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身为侯门千金的小姐做针线,就是为了送亲戚吗?

  红楼梦的故事大家喜欢吗?今天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详细解读一下~

  林黛玉“不需要”做针线:据袭人说,她去年一年时间做了个香袋,今年还没动针线呢。

image.png

  但这并不表示黛玉不做针线。薛姨妈生日时,她就“早备下了两色针线送去”。难道说,小姐们“需要”做针线,就是为了送亲戚吗?

  有这方面的因素。薛蟠向宝玉索要寿礼,宝玉这样回答:“我可有什么可送的?若论银钱吃穿等类的东西,究竟还不是我的,惟有或写一张字,画一张画,才算是我的。”用自己制作的东西送礼,显得特别有诚意。

  但是薛蟠虽然粗俗,毕竟认得字(虽然不多,也不够准确),甚至对书画有一点鉴赏力(虽然体现在对春宫的欣赏上),宝玉送他一张字、一张画,是可以的。而对薛姨妈,如果黛玉也写一首诗送给她,是不是有点明珠投暗,而且隐约有鄙视薛姨妈不识字的意思了。

  送礼是小姐们做针线的目的之一。不过仅仅为了送礼,而专门学一项技能,似乎也不太可能。

  我们可以参考外国小说《简爱》。这里有一个情节:分别多年的女仆来看望女主角,在问知女主已经学会了弹琴、画画、法语和刺绣活之后,女仆感叹地称赞:“你真是个大家闺秀了”。可见对“大家闺秀”的定义,不仅是出身高贵,也不止美丽迷人,同样需要一些基本技能诸如弹琴、画画、法语、刺绣之类。

image.png

  中国古代崇尚“女子无才便是德”,并不要求女孩子读书写字,反而认为“女孩子家不认得字的倒好”“作诗写字等事,也非你我分内之事”。那么,鉴别女孩子是不是大家闺秀的标准,难道只凭出门第出身与相貌气质吗?

  不是的,还有女红。我们常说的“三从四德”,四德就是指德、言、容、工。《孔雀东南飞》中,兰芝用“三日断五匹”来自诩,证明婆婆的无故刁难;汉诗《上山采蘼芜》中也有“织缣日一匹,织素五丈余。将缣来比素,新人不如故”的话,把新妻与弃妇的比较标准,简单地界定到织缣织素的水平高低。

  织布,缝纫,绣花,严格来说,并不是一回事,但宽泛而言,都属于古代女性的日常工作。而是否从事针线工作,不仅是实际的需要,更是基本的技能。做不做针线,会不会做针线,直接关系到一个女孩子是否优秀的判断。

image.png

  就像现在社会,不乏口含银匙而生的富二代。也许他们穷极一生,都不需要自己去挣钱谋生。但如果他们连小学都没有毕业,甚至根本没有接受过学校教育,那么别人看他的眼光里,是不是也会有一丝异样?

  放到《红楼梦》里,才华横溢如黛玉,并不是一点不做针线,仅仅是因为病弱而少做一点,就遭到袭人背后的指点。贾母暗中选中晴雯做宝玉的屋里人,“针线”也是其中一项标准。“薛家现今大富”,薛姨妈日常“打点针黹与丫鬟们”,宝钗有时也会做活到三更……

  针线活这项古代女子的基本技能,许你不要,不许她没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