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信泉

吴信泉(1912~1992)

吴信泉的资料

中文名:吴信泉

国 籍:中国

出生日期:1912年

逝世日期:1992年

职 业:军事

主要成就: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指挥员

                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

                1955年9月被授予中将军衔

籍 贯:中国湖南

所处时代:现代时期

政 党:中国共产党

重要事件:抗日战争 解放战争 抗美援朝

最新人物

其他W开头的人物更多

现代其它的人物更多

吴信泉——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

  吴信泉(1912—1992),湖南省平江县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杰出的军事指挥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9月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个人信息

  荣誉经历

  吴信泉,1926年参加本地农民协会。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五军第三师班长,第三师司令部参谋、特务连政治指导员,十一团营政治教导员,红三军团第十二团、十四团、十五团特派员,军团保卫局执行部部长,红十五军团保卫局一科副科长,师特派员,师政治部主任。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八团政治处副主任、主任,六八七团政治委员,三四四旅政治部主任,新编第二旅政治委员,新四军第三师八旅政治委员,淮海军分区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部主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和中共淮海地委书记。解放战争时期,任新四军第三师独立旅旅长兼政治委员,东北民主联军第二纵队六师师长兼政治委员,纵队副司令员,第四野战军三十九军政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十四兵团军长兼政治委员,中国人民志愿军西海岸指挥部第二副司令员、军长兼政治委员,东北军区副参谋长,沈阳军区参谋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是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1992年4月2日在北京逝世,终年八十岁。

  背景

  1950年10月,侵朝美军及“联合国军”长驱直入,兵锋直指中朝边界。总司令麦克阿瑟五星上将狂妄地叫嚣:“要在感恩节以前饮马鸭绿江,占领全朝鲜!”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1950年11月1日,吴信泉率第39军与美军打响了第一枪。

  狭路相逢

  他笑道:“不就是美国佬吗?他们也没长着三头六臂!”

  1950年10月28日,美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果断地将美“王牌军”第1骑兵师投入战斗。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面对南朝鲜军的一溃再溃,知道遇上了“劲旅”。10月28日,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急令第39军军长吴信泉率部火速赶往云山,阻击南朝鲜军第1师的北上。10月29日,吴信泉率部赶到云山城外,对云山的南朝鲜第1师构成了三面包围,准备与第40军第119师共同拿下对方。10月31日,美第1骑兵师先头部队第8骑兵团进入云山,接替南朝鲜第1师的防守,美军主力则进至云山以南的龙山洞。

  云山,朝鲜云山郡首府。群山环抱,河流纵横,战略地位非常重要。云山之战,对整个战局关系重大。双方指挥官都盯上了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从而引发了一场“中美王牌军大较量”。美陆军第一骑兵师,创建于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系“开国元勋师”,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均战功赫赫,号称“王牌军”。朝鲜战争爆发后,这支机械化部队从洛东江反攻到突破三八线到攻克平壤,一直担负着主攻重任,自恃160年没打过败仗,是麦克阿瑟的“宠儿”。师长盖伊少将在二战中曾任“常胜将军”巴顿的参谋长,以精通装甲战战术而著称。

  志愿军第39军的前身是红25军,长征中的“开路先锋”,抗日初期参加过平型关大战,解放战争期间系四野的“攻坚尖刀”,从白山黑水一直打到西南边陲的睦南关(友谊关)。军长吴信泉,1927年参加赤卫队,1930年参加红军,系爱吃辣椒的天生不信邪的湖南硬汉。

  一过鸭绿江,吴信泉的心里就直挠痒痒,憋着要痛打美国佬。针对极少数新兵的“恐美”情绪,吴信泉笑道:“娘的,不就是美国佬吗?他们也没长着三头六臂!咱不光要摸摸它的老虎屁股,还要扒下它的老虎皮,给咱彭老总做把太师椅!”狭路相逢,勇者胜。全军上下顿时群情激昂。

  首战告捷

  他一指地图:“好!提前发起总攻,打它个措手不及!”

  1950年11月1日下午,中美“王牌军”终于在云山交锋。就在前一天,吴信泉将作战方案上报彭德怀,部队也迅速抢占了有利地形。38岁的瘦削的吴信泉对“赴朝第一仗”充满了信心:除1个团在泰川阻击美陆军第24师外,共有8个步兵团参战,此外还有配属的2个炮团火力支援,特别是火箭炮营,出国前刚装备上沈阳兵工厂自制的土“喀秋莎”,这回也该开开洋荤了!当然,吴信泉也为找不着美国佬而恼火,末了只好安慰自己:打李承晚军也行,逮不着老虎就套只狼,好歹也解解馋!

