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陇集团

"

北魏时期主要籍贯位于陕西关中和甘肃陇山(或称为六盘山)周围的门阀军事集团的总称,当时为了保障首都平城(今山西大同东北)的安全,在沿边地区也就是今天的河北北部、内蒙古南部建立了六个军镇,合称六镇(武川镇就是其中之一)。这批军事贵族以武川镇军人为班底,定居关中,胡汉杂糅,文武合一,互相通婚,在中国历史上发挥过重大作用,史学界对它有一个固定的说法,叫做"关陇贵族集团"。西魏北周、隋、唐四代皇帝都出自这个集团,其中,西魏、北周和唐朝的始祖都是柱国,而隋朝的始祖是大将军。

关陇集团

关陇集团——全称关陇军事贵族集团

北魏时期门阀军事集团的总称:关陇集团的简介

  北魏时期主要籍贯位于陕西关中和甘肃陇山(或称为六盘山)周围的门阀军事集团的总称,当时为了保障首都平城(今山西大同东北)的安全,在沿边地区也就是今天的河北北部、内蒙古南部建立了六个军镇,合称六镇(武川镇就是其中之一)。这批军事贵族以武川镇军人为班底,定居关中,胡汉杂糅,文武合一,互相通婚,在中国历史上发挥过重大作用,史学界对它有一个固定的说法,叫做"关陇贵族集团"。西魏北周、隋、唐四代皇帝都出自这个集团,其中,西魏、北周和唐朝的始祖都是柱国,而隋朝的始祖是大将军。

  虽然历史上称呼宇文泰高欢建立的两个魏国叫做西东魏国,但两边其实都是盗版的北魏,都是傀儡政权。原来的北魏的皇室现在只不过是个受人摆布的幌子。 幌子的背后是一个大的集团,这个集团叫做关陇集团,全称关陇军事贵族集团。

image.png

  背景

  《后汉书·公孙述传》:“令汉帝释关陇之忧,专精东伐,四分天下而有其三。”(是光武帝解除了对函谷关以西和陇地的忧虑,专心向东征伐,占有天下的四分之三)正光五年(公元524年)北魏六镇爆发军民起义,得到关陇地区人民响应。尔朱荣派遣尓朱天光、贺拔岳、侯莫陈悦征讨。关陇既定之后,尓朱氏家族却被消灭,北魏大权又尽归高欢,贺拔岳已掌握关陇地区军事实权。贺拔岳团结了一批武川军人以及关陇本土的士族大姓。但贺拔岳不久便为亲高欢的侯莫陈悦杀害。贺拔岳旧部对宇文泰并非心悦诚服。在军事力量的对比上,宇文泰远逊于关东的高欢和江南的萧梁。高欢的军队曾多次深入关陇腹地进行劫掠。关陇地区在汉魏以来,一直是汉族传统文化只渊薮所在,特别是自晋末丧乱以来,许多文人志士多避难于此,宇文泰军团成员主要是六镇鲜卑,人数亦较少,不论是扩充军事力量还是在政治上有所作为,他都必须而且首先要在文化上与关陇地区的地主阶级取得认同,必须同他们建立起牢固的政治军事同盟。正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产生了所谓的关陇集团。

  唐 骆宾王 《早秋出塞寄东台详正学士》诗:“ 溪月明关陇,戎云聚塞垣。”关陇和河东等地豪强地主的力量,在东、西魏的争夺战中,这些豪强地主都归附了宇文泰。

  关陇集团是以宇文泰为首的西魏北周上层统治者组成的政治集团,集团的成员是“融冶关陇胡汉民族之有武力才智者”,其人“入则为相,出则为将,自无文武分徒之事”。

  发展历程

  武川镇本是北魏前期在首都平城以北设置,用以防备柔然入侵的六镇之一。六镇,一般是指沃野、怀朔、武川、抚冥、柔玄、怀荒。六镇之外,又有御夷等镇。大部位于北魏的北方边境,即今内蒙古境内。六镇是北魏的军事要塞,历史上曾一度占有重要地位。因为北魏原来一直以平城为国都,为了防御北边的柔然南下,拓跋焘设此六镇,以拱卫都城。当时,六镇将领,乃至一般士兵,身份都是比较高贵的,在六镇作兵是光荣的。

