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焦大醉骂究竟骂了什么内容?有何深意

  大家好,说起焦大的话,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

  秦钟贾宝玉初会之后,并没有留在姐姐家里过夜,而是要返回二十几里以外的家里。宁荣二府所在的区域是富人区,秦钟家住的就是一般平民区,虽不是穷人却也不富裕。

  不想小厮们因为路远没有油水,都不愿意去送秦钟,就欺负焦大年老派他去送。焦大什么人?虎落平阳被犬欺,一顿跳脚大骂,将贾府的里子和面子,都骂了个干干净净。

image.png

  上一回我们就说到焦大醉骂,本文就讲一讲焦大,看看他这三个骂,究竟骂了什么内容。

  (第七回)那焦大又恃贾珍不在家,即在家亦不好怎样他,更可以任意洒落洒落。因趁着酒兴,先骂大总管赖二,说他不公道,欺软怕硬:“有了好差事就派别人,象这等黑更半夜送人的事,就派我。没良心的王八羔子!瞎充管家!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爷跷跷脚,比你的头还高呢。二十年头里的焦大太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把子的杂种王八羔子们!”

  焦大是不怕人的。别说贾珍不在家,在家也拿他没办法。从宁国公死后,焦大在宁国府就没有怕的人。虽然他依旧是奴才,可谁让功劳大呢?

  从贾代化、贾敬、贾珍再到贾蓉,一代代新主子,焦大都不放在眼里。焦大心中宁国府的富贵,都是他当年死人堆里救出宁国公才拥有。没有焦大,他们就是个“屁”!

  焦大与贾珍不止是主仆关系,还是老功臣与新主子的关系。甚至焦大以恩人自居。换个角度,岂非就是贾家与新皇帝的关系?

  记住这层关系,对理解焦大醉骂背后的意义非常重要。否则只能看个热闹。

  焦大第一骂,骂的是奴才和管家赖二。荣国府的管家叫赖大,不知道二者有没有关系,也不重要。只要明白“赖”与“焦(骄)”对应,有赖上和仰赖的意思。仰赖者往往恭顺,与焦大骄狂自大截然不同。

  所以,真正与焦大对看的是赖嬷嬷和张道士。他们三个都是关键人物。

  焦大骂赖二满含不屑。他对赖二随意支使他干活强烈不满。

  焦大摆不正自己的奴才位置。不服从领导安排,太过骄狂任性以至于人憎鬼厌。

  “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爷跷跷脚,比你的头还高呢。”

image.png

  焦大又拿老资格讲他曾经的功绩,不把所有人放在眼中。可他几十年时间混下来,还只是个奴才,连管事都不是,谁的责任?是贾家主子不给机会么?还是赖二抢了他的位置?也许他只顾着翘脚装大爷,忘了给自己留后路吧!

  “焦大太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把子的杂种王八羔子们!”

  焦大张口闭口“焦大太爷”,那是他往日的荣光。他目中无人自然就不把人当人。他跷脚比别人的头还高,所有人在他面前不是弯腰就是跪着。可见主子宠他到什么程度!

  遥想焦大太爷当年在宁国府,岂非欺男霸女的恶霸一般?再看如今焦大这般凄凉境地赖谁?分明是他自己的责任。

  由焦大推想到贾家。曾经位高权重却落到人憎鬼厌,最终被皇帝抛弃抄家。焦大名字“骄狂自大”就是缩影。

  贾家于国于家无益,主子无法重用信赖,选贤任能是必然。又觉得主子负了他,心生怨怼,试问天下公理何在?焦大或者贾家真的可怜么!

