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权臣!汉朝霍光的权利究竟有多大?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汉朝霍光的权利究竟有多大?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

  今天跟大家聊聊汉朝第一权臣,甚至是中国第一权臣。

  在民间,一些恶霸土匪往往扮演狼的角色,用来吓唬不听话哭闹的孩子。而对于熊孩子中的霸主,比如年幼的太子或者年幼皇帝,那就必须要请出这位先生了。

  明朝万历初年,只要万皇小皇帝不好好读书,他的母亲就会翻开这位先生的传记,让他好好读一读。

  万历一读,就彻底老实了。

  妈呀,皇帝九五之尊?怎么世界上还有废皇帝的大臣!

  这位仁兄当然是汉朝权臣霍光。

image.png

  霍光是霍去病同父异母的兄弟。霍去病出征回来,特地把这个老弟带到了长安。

  那一年,霍光不过十来岁,在霍去病的安排下,还没有成年的霍光被任命为郎官。这个官不大,但容易升迁,因为可以在宫里出入,经常在皇帝面前露脸。

  有霍光这样的老哥关照,发达是迟早的事情。可过了两年,霍光就不能借哥哥太多的光了。

  霍去病去世了。

  哥哥没了,接下来就只有靠自己。十余岁的霍光很快明白了这一点。

  怎样才能在充满诱惑又布满危机的长安城里混下去?

  年少的霍光只抓了一点,守规矩。

  言行举止必须在规矩之内,多余的话不说,多余的事不做,多余的动作,从来没有。

  干了几年,霍光被提拔为奉车都尉光禄大夫,变成了汉武帝的随身贴,出去的时候为汉武帝管车马,进宫则侍卫汉武帝。

  同事发现,霍光这小子进出宫里的时候,总在一个固定的地点下车,下车的方式,落脚的位置数年如一日,误差不超过一寸。

  正是这种机械般的行为让霍光在危机四伏的汉武朝站稳了脚跟,入宫二十年,从来都没有出过一次差错。

  有时候要想生存下来,不是看自己有多优秀,而是看自己能否不犯错误。

  老卫家的人似乎天生都有一种低调的气质。卫青一辈子不结交文士,霍去病的匈奴不去何以为家,与其说是一种豪情,不如说是一种政治智慧。这两者的谨慎到了霍光身上达到极致。

  这样的人,汉武帝很放心。在最后的时刻,汉武帝看来看去,就觉得霍光这个人可以靠得住。

  于是,汉武帝专门送给霍光一幅画:周公负成王朝诸侯。

image.png

  这是一个托孤式的赏赐,意思很明白,希望霍光做周公,扶新皇帝走一程。

  普通人接到这样的赏赐,只怕早就跳起来了。霍光只是看了看,就收了起来。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也不跟汉武帝商量。

  汉武帝忍不住了。病入膏肓时,汉武帝召来了霍光。

  汉武帝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霍光,气息微弱。

  霍光哭了,不能说霍光的眼泪是虚假的,毕竟他在汉武帝的身边侍奉了二十多年,感情是有的。但最关键的是,老大还没有把话说透。

  “如有不讳,谁当嗣者?”霍光终于忍不住问道。

  汉武帝叹了一口气,自己不是已经给过暗示了吗?有图有真相,看图说话啊。

  其实不是霍光不懂暗示,而是托孤这种大事,你搞个暗示怎么行?人家刘旦还在燕地活着,万一他厚着脸皮说自己就是指定人选呢?而且还有孙子辈的,万一哪个不开眼的孙子跳出来,非要说自己是画中主角呢?

  这种事情必须说死了!

  汉武帝只好再努把力,断断续续说道:“你还不明白我送你画的意思吗?立少子,你行周公之事。”

  按理说,话说到这里就差不多了,但霍光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臣不如金日磾。”

image.png

  说起来,这位金日磾也是霍去病领回来的。

  那一年,霍去病深入大漠,缴获了匈奴人的祭天小金人。具体来说,这个小金人是匈奴休屠王的。而金日磾就是休屠王的太子。

  这位匈奴的太子到了长安,他怎么发迹,怎么成为汉武帝的亲信,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金日磾跟霍光的地位差不多,品性也差不多,这新皇帝要上来,到底听谁的呢?