image.png

  然而,在北魏迁都洛阳之后,平城不复为国都,六镇也失去军事上的意义,将兵地位一落千丈。他们远在漠北,少有接触汉文化的可能,与南迁的鲜卑贵族在文化上形成差距,心理上形成隔膜,经济地位上也处于劣势。氏族部落成员当兵是义务也是权利,拓跋氏封建化后,兵户身份低人一等。加上汉化后的北魏政府受到汉制度的影响,常常把犯罪的人发配六镇为兵,更使六镇兵民的处境不佳。六镇将兵中,不满情绪逐渐增长。起义终于在六镇首先爆发了。北魏全国陷入严重动荡。虽然动乱由尔朱荣平息,却造成军阀割据,政局依旧昏乱。

  而从此次兵变获利的有怀朔镇出身的高欢和武川镇出身的宇文泰,两人各自拥立皇帝,使北魏分裂成东魏和西魏。宇文泰将武川人编成一军,复以武川人统领此军,使西魏政权牢牢握在武川人手中。而由于西魏统辖关中(今陕西省)、陇西(今甘肃省东南)地区,所以又名关陇集团。宇文泰为了对抗东魏,创设了府兵制,以十二大将军、八柱国为其将领,这些人都是武川出身,成为西魏以及后来北周的统治层。

  八柱国中赵贵成立宇文泰之功,元欣佐宇文泰以皇室之威,李虎以战立名,李弼将略能军,于谨以谋辅事,侯莫陈崇以勇纵横,独孤信以德抚民,正是由于这些人各显其才于宇文泰之下,才铸就了宇文泰及北周的辉煌。

image.png

  北周武帝攻灭北齐,统一了华北,却在统一全国前病逝。其子北周宣帝行事奇异,继位后不久即禅让予幼子北周静帝,自诩为太上皇而耽于游乐,政事全交给天元皇后杨丽华的父亲,外戚杨坚(即之后的隋文帝)。

  集团终结

  历史学家雷依群的《论关陇集团》指出,隋文帝时关陇集团已经退出历史舞台。

  由于宇文泰的善于抚循,关陇集团在其生前尚能精诚团结,一致对外,其间虽有矛盾和摩擦,但彼此间的融洽合作尚居于主导地位。但宇文泰死后,矛盾便开始发生,先后有赵贵、独孤信谋袭宇文护事,司会李植、军司马孙恒、宫伯乙弗凤发动的宫廷政变未遂事件,卫王宇文直之乱等事件。这些事件暗示了在关陇军事政治集团内部已产生了危机。而杨坚势力的崛起,则直接导致了关陇集团的衰落与灭亡。杨坚代周,其政权中人物已拜托了“关中本位”之限制,关陇集团在杨坚禅周之后已完全退出了历史舞台。

  杨坚受禅于静帝建立了隋朝。黄永年认为关陇集团只是存在于西魏、北周和隋朝初期,关陇集团到唐初已不复存在。唐高祖时期的功臣和宰相出身关陇的不及半数,并不能称之为一个集团。无论从太原元谋立功名单或高祖朝宰相名单,都看不出当时仍在执行“关中本位政策”组建关陇集团。在太宗朝的功臣实封差第名单、宰相名单、图画凌烟阁名单中,关陇集团人物寡少,只占少数,唐太宗仍然不执行“关中本位政策”,关陇集团之在唐初消失,已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隋炀帝三征高句丽,兵役徭役急征暴敛,人民再也不能忍受下去,于是波澜壮阔的农民大起义爆发了。大规模农民起义使隋朝统治崩溃,名存实亡。之后,八柱国之一的后裔李渊起义。

  岑仲勉反对说:“况随宇文泰入关之北族,虽暂改河南郡望为京兆,但至唐时已大都恢复其河南郡望,唐室如真出自赵郡,又何爱于陇西而坚持不改?陈氏之说,殊未可信。”“陈氏必要把僧孺、令狐楚排出于西魏以来关陇集团之外,无非歪曲史实以迁就其臆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关陇集团纵横两百年,为何被一个女人击得粉碎?

