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的贾宝玉私生活有多乱?这样写的用意是什么?

  说到贾宝玉,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

  很多喜欢《红楼梦》的读者容易产生一个疑问:贾宝玉和好几位女性,或现实或梦境产生肉体关系,他和几个男性朋友的关系,其实也说不清道不明地很暧昧。

  曹雪芹将女主角林黛玉写成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为啥让男主角贾宝玉有这么多暧昧不清的男女关系,私生活这么乱呢?

image.png

  仅仅从小说故事层面看,的确如此,梦境中,贾宝玉在秦可卿的引导下与其共赴巫山云雨,回到现实,马上和丫环袭人复习了一遍,机会合适时,和伺候她洗澡的丫环玩一玩应该是常事,碧痕就曾和宝玉一块洗过四五个小时的澡。少爷身边的丫环原本也有辅助少爷成年的责任,总强过去眠花卧柳吧,算是情理之中的事。

  贾宝玉不光有亲密的女性,和他的男性朋友有些也很是暧昧,早期,有在家学里的秦钟、香怜、玉爱,小说原文说:

  “宝(玉)、秦(钟)二人一来,见了他两个,不免缱绻羡慕……四人……却八目勾留,设言托意……”

  秦可卿大殡期间,宝玉捉拿到秦钟智能儿,秦钟向他求饶说:“好人,你只别嚷的众人知道,你要怎样我都依你。”宝玉说:“这会子也不用说,等一会睡下,再细细地算账。”读者想一想二人是什么关系。

  后来的蒋玉菡,第一次二人见面就可以被理解为一见钟情,否则怎么能互换极为私密用品的汗巾子(裤腰带)呢?蒋玉菡逃出忠顺王府后,贾宝玉为他提供了不少的帮助,如果二人仅仅是普通的朋友,忠顺王府哪里有必要和一个毛孩子过不去呢?真实的情况是作为亲王娈宠的蒋玉菡,移情贾宝玉,你这是要从亲王手里夺人,自然性质不同,这个矛盾就升级了,贾政才会气到要打死他。还有北静王,贾宝玉和他的几次互动,都超出一般意义上友谊的范畴,再有柳湘莲,也是含含糊糊地说不清楚。

  贾宝玉的私生活的确丰富多彩,也可以说比较乱。曹雪芹为什么将他的男主角写成这个样子呢?他难道不考虑读者会产生反感吗?或者这样的形象怎么和绛珠仙林妹妹相配呢?

image.png

  首先,在曹雪芹生活的时代,上流社会对于男性之间超出友谊的感情是接受的,甚至还视为一种时髦的表现。

  蒋玉菡就是忠顺王爷豢养的男宠,就像今天有些人包养当红明星一样,是一种拿来消遣和炫耀的工具。其实贾府也有这种情况,贾珍攒夜赌之局,就有娈童在一旁伺候,尤氏隔着窗纸看见听见,视若平常。贾府里一些好看小厮,有时就充当男主人泄欲的工具,贾琏不就干过这种事吗。

  社会风气如此,大家见怪不怪,何况曹雪芹是一个男性,加上他的阶级属性,他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毕竟,他既想象不到两百年后的社会对这种现象的不宽容,更想不到两百年后的社会全民接受文化教育,尤其是女性和男性一样的接受文化教育。

  其次,《红楼梦》是一部大旨谈情的小说,而贾宝玉则是曹雪芹独创“意淫”第一人。

  既然是大旨谈情,既然是意淫,当然要从各个角度和层面来表现它。一部分是男女的感情,这一点的最高处体现在宝黛爱情上,这自不必说,他身上最大的特点是至情至性,警幻称他为天下第一“意淫”之人,那么他对待其他人呢?所以,以贾宝玉为中心,很多人都会和他发生各式各样的人与人之间的情甚至性。

  贾宝玉和他们每一个人的关系,在曹雪芹看来,都是值得称道的,都是美好的,这一点是建立在和其他人同样问题的对比上。无论是忠顺王爷、贾珍、贾琏,还有薛蟠等人,绝大多数的女人,所有的男宠,在他们的眼中,就是工具,就是玩物。他们看待这些人,都是用俯视的角度,需要的时候你是宠物,不需要了,和猪马牛羊没有什么区别。贾宝玉和他们有本质的不同,无论是丫环还是戏子,还是和他同等级的秦钟等人,他都是真诚的,对他们都是真心的,没有玩弄或者视对方为工具的心态。曹公要表现这一点,毕竟,如若追究贾宝玉其根本,他是下凡来考察民间的神瑛侍者呀!

image.png

  再次,曹雪芹没有超出时代的局限。他一面赞美女性,一面从骨子里流淌大男人主义。

  有人说,《红楼梦》超越了时代,是一部褒女抑男的作品,在曹雪芹心目中,女性的地位比男性高。在精神和感情领域,或者上升到人性上,是这样。但所有的现实,曹雪芹并不批判。比如他天然地认为男人就该三妻四妾,他不可能产生婚姻上绝对的男女平等思想,因为那个社会毕竟婴儿的生育存活率低下,需要提高生育数量。还有社会财富的获得和戍边这样的工作,必须依靠有力量的男性来完成。曹雪芹不是将女性比喻成花儿吗,花儿就是娇弱的,被保护的,是弱者。这是社会生产力局限的结果,文学创作毕竟要以现实为基础,否则就没有了生命力或者说服力。

  说贾宝玉和林黛玉是反封建的代表,这样的说法一度很有市场。其实宝玉和黛玉从来都没有反过什么封建,他们不但离不开家族为他们提供的一切,而且很享受这一切。宝黛爱情的失败,一定程度上也是贾府经济危机的必然结果,林家没了人,对贾府没有了现实意义,尽管薛家也是一堆的问题,但毕竟还有田产地亩,贾薛算是互补。木石姻缘根本上是败给了更加现实的金玉良缘

image.png

  《红楼梦》里对女性的束缚非常多,无论是贾宝玉还是曹雪芹的主观意识,都非常享受这种束缚,女性在他们的眼中,仍然是被欣赏的一个部分,她们就算是再有才干,比如王熙凤、秦可卿、探春等人,本质上她们都是牺牲品,对于这种牺牲,或多或少,《红楼梦》流露出来的,还是欣赏。

  贾宝玉的私生活的确很乱,但是,他比贾珍和贾琏们强太多了,他那么尊重女性,对于底层人物,他也有尊重的部分,难道这还不值得赞美吗?就故事本身来说,这是曹雪芹对于贾宝玉这个人物的基本逻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