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史派”顾颉刚爱才懂礼 给弟子立“八项规定”
趣历史 2016-07-10 07:21:35

  顾颉刚能吸引一帮年轻人,是因为他特别爱才。

  作为教师,顾颉刚鼓励学生独立思考。布置作业,如学生根据老师课堂上讲授的内容来回答,他很不满意。他希望学生提出自己的观点,敢于提出异议。学生越是和他唱反调,他讨论起来越是兴味盎然。

  1930年秋,谭其骧在燕京大学历史系读研究生,选修了顾颉刚《尚书研究》这门课。顾颉刚在讲义中认为,《尚书·尧典》写于西汉武帝之后。谭其骧根据自己的阅读,发现讲义中的“十三部”不是西汉制度而是东汉制度。一次课后,谭其骧把这一看法告诉了顾颉刚。顾颉刚相当重视,要他把想法写出来。谭其骧便查阅了相关材料,把自己的看法写成一封信给了老师。顾颉刚当晚就给弟子回了一封长达六千字的信,有赞成有否定。这封信激发了谭其骧钻研这一问题的兴趣,于是再次写信和老师商榷,顾颉刚亦再次回函,回答弟子的辩驳。过了几天,顾颉刚把这四封信加了一份说明发给班上同学讨论。

  一个是大名鼎鼎的学界权威,一个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但两人争论时既据理力争又惺惺相惜。少年锐气逼人,老者风度感人。这场讨论激发了谭其骧钻研学问的兴趣和热情,也让老师顾颉刚从此对他另眼相看青眼有加。

  顾颉刚经常自掏腰包资助学生,也通过其他办法帮助学生,比如为弟子争取奖学金。

  顾颉刚在中山大学教书时,一位名叫何定生的学生研究《山海经》颇有成果。但何定生家境贫寒,顾颉刚便在校务会上为弟子争取奖学金。一位教授坚决反对,顾颉刚据理力争与对方吵了15分钟,终于费尽周折为弟子争来了200元的奖学金。后来,顾颉刚写信把奖学金来之不易的过程告诉了何定生,一方面提醒弟子要珍惜这笔钱,另一方面也让弟子明白社会之黑暗环境之艰难,所以,更要振作精神,努力学习,“把这班腐化的分子打倒”。在信中,顾颉刚还以“殷忧圣,多难兴邦”来激励弟子在困境中发愤图强:“一个人只要用机会,坎坷之境原即是向上的戟刺。”

rdn_546d60d96d6b7.jpg

  顾颉刚知道,想做好学问,必得有稳定的生活,良好的心境和正确的人生态度。所以,对弟子,学术上他指点迷津,生活上也耐心开导。

  顾颉刚离开广州后,何定生追随恩师一道去了北京。有段时间,他恋爱受挫,萎靡不振,无心向学。顾颉刚便写信要弟子注意以下几点:

  一、此后不许说“死”,也不许想。

  二、厉行运动,注意起居,把身体弄好。

  三、对人不可哭丧着脸,起人厌恶或怀疑。

  四、一天的生活要有轨道,一年的生活要有预算,一生的事业要有目的,不可说“只知今日,不知明天”。

  五、用钱须登帐,最好每月有预算决算。

  六、不可感情用事,高兴时拼命的干,不高兴时什么都不干。

  七、如有恋爱,应谋结婚,不可说“我不希望有结果,我是没办法的。”

  顾颉刚告诉弟子,自己为何要提出以上几点,因为“研究学问,首须生活安定”:

  “生活不安,一切无从说起。但要有安定的生活,不可不先作过平凡的人。以上几条,都是作一个平凡的人的方法。你肯依我话,则此后自有成就。否则你去浪漫,去漂泊,这种文人的生活由你自己去过,和我不生关系,不必来看我。”

  由于何定生遇到麻烦喜欢抱怨别人,顾颉刚在上面七条外又加了一条:“八、重于责己,轻于责人。常常替人家设身处地地想一想,不要只管自己。”

  顾颉刚的“八项规定”,让何定生做人方面幡然悔悟,学术上也开始勇猛精进。

  历史学家汪宁生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赴云南从事民族调查工作。当时他颇有情绪,因他想从事历史研究,认为做民族调查会荒废学业。偶然读到顾颉刚《史林杂识》,他心中的懊恼烟消云散,精神为之一振。

  在这本书中,顾颉刚用藏、白等族招赘习俗,证明古代赘婿与奴隶无异;用苗族丢包习俗,说明内地彩球择婿的由来;以蒙藏服饰,考证“披发左衽”;借用喇嘛庙宇中的酥油偶像解释何为“刍狗”,从西方方言考证出“吹牛”“拍马”的来源等。

  汪宁生这才明白,民族调查工作,不仅与他研究历史的愿望不违背,反而大有助益。

  由此,汪宁生方懂得顾颉刚下面这句话绝非虚言而是一位大师的真知灼见:“遍地都是黄金,只怕你不去拣;随处都是学问,只怕你不去想。”

  在一般人看来,顾颉刚这样的大学者,想必智力超群,记忆力非凡,但顾颉刚本人却告诉我们,他的治学得力于十个字:“随地肯留心,随时勤笔记。”对此,他还做了解释:“予生封建家庭,二岁即识字,五岁即诵经,以长者期望之殷切,脑力摧残过剧,七八岁即已陷于神经衰弱之苦况,读时虽了了,掩卷旋茫然。所以尚能从事于考索之业者,只缘个人习性乐于遇事注意,而此腕又不厌烦,一登于册,随手可稽,予盖以抄写代其记忆者也。”

  那顾颉刚上述“十字箴言”貌似寻常,真能持之以恒却不易。

  在给何定生的一封信中,顾颉刚谈到自己爱才成“癖”:“我一生所受的累,不是自己的好名好利,而是爱别人的才。凡是有才干的人,无论在学问方面,在艺术方面,在办事方面,我都爱,我总希望他能顺遂地发展他的个性,我在可能范围之内总想帮助他。我常觉得‘人之好善谁不如我’这句老话是不对的,应当改作‘人之好善谁如我者’才合,因为世界上爱才的人太少了。”

  顾颉刚倾毕生精力完成了等身著作,也为培养人才耗费大量心血。顾颉刚曾说:“凡是一件有价值的工作,必须由于长期的努力,一个人的生命不过数十寒暑,固然可以有伟大的创获,但必不能有全部的成功。所以我们只能把自己看作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中必须比前人进一步;也容许后一世的人要比自己进一步。能够这样,学术界才可有继续前进的希望,而我们这辈人也不致作后来人的绊脚石了。”

  顾颉刚耗心费力培养弟子,其动机与宗旨尽在于此。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