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明

"

  在局势危机的情况下大西军余部和明朝官僚联合起来,在西南地区拥护桂王朱由榔为帝,改元永历。与此同时,郑成功在东南沿海也乘势崛起,东西两面打击清军,抗清局面出现了高潮。但是随着三王内讧和清军的加大进攻,明军滇黔防线被清军迅速击破。1661年吴三桂率清军入缅,缅王莽白将永历帝执送清军。次年四月,永历帝与太子朱慈煊在昆明被吴三桂所弑,明统始亡。此后郑成功仍奉大明正朔,东征收复台湾,作为抗清基地,建立明郑王朝,明郑政权继续沿用永历年号,但未再拥立明朝宗室称帝或监国。1683年清军占领台湾,延平王郑克塽降清,宁靖王朱术桂自杀殉国,明朔始亡。

南明

南明——明朝宗室建立的政权

明朝灭亡后,为什么大批文臣武将降清,而不是归附南明或大顺

  1644年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年份。就在这一年,延续了二百七十六年的大明王朝走到了尽头。与此同时,中国又出现了三股主要势力逐鹿中原的情况,这三股势力分别是:大清政权、大顺政权,以及南明弘光政权。

  大清政权也就是后来的清朝,这个大家想必都非常了解。大顺政权由农民起义军领袖李自成所创建,虽然起初大家都视李自成和他的军队为“闯贼”、“流寇”。但到了1644年的时候,人们的印象已经普遍改变。许多人都开始承认李自成将是未来新王朝的统治者,这一点从当时大批官绅归附到大顺政权中就可以看出。南明弘光政权是明朝崇祯皇帝殉国后,明朝宗室和遗臣们在留都南京建立的政权,弘光皇帝朱由崧万历皇帝之孙、崇祯皇帝的堂兄。因此在当时人们眼中,南明自然是最为正统的政权。

image.png

  从以往的历史经验来看,这种群雄割据的局面往往要维持相当长一段时间。可是这次却不一样,仅仅过了一年时间,清军就以锐不可当之势,相继攻灭大顺政权和南明弘光政权,统一了大半个中国。清军入关之时,所率兵力仅有十万余人,为何能进展如此神速呢?究其原因并非满清八旗军天下无敌,而是因为许多原来侍奉明朝的文臣武将纷纷率领本部兵马降清,极大扩充了满清的实力,以至于让清军在南征北战的过程中,兵力反而越来越多。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这些明朝的文臣武将不去归附南明,或是归附大顺,而非得去向清廷投降呢?

image.png

  从个人感情上来说,这些文臣武将无疑对南明政权最难以割舍的,毕竟他们个个都世受皇恩。退而求其次的话,李自成的大顺政权也可以接受,因为改朝换代在中国历史上并非稀罕事,从个人和家族利益上来考虑,给大明朝老朱家打工和给大顺朝老李家打工,本质上没什么区别。至于归降大清政权,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当时明朝人都称呼满人为“建虏”、“鞑子”,在他们心目中,满清就是由一群孔武有力,不懂礼数的蛮夷组成的原始政权。投降满清,那就相当于成为“鞑子”的奴隶,这是何等的屈辱,对当时明朝人来说,简直无法想象。可事实上却是,成批的文臣武将投向了满清,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image.png

  原来,在1644年初,李自成率军攻打北京的时候,官绅们眼看国家即将易姓改号,于是纷纷改换门庭加入到李自成的大顺政权中。明末史学家谈迁在他的著作《国榷》中用八个字形容当时的情景是:“衣冠介胄,叛降如云”。可是让人想不到的是,李自成在攻下北京后,为了解决军饷问题,竟下令对官绅追赃助饷,也就是强迫大家交出银子,没交纳规定额度的银子就要被严刑拷打,活活打死者不在少数。官绅们放弃名节,改投到李自成阵营中原本是为了保全个人和家族的利益,结果遭遇追赃助饷,不仅名声尽毁,甚至连生命安全都无法保障。一位身陷北京的明朝官员在绝望中愤慨地说道:“是岂兴朝之新政哉,依然流贼而已矣。”