  在每个华夏儿女心中,都有这样一段引以为豪的记忆——强汉盛唐。

  所谓“强汉”自不必说,逐匈奴于漠北,辟西域为通途,封狼居胥,开疆万里,其军功之盛,后人只有仰望的份。而“盛唐”则更无须多言,不只军功强大,文治也十分拿手,杜甫有诗为证:“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这是何等的富足场景,比之今日也只能望其项背,可谓中原王朝治国的最佳范本。

image.png

  不过,大唐风采固然青史留名,而缔造出这个璀璨盛世的却鲜有人知,实际上,这个将华夏文明推向新高度的王朝,一直有一股强大势力在背后加持,即横行中国二百年的“关陇集团”。

  说起关陇集团,就不得不提一下北魏“六镇之乱”。

  所谓六镇,即北魏迁都平城之后,为巩固北方疆土而设立的六大军事要塞。当时的六镇地位极其重要,北御柔然,南护京畿,乃北魏命脉之所系,因此,其将领也清一色都是鲜卑贵族,可谓位高权重,实打实的金饭碗。

  但好景不长,孝文帝亲政以后,开始大力实行汉化,国都也由平城迁到了洛阳,北魏的重心随之转移至中原一带,六镇地位大打折扣。于是,在洛阳的鲜卑贵族吃香喝辣,不断加深汉化的同时,驻守六镇的土生鲜卑将领只能喝西北风,光鲜亮丽的身份没有了,还变成戍边的穷困破落户,这还了得。

  公元524年,混成叫花子的六镇将士一拍即合,群起响应,“六镇起义”爆发!一时间,北魏遍地烽火,政权几乎散架。

  而乱世之中,很快也涌现出一名“金庸新”式的“曹操新”人物——尔朱荣

  这位原本的西北羯胡首领,一看形势不对,赶紧招兵买马扩充实力,继而又招降纳叛,挖六镇起义军墙角,几年时间,竟变作威震西北的一方诸侯。而如此枭雄人物,手下当然也不乏猛士,日后那些如雷贯耳的名字:侯景、贺拔岳、高欢宇文泰等,此时都在其帐下打工。

  由此,尔朱荣一边镇压起义,一边扩张势力,最终借口魏明帝之死,挥师洛阳,成功从“曹操新”过渡到了“曹操第二”,有样学样的挟天子以令诸侯。

  公元528年,万俟丑奴在关中称帝,尔朱荣派部下贺拔岳率军征讨,叛乱平息之后,尔朱荣却被自己立的傀儡皇帝所杀,震惊之余,贺拔岳决定不去洛阳凑热闹,转而大力经营关中。这位赖在关中不走的兄弟,正是关陇集团的开山鼻祖。

  尔朱荣死后,北魏大权落入高欢手中,鉴于以前还同过事,贺拔岳倒是爽快,积极响应高欢号召,但不要误会,叫大哥只是给足面子而已,关中一切事宜照旧,牢牢掌控在贺拔岳手里。

  高欢很不爽,阳奉阴违搞小团体怎么行?恰巧此时,高欢所立的傀儡君主孝武帝也对其心生怨恨,暗中密令贺拔岳铲除高欢,于是,高欢狠下心来,派人离间关中镇将侯莫陈悦,将贺拔岳刺死。刚刚成型的关陇集团失去了顶梁柱,看起来即将灰飞烟灭,关键时刻,一个人站了出来,此人即宇文泰。

  如果说贺拔岳是关陇集团的开山鼻祖,那宇文泰就是关陇集团重中之重的奠基人。

  接过贺拔岳的大旗,宇文泰先是干掉了侯莫陈悦,稳定住关中大局,继而又整合力量,连年与高欢鏖战,等孝武帝也投奔关中之后,最终形成了与高欢东西鼎立的局面,种种功绩,堪称再造关陇集团。

  但宇文泰的重要性还不止于此,日后关陇集团能横行天下,全靠其制定的两条策略,即:治国用汉制,治兵用鲜卑制。

image.png

  宇文泰一改魏晋以来华夏文明的萎靡风气,大力提倡儒学,讲究真才实干,甚至官制也全盘仿照先秦制定。当时公认的华夏正朔是江左南朝,而宇文泰直接跳过魏晋,用意非常明显,即抢夺华夏正朔权——用承自先秦的儒家学说,压制南朝清谈老庄的魏晋正朔。

