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

  清末,余杭士子杨乃武应乡试中举,摆宴庆贺。房客葛小大妻毕秀姑颇有姿色,人称“小白菜”。她本是葛家童养媳,曾在杨家帮佣,与杨乃武早有情愫,碍于礼义名份,难成眷属,只得各自婚娶。

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导致几十位官员被革职,引发深思

慈禧竟下10道御旨:杨乃武与小白菜案才艰难昭雪

  清末咸丰光绪年间,曾发生四起轰动社会的案件,即“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张沦祥刺马案”、“杨月楼诱拐卷逃案”和“顺天乡试科场舞弊案”,史称清末“四大奇案”。与黑暗由于案情跌宕起伏,一波三折,暴露了封建专制社会的腐朽,因而被编成各种形式的文艺作品,广为传播,影响很大。不少文献记载亦被作为史引用,但许多情节与史实出入较大,甚至无中生有,造成误解,且有许多重要史实及内幕活动鲜为人知,“杨乃武与小白菜案”惊动慈禧太后,御旨10道,艰难昭雪的真实史实就是如此。

  葛品连因病死亡

  “小白菜”本名毕生姑,生于1856年,浙江省余杭县人。其父早死,寡母毕王氏因生活贫穷,1863年携毕生姑再嫁本县粮差喻敬天,改称喻王氏。因毕生姑长得清秀,邻居们都叫她“小白菜”。喻敬天租住木匠沈体仁的房屋,毕生姑之母喻王氏和沈体仁之妻沈喻氏在闲聊时说定,等毕生姑长大成人,就许给沈喻氏与前夫葛风来所生之子葛品连为妻。

  葛品连生于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也是余杭县人。曾参加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的军队,太平天国起义失败,葛品连逃回余杭,在一家豆腐店帮工。毕生姑17岁与葛品连完婚,改称葛毕氏;四月,夫妻租住杨乃武房屋,两家同院居住。

杭州市西郊余杭镇“杨乃武与小白菜博物馆”杨乃武与小白菜照片

  杨乃武字书勋,又字子钊,生于1840年,世居余杭县城澄清巷口西首,祖父杨朴堂以养蚕种桑为业。杨乃武娶妻詹氏,生一子,同治十二年考中举人。1872年七八月间,葛品连多次见到葛毕氏与杨乃武同坐共食,疑有私奸,几次在夜晚从豆腐店回家,在门外和檐下窃听,仅闻杨乃武在教葛毕氏读经书识字,未发现奸情。葛品连将怀疑告诉母亲沈喻氏,沈喻氏趁葛品连上工时,前来察看,也看见葛毕氏和杨乃武同坐共食,遂加深怀疑,并向外人谈论,巷间遍传。杨乃武听到流言蜚语,以增加房租为名,希望葛品连搬走,沈喻氏等也劝儿子速迁避嫌。1873年闰六月,葛品连夫妇移住喻敬天表弟王心培院内,王心培留心察看,发现杨乃武从未来过葛家,也未发现他与葛毕氏有过任何接触。这年农历8月24日,葛品连因嫌妻子腌菜迟误,将她责打,葛毕氏悲愤交加,将头发剪去,扬言要出家为尼。喻王氏和沈喻氏闻讯赶来,葛品连跟她们说“为杨乃武前事,借此出气”等语。此后,葛品连生病,且病势加重。他左腿患丹毒,俗称“流火”,十分疼痛。十月初七发烧,葛毕氏劝他不要上工,他仍坚持上工两天。初九早晨,沈体仁在大桥茶店碰见由豆腐店回家的葛品连,见他面色发青,浑身发抖,不停打寒战;地保王林在点心店前见葛品连买粉团,食后即吐,勉强走回家。葛品连进屋即睡,时欲呕吐,发烧畏寒,嘱葛毕氏托喻敬天买来东洋参、桂圆煎汤服用。未料,服后病势立刻加重,喉中痰响,口吐白沫,不能言语。葛毕氏托王心培叫来沈喻氏、喻王氏等人,又请来余杭名医严雅州,诊为“痧症”,用万年青、莱服子(萝卜子)灌救,已经无效,申时死亡。沈喻氏为之换衣时,留心查看尸身,并无可疑迹象。葛品连身体虚胖,死于秋末冬初,但南方气温较高,至初十日夜晚尸身口鼻内有淡血水流出。本来就对儿媳不满的沈喻氏在他人挑拨下,盘问葛毕氏丈夫死因,葛毕氏坚称是“病死”,但沈喻氏仍请地保王林代写呈词,说葛品连“死因不明”,“请求验尸”,但未涉及任何人和其何因死亡。王林携同沈喻氏将状纸投递于余杭县衙。

