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如何拿下了东三省?竟有张作霖和老底柱参与

  蓝天蔚,字秀豪,湖北黄陂人,1878年生。1902年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904年加入同盟会。1906年任同盟会辽东支部负责人。1910年任东北第二混成协协统(旅长),是个坚定的革命党人。此次会议本来是蓝天蔚等发起,目的是推举蓝天蔚为关外都督。但不承想,却让赵尔巽占了上风。

  赵尔巽深知兵权的重要,他必须立刻剥夺蓝天蔚的兵权。于是,他于成立保安公会的第二天,即1911年11月13日,向袁世凯发一密电:“此军即令聂汝清暂兼协统,并留奉防,可保目前治安。”这就是说,第二混成协的协统由原任该协标统(团长)的聂汝清担任了。这个聂汝清是个顽固守旧的军人,坚决反对革命,是赵尔巽最放心的忠于他的奴才。赵尔巽把第二协的兵权交给了他。

张作霖

  还不止此。这个老奸巨猾的赵尔巽还把蓝天蔚挤到了关内,让他远离东北,以免在他的眼皮底下变生事端。他的手法是很高妙的。在成立保安公会的第三天,即1911年11月14日,赵尔巽就以考察的名义,把蓝天蔚派到了关内。赵尔巽给蓝天蔚下了一个札令:“查有第二混成协蓝统领天蔚,志趣远大,识见明敏,堪以派赴东南各省考察此次战事之实情、公众之意见,并传布奉省保安会宗旨,以谋国民之幸福。为此,札委札到该协统,即便遵照,克日前往妥办,随时报告。”

  就这样,赵尔巽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地就把蓝天蔚挤走了。但在外界看来,好像是给蓝天蔚委以重任似的。把拟任关外都督的人选撵到了关内,使关外的革命没有了领袖,赵尔巽的这一着是够狠毒的了。在挤走蓝天蔚的过程中,张作霖曾与蓝天蔚发生冲突,张作霖想下掉蓝天蔚的枪,被赵尔巽假意制止。但这一举动,也给蓝天蔚构成了威胁。张作霖是挤走蓝天蔚的帮凶。

张作霖

  张榕首先做的一件大事是发起成立了一个革命组织。蓝天蔚等离开东北后,东北革命者群龙无首,各派有分崩离析之势。张榕与革命党人张根仁、柳大年等积极策划成立一个革命组织,以把分散的革命力量组织起来。他们就成立了奉天联合急进会,各界参加的人很多。他们的宗旨是:“将以响应南方,牵制北军势力,使清帝不敢东归,赵督不敢独立。”推举张榕为会长,柳大年等为副会长,密谋武装起义。他们派人到辽阳、海城、海龙、兴京各地,运动军警,组织民军,参加民军的有一万多人,连当地的官吏也不敢干涉,形成了一股声势浩大的革命势头。

  对张榕的所有举动,赵尔巽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他“侦知其谋,惮之弥切”。赵尔巽在成立保安公会时,还给了张榕一个有名无实的参议副长的官位,以便迷惑笼络张榕。张榕是个光明磊落之人,对赵尔巽的阴险狡诈没有任何防备。张榕认为袁金铠是自己人,对他无话不讲,这就泄露了组织内部的秘密。其实,袁金铠是赵尔巽的心腹。袁金铠把急进会的起义计划密告了赵尔巽,赵尔巽就派张作霖设计杀害张榕。

  本来赵尔巽早就派张作霖秘密监视张榕的一举一动,同时让张作霖和张榕虚与周旋,待机而动。1912年1月23日晚,袁金铠怂恿张榕请张作霖到平康里得意楼便宴,张榕不知是计,就照办了。酒饭将毕,袁金铠借故先支走了张作霖,以便张作霖去布置人杀害张榕。酒席散后,张榕在往回走时,遭到两个人的枪击,当场毙命,时年28岁。这两个人就是张作霖的密探。

  随后,他们查抄了张榕的家,接着又查抄了张榕哥哥的家。当晚,张作霖又派人杀害了张榕的助手革命党人宝琨和田又横。以后几天,继续大搜捕,有一百多人被杀,白色恐怖笼罩整个省城。对这次血腥的反动暴行,张作霖向赵尔巽专门写了一个呈文,以表其功。赵尔巽批示:“该统领不动声色,连毙三凶,实足以快人心,而彰显戮。”对张作霖的暴行,他极力称赞。