  在经过一轮又一轮的追赃助饷后,李自成的大顺政权和原来明朝官绅阶层成了势不两立的群体,很多人都想尽办法逃往南方。可是,当逃到南方的官绅们抵达南京后,等待他们的不是南明朝廷的热烈欢迎,而是权臣马士英、阮大铖等人掀起的“顺案”审查。所谓“顺案”就是指李自成攻下北京后,被嫌疑有过变节行为的明朝官绅。马、阮等人利用“顺案”疯狂迫害自己的政敌。

image.png

  清军在山海关打败李自成后进入北京,摄政王多尔衮采纳了汉族大臣洪承畴、范文程等人的建议,对原来明朝官绅采取了积极拉拢的策略,“令在京内阁、六部、都察院等衙门官员,俱以原官同满官一体办事”。不久又宣布:“凡文武官员军民人等,不论原属流贼,或为流贼逼勒投降者,若能归服我朝,仍准录用。”清廷的这些笼络策略对于当时正处在走投无路情况下的明朝官绅而言,可谓是绝处逢生,于是大家纷纷改投清廷。这些投降的官员大部分都得到了很好的待遇,多数人的官职比原来更高,在他们的示范效应下,更多汉族官绅投身清廷,清朝在入关之初就是用了这种恩威并施的策略,迅速席卷了中国的大江南北

  参考文献:《清世祖实录》、彭孙贻《平寇志》、钱甹只《甲申传信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南明本有可能翻盘,可因选错了皇帝而导致满盘皆输

  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十九日,李自成率领大顺军攻下了北京,崇祯皇帝朱由检在紫禁城北面的煤山(今景山)自缢殉国,明朝灭亡。由于明朝实行的是两京制,即除了国都北京外,还有一个留都南京,其行政机构设置和北京一样,也设有六部、都察院、通政司、五军都督府、翰林院、国子监等机构。当京师陷落,皇帝殉国的消息传到南方后,做了两百多年“备胎”的留都南京便立刻开始运转,并组建了新的朝廷,历史上将这个由明朝残余势力组建的政权称为南明。

image.png

  南明成立之初,形势还是比较有利的,除了有一套完整的行政班底外,南明还拥有数量庞大的军队,其中光是镇守武昌的左良玉一部,就拥兵八十万之众。“江北四镇”中,每镇都有数十万的兵力。此外,在福建、湖广等地的明军数量也相当可观。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形势一片大好的新政权,结果却不堪一击。仅仅过了一年时间,清军就轻松攻下了南京。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其实之所以会发生这种情况,跟南明建立之初的一件大事息息相关。正是因为这关键的一步走错,才导致了后面步步出错。这件大事就是南明在拥立新君问题上的争执。

image.png

  中国有句老话叫“国不可一日无君”。因此,南明朝廷建立后,当务之急就是要从明朝宗室中的诸藩王里面选出一位来做皇帝。从血缘亲疏方面来看,福王朱由崧(万历皇帝之孙、崇祯皇帝堂兄)显然是第一人选。可是,福王的父亲老福王朱常洵当年在“国本之争”问题上曾和“东林党”大臣们结下了私怨。东林党人害怕福王登基后会找他们翻旧账,于是就主张国家在非常时期,应该拥立更为贤明的潞王朱常淓(隆庆皇帝之孙,万历皇帝之侄)为帝。但是,这一主张遭到了大部分朝臣的反对,甚至有小部分东林党大臣也认为拥立福王才是名正言顺之举。

  在拥立新君的问题上,南明兵部尚书史可法最有话语权(南京兵部尚书为留都百官之首)。但身为东林人士的史可法虽然也想拥立潞王,可又担心这样做会造成内部分裂。经过再三权衡,史可法和时任凤阳总督的马士英达成协定,既不立福王,也不立潞王,而是拥立桂王朱常灜(万历皇帝第七子)为帝。这一折中方案虽然让大家都不太满意,但还算可以接受。

image.png

  可是,史可法万万没想到,在他和马士英达成协定后,事态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转弯。原总督京营太监卢九德是福王朱由崧的支持者,当他得知朝廷中的大臣们想拥立桂王为帝时,立即决定先发制人。福王和卢九德主动联系据守江北的总兵高杰、黄得功、刘良佐,让他们以武力支持福王登基。三位总兵都想得到“定策之功”以增强自己的政治地位,因此立即应予。马士英回到凤阳总督行辕后,得知自己手下的这三位总兵都已投向了福王,为了自己也能成为“定策元勋”,他也顾不上当初的承诺了,抓住时机向福王表示了忠心。而在南京这边,蒙在鼓里的史可法还写信给马士英,痛斥福王“贪、淫、酗酒、不孝、虐下、不读书、干预有司”七个不可立的理由。结果这封信后来成了史可法捏在马士英手里的最大把柄。

