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为什么都喜欢写金陵?苏轼骂王安石的《金陵怀古》为“野狐精”是怎么回事?

  诗人为什么都喜欢写金陵?苏轼王安石的《金陵怀古》为“野狐精”是怎么回事?今天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详细解读一下~

  王安石作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其实他的主要的成就是散文,其次是他的诗,最后才是他的词。

  王安石作为一个大政治家、大改革家,他的精力主要在改革上,对于其他的东西,基本上时候忽视。特别是在宋词的创作上。他写的宋词的作品很少,主要是因为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王安石确实很忙,他没有时间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去写词。第二,词被称之为诗余,是小道,一些大文豪、大诗人一般不大喜欢明目张胆地写,因为词毕竟属于描写闲情逸致描写爱情等一类的东西。

image.png

  自从苏东坡以后,词的境界和内容都有了比较大的变化,词开始从红楼玉宇走向广阔的人生,走向社会生活,也逐渐摆脱了原来的那些红粉的、暧昧的味道,词开始真正走进了文人的生活。所以我们能看到,王安石的词,一般是抒发怀古的历史幽情,抒发一种忧患的意识,抒发一种幻灭的意识,这样就让王安石的词,显得境界高远,而不是一般文人的凄凄惨惨戚戚。

  王安石一生作词不多,但这丝毫也不影响他作为北宋著名词人的存在。王安石有一首《桂枝香金陵怀古》,堪称宋词金陵怀古词中翘楚。

  我们先说说,为什么诗人们都喜欢写金陵,而且基本上是咏史或者怀古的形式?

  我们知道,历史上有金陵王气的说法,认为金陵城虎踞龙蟠,是帝王建都的好地方。但是我们纵观历史,却发现,金陵却是个悲伤的地方,简直就是王朝的墓地。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六朝古都的说法。

  金陵城从三国的东吴开始近400年间,连续有六个朝代,东吴、东晋、南朝宋、齐、梁、陈在南京建都。但最终,这些朝代都是短命的朝代,而是基本是荒淫无耻的朝代。也就是说,金陵承载了太多的悲伤的故事,太多的政治悲剧,太多的历史沧桑,所以,诗人们词人们,一旦到了金陵,就会发怀古之幽情。其实,这种怀古的幽情,并非仅仅是怀古,而是表达作者对现实的一种深深的忧患意识。

  作为政治家的王安石,绝对也跳脱不了这个规律。

  王安石写道: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此词写于王安石再次罢相、出知江宁府之后。写的是晚秋时节登上高楼,遥望云阔天高的故国深秋的感慨。“春女思,秋士悲”,宋玉在《九辩》中说:“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自此以后,在文人眼里,“无边落木萧萧下”的秋天是伤感的,但王安石绝不是悲悲切切的宋玉,他用“澄江、翠峰、残阳、西风、酒旗”等一系列景物,把秋天写的境界阔大。

image.png

  下阕才是词的关键部分。他感叹六朝“繁华竞逐”,“城头变幻大王旗”,皆见“门外楼头”,“你方唱罢我登场”而相继亡覆,唯见秋草凄碧,听见“六朝遗曲”,词中弥漫着深深的危机感,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罢相之后的“悲恨相续”。南宋吴曾的《能改斋漫录》说:“金陵怀古,诸公寄调《桂枝香》者三十余家,惟王介甫为绝唱。”王安石整天忙于国事,眼不停转,没时间写词,偶尔为之,竟成宋代金陵怀古词第一,不禁让人感慨王安石的天纵之才。

  作为天纵之才的王安石,不会不明白“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的历史规律,但他执拗固执的性格,让他成为知与行完全撕裂的人,一方面,他是一个传统知识分子,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深深影响着他,他渴望在激流中勇退,摆脱功名利禄的束缚,寻求一种空静彻悟的生活,另一方面,他执着于拯万民于水火的改革事业而不肯放手。

  苏东坡本来在政治上,和王安石是不大和谐的。王安石是变法派的领袖,司马光是旧党的领袖,而苏东坡处于中立,谁的不对就反对谁,他是蜀党的领袖。但是在个人的交情上,二人却是属于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对于这首词,苏东坡绝对是大家赞赏,称赞王安石是野狐精,这并非说王安石是个狡猾的老狐狸,而是说,王安石的这首诗达到了浑然天成的状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