  这才是霍光突然提起金日磾的原因。

  没等汉武帝表态 ,金日磾自己先说了,一向善于退让的他直接抛了出自己最大的短板:“臣外国人,不如光。”

  汉武帝没有说话,等于默认了金日磾确实有这样的缺陷,不可能做第一托孤大臣。

  霍光放心了,剩下的大臣中,没有人能够对他的地位构成直接威胁。

  汉武帝也放心了,在刘据死的这三年,他该杀的杀,该留的留,总算组建出了新的团队:

  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是托孤首臣。为了帮助霍光做好工作,汉武帝还给霍光安排了四位助手,车骑将军金日磾,左将军上官,御史大夫桑弘羊,丞相田千秋

  做完这一切的第二天,汉武帝终于离开了人间。

  历史交到了新人的手里,准确的说,是霍光的手里。更准确的说,是以霍光为首的托孤团手中。

  中国的规律,权利如果在一个人手上,就容易形成独裁,如果在一群人里,就容易内斗。

  毫不意外,权斗的戏码随着汉武帝的去世,就将在托孤团的手中产生。

  我们看一下霍光的对手。

  最强劲的对手当然是金日磾。因为霍光有的,金日磾同样有。

  但事情很快朝着霍光有利的方向发展。

  金日磾第二年就死了。

  要炼成史上第一权臣,除了实力之外,当然需要一点运气。

  第二位对手左将军上官桀

image.png

  上官桀的人生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得好不如说得好。

  上官桀,陇西人,年轻的时候混了一个羽林期门郎,官职不高,但是皇帝跟前的工作,很容易脱颖而出。

  机会也来了。

  有一天,上官桀跟着汉武帝到甘泉宫,走到半路碰上大风,车子的车盖很大,风阻自然不低。汉武帝下令把车盖取下来,一看上官桀在旁边站着,小伙子挺精神。

  那你就捧着吧。

  上官桀二话不说,捧着车盖就走,一路竟然没被落下。又走了一会,突然下雨了。

  这时候,上官桀正好赶上,车盖一展帮汉武帝打上了伞。

  从此,上官桀进入汉武帝的视野,汉武帝升他为未央厩令,也就是喂马中的霸主弼马瘟。汉武帝对这个工种情有独钟。想提拔什么人,总是喜欢送到这个岗位锻炼一下,大有喂不好马的将军不是好丞相的意思。

  过了一段时间,汉武帝去检查上官桀的喂马工作,一看,马都瘦成马了。

  汉武帝恰好处在更年期加衰老期,年老多疑,前些日子又在生病,一看马都不成样子,大为愤怒。

  “你小子是不是以为我再也看不到这马了?”

  这是一个要命的质问。

  上官桀只用一句话就让汉武帝转怒为喜。

  “我听说陛下你身体不适,日夜为陛下担心,哪里还顾得上看马。”