  此外,山东总兵刘泽清原本支持拥立潞王。可当他看到形势转变的后,为了能在“定策之功”上分一杯羹,也立即改变立场。这样一来,作为南京门户的江北四镇全部支持福王登基,定策之事就不存在什么悬念了。朝廷中的东林党人在既成事实面前无可奈何,只好违心地表示同意。五月十五日,朱由崧即皇帝位于南京紫禁城武英殿,以弘光为年号,因此后人称其为弘光皇帝

image.png

  朱由崧虽然继承了大统,但朝廷中拥立新君造成的影响却还只是刚刚开始。马士英因“定策之功”进入中枢,成为内阁首辅。史可法则被调出南京,督师江北,失去了在朝廷上的话语权。此后一年时间里,弘光朝一直处在马士英、阮大铖等人与东林党人的内斗之中,军国大事反而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而弘光皇帝朱由崧昏庸至极,整日躲在后宫中享乐,不闻政事,更是加速了弘光朝的糜烂。

  不过,比朝廷中内斗更严重的是,江北四镇总兵有了“定策之功”后,权势得到极大提升。从前江北四镇一直受文官节制,但自从弘光皇帝登基后,四镇总兵自恃“天子乃我辈所立”,开始变得骄横跋扈,拥兵自重,进而挟制朝廷。史可法虽名义上是督师,但却无法调动四镇的兵马,只能无奈地在江北四镇为争夺地盘相互火拼的时候,充当调解员的角色。因此,弘光朝廷虽然表面上拥有百万雄兵,可事实却完全对军队失去了控制。

  1645年,清军南下,南明百万大军纷纷投降,弘光政权几乎没有做出任何有效抵抗就被击溃了。而造成这一结果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定策这个关键问题上的失误。如果当时大臣们能放弃纷争,上下一心,那么无论是拥立哪位藩王,都不至于让军队失去控制。皇帝本人再怎么不济,以南明所拥有的资源,无论如何也不会是这个结果。真是一步走错,步步出错。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为什么实力强劲的南明势力却被清军轻易击破?

  在清兵攻入北京,顺治军临天下之后,在南方曾相继出现几个残明政权,历史上统称为"南明".明朝崇祯自缢后尚且有很强的实力,可为什么连偏安的局面都没能维持呢?

  一,福王朱由崧,神宗孙,南明弘光帝,谥号孝简皇帝 ,庙号明安宗(公元1644年6月至公元1645年6月)

  崇祯十三年,李自成攻破洛阳,福恭王朱常洵被杀。北京沦陷后,朱由崧逃往南京,被凤阳总督马士英会同江北四总兵高杰、黄得功、刘良佐、刘泽清用尽各种手段,不顾多数大臣的强烈反对,强行拥立了昏庸无能的福王,号监国,后称帝,年号弘光。福王本是一个只知享乐的典型的公子哥,曾自撰槛联"万事无如杯在手,一生几见月当头"他即位伊始就大肆选美,而朝政又为热衷全力的马士英,阮大铖所把持,将主战的正直大臣,如史可法排挤出朝廷.这一切都标志着这个江南小朝廷不可能有所作为,不可能担当起中兴的重任。

  顺治二年(1645)五月,清军在多铎统帅下攻破扬州,史可法,黄得功捐躯,很快兵临南京,之后多铎和平接受南京,勋贵保国公朱国弼、忻城伯赵之龙、魏国公徐允爵、焦梦熊等,文臣王铎、蔡奕琛、李沾、钱谦益等30余人,出迎于郊,高举舆图册籍,冒雨跪在泥泞的道路两边。这些从前满口终义的可耻之臣终于都做了亡国奴.冯梦龙因此在《中兴实录》中发出了这样的追问:“举天下科甲,千百之众,而殉难才二十人,其可怪也。” 那个朱由崧逃到安徽芜湖被俘,被清军押赴北京处死。

  就这样第一个,也是最有可能(拥有淮河下游和长江以南的广大地区,掌握着五十万大军)中兴大明的政权在一帮宵小的内讧和主降的破坏下消散了.

  二,潞王朱常淓数日监国( 公元1645年6月)

  潞王几乎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他比较贤明,当初史可法等人曾想拥立他,但被马士英抢先一步.南京被攻破后,在杭州监国,这只是在<明史.张国维传>提过一笔"南都覆逾月,潞王监国于杭州,不数日出降"他出降的唯一条件是----勿伤黎民.