  错验尸铸成冤狱

  余杭知县刘锡彤看了沈喻氏的呈词后,正欲前往验尸,可巧有个秀才陈湖到县衙给人看病,向刘锡彤提到葛毕氏与杨乃武有私,今葛品连很可能是被他们谋毒。刘锡彤又叫门丁沈彩泉出去打听,回称外人颇多议论,和陈湖讲的一样,刘锡彤深信不疑。刘锡彤带领门丁沈彩泉、验尸员沈祥到葛家验尸。沈祥首次独立验尸,水平较低,将尸体口鼻流淡血水认作“七窍流血”。一般情况下,如果用银针探入咽喉,拔出后本应用皂角水反复擦拭,若银针上青黑不去,则可断定系服毒身死。可沈祥毕竟是个新手,拔出银针后,未用皂角水擦拭,只见银针上有黑色黏液,即说“服毒身死”。

  刘锡彤在县衙听了陈湖之言,已认定葛毕氏串通杨乃武毒杀亲夫,现在又经验尸,更确认不疑,遂将葛毕氏带回县衙,严刑逼供,葛毕氏在酷刑下无奈招供:与杨乃武有“恋奸情热”,十月初五日杨给她一包砒霜,初九日下午她将砒霜掺入桂圆汤内,毒死丈夫,后来婆婆看出服毒形状,自己方承认毒死丈夫。沈喻氏的呈词仅说“死因不明”,葛毕氏的供词显然与之不符,但刘锡彤还是深信小白菜毒死丈夫,立即传讯杨乃武到堂,出示葛毕氏供词,杨乃武拒不承认,因他是新科举人,不能动刑。十月十二日,刘锡彤向上司请求革去杨乃武的举人功名,不等批文下来(十二月初七日才下圣旨,同意革去杨乃武的举人功名),刘锡彤即用酷刑逼供杨乃武,并令其与葛毕氏对质,葛毕氏惧怕再动刑,仍照前供,但杨乃武拒不承认。

  奉上级令,刘锡彤将二犯及证人沈喻氏、王林、王心培等一同押往杭州府,他对案卷作了篡改,将沈喻氏呈词的“口鼻流血”,改为“七窍流血”;验尸未用皂角水擦拭银针,改为“已用皂角水擦洗,青黑不去”,丝毫不提动刑之事。

...查看更多

杨乃武与小白菜案的幕后推手竟然是胡雪岩?

  杨乃武与小白菜,是清末四大疑案之一。同治十二年(1873年),葛品连旧病复发,暴毙,验尸认为是砒霜毒杀。余杭知县刘锡彤曾因滥收钱粮敛赃贪墨,被杨乃武联络士子上书举发,断了财路,心怀怨隙。于是,对葛品连之妻毕秀姑百般威逼欺哄,使其诬杨乃武为奸夫,杨乃武“被屈打成招”定为“谋夫夺妇”之罪,上报杭州府衙。