  彭德怀很快批准了吴信泉的方案:预定11月1日晚7时30分发起总攻。吴信泉兴奋地对志愿军副司令邓华嚷道:“请总部首长放心,云山这一窝狼,咱39军吃定了!”

  1950年11月1日早晨,重兵云集的云山一反常态的寂静。白茫茫的浓雾笼罩着山川,为大战前的战场增添了神秘的色彩。有趣的是,双方此时还不知道彼此的身份:志愿军以为对手是南朝鲜军,美军以为对手是朝鲜人民军。这时,吴信泉接到志司总部的通报,称美第1骑兵师已进至龙山洞地区。为防止美军北上增援,吴信泉马上派第343团南下,赶到龙山洞至云山的公路上构筑阵地,阻击敌军。正午时分,正在急行军的第343团被美军空中侦察机发现。美第1骑兵师师长盖伊接到报告后,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这意味着对手正企图切断龙山洞通往云山的公路。他立即命令驻扎在龙山洞的第5骑兵团派部队向北巡逻;命令驻扎在云山的第8骑兵团驻守诸仁桥,保证公路畅通;命令空军和炮兵严密封锁山路。

  然而,志愿军第343团还是冲破美军飞机和炮火的封锁,抢先一步到达了目的地,还没等修好工事,美军的巡逻分队也赶到了。部队突然开火,美军士兵尚未弄清发生了什么情况,一场伏击战就这么干净、利索地结束了。

  美第5骑兵团团长约翰逊得知巡逻队遭到伏击,意识到军情不妙,遂指挥部队向志愿军阵地发起了轮番进攻。美军的攻势越来越猛烈,志愿军却坚守阵地,寸士不让。双方激战到黄昏时分,美军已显疲惫,攻击势头明显减弱,志愿军则斗志正旺,第343团团长王扶之抓住有利战机,命令第1营出击。第1营如饿虎下山,以手榴弹开道,紧接着机枪狂扫,打得美军狼狈后撤。其中第1连全歼美军B连,创造了以一个连歼灭美军一个连的模范战例。第343团的首战告捷,奏响了云山之战的序曲。“刀出鞘、弹上膛”的第39军,默默地等待着一场大厮杀。这时,担任主攻的我116师师长汪洋,从炮队镜里发现云山外围出现了大量的坦克和汽车,急得他在电话里嚷道:“军长,煮熟的鸭子别让它飞了!赶紧动手吧?”吴信泉接到电话后,从凳子上一跃而起,走到作战地图前,用手往云山的位置一指:“想跑?可没那么容易!”

  1950年11月1日下午5点30分,随着吴信泉的一声令下,志愿军提前发起总攻。五颜六色的信号弹在暮霭中腾起,各种火器发出的声响震荡着云山山谷。116师从正面攻击,115师和117师从两翼实施包抄迂回,断敌退路,截敌增援。吴信泉以“围点打援”战术,打得敌军措手不及,先乱了阵脚。一阵猛烈的炮火后,志愿军步兵团潮水般地向云山发起了冲锋,并很快逼近美军阵地前。美军指挥官一查弹道,发现是二战中曾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出现的、让德国军队胆战心惊的82毫米的苏制“喀秋莎”火炮。“喀秋莎”的出现,意味着进攻部队已不是朝鲜人民军,美第8骑兵团这才省悟:“中国军队来了”。

  美第8骑兵团在第1骑兵师中一贯担任“开路先锋”,自是傲气十足。战前,南朝鲜军官曾告戒该团团长帕尔莫:“云山周围肯定已布满了中国军队,他们的战斗力很强,你们要小心应付。”帕尔莫却一笑置之:“中国人?就是那些黄种人吗?他们也会打仗?!”这时,天已黑下来了。高地上、河谷中、山涧里,枪炮声、军号声及锣鼓声震耳欲聋,呐喊声惊天动地。美军被这“土八路”战术搞得惊恐万状抱头鼠窜。有个美军俘虏兵战后这样说:“当我听到远方的枪炮声和军号声,我以为我还在梦乡,敌军仿佛腾云驾雾,从天而降……”

  激战至当夜11时,志愿军已攻克云山外围的全部高地。指战员们这才惊异地发现对手不是李承晚军,而是黄头发、大鼻子、蓝眼睛的美国鬼子!

  殊死格斗

  他下令部下:“跟美国鬼子近战、夜战、刺刀见红!”

  吴信泉闻讯后不禁仰天大笑:“本想捞块肥肉,不料却啃上了硬骨头!怪不得火力这么强,原来是美军的王牌军!”军部参谋急忙将这一军情上报志司,彭德怀听罢,从嘴里迸出一句硬邦邦的话:“坚决消灭美王牌军!”