  高,实在是高。为了配合这段金句,上官桀还奉送眼泪若干。

  靠着这个应对,上官桀一路升官,最终也成为托孤团的元老。

  这是个厉害角色,以后霍光的主要对手必然是他,但霍光目前倒不用担心。因为上官桀的儿子上官安娶的老婆就是霍光的女儿。

  都是儿女亲家,那自然好说话。

image.png

  第三位田千秋,这位仁兄属于捡漏的,原本只是一个小小的高寝郎,就是替刘邦守寝墓的,只是察觉的察觉到汉武帝要给前太子刘据平反,就编了一个故事。

  他告诉汉武帝,我在守高祖陵的时候,突然碰到一个白头的老人,他跟我说儿子调派父亲的兵,父亲可以用鞭子抽。天子的儿子有过失杀了人,这又算什么呢。

  汉武帝一听,很高兴,说我就知道我的儿子不是造我的反,这是高祖皇帝派人显灵告诉我啊。

  就此,田千秋这个守墓人火线提拔为丞相。

  可见,田千秋是一个极善于观察形势的人。不过,成为托孤团的成员后,他虽然排在最后,但并没有再进步一下的意思。

  原因很简单,他清楚以自己的能力能够当上丞相,已经是中大奖了,还往前冲,实在是自寻苦恼。

  所以这位仁兄从来不多事,开会就举手,发言就支持。因为年纪大,朝见时还能坐着小车进宫。人称车丞相,也号车千秋

  汉武帝死后,他还连干了十二年,一天荡秋千,干嘛嘛不能,吃嘛嘛嘛香。实在是佩服佩服。

  这样的人,霍光当然不用理会他,真正让霍光脑壳疼的是第三位的桑弘羊。

  汉武帝的大臣中,桑弘羊是绝对另类一个。他一不替汉武帝咬人,二不替汉武帝打仗,三不替汉武帝护卫。

  他专门替汉武帝捞钱,是大汉朝的财务总监。

  桑弘羊出生在洛阳的一个商人家庭。从小就接触钱粮,数学知识特别好,小时候就能把账算得门清。还是心算。

  一算算出名,汉景帝特别给他开了绿色通道,召到宫里当侍中。主要工作就是陪汉武帝读书。从这个意义上说,桑弘羊就是汉武帝的同学兼发小。

  等汉武帝成为皇帝,开始北击匈奴,花钱如流水,这时候就用着上桑弘羊了。

  桑弘羊给汉武帝出了三个捞钱的主意。

  一是盐铁酒三大支柱产业全部收归国有。那些靠着盐酒发大财的商人,以后就别想做这个生意了。

  二是颁布平准令与均输令。

  所谓平准令,就是由政府控制物价,政府准备基金,专门盯着市场价格,贵则卖之,贱则买之。靠囤货发财的路子就被堵死了。

  均输令就是由政府统一运输物资。

  这两项还好说,关键是第三顶,钱是成了,人没成。

  这件事情就是算缗令。

  所谓的算缗就是征财产税。

  每两千钱缴纳一百二十钱。如果你还有车子这样的重资产,一辆车再交120钱,船也要交船,总而言之,交钱就对了。

  此外,汉武帝推出了一个算缗伴侣:告缗。

image.png

  所谓告缗,就是发动群众相互举报。只要发现有隐藏财产不申报的,家产全部充公,而抄家的一半财产归举报者。

  汉朝迎来了历史上最为疯狂的举报潮,随着汉朝中产阶段的团灭,汉武帝终于凑足了北击匈奴的钱财。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要没有桑弘羊的这些财政手段,就是一百个霍去病卫青也未必能拿下匈奴。

  霍光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对手。这是大汉朝最高明的理财高手。而做为大汉朝最谨慎的政治对手,两人的较量,谁胜谁负呢?

  始元六年,霍光辅政的六年,御史大夫杜延年突然提出开一个会,讨论汉朝要不要继续执行汉武帝时期激进的财政政策,比如盐铁专卖、均输平准。

  说白了,就是桑弘羊这位汉朝财政大臣搞的这一套。

  杜延年是汉武帝时期酷吏杜周的儿子,曾经在霍光手下当差。他这个御史大夫的官职也是霍光一手提拔起来的。显然,这是来自霍光的授意。

  霍光为什么突然要怼一下桑弘羊呢?

  别的政治斗争,多是对人不对事,而霍光找上桑弘羊,是真的对事不对人。

  桑弘羊提的这些财政政策实在太过激进,大汉朝是时候调整一下。而且这种激进的政策 ,只有汉武帝这样的牛人可以实施下去。

  现在霍光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平平安安把孩子带到成年,不出事就已经烧高香了,那还能继续玩汉武帝这样的总裁开边游戏?

  当年汉武朝那些激进的财政政策是时候停一下了。

  在霍光的操作下,桑弘羊败下阵来,虽然盐铁专卖还在,但酒的专卖被撤消了,更重要的是,汉朝重新恢复了和亲政策。

  桑弘羊一生的辉煌都在汉武帝的北击匈奴里,否决征战几乎就是否定他的人生。

  败下阵来的桑弘羊不甘心失败,他明白这一切都是霍光在背后操纵,如果扳倒霍光,就可以重新回到自己塑造的那个世界。

  可霍光实在太强大了,他还没有露面,就已经将桑弘羊打败。自己怎么可能击败这样的对手?苦思之下,桑弘羊只好找上了一位盟友。

image.png

  这位盟友是左将军上官桀。论起来,上官桀其实是霍光的盟友。因为他的儿子娶的就是霍光的女儿。一向也是站在霍光这边。可是,最近发生了一件事情,两位亲家的感情破裂了。

  事实还有点复杂。

  最开始是上官桀想把自己的孙儿送到宫里,给汉昭帝当皇后。

  这对霍光好像是件好事,因为上官桀的孙女也就是霍光外孙女。两位大臣辅助皇帝,在宫里安排一下自己人也是好的。但霍光一口拒绝了。

  因为外孙女太年轻了。

  这一年,孙女才六岁,汉朝就算结婚早,也不能把小女孩往宫里送啊。

  霍光不由得看了上官桀一眼,琢磨着这背后的原因。这是想再往上爬,然后替代我的位置?想了一下,霍光认为可能并没有这么复杂,应该是这老汉有点疯了。

  霍光直接了当拒绝了上官桀。他以为这件事情就结束了,可没想到,刚转身就收到一个消息,皇帝迎娶上官家的孙女入宫,一个月就封为皇后。

  于是,史上最年轻的皇后产生了,只有六岁。

  霍光一打听,上官桀找到了别的门路。

  上官桀找到了鄂邑长公主。

  鄂邑长公主是汉昭帝的亲姐姐。汉昭帝八岁的时候,母亲就被汉武帝处死了,这位姐姐可以说是汉昭帝唯一的亲人。地位当然崇高。而由姐姐为弟弟找媳妇似乎是大汉朝的传统。

  汉昭帝娶谁,鄂邑长公主长姐为母,就此拍了板。

  可是,上官桀是怎么说服鄂邑长公主,把自己的六岁孙女送进宫呢?