  此案后经杭州知府陈鲁、浙江按察使蒯贺荪、浙江巡抚杨昌浚、钦差大臣胡瑞澜等人草率复审,使杨乃武、葛毕氏枉坐重罪,直到最后惊动了慈禧太后,才使真相大白。然而两人受尽酷刑折磨的悲惨遭遇仍令人不胜唏嘘。此案除了给两个家庭造成不幸之外,也给浙江官场来了一次大地震,一百余位官员革除顶戴花翎,永不续用,个人缘由可堪玩味。

  一个本来不复杂的案情之所以越来越复杂,是因为在该案的背后存在着多种力量的博弈。满清朝廷与汉族武装集团之间、江浙籍官员与两湖派将领之间、浙江学子与浙江官员之间、醇亲王奕譞与恭亲王奕之间、左宗棠胡雪岩之间,存在着一定的矛盾,因此围绕此案展开了反复的争斗,最终导致胡瑞澜、杨昌濬等300多名官员中有30余人被革职、充军或查办,150多名六品以上的官员被革除顶戴花翎,永不续用,使左宗棠的“两湖派”势力受到严重打击。

  前面这几个矛盾,前人都已经分析的很透彻了,今天重点讲讲胡雪岩这个背后推手。胡雪岩是怎么跟杨乃武搭上线的呢?原来杨乃武的乡试同科至交吴以同在胡雪岩家当家庭教师。当杨乃武的姐姐在杨乃武的指点下找到吴以同后,吴以同马上跟胡雪岩进行了汇报,胡雪岩正为左宗棠不从他这里贷款的事恼火,于是决定干左宗棠一票。

  恰好,此时正在家丁忧的浙江籍官员——兵部右侍郎夏同善要回京,于是由吴以同以老同学的名义出面邀请夏同善吃饭,由胡雪岩出钱做东。席间,吴以同跟夏同善谈论起杨乃武案。胡雪岩跟吴以同希望夏同善回京后能够多方走动,还杨乃武公道。

  后据杨乃武的女儿杨浚回忆,当胡雪岩了解到杨家经济拮据时,立马出资赞助杨家进京路费,并将其在京所有费用也全包下来。杨菊贞进京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夏同善投状子,以都察院、步军统领衙门、刑部为首的所有衙门,杨菊贞把状子都递个遍。然后在夏同善引荐下,求遍浙江籍在京官员三十余人。

  同年十二月,浙江士绅吴以同、汪树屏等三十余人联合上告,请求将人犯解京审讯,以释群疑。夏同善等十八名浙江籍京官多次在慈禧太后前为此案说话。朝廷下旨,责令杨昌睿将此案所有卷宗、人犯、证人、连同葛品连尸棺押运到京。最终导致了杨昌浚等30余人被革职、充军或查办。

  事实上,胡雪岩支持杨乃武翻案的真正目的在于要砍掉左宗棠在浙江的左膀右臂杨昌浚。因为杨昌浚一直在江南为西征军筹措军饷,即便左宗棠跟两江总督沈葆桢闹翻,只要有浙江巡抚杨昌浚在浙江筹集粮饷,西征军五年收复新疆的军令状也能实现,那他胡雪岩就没了挣钱的道儿。事实果然如此,杨昌浚被革职后,左宗棠不得不跟胡雪岩妥协,使西征军的资金运营命脉再次落到了胡雪岩之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杨乃武与小白菜案:杨乃武与小白菜并非恩爱情侣

  提到杨乃武与小白菜,给大家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他们之间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实际上,他们两人之间根本就不存在爱情可言,之所以被牵强附会地说成是恩爱情侣,那都是被诬陷的,加上当时文人墨客的大肆渲染,因而两个毫无爱情的人就这样成了他们笔下的牺牲品,成就了一段完美的爱情故事被流传下来,亦成了世人眼中完美爱情的典范。于是,现如今诸多影视作品的导演们就不加思索,人云亦云,把他们演绎成为一对恩爱情侣。因此,杨乃武与小白菜的关系就这样被定格在人们的心目当中,可谓根深蒂固,以至于误导了很多人。可是我们必须尊重历史事实,还原历史真相。

  那么,历史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呢?下面且听笔者娓娓道来:

  首先,咱们来说下杨乃武和小白菜究竟是什么关系?

