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罗祖篇原文是什么?该怎么理解呢?
2021-04-13 10:46:20 李臣典 南怀仁 赵藩 钱沣 黎简

  聊斋志异《罗祖》原文

  罗祖,即墨人也[1]。少贫,总族中应出一丁戍北边[2],即以罗往。罗居边数年,生一子。驻防守备雅厚遇之[3]。会守备迁陕西参将[4],欲携与俱去。罗乃讬妻子于其友李某者,遂西。自此三年不得反。适参将欲致书北塞,罗乃自陈,请以便道省妻子[5]。参将从之。

  罗至家,妻子无恙,良慰。然床下有男子遗舄,心疑之。既而诣李申谢。李致酒殷勤;妻又道李恩义,罗感激不胜。明日,谓妻曰:“我往致主命,暮不能归,勿伺也[6]。”出门跨马去。匿身近处,更定却归[7]。闻妻与李卧语,大怒,破扉。二人惧,膝行乞死。罗抽刃出,已复韬之曰[8]:“我始以汝为人也,今如此,杀之污吾刀耳!与汝约:妻子而受之[9],籍名亦而充之[10],马匹器械具在[11]。我逝矣。”遂去。乡人共闻于官。官笞李, 李以实告。而事无验见,莫可质凭,远近搜罗,则绝匿名迹。官疑其因奸致杀,益械李及妻;逾年,并桎梏以死[12]。乃驿送其子归即墨[13]。

  后石匣营有樵人人山[14],见一道人坐洞中,未尝求食。众以为异,赍粮供之。或有识者,盖即罗也。馈遗满洞,罗终不食,意似厌嚣,以故来者渐寡。积数年,洞外蓬蒿成林。或潜窥之,则坐处不曾少移。又久之,见其 出游山上,就之已杳;往瞰洞中,则衣上尘蒙如故。益奇之。更数日而往,则玉柱下垂[15],坐化已久[16]。土人为之建庙;每三月间,香楮相属于道[17]。其子往,人皆呼以小罗祖,香税悉归之;今其后人,犹岁一往,收税 金焉。沂水刘宗玉向予言之甚详。予笑曰:“今世诸檀越[18],不求为圣贤[19],但望成佛祖。请遍告之:若要立地成佛,须放下刀子去[20]。”

image.png

  聊斋志异《罗祖》翻译

  即墨县有个叫罗祖的人,小时候家里贫穷。有一年,恰好他们姓罗的族中摊着要个人去北部边疆当兵,族人决定叫他去。

  罗祖在北疆的好几年里,娶了媳妇,生了个儿子。队伍上的守备官待他很好。不久,守备升了官,要去陕西当参将,打算把罗祖也带了去。他把妻子和孩子托付给一位姓李的朋友照顾着,便跟守备去了陕西。一去就是三年。

  一次,罗祖听说参将想给北疆去一封信,就申请把送信的任务交给他,也好借这个机会看望久别的妻子和儿子。参将同意了。

  罗祖到家见妻子很健康,感到很欣慰。可是发现床底下有一双男人的鞋,心想,我三年不在家,哪来的男人鞋?莫非……便和妻子到李姓朋友家,感谢他三年来的照顾。姓李的朋友见他回来,赶紧做菜摆酒,热情地劝他夫妇吃喝;妻子也说三年来姓李的对她照顾多么多么好,简直是个大恩人,罗祖也说了好多感谢的话。第二天,罗祖对妻子说:“我得替参将送信去,晚上回不来,不要等我了。”说完,骑马走了。实际上他并没有去送信,而在近处找了个地方藏起来,到了夜里二三更的时候又回来了。一进门,听见妻子跟姓李的正在床上睡觉,说些无羞耻的话,他气极了,撞开门进了内室。妻子与姓李的吓坏了,在地上跪着爬到他面前,说:“我们不是人,我们该死!”罗祖把刀抽出来,真想一刀结果了这两个狗男女,但沉思了一下,又把刀插入刀鞘,对姓李的说;“我原来把你当人看待,你既然这样,说明你是个禽兽,杀你反而玷污了我的刀。这样吧,我的妻子和儿子你要,我的兵也由你替我当,马匹和武器都在这里,我走了!”说罢就走了。