  这条策略非常成功,一来摒弃了当时浮华的文风,给汉文化注入新鲜活力,二来凝聚人心,对汉人形成强大号召力,逐渐使关陇步入正朔所在区域。

  而兵制用鲜卑制度,则体现了宇文泰融合胡汉、慰藉六镇鲜卑的思考。

  宇文泰仿鲜卑旧制创立府兵制,即所谓“八柱国”、“十二将军”等职,而府兵制的形成,可以说是鲜卑兵制的一次升华。为拉拢原六镇鲜卑,宇文泰把兵制复古到了鲜卑部落时期,不只让兵士全部照鲜卑习俗跟主帅姓,更让其中的汉人将领也改为鲜卑姓氏,比如李世民家当时就姓“大野”,而杨坚父亲扬忠则叫“普六茹忠”。

  这些政策既满足了六镇鲜卑的心理,又将汉人豪强与鲜卑武将绑定为一体,彼此消弭隔阂,不分你我,故关陇集团战斗力大增。

  依靠这两大优势,宇文泰在关中混得风生水起,实力不断壮大。而在其死后,宇文家族便篡魏建立北周,经过数十年励精图治,更一举荡平了东边宿敌——高欢家族建立的北齐。关陇集团如出笼猛虎,一统中原,接下来就要饮马长江,结束南北朝乱世了。

image.png

  而这个名垂青史的任务,落到了关陇集团第三代“执剑人”普六茹坚的手里。

  普六茹坚,北周随国公普六茹忠之子,又名杨坚。

  杨坚是关陇集团的第二代,这种显赫出身,相比宇文泰、高欢等人,篡起权来要方便得多。当然,也是宇文家族后续乏力,除了周武帝宇文邕之外,一代不如一代。杨坚凭借家族势力和人缘好,取得了大部分关陇集团成员的支持,最终成功走向前台,代周立隋。

  如果说宇文泰是关陇集团“胡汉一体”的推动者的话,那杨坚就是关陇集团转变为华夏豪强的最终执行人。

  甫一上台,杨坚立即诏复汉姓,下令改姓鲜卑姓氏的汉人全部恢复本姓,又大力革新官制,视汉魏为正统,在宇文泰的基础上进一步发扬儒学,并去除了府兵制中的鲜卑旧俗,使之变成一种兵农合一的新军制。在复兴汉文化的同时,关陇集团的鲜卑痕迹也越来越少,直至彻底淹没,尽皆融入汉人当中。

  而做完这些,隋朝瞬间迸发出了无比的朝气,将魏晋以来的萎靡之风一扫而空,华夏文明步入了蓬勃向上的轨道。至此,隋朝一统天下就真的是大势所趋了。

  开皇九年(589年),晋王杨广率军攻破建康,南陈灭亡,隋朝最终结束了三百年乱世。

  灭陈之后,杨坚将建康夷为平地,这座承袭了“衣冠南渡”,被公认为华夏正朔的国都毁于一旦,而这也表明了杨坚的态度:尽管江左南朝是魏晋正朔,但货真价实的华夏正朔——是在长安,在洛阳,在我朝气蓬勃的大隋!

  从“六镇之乱”走到现在,关陇集团终于到达顶峰,傲视群雄,但正所谓物极必反,接下来,不可避免就要陷入衰亡,而宣判者,正是隋炀帝杨广。

  杨广的皇后是江左南朝萧氏之后,从这点即可看出其用意,至于登基之后营建东都,拉拢山东(崤山以东)士族,推进科举,大力提拔南方士人,其目的就更无需多言,无非是要借助山东与南方势力稀释关陇集团,从而达到权力制衡。简而言之,一个强大到足以威胁皇权的关陇集团,不是一个好集团。

  但很可惜,杨广虽然雄才大略,却用力过猛踩不住刹车,一着不慎,反被关陇集团吞噬,最终身死国灭,于江都(扬州)缢死,而杀杨广者,关陇集团宇文化及是也。

  杨广虽然死了,关陇集团的境遇却并没有好太多,分化已然完成,各方势力风起云涌,其中,尤以“山东豪杰”最为活跃。

  某种意义上而言,李渊就是关陇集团推出的代隋人选,但李世民的威望之所以能盖过乃父,并最终打败太子李建成夺得帝位,其重中之重,就是不单取得了关陇成员的支持,更有山东豪杰在背后鼎力相助,像秦叔宝、程咬金等人即个中代表,都是其心腹亲信。将两股强大势力合二为一,李世民想不赢都难。

image.png

  等李世民登基之后,关陇集团虽算不上有多衰微,但整体呈消解状却是不争的事实,而山东豪杰与科举寒门的加入,更推进了其瓦解进程。至此,这个曾横行天下的集团,便只能作为一个代号存在。

