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容若一生有过几个女人?最让他难忘的是谁?

  大家好,这里是趣历史小编,今天给大家说说纳兰容若的故事,欢迎关注哦。

  纳兰容若是个多情的词人,他这一生有五个女人。

  青梅竹马的表妹、妾室颜氏、发妻卢氏、续弦官氏,最后的红颜沈宛。

  对于颜氏和官氏,他有怜,有敬,但是唯独没有爱。

  而沈宛是在他生命尽头,最后一个走进他心里的女人。

  沈宛是个汉女,还是艺妓,而纳兰容若却是满清贵族,即使是为妾,他的父亲也是不会允许的。

  所以当时的沈宛一直是没名没分地跟着纳兰容若。

  后来纳兰容若病逝,沈宛带着遗腹子返回江南。

  无疑,纳兰对于沈宛也是有爱的,只是当时两人还未深爱,便已天人远隔。

image.png

  而他生命中最深沉的爱都给了他青梅竹马的初恋和后来的发妻卢氏。

  他的初恋入了宫门,和他相望不相亲,而他的发妻卢氏因为难产而亡,与他阴阳相隔。

  因为这两段不圆满的爱情,他写下了很多断肠词。

  关于表妹和卢氏,到底谁才是他心中的最爱,这个话题百年来争议不休。

  而且他的很多词,除了明确表明是为亡妻所作外,其他的多多少少都有些争议。

  例如《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有人说是因为他和初恋生生分离而写下这首词,也有人说是为了悼念亡妻,谁也说不清。

  另一首《虞美人》也是如此,道尽了和情人离别的痛苦,短短几句令人断肠。

  但是这位情人是初恋还是发妻,却无从得知。

  全文如下:

  曲阑深处重相见,匀泪偎人颤。

  凄凉别后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

  半生已分孤眠过,山枕檀痕涴。

  忆来何事最销魂,第一折枝花样画罗裙。

image.png

  词的上半阙写的是记忆中的幽会情景,和别离后的凄凉。

  前两句写的是两人的相见。

  记得那一次,在曲折的回廊深处重逢,你的脸上犹带着泪痕,颤抖着身子,依偎着我的怀抱中。

  这两句和李后主的“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有异曲同工之妙。

  李后主的这首词写的是他和小周后的私会,当时他们是背着大周后,所以是带着几分紧张和兴奋的。

  而且小周后正是二八年华,俏皮活泼,词中的“颤”更多的是为了突出小周后的娇态。

  可是纳兰这里不一样,女子和心上人许久不见,心中更多的是一种悲戚。

  同样一个“颤”字,却代表着不同的情感,这便是汉字的魅力所在了。

image.png

  接着的两句便是极力刻画她的这种幽怨情绪。

  自从分别之后,两人身处异地,却同样承受着那种难以言说的痛苦,尤其是每逢月圆之时,这样的痛苦更加深重。

  晏几道在和情人分别后也曾言“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对于有情人来说,离别后的相思最是难熬。

  更何况是月圆人团圆的日子呢?一个“怨”字将两人相爱却不能相守的怨恨写到了极致,读来令人伤感。

image.png

  接着的下半阙承接着上片的词意,将“凄凉”和“怨”贯彻到底。

  前两句说的是词人的孤枕难眠。

  在分别的那段日子里,他总是觉得度日如年,恍惚间,仿佛半生已过。而他的情人呢?午夜梦回,枕上总是沾满了泪痕。

  “半生”极写分别时间之长,可是词人分明只活了31岁,所谓的半生又从何而来呢?这两字不是实指,那么应该是为了突出词人内心的煎熬,所谓度日如年应该就是如此。

  而“山枕檀痕涴”,这一句是从女子的角度来说的,看似很唯美,实际充满了心酸。

  女子的枕上沾满了粉红色的泪渍,那么词人呢?想必也是一样的吧。

image.png

  接着的最后两句又是回忆。

  他一直记着那时她穿着绣着花枝的罗裙,那样迷人,那样令他心动。

  到了这里,词人的相思之情已经到了顶峰,当年的记忆越是美好,如今想起,就越显悲伤。

  因为那个穿着折枝罗裙的女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全词从回忆写到别离,又从别离写到回忆,循环往复,用词精美,用情至深,短短几句令人肝肠寸断

  他的痴情是毋庸置疑的,但是那么令他旧情难忘,魂牵梦绕的女子到底是谁?

  初恋还是亡妻?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