  三,鲁王朱以海太祖十世孙,监国(公元1645年8月至公元1655年)

  鲁王政权建立后,控制浙东绍兴、宁波、温州、台州等地,拥有浙中义师及原明总兵方国安、王之仁部,且凭借钱塘江天险,曾汇兵合攻杭州。可是由于该政权同与它同时存在的隆武政权互相攻伐,不能一致抗清,而最终被清军各个击破!其内斗的结果就是---六月不战而溃,朱以海出海至舟山。清军迅速平定浙东,鲁王大臣张国维、朱大典、孙嘉绩、王之仁等先后死,方国安、马士英、阮大铖等降清。鲁王政权建立不到一年即告灭亡。

  在国家倾覆之时尚且不能团结一致,灭亡岂不必然?

image.png

  四,唐王朱聿键,太祖九世孙,南明隆武帝,谥号襄帝(公元1645年8月至公元1646年10月)

  崇祯九年,朱聿键率军倡义勤王,却被勒令回国,废为庶人,幽之凤阳,改封其弟朱聿镆为唐王。崇祯十四年,李自成攻陷南阳,朱聿镆遇害。崇祯十七年,北京沦陷,福王朱由崧立于南京,释放了朱聿键。顺治二年(1645)五月,南京被清军攻破,朱聿键行至杭州,南安伯郑芝龙(郑成功之父)等人拥立他为监国,立政权于福州,年号隆武。这个政权也是有一定实力的,可是掌握大权的郑芝龙却因为有大片土地而不愿打仗,一味推延.顺治三年七月,清军攻下浙东浙南,即挥师南下。郑芝龙暗中向清军请降,撤兵到安平镇。福建门户敞开,清军长驱直入。隆武帝和曾皇后被清兵所俘并遇害处是在福建长汀,当时准备前往江西赣州支援杨廷麟,万元吉的赣南抗清斗争,隆武政权灭亡。

  唐王算是一位较为清明的藩王,刚即位就下诏亲征,可是为郑芝龙所挟制,终于难有作为, 这个政权也是因为内部的不统一,大臣的无民族气节而失败的.

  五,唐王朱聿粤,朱聿键之弟,南明绍武帝(公元1647年2月)

  唐王政权覆灭后,其弟朱聿粤被拥立于广州,这个仅存在了四十一天的短命政权却一直和同在广东的桂王政权相互火并,结果被清军轻易击破.这又是一个因内讧而导致的悲剧

image.png

  六,韩王朱本铉,南明定武帝( 公元1646年8月至公元1664年)

  李自成部将郝永忠(原名郝摇旗)为联明抗清,推立他为帝,改年号为定武。韩王政权依因为农民军的支持,先后活动于两湖、广西、四川一带,与清兵相抗衡。公元1663年,农民军进攻四川巫山时被清军战败,郝永忠被俘杀。第二年,朱本铉死。(其人到底存不存在,仍有争议。顾诚《南明史》倾向为以讹传讹之虚构人物,以 查继佐之《罪惟录 》其开端)

  这个政权坚持战斗达十八年之久,还是因为----屏弃前嫌,走向联合.

  七,桂王朱由榔,南明永历帝,谥号匡帝或出帝,庙号昭宗(公元1646年12月至公元1662年1月)

  崇祯十六年,张献忠攻陷衡州,桂端王朱常瀛逃往广西,顺治二年,薨于苍梧。其子永明郡王朱由榔继位,顺治三年(1646),于肇庆号监国,年号永历。在南明诸多政权中这个政权是持续时间最长,影响最大的,其主要原因就是大顺,大西的农民军残部的加入.尤其是在顺治九年,曾经屡败清军,收复广西全境。接着北取长沙,东扫江西,收复二州16郡。抗清大业出现大好局面,可是随着孙可望挑起内战,攻击李定国,在他被李定国击败后投降清军,清军趁虚而入,永历政权被迫流亡.顺治十六年朱由榔被缅甸人俘虏,顺治十七年,清军在吴三桂的带领下抵达中缅边境,缅人交出朱由榔,第二年(1661年)朱由榔死于云南昆明,子嗣皆降。

  永历政权兴于团结,而败于不团结,这个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八,靖江王 朱亨歅,监国

  朱亨歅为人仁厚,力主抗清,得到瞿式耜的拥戴监国,顺治七年(1650)孔有德再次率清军攻破桂林门户严关,桂林守军闻风而逃。朱亨歅与瞿式耜、张同敞都不愿出逃,遂被清军俘虏。不久,瞿式耜、张同敞被孔有德杀害于叠彩山风洞前,朱亨歅则被缢死于西门外民房中.

