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明朝时期的梃击案 这里面是否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对明朝梃击案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在中国古代,皇太子是皇位的法定继承人,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然而,发生在大明万历年间的梃击案,改变了人们对于皇太子地位尊贵的看法。一个乡野村夫竟然可以轻易地夜闯东宫,欲置太子于死地,这件不可思议的案件,是否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image.png

  万历九年,明神宗朱翊钧去慈宁宫向自己的母亲李太后问安的时候,偶然与慈宁宫一位王姓宫女发生了关系。不久,这件事就被朱翊钧忘了,但是李太后发现了王氏有了怀孕的迹象。有一次在宴席上,李太后向朱翊钧提起了此事。万历虽然心里不是很乐意,但在李太后的劝说下,承认了王氏的妃子地位,直到万历十四年四月才将王氏立为了恭妃。万历九年八月王氏生了一个男孩,也就是后来的皇长子,明光宗朱常洛。按照古代的立嗣原则,有嫡立嫡,无嫡立长,正宫皇后多年无子,正合无嫡立长的规矩,于是大臣们就直接将朱常洛视为太子。没多久,万历又有了次子朱常溆,但是一岁就夭折了。

image.png

  明神宗朱翊钧

  万历十四年(1586年),郑贵妃生下了皇三子朱常洵,这便使朱常洛的地位发生了动摇。朱常洵的生母郑贵妃最得皇帝的宠爱,他在没有生子的时候就已被封到了贵妃,地位在皇长子的母亲恭妃之上,现在郑氏又喜得贵子,万历皇帝更加高兴,立刻下旨将郑氏封为皇贵妃。这就激起大臣的不满,由此引发了一场长达十年之久的储位之争,一直僵持到了朱常洛十五岁,要举行冠婚的年龄。郑贵妃一派建议按照一般皇子礼仪先行冠婚,而群臣则认为应当先立朱常洛为太子,然后进行冠婚大典,这使双方又燃战火。万历皇帝欲将此事再次拖延下去,然而这时李太后出面了,不得已万历皇帝下令册立皇长子朱常洛为太子,次年冠婚,就这样一场旷久的皇储之争,以皇长子的胜利而告终。

image.png

  明光宗朱常洛

  然而在皇储之位上的皇长子真能够享受太子的待遇吗?答案是否定的。朱常洛过得每一天都如履薄冰,更加不幸的是万历四十二年(公元1614年),李太后去世了。朱常洛之所以能当上皇太子,主要是李太后的支持,现在李太后没了,郑氏就可以联合皇帝肆无忌惮的活动了,且阴谋直接酿成了试图加害太子的梃击案。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五月初四的夜晚,各家各户都在忙着过端午节所需的物品,大街小巷显得十分宁静,就在这时,有一位身份不明的男子,手持一根枣木大棍,趁着夜色闯入太子所居的慈庆宫。他来到第一道宫门,见只有两名六七十岁的老太监守门,便举棒打伤其中一人,然后直闯入宫。到第二道宫门竟然是寂静无人,于是他顺利进入直到殿檐下,拾级而上,试图加害太子,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太监韩本用发现了这位刺客,便大声呼喊,于是七八名太监从四处赶来,一齐拥上将凶犯捉住,由于天色已晚,他们便将凶犯交往东华门守卫监收。

image.png

  第二天是端午节,太子朱常洛却显得心神不宁,他将昨晚之事奏报给了父皇,皇帝立刻下旨就近送审,于是这件案子交到了巡城御史刘廷元等人手里。联系多年的储位之争,刘廷元等人深感此事背景复杂,因此他们草草结案,将案子推给刑部。刘廷元在报告审讯情形的奏疏中说:犯人名叫张差,蓟州人,经再三拷讯,本犯呶呶称吃斋讨封等语,话非实情,语无伦次,按其迹苦涉疯魔,稽其貌的系黠滑,预留退路,迹若疯魔。可以理解成该犯是个疯子,而貌系黠滑,又可视为预谋不轨,将来无论此案如何了结,刘廷元等人都不会担责任,而且刘廷元的结论是,这样的案犯,不能详细审讯,从重拟罪,而刘廷元一个巡城御史当然就不能担此重任。

image.png

  于是案子推到刑部,交给了刑部郎中胡士相、岳骏声等人,他们也深知此案发生的蹊跷,干系重大,稍有不慎就会得罪郑贵妃等人,唯一的办法就是照着刘廷元提供的线索继续审讯。胡士相、岳骏声等人在上报朝廷的报告中说:张差是蓟州人,前不久由于当地开办了一座烧砖的官窑,一时柴薪走俏,于是张差变卖了田产,收购了大批柴薪,要卖给官窑,谁知当地人李自强等认为张差抢了他生意,便放火烧掉了张差的所有柴薪。张差一气之下得了疯病,于本年四月进京告状,路上有两个不知名的人告诉他说,你要告状申冤没有状子不要紧,可以用一根木棒代替,张差信以为真于是便发生了这起梃击案,报告的最后拟定按照大明律将张差立即斩首。