  而真正将关陇集团彻底扼杀的,则是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

  很多人将长孙无忌之死归结为关陇集团最终消亡的象征,是的,长孙无忌确实出身关陇勋贵,但作为一个实体,关陇集团早已虚耗殆尽,就更谈不上有什么象征意义了。事实上,将关陇集团彻底击得烟消云散的,是武则天实行的几项策略——大力推动科举,大力提拔寒门世子。

  武则天不只完善了科举制度,更非常重视科举选拔出的人才,往往录取名额多,一经任用便委以重要职务,由此,大量寒门士子得以进入朝廷,成为各方博弈的新力量。

  而另一个被人忽视的重要细节,就是首开“武举考试”,不只文官要从考试中得出,武将也须由考试挑选,文官武将一手抓,让寒门士子与门阀士族公平竞争。

  这两大政策一下,汉魏以来影响重大的门阀势力就此作古,取而代之的,则是以科举考试为主的“朋党势力”之争,而以家族势力维系的关陇集团,也就不再有死灰复燃的可能。

  至此,这个从乱世当中横空出世,将华夏文明带入蓬勃向上轨道的关陇集团,终于被历史所淹没,变成隋唐盛世最光彩夺目之处的阴暗注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关陇集团势力有多强大?连皇帝求亲都敢拒绝

  说到关陇集团,我们都知道它很强大,因为它成立时是一个军事组织。后来,这些军事组织与当地世家大族联合起来,他们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而且相互交织。甚至皇帝也没有办法解决他们。

  尤其是在战争年代,关陇集团拥有更多的权力,因为在战争年代,士兵的价值确实会更高。那么他们在和平时期会做什么?一般来说,他们的权力会下降。让我们来看看唐朝时期关陇集团是如何加强实力并且控制政府的。

image.png

  说到唐朝,我们都说隋唐,因为唐朝的制度是从隋朝继承下来的,这是非常重要的。唐朝的创始人李渊也是关陇集团的成员。李渊的祖父李虎是当年的伟大将领之一。所以李渊的家族也是圈内人士。李渊最终的成功,是因为他得到了这些人的支持。

  然而,唐朝建立后,它肯定会削弱这些人的力量。唐朝做得很好的一件事是整合隋朝的科举制度。官员的选拔取决于科举制度。然而,这些大家族也不是吃素的。

  事实上,唐朝的门阀系统非常严重,比以前严重得多。虽然在科举考试中有选拔官员的制度,但是在科举考试中选拔的官员数量很少,因为科举考试每三年才举行一次,招生人数也很少。因此,大量空缺仍然需要使用以前的系统,即“九品中正制”。当然,关陇集团的贵族级别是比较高的。所以从那以后,他们的人还是有很多。

image.png

  此外,科举制度依赖于才学。然而,关陇集团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因此,他们鼓励家庭成员阅读书籍,然后成为官员。此外,这些大家庭有一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他们有钱支持教育,所有通过科举考试选拔的人才都是他们的后代。因此,虽然有平民或其他阶层,但人数相对较少。

  我们熟悉唐朝的五姓七望,这个群体起源于关陇集团。他们只在内部通婚,不和外部人员结婚。他们甚至不允许皇帝的后代娶他们的后人。一位皇帝为了太子求婚,要他们一个家庭的女儿,但他们都不同意,可以看出它们有多厉害。

image.png

  自魏晋以来,每个朝代都编制了一份《氏族录》,列出了每个家族的排名顺序。唐太宗也修订了《氏族录》,以重新排序贵族,但这是没有用的。这些大家庭不同意它,所以它没有多大效果。武则天重建了《氏族录》并改名为《姓氏录》,以此来将武姓视为第一贵族,但没有人关心她。所以不能传播。

  唐高宗时期,长孙无忌反对武则天当皇后,这一派提出了两个原因:一是武则天为第一任皇帝服务,二是武则天出身卑微。所以武则天上台后压制了他们。虽然这种力量受到了影响,但还没有消亡。