  九,淮王朱常清,南明东武帝(公元1648)

  唐王死后,在1848年春由郑成功在南澳拥立其为监国。同年桂王政权成立,使节至,郑成功奉为正朔,淮王取消监国及年号。

  十,明威宗太子(王之明),在安宗出降后也确实监过国(他发过一个文告,当然我对他的实际身份十分怀疑),

image.png

  十一,宁靖王朱术桂,太祖九世孙辽王的后裔

  1645年,福王政权封宁靖王,曾在郑成功、郑鸿逵军中监军,1664年到达台湾,“督兵屯田,休养生息”,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施琅攻台,宁靖王见大势已去,遂将5个妃子(袁氏王氏、秀姑、梅姐、荷姐)召到身边诀别:“孤不德,颠沛海外,冀保余年,以见先帝先王于地下。今大势已去,孤死有日,若辈幼艾,可自计也。”5位妃子节烈不让须眉,声泪俱下,表示“王生俱生,王死俱死”。遂先冠笄被服,同缢于堂。时间是同年六月二十六日。宁靖王见状,悲痛欲绝,提笔在墙上写下了一封遗书:“自壬午流寇陷荆州,携家南下,甲申避难闽海,总为几茎头发,保全遗体……今已四十余年,六十有六岁。时逢大难,全发冠而死,不负高皇,不负父母,生事毕矣,无愧无怍。”日,宁靖王将家中全部财物分送给邻居,然后穿上大明宁靖王的朝服,将宁靖王的印绶交给降清的郑克塽,再面向祖国大陆河山遥拜列祖列宗。有决命诗---艰辛避海外,总为数茎发。于今事毕矣,祖宗应容纳。后自缢.

  南明诸王殉节者惟有宁靖王一人而已!史称宁靖王"仪容雄伟,美须弘声,善书法,喜佩剑,沈潜寡言,勇而无骄,将帅士兵咸尊之."然而郑氏却未立其为帝,足见其割据建国之野心.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南明为什么那么快就灭亡了?真相是什么

  自从崇祯朱由检在煤山自缢,大明政权灭亡,明朝残余宗室及大臣逃到南方,凭借长江天险与满清划江而治,先后建立了四个政权包括弘光政权鲁王监国、隆武政权、绍武政权、永历政权。

image.png

  可是,出乎意料,这四个政权很快就灭亡了,前后不过十七八年。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南宋,一共存在了一百五十二年。并且,从南宋开始,南方整体实力高于北方。那么南明为什么如此迅速的消亡呢?

  这个问题很多历史学家已经解释过了,不过小编还是想说说自己的看法。

  我们对比一下双方的政治军事力量,至于钱粮,在小编看来并不是主要原因。

  首先看看双方的统治阶级,当时满清方兴未艾,人才济济,皇太极多尔衮和其他宗族都很有能力,政治玩的非常六了。反观南明,四位皇帝的才能都不咋地,内部还有派系斗争,统兵将领和文臣之间不和。政治上,满清完全碾压南明!

image.png

  军事上,八旗军的战斗力有目共睹,南明那些老爷兵确实不是对手,再看看双方将领,南明方面有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左良玉、郑成功等人还是比较强大的,满清方面不比多说,大家都懂。就算满清比较强,像郑成功、李定国这些猛人也不该很快就被打败啊?

  而且南明军队数量完全碾压满清啊,就算比较精锐部队,也是远超八旗军,还有极大的战略纵深不该如此快就灭亡。对此小编只能猜想各位将领不和,难以达成战略目标的一致,像清军的战略目标就很清楚,消灭南明,而南明将领就不清楚到底是偏安一隅还是北伐。

image.png

  另外最关键一点就是政权不稳定,没有领导核心,南明的宗室太多了,各个地方都有,今天你福建的皇帝倒了,明天我西南势力又拥护另一位皇帝,南明皇帝和政治基础本来就不好,那些人又喜欢玩内斗,十几年换了四个皇帝,还不是父子相传,还有鲁王监国,领导层都换的那么频繁了,底下的大臣可想而知,谁有有心情去抗清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崇祯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起义军攻占北京,崇祯帝朱由检在煤山自缢。清军入主中原,明朝宗室及文武大臣大多逃亡南方,还据有淮河以南的半壁江山抵抗清兵,包括弘光政权、鲁王监国、隆武政权、绍武政权、永历政权及明郑时期。崇祯帝殉国后,福王朱由崧监国南京,后即皇帝位,改元弘光。随后清军快速南下,围攻扬州,扬州城池破,清军屠城,史称“扬州十日”。不久南京陷落,弘光帝被俘。1645年闰六月,唐王朱聿键在郑芝龙等人的拥立下,在福州称帝,改元隆武。隆武帝在大臣黄道周的主持下发动了短暂的北伐,同时还采取联寇抗清政策,但随着郑芝龙降清,局势恶化,隆武帝被俘后绝食而亡,清军迅速占领东南大部。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