  杨乃武是浙江余杭人,家中以养蚕为业,是一个殷实聪明的人,20岁中秀才,33岁中举人,娶了詹家詹彩凤为妻,和姐姐杨菊珍一起打理生活起居,过着开心的日子。但是他性格耿直,坚持原则,爱打抱不平,常常为乡亲们打官司写诉状,因此受到当地百姓们的爱戴。另外,杨乃武还与当时鱼肉百姓的知县刘锡彤对着干,想着法整他,差点让他丢了官职,刘锡彤对他恨之入骨。

  小白菜,原名毕秀姑,也是浙江余杭人,因为长得清秀脱俗,白皙秀丽,平常又爱穿白色的上衣,所以大家都管她叫“小白菜”。她自幼丧父,母亲又改嫁,家境贫寒,过着单身生活。十七岁那年嫁给了当地的贫穷小子葛品连。

  由此可知,杨乃武和小白菜都是同一个地方的人,而且他们也都是有家室的人,并无什么关系可言。

  后来,小白菜的丈夫葛品连家的房屋破烂不堪,时常漏雨,不能住人,于是葛品连和小白菜以及葛母租了杨乃武的房子住。从此,小白菜与杨乃武就认识了。

  杨、葛二家相邻而居,同生活在一个大院子里,他们互相尊重,和睦融融。然而好景不长,由于小白菜年轻貌美、温柔和顺,且举止大方,加之小白菜又时常让杨乃武教她识文写字,走得比较近,小白菜的婆婆葛氏早就看不惯了,蓄意寻衅,而葛品连又是一个小肚鸡肠、疑神疑鬼的人,对杨乃武满腹狐疑,虽然并无半点真凭实据,却横生枝节,终于传出小白菜与杨乃武关系暖昧的流言。为避嫌,葛品连和小白菜以及母亲只好搬离了杨家。从此,再也没有和杨乃武有过往来。

  同治十一年(公元1873年),小白菜的丈夫葛品连突然患了重病,小白菜急忙买药给丈夫煎服。可是葛品连喝完药仅半天时间就去世了。葛家人得知详细情况后,悲痛欲绝。而一向凶悍泼辣的葛母却认为儿子的死有疑点:怎么从得病到去世仅半天的时间呢?因而一口咬定儿子就是被小白菜用砒霜害死的。因为之前,他们一家租住杨乃武家的时候,小白菜就和杨乃武走得很近,于是怀疑小白菜和杨乃武有私情,故而杀死自己的儿子。随后,葛母将儿媳妇小白菜告上县衙,葛母要求刘锡彤一定要为她做主,治杨乃武与小白菜的罪,于是刘锡彤就顺水推舟,不分青红皂白将小白菜抓进了大牢。

  刘锡彤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其实,刘锡彤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陷害和报复杨乃武,因为杨乃武和自己有宿怨,又经常被他讥讽和嘲笑,刘锡彤早就对他怀恨在心,正好借葛母状告小白菜和杨乃武之际来收拾杨乃武,而小白菜只不过是辅助他的一颗棋子。

...查看更多

揭秘:清朝末年四大冤案之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清末,余杭士子杨乃武应乡试中举,摆宴庆贺。房客葛小大妻毕秀姑颇有姿色,人称“小白菜”。她本是葛家童养媳,曾在杨家帮佣,与杨乃武早有情愫,碍于礼义名份,难成眷属,只得各自婚娶。余杭知县刘锡彤曾为滥收钱粮敛赃贪墨,被杨乃武联系士子上书举发,断了财路,心怀怨隙。他儿子刘子和用迷药奸污了毕秀姑,又把她老公葛小大毒死。刘锡彤为保住儿子性命和发泄私愤,便移花接木,把杨乃武骗至县衙,严刑逼供,以“谋夫夺妇”定拟,问成死罪。