  吴信泉马上对全军下达命令:“发扬志愿军近战、夜战、‘刺刀见红’的特长,首先从气势上压倒美国佬!”他还叮嘱各师师长:“多动脑筋,先打乱敌军,然后各个歼灭!”

  这一下,指战员们嚷得更欢了:“跑朝鲜来,打的就是美国鬼子!现在总算对上号了,上刺刀吧,正想瞧瞧你们有多大道行呢!”

  在肃清云山外围的战斗中,第348团第2营官兵还创造了“步枪缴飞机”的奇迹:他们在一座公路桥上发现前方有4个房屋般大小的物品。走近一瞧,居然是4架飞机。原来这片开阔地成了美军的临时机场。经过短兵相接的肉搏战后,他们缴获了4架美机。这是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唯一的一次缴获美军飞机。吴信泉听说后,喜得一拍大腿:“哈,这下可发洋财喽!”

  随着阵阵冲锋号声,志愿军从四面八方涌入云山城,与美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在志愿军猛烈的攻势下,美军企图向南方逃跑,可后路早被截断,我345团已抢占了诸仁桥的公路路口。激战至1950年11月2日清晨,绝望的美第8骑兵团被压缩在云山南面狭窄的开阔地里。

  这时,美第5骑兵团急促增援而来,却受到志愿军的顽强阻击。阻击战斗异常惨烈,天上是美军几十架轰炸机狂轰滥炸,地上是一波又一波的坦克配属步兵的冲锋,阵地上原来茂密的树林,此时早变成一片焦土。从1950年11月2日午后到黄昏,美军对志愿军发起十多起冲锋,只换得在阵地前丢下了上百具美军尸体。更令美军瞠目结舌的是,面对重达55吨的坦克,中国士兵竟毫无惧色。有个名叫王有的士兵,在激战中竟爬上正在疯狂扫射的美军坦克。“天哪,这些不要命的东方人!”距离坦克不远处的5个美国兵,被这一场面惊得竟忘了开枪,眼瞅着王有炸毁这辆坦克后,又向他们冲来……末了,他们乖乖地向中国士兵举起了双手。

  夜幕降临后,美军试图突围,可还没爬出几步,志愿军一阵猛烈的扫射,就将美军迎头堵了回去,并趁势突入美军阵地。战士们遵照军长吴信泉的命令,跟美国鬼子玩起了“刺刀见红”,吓得牛高马大的美国兵拼命地往汽车底下钻。不少战士和美国兵抱成一团,用脚踹、用手抓、用牙咬,实在不行了,就拉响了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11月3日夜,第39军向被围美军发起猛攻。在帕尔莫团长的眼里,漫山遍野都是前仆后继的中国士兵,那种感觉就像整座山峦都在涌动……经过一夜的激战,美第8骑兵团第3营全部被歼。1950年11月6日,美陆军被迫撤销第8骑兵团第3营番号。

  在两天三夜的血战中,志愿军第39军重创美第1骑兵师,毙、伤、俘敌军共2000余人,其中美军1800余人,击落飞机1架,缴获飞机4架,击毁与缴获坦克28辆,汽车170余辆,各种火炮119门。面对捷报频传,吴信泉一拍桌子:“哼,美国佬这下知道了吧?近战、夜战、拼刺刀,这是咱‘土八路’的传家宝!”

  当然,美军凭借其强大的空军力量和高度机械化的装备,使得一部分有生力量最终逃出志愿军的包围圈,避免了被全歼的窘境。

  将军一战惊天下。彭德怀由衷地感叹道:“美军骑1师从未吃过败仗,如今败在我们39军的手下了!”毛泽东则以他特有的幽默评价道:“实践证明,美军不可怕,纸老虎毕竟是纸老虎嘛!”云山之战更在西方军界引起强烈的反响。美骑1师师长盖伊少将,不得不怀着沉痛的心情,咽下了这杯苦酒。

吴信泉相关的历史人物

吴信泉的简介

吴信泉的生平

吴信泉最新文章

历史人物首字母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人物朝代、地区索引: 上古 夏朝 商朝 周朝 春秋战国 秦朝 汉朝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十国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民国 世界 近代 现代 影视小说 美国 日本 五胡十六国 巴尔干 南美洲 北欧三国 俄国 英国 法国 德国 意大利 西班牙 奥匈帝国 土耳其 非洲 朝鲜

热门明星索引: 全部 内地 港台 日韩 欧美 歌手 演员 体育 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