  这种力量完全消失的时候是唐朝灭亡的时候。可以说,生命力是非常顽强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关陇集团到底有多牛?隋朝开国皇帝只是其中一个

  所谓陇集团这个概念是由国学大师陈寅恪所提出来的,这个概念一经提出就成为了学界学者们理解南北朝历史的一大重要线索,那么关陇集团到底是指什么,对于那段历史它又意味着什么呢?

image.png

  关陇集团指的是从北魏起关中和陇右地区的军事门阀势力。北魏时期,国家高层出于战略需求,在内蒙古南部、河北北部设立了六个军镇。刚开始设立的时候,这些地方的统帅多为鲜卑贵胄,但当孝文帝迁都洛阳之后,原来的战略布局有了一些变化,六镇地位开始弱化。这一变化导致这些地方的待遇变差,军民不断造反,这也直接构成了日后高欢在叛乱过程中所吸收的核心兵力。

  公元534年,北魏分裂,为了对抗高欢,西魏政权必须整合关陇地区的军事力量。先是名将贺拔岳出任关西大行台都督,后来贺拔岳遭人暗杀,权臣宇文泰掌管西魏军政。为了对抗东魏,他决定联合原六镇以及关陇地区的重要力量,以高欢之道还施彼身。西魏首先改变了府兵制度,所有的士卒必须将自己的姓改为自己所属部队的军事主官的姓。随后又建立了“八大柱国”制度,这八个人是以宇文泰为首的位于府兵顶端的门阀。出了宇文泰和元欣之外,其余的六个柱国各管辖两个大将军,每个大将军又各开两府,一共二十四军。

  这股力量构成的“关陇集团”有两个最大的特征,第一:以关中、陇右为本位内部融合,这种融合主要表现在通婚上,这几个柱国之间的儿女基本上都是“内部消化”了。而从这种内部通婚可以看出,在经历了数百年的胡汉互化之后,至少在关陇集团内部,原本剧烈的民族矛盾以及冲突已经逐渐让位、服从于政治利益。通婚这个方式,使得高层内部之间一直维持着一种斗而不破的格局。

image.png

  第二:集团的政治和军事力量互为依托,这个几个代表人物的影响力都深深渗透到了文武两界。这些人往往身居高位,少年起家,战功累累,其管辖的部队就是日后议政的重要资本。而且他们其中也有不少生于门阀世家,家族地位显赫,这也是给他们参政提供了很大的基础和帮助。显然关陇集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身居高位但是不食肉糜的废物点心,而是能够频繁参与政权,左右政权的,甚至主导全国政治、军事格局的一股重要力量。

image.png

  造就这股力量的关键就是:让来自于塞外的野蛮凶悍的精神,注入到中原颓废但是硕大的躯壳之中,这两者产生了强烈的化学反应,一扫之前的颓势,重新焕发生机,于是便能开创举世空前的局面。关陇集团还在历史变迁中不断扩大自身力量,吸纳各方。但是当历史的车轮前进到了隋朝,就可以发现,隋朝的用人政策已经不是像之前那样只看重关陇了。直到今天,海内外关于关陇集团的研究已经足富五车,其中是众说纷纭,一个共识就是:关陇集团是从北魏到唐初时代历史变迁中的重要一环,他未必是一个有高度的组织的实体,其构成也时而发生变化,但是它也确实应运与府兵、门阀的最后高潮,又在民族地缘冲突的下行趋势之中渐渐退场。

  其原因确实是多方面的,但从一个简单的角度想,北魏之后的皇帝一个个都想把权利握紧在自己的手中,又怎么会愿意让关陇集团有这么高的地位呢?后来的杨坚就是出身于关陇集团,他能建立隋朝也与关陇集团的支持密不可分,其中集团中的无数贤臣为他出谋划策,推动国策,才有了隋朝那昙花一现的繁华。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虽然历史上称呼宇文泰和高欢建立的两个魏国叫做西东魏国,但两边其实都是盗版的北魏,都是傀儡政权。原来的北魏的皇室现在只不过是个受人摆布的幌子。 幌子的背后是一个大的集团,这个集团叫做关陇集团,全称关陇军事贵族集团。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