  杨乃武和其胞姐杨淑英、老婆詹氏不服,屡屡上诉,历时二年,前后几10堂,皆因刘锡彤上下疏通贿赂,以致官官相护,依旧判定死罪,并详文刑部。詹氏也因上告失败而获罪被拘,幸同科举人汪士屏联合士绅上书刑部辩冤,刑部侍郎夏同善驳回详文,并请得谕旨命浙江三大宪会审。杨淑英为救弟弟,怀抱侄儿去省城探监,求秀姑据实翻供,毕秀姑深觉愧疚,当即应允。哪位知浙江巡抚杨昌浚为保住本人面子和众多参审官员顶子,依仗拥兵边疆左宗棠之势,会同藩台、臬台蓄意抗命,不准毕秀姑翻供,复以“通奸谋命”定拟,上奏。

3.jpeg

  杨昌浚此举激起浙江士绅公愤,杨淑英在他们支持下,至狱中让杨乃武写冤状,冒死赴京,滚钉板告状。光绪帝生父醇亲王痛恨杨昌浚蔑视朝廷,又怕各省督抚仿效,决意替杨乃武翻案,以示警饬。

  正当杨乃武看透黑暗吏治,与秀姑欲以鲜血、头颅祭告天下:“大清百姓盼望青天”之际,得到了醇亲王“大清有青天”的解答。

  出狱之日,杨乃武目击毕秀姑奉懿旨,被押解尼庵削发为僧,本人虽保住了命,却己一身伤残,几为废人,连举人功名也不准恢复,不禁暗然自问:“我这冤案是昭雪了么?大清真有青天么?……一曲冤歌传百年,长伴遗恨说青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慈禧竟为小人物伸冤:慈禧为何会管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杨乃武与小白菜案的起因是小白菜的丈夫葛品连暴病身亡。杨乃武这个人好打抱不平,与知县刘锡彤关系不和,积怨已久。因为之前小白菜与丈夫葛品连一块租住在杨乃武的房子里,葛品连听信街坊的流言怀疑杨乃武与小白菜有染,遂搬出杨乃武家,后小白菜丈夫葛品连死亡,口吐白沫、七窍流血很像中毒的迹象,知县刘锡彤就怀疑是杨乃武伙同小白菜谋害毒杀小白菜的丈夫葛品连,于是对杨乃武和小白菜动用重刑屈打成招,被迫认罪,定为谋夫夺妇罪。

  

杨乃武与小白菜剧照


  杨乃武与小白菜剧照

  知县刘锡彤见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已经定案,于是就将此案上报给了杭州知府。杭州知府听信知县刘锡彤的话,对杨乃武滥用酷刑,杨乃武说出与案情不符的情况,希望知府能查证,证明自己的清白,没想到杭州知府威逼利诱愣是让药店掌柜承认卖过砒霜给杨乃武,并开具文书。杭州知府并没有为杨乃武与小白菜平反,反而定罪。遂层层上报,请求刑部批复定罪。

  杨乃武写下诉状,让他二姐去京城上诉,失败,后杨乃武的二姐去找杨乃武的同学吴以同,希望吴以同能帮帮杨乃武平怨,吴以同和兵部侍郎夏同善说了杨乃武的冤屈,夏同善同意回京城帮忙投递冤壮,太后看后,下令命彻查此事,但杨乃武与小白菜又被用刑,再度屈打成招。后有朝廷大员见文案中多处疑点重重,上报朝廷重审,经查证,杨乃武和小白菜是清白的,葛品连是病死的。这便是著名的杨乃武与小白菜案,最终二人平反昭雪。 ...查看更多

结语

余杭知县刘锡彤曾为滥收钱粮敛赃贪墨,被杨乃武联络士子上书举发,断了财路,心怀怨隙。他儿子刘子和用迷药奸污了毕秀姑,又把她丈夫葛小大毒死。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