改为“体面和平”。8月9日苏联对日宣战,日本这才接受了美方的“开价”。可以说,69年前那场不彻底的无条件投降,为今天的日本右翼歪曲历史提供了温床和逻辑起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