image.png

  罗祖的乡邻知道了这件事,一齐告到了官府。官府便把姓李的提去,拷问。姓李的全部招供了。但除了李的供词,一没有人证,二没有物证,没有充分的根据给他定刑。派人到处找罗祖,一点影子一点消息也没有。官府便怀疑是姓李的因奸情杀了罗祖,便对姓李的及罗妻施以更重的刑罚。过了一年,这两个男女都死在狱中,官府就把罗祖的儿子送回了他的即墨老家。

  又过了好久,石匣营村有个打柴的人进山,经常看见一个道人坐在一个山洞里,可从来没见他下山化过缘求过吃。消息传来,大家都觉得很奇怪:他吃什么活着呢?就一齐给他送去吃的。有人认识这个道人不是别人,就是罗祖。送来的吃食都放满了山洞,罗祖始终也没吃一点。看他的意思是讨厌这么多人去看他,渐渐地,就很少有人去了。好几年后,洞外的乱草长得像树那么高了,偶尔有人到洞内看见他仍坐在那里没动地方。又过了好久,有人见他在山上走动,待接近他时,却又没了。再回洞中找他,还在洞中坐着,衣服上往日的尘土都没变样。大家更加奇怪,又过了几天再去看,只见他的鼻梁都塌陷了,这才知道他早已坐着死了。

  乡邻为了纪念他,建了一座罗祖庙。每年三月来烧香的络绎不绝。他的儿子去烧香,人们都喊他小罗祖,香火钱都给了他。至今他的后代还年年去收香火钱呢。

  这个故事是沂水刘宗玉对我讲的,很详细。我笑笑说:“现在出家的和尚道士不想当圣贤,却想成佛祖,请告诉他们,要想立地成佛,得把手中的刀放下。”

  聊斋志异《罗祖》赏析

  《聊斋》故事,篇篇出异。此篇异在一个普通的戍边士兵,因为不杀奸夫淫妇而出走,竟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活神仙,坐化后更成为人们世代供奉的菩萨。

  佛家道家弟子,俗称。出家人”。这个罗祖确乎与家无缘,年少因家贫充壮丁离了父母,后来又因上司赏识而离了妻儿,已经两次“出家”。当他借便探望时,妻子的床下已经摆着另一男人的鞋,他的家已经是别人的家了。他满可以杀了奸夫夺回这个家,也可以奸夫淫妇并杀再去建立一个家,那他就仍是个凡夫俗子,衣食男女。仙凡就在那一念之间:当奸夫淫妇膝行乞死,他抽刃而出之际,似乎突然悟透了人间的丑恶和“家”的肮脏,妻的背叛和友的缺德,使他断然决定抛弃一切,隐身山林。没有长期地参悟和修炼,放下刀子,他就立地成佛了。至于后来被他饶恕的那对男女,由于他的突然失踪之无法解释验证,仍被桎梏而死,而他决不现身释疑,似与佛家慈悲本旨有违,但却借此表现了他义无反顾的出世信念,而且也是奸夫淫妇的自作自受。当然从妻子这边看,她被无端剥夺了俗世生活的乐趣,丈夫三年不归, 等于守活寡, 与李某的越轨行为,则大致符合俗世的逻辑。以死相惩,似乎罚之太过了。

  罗祖的形象被描绘得十分生动。见鞋生疑,夜静潜归,大怒破门,抽刃而出,还刀入鞘,都是富于性格特征的动作。“我往致主命,暮不能归,勿伺也”。“今如此,杀之污吾刀耳!”我逝矣”。都是表现了特定情境中特殊心理状态的性格化语言。尤有意趣的是罗祖人山后的那段描写,扑朔迷离,引人人胜。他端坐洞中,无言无语,不食不动,一任衣上蒙尘,洞外蓬蒿封门。俗人赠食潜窥,他都无动于衷。人或见其出游山上,复窥洞中却绝无移动痕迹,更显得神秘莫测,亦真亦幻,奇异迷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