张作霖

  由于张作霖镇压革命有功,经赵尔巽的保奏,清廷任命张作霖为关外练兵大臣,赏戴花翎,以总兵记名,并将其所部改为第二十四镇,成为一个师的建制,授为统制(师长),并兼奉天巡防营总办。从此,张作霖掌握了奉天省的军事大权。

  其实,这并不是说,他对小皇帝有什么特殊的感情,非得保皇不可。他这是在表示忠心,以便取得袁世凯的任,为将来的提升预留地步。虽然张作霖的保皇论调同袁世凯的假共和主张有矛盾,但是,老奸巨猾的袁世凯从张作霖的表忠电里,已经嗅出张作霖是个可以利用的鹰犬。因此,袁世凯便对张作霖采取了暗中联络的策略,派出信使,发出密信,在信中说明宣统皇帝退位,势在必行。并诱之以利,清帝退位后,答应必“任卿为东三省防务督办”。这对抱着“有奶便是娘”的信条的张作霖来说,是个天大的喜讯。从此,以这个政治交易为契机,他们二位就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了。张作霖心领神会,自然放弃了保皇论,摇身一变,而成为共和制的积极拥护者了。他“两次致电袁世凯表示赞成共和”,从而成为袁世凯的真正帮凶。

  张作霖认准抱定袁世凯这条粗腿对他有利,便一再地向袁世凯表忠。袁世凯当上了临时大总统,他觉得还不够,就致电拥戴袁世凯当正式大总统。电文云:“国体既定,临时共和政府已成立,窃维推选袁世凯为大总统,实属至当。”张作霖很怕慢于他人,抢先表态。在以后的许多重大问题上,如袁世凯不想离开他的老巢北京等事件上,张作霖都亦步亦趋,紧跟袁世凯,表示忠顺。这些作法,也确实得到了袁世凯的首肯,张作霖也理所当然地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这在张作霖一生的经历中,是十分重要的一环。原来的巡防营是地方治安部队,是由东三省筹资维护的,主要任务是辅助陆军攻守和协同巡警捕盗。而陆军师团,则是负责国防要务,兼司地方剿匪,是国家的正规部队,由中央拨款装备,归国家调遣。陆军第二十七师的编制有了很大的提升。由原来马步单一兵种的落后部队改编为多兵种合成的先进部队。它有5个兵种,即步兵2个旅,骑兵1个团,炮兵1个团,工兵1个营,辎重兵1个营。相对而言,该部队装备精良,面目一新。

  张作霖本人升官,他的老班底也跟着升迁。张作霖命汤玉麟为第五十三旅旅长,孙烈臣为五十四旅旅长,张景惠为骑兵第二十七团团长,张作相为炮兵第二十七团团长。其余的团、营、连长也都是张作霖的亲信。因此,陆军第二十七师名义上虽为国家的军队,实质上却是张作霖的私家军。官官之间、官兵之间、兵兵之间,是用亲戚、乡党、盟友、帮派联系在一起的。他们以帮派利益和兄弟义气为纽带,结成了牢固的封建群体。他们只听命于一个人的指挥,这个人就是他们的恩人张作霖。陆军第二十七师实质就是张作霖个人的家兵家将。

  当时,东三省还有三支部队。其一是冯德麟的陆军第二十八师,是由原巡防营左路改编的,编制2个旅。冯德麟任师长,张海鹏、汲金纯分任旅长,驻北镇。军力显然弱于张作霖的师。其二是由原巡防营后路抽调一部分改编为陆军骑兵第二旅,吴俊升任旅长,兼巡防营统领和洮南镇守使,负责奉省西北的地方治安,驻洮南。其三是巡防营右路未变,由东边道镇守使马龙潭统辖,仍驻原地凤城。

  这三支部队,其装备、数量、兵种、驻地等,都不能和张作霖的陆军第二十七师相比,他们都是弱旅。其时的张作霖占有了天时、地利、人和三大有利条件。张作霖此时变成了东三省举足轻重的武装力量。这为他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可靠的基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