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份最少的曾柔在鹿鼎记里的意义是什么?
趣历史 责任编辑:Csz 2019-04-16 15:23:17 潇湘子 朱聪 尹克西 赵钱孙

  曾柔可以说是七女中着墨最少的一位,但却也是非常特别的一位。特别之处在于,《鹿鼎记》中只有她和韦小宝的爱情故事是最为典型的、最为正统的武侠爱情故事;而更特别的是,这段故事,只有在曾柔的视角下才能看到。曾柔从小长在王屋派,早年丧父,受父亲遗命拜司徒伯雷为师,这位王屋派掌门人是位非常正直的人物,因对吴三桂放清军入关的行为不满,带着部下到王屋山隐居。在清初的混乱局势中,王屋派自成一体,对外少有来往。

blob.png

  也许是由于当初愿随司徒伯雷上山的本就多是侠义之辈,也许是由于常年受到司徒伯雷的言传身教,王屋派中之人,绝大多数都可称得上是响当当的英雄好汉。所以在鹿鼎记一书中,王屋派是少有的,敢于与朝廷武装力量正面冲突的组织,区区十九人就来夜袭两千人的骁骑营营地。而在失手被擒后,除了元义方之外,其余众人个个视死如归,甘愿与掷出三点的小师妹曾柔同生共死。韦小宝见状也不由得竖起大拇哥赞叹一句,“王屋派下,个个英雄豪杰,很有义气”。

blob.png

  自幼生长在封闭的王屋派,受到师父师兄们侠义精神的熏陶,年仅十五六岁的曾柔有着属于自己的侠客之梦。她想象着自己和传说中的大侠一样,扶危救困,行侠仗义。同时,她也想象着遇到一位英俊潇洒、本领高强的少年侠士,和她形影相伴,同闯江湖。这样的想法天真吗?可是故事里都是这么说的嘛。

blob.png

  终于有一天,大师兄司徒鹤告诉大家,我们要去杀鞑子,杀侵占中原、为非作歹的鞑子,听到消息的曾柔显然十分兴奋,杀坏人,救百姓,不正是古往今来侠客们的所作所为吗。就这样,曾柔第一次踏上了行侠仗义的道路,而就在这次行动中,曾柔遇到了韦小宝。与平时那个滑头的小宝不同,这次事件中的韦小宝简直是大智大勇的典范。面对四柄架到脖子上的长剑,韦小宝镇定自若,谈笑风生,最后以神奇的武功一举翻盘。而翻盘之后,韦小宝义释刺客,重演了明清白话小说中出现过无数次的“义释”举动。这里的韦小宝在曾柔心中无疑是一个英雄。等到后来司徒伯雷遇害,韦小宝上山收编王屋派,透露了自己的身份,曾柔得知韦小宝原来是大名鼎鼎天地会的香主,是不顾个人安危潜伏在清廷中枢的反清复明义士。此时曾柔对于韦小宝的仰慕之情,恐怕已经泛滥而不可收拾了。这就能看出曾柔为什么会爱上韦小宝。曾柔理想中的伴侣是一名真正的侠客,而她所见到的韦小宝,这个智勇兼备、轻身重义,而且相貌还不错的少年,完全符合曾柔心中对伴侣的想象。

blob.png

  曾柔对待这份感情是相当主动的,在王屋派被众星捧月的她有着充足的自信。于是曾柔主动问韦小宝索要了定情信物——骰子,这让她心中的爱情故事进一步完整了:初次下山的年轻侠女,遇到了一个武功相貌品行皆十分出众的年轻侠客,二人暗生情愫,临别之时,侠客给侠女留下了信物。这简直是教科书式的武侠爱情故事,在这个曾柔想象出的故事里,自己是当仁不让的主角。

  而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当曾柔经历了丽春院事件后,会表现得如此失望,一言不发就要离去。一方面,她发现韦小宝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侠客,另一方面,她也认识到自己并不是韦小宝的唯一。那个在曾柔心中埋藏了许久的爱情梦想,破碎了。后来虽然韦小宝向曾柔致歉,并且做出了补救,但是裂痕已经产生,之后书中的曾柔也渐渐失去了特点,没有了兵营中的灵气,也没有了丽春院中的坚决,沦为了一个路人女主。曾柔最终还是回到了韦小宝身边,或许是因为已经没有退路,或许是她自己接受了这种转变,或许她可以不在乎韦小宝的缺点,但这是否是曾柔真正想要的爱情,已经无人知晓。

  曾柔与韦小宝的故事,随着通吃岛上一对七的成亲,终究走向了结尾。对于韦小宝而言,曾柔只是七位夫人中的一个,甚至可能是很没有存在感的一个;而对于曾柔而言,韦小宝曾经寄托了她心中对于江湖,以及对于江湖爱情的所有憧憬。

blob.png

  只是如此美好的憧憬,载具却是骰子这样的赌具。这正是黑色的《鹿鼎记》,和藏于其中的黑色武侠爱情故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