image.png

  表面上,这起案件就此了结了,可事情的真相真如报告所说的那么简单吗?关于梃击一事早就传遍了街头巷尾,人们纷纷猜测此事一定与郑氏有关,而刘廷元、胡士相等人的审讯分明是在包庇幕后主使者,一些正直的大臣们呼吁非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不可,刑部主事,王之采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

  王之采曾经做过县令,颇有审案经验。这一天,他带领一班狱卒给犯人送饭,偏偏留下张差的饭最后才送,饭拿到张差的牢房,王之采见他身体强壮,精神正常,毫无疯癫之状,便对他突击审讯说:"你说实话便给你饭吃,否则就饿死你。"张差长时间低头不语,后来实在忍不住饥饿便小声说道:"不敢说。"王之采便令狱卒退下,只留两人看守,随后张差开始招供。据供,张差小名叫张五儿,此次进京是受乡人马三舅、李外父指使,跟随一个不知名的太监来的,并许诺事成之后给他几亩田地作为报答。张差自己也不知道进京来干什么,到京后住在一所大的宅院里,有太监给他饭吃,后来给他一根枣木棍,告诉他说:"你先闯宫,遇见一个人就打死一个人,事后由我们来救你。"于是就有了当夜的事情发生了。

image.png

  王之采的这次审问显然已经初步的揭开了谜底,张差就是受人指使,并由太监引入宫中,目的就是为了打死太子。王之采立即将此事奏报万历皇帝,并请求万历皇帝立即进行朝审,以明真相。然而万历皇帝深怕此事再审下去,会牵连皇贵妃郑氏,于是将奏折留中不发,可是舆论已经无法控制了,大臣们的奏折铺天盖地的而来,要求彻底查清此事。十几天后刑部会同十三司和王之采等人再审张差,这一次,张差进一步交代了实情,其实带张差来京的那个不知名的太监叫做庞保,来京后所住的宅院是太监刘诚的住宅,在来京时就已经对张差说好:"打了小爷,吃也有,住也有。"小爷是宫中对太子的称呼,而庞保、刘诚均是郑贵妃的亲信太监。

image.png

  这一真相的大白,使得群情鼎沸。郑贵妃顿时也慌了神,她在万历皇帝面前苦苦哀求,而万历皇帝也感到了事情的难办,只好叫郑氏先去求太子,郑氏见到太子,又是痛哭又是作揖,极力为自己辩护。而朱常洛自幼遭到冷落,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见皇贵妃如此,大受感动并答应郑贵妃尽快了结此案。但是鉴于外廷对此案已是议论汹汹,万历皇帝也只好亲自出面朝见大臣,内阁辅臣、六部、科道官员无不到场,万历皇帝端坐于上,太子朱常洛素服侍立于御座之右,这时万历皇帝说:"近日有疯人张差闯入宫中伤人一案,外廷议论纷纷,你们都是父子之人,为什么要离间我们父子呢?"最后拉起了太子的手,对群臣说:"这个儿子十分的孝顺,我非常的喜欢他。"这一席话使得在场的大臣哑口无言,紧接着万历皇帝下诏将张差处死,但不许牵连无辜,又对太子说:"你有什么话,尽管对群臣说吧。",于是朱常洛就顺着父亲的意思继续说道:"我们父子如此的亲爱,外间竟有许多议论,这是想让我背上不孝之子的骂名吗?"这一番话正说到了万历皇帝的心坎上,也使得众臣只有叩头称谢的份了。

image.png

  随后,张差被凌迟处死,不久司礼监便会同九卿、三法司提审庞保、刘诚,但由于张差一死,他们便来个死不承认,把自己推得干干净净。就在审问期间,忽然传来了东宫太子之谕说:庞、刘两人或许曾经虐待过张差,张差为了报复,故意说是此二人指使的。于是审讯只能停止,但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万历皇帝还是将这两位太监秘密的处死了,其余涉及此案之人按情节定罪,梃击案至此总算是了结了。

image.png

  此案三名要犯一名凌迟处死,两名莫名其妙的突然毙命,留下一片疑云。后世之人虽然认为郑贵妃可疑,然而一切都死无对证,查无实据了,疑云永远成为了疑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