  (第七回)那焦大那里把贾蓉放在眼里,反大叫起来,赶着贾蓉叫:“蓉哥儿,你别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儿。别说你这样儿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就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家业,到如今了,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不和我说别的还可,若再说别的,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

  脂砚斋【甲戌侧批:忽接此焦大一段,真可惊心骇目,一字化一泪,一泪化一血珠。】

  焦大“威胁”贾蓉细思极恐,不怪脂砚斋都惊骇。“红刀子进白刀子出”,体现的是“反”意。

  贾家主人对家生子奴才拥有一切权力。家生子作为主人财产一部分,生杀买卖都在一念之间。奴才对主人不敬,威胁噬主就是死罪。

image.png

  焦大骂“红刀子进白刀子出”,是他醉汉口角。却也是他以下犯上。他说着“反话”威胁主子,等同“谋逆”。

  如果将焦大比作贾家,将贾蓉比作皇帝,就会发现焦大的反话,就是贾家最终被抄家的真相。

  贾家对新皇帝不再重用他们不满,骜不驯不臣不恭,以至于产生“谋逆”之心,皇帝感到威胁“削藩夺爵”,绝不止贾家一家,而是那些桀骜难驯的老臣。

  王熙凤一听焦大如此混账,贾蓉根本没办法,忍无可忍从车里探头吩咐贾蓉:“以后还不早打发了这个没王法的东西!留在这里岂不是祸害?倘或亲友知道了,岂不笑话咱们这样的人家,连个王法规矩都没有。”

  焦大有功不假,却不是他以下犯上的依据。他尸位素餐装大爷,贾珍、贾蓉这等草包能忍他,王熙凤“枭雄”心性如何忍他?同样,贾家遇到个雄才大略的皇帝又将如何?

  王熙凤的话刺激了焦大的“逆鳞”,他何时受过这等气?王熙凤骂他,还要打发他岂能干休?

  当时是,贾蓉吩咐人捆了焦大,王熙凤和贾宝玉坐在车里吩咐贾蓉尽快打发了焦大。于是焦大的第三次表演又开始了。

  (第七回)焦大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说:“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爬灰”“养小叔子”就是这么来的!有些人一直在寻找焦大醉骂的“丑闻”真相,其实没有真相!

  焦大不愤受辱,专门针对贾蓉和王熙凤咒骂而已。他骂贾蓉:你媳妇被爬灰,还有脸捆我!他骂王熙凤:整日和小叔子贾宝玉同进同出,就是个养小叔子的无耻妇人,也敢管他!

image.png

  脂砚斋【甲戌眉批:“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以二句批是段,聊慰石兄。】

  和贾宝玉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聊慰石兄”?还真有关系,“爬灰”“养小叔子”都与他有关。尽管贾宝玉自己听不懂。

  贾宝玉当天如果不和王熙凤来宁国府,叔嫂同进同出同坐一车,就没有焦大借题发挥“养小叔子”这回事。

  而贾宝玉来宁国府的目的,就是亲近秦可卿,他梦游太虚幻境就是爬灰。贾宝玉虽不懂“粗话”,却被焦大一语言中!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贾宝玉“不肖”对秦可卿有不伦之情,是为“意淫”。影射贾珍对秦可卿的觊觎之心,警幻仙子所谓“皮肤滥淫”也。

  “养小叔子”子虚乌有,焦大不过是污蔑王熙凤。但日后王熙凤毒设相思局害了贾瑞,也不冤枉她!

  “爬灰”确有其事,不过与“通奸”是两码事。秦可卿绝不可能与贾珍有任何苟且。但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贾珍侵犯,也叫“爬灰”。一如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她也毫不知情。这是后话。

  综上,焦大醉骂有三段。第一段是焦大的堕落历史,影射贾家腐败。

image.png

  第二段是焦大以下犯上的心理,预示贾家抄家真相。

  第三段是曹雪芹故意转移视线,借爬灰养小叔子“真事隐”。

  当然,“爬灰”最终导致贾家败亡的序幕拉开,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伏笔。

  焦大就告一段落了。纵观焦大的一生,可敬、可惜、可恨、可恶。焦大完美地诠释了小人物德不配位。那么好的机会和高起点,生生被他活成一坨狗屎,也要佩服他。而焦大正是贾家缩影,骄狂自大者,终究害人害己。遑论其他!

  下一回,金玉良姻终究出场,不过在那之前有一个小的前缀却更重要。究竟是什么事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