  上官桀并没有直接找到鄂邑长公主,因为他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能够提供给鄂邑长公主。自己手里没有对方想到的东西,上门说事通常是不会成功的。

  上官桀找到的人叫丁外人。

  这位丁外人只是一个普通的门客,说起来不会有什么大的能量,但架不住这个平凡的男人后面站着一个不平凡的女人。丁外人是鄂邑长公主的男朋友。

  上官桀找到丁外人,向他提供了一个丁外人无法拒绝的条件。

  我说服长公主把上官小朋友送进宫,我帮你封个侯。

image.png

  丁外人只是一个平民,汉朝的规矩,只要列侯才有可能娶公主,也就是说,丁外人要想真正成为长公主的丈夫,必须先混个侯干干。

  成交!

  在丁外人的枕头风下,鄂邑长公主脑子一热,真的把上官小女孩送进了宫里。

  这一年,汉昭帝十二岁,上官小姑娘六岁,两位也就青梅竹马,慢慢培养感情吧。

  对于这件事情,霍光也只好认了,他是一个低调的人,并不想表现得太强势,尤其是正面跟皇族发生冲突。当然,自己的外孙女成为皇后,虽然年纪轻了点,但孩子总会长大嘛。

  可很快,霍光发现不对劲了。

  上官桀太高调了。

  自从自己的孙女当了皇后,他就不把自己当外人啦,没事就往皇宫里跑,还要跟汉昭帝喝酒,就算古代的酒度数不高,那汉昭帝毕竟还是个孩子啊。

  估计看着这位丈人,汉昭帝也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这哪来的便宜老丈人啊。

  喝也就喝了,更神奇的是,这位仁兄生怕天下人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么风光。

  出了宫门,看到一个熟人立马就小跑过去。

  “喂,你知道吗?我刚才跟我女婿喝酒,那个酸爽啊。”(与我婿饮,大乐)

  “别走,别走,我刚跟我女婿痛饮三百爵,你晓得不,那滋味,不要太奢华。”

  “喝酒不?跟皇帝喝的那种!”

  上官桀在宫里喝酒。他的儿子,正宗的国丈上官安则在家里喝,这位仁兄就更奇怪了,喜欢搞行为艺术 ,喝醉了就光着身子在家里乱窜。

  人啊,给点裙带就要顺着爬上天啊。

  不过,这也只是上官桀的私事跟家事,霍光也不想多管。但有一件事情,霍光不得不管。

  上官桀要求给丁外人封个侯。

  这是上官桀跟丁外人说好的,丁外人已经把事办妥了,轮着上官桀了。

  可问题是,丁外人能够说服长公主,霍光却不想理上官桀。

  原因很简单,汉朝的侯可不是随便封的。这个丁外人,霍光原本也认识,也知道他是长公主的男朋友,还特地给丁外人安排,方便他更好的跟长公主约会。

  但在霍光看来,丁外人也就到此为止了。

  要想封侯?想想李广吧。人家在边塞打了一辈子的仗,几次差点把命搭上,就是因为没有大功,所以没办法封侯。

  你一个长公主的男朋友,就想封侯。这要是封了,汉朝岂不乱了套?

  孔子老师早就说了:惟名与器,不可以假人。

  侯位就是汉朝最权威的名器,当年周亚夫为维护这个名器,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

  而大汉朝之所以有无数的人前仆后继到万里之外去觅封侯,就是因为侯位是真的值钱。汉侯不是钱可以买来的,不是卖笑可以得到的。

  今天你一个国家成就奖,明天他一个国家精神奖,这国家岂不跟着臭大街了?

  所以,霍光坚决不同意。

  这一下,上官桀急了,大家都是托孤大臣,凭什么都是你说了算?我家孙女进宫当皇后,你不跟着沾光?

  凭什么好处你占了,一点东西都不想付出!

  在以前,上官桀是唯霍光马首是瞻,那是因为大家有事好商量。但现在你既然不商量,那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当然,思考了一下,自己虽然天天跟皇帝喝着二两小酒,但要扳倒霍光还是差点火侯。

  正好,气愤的上官桀碰到了郁闷的桑弘羊。两人本着团结一切可以团结力量的原则,又把丁外人跟长公主拉到了倒霍联盟。

  三个臭皮匠终于齐了,但发现要打倒诸葛亮式的霍光,还需要一样东西:冲锋的人。

  大家不是托孤大臣,就是皇家公主,直接冲到前面去不太合适,最好找一个代理人冲到前面。

  随便拔拉了两下,他们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

  从他们找的人来看,这三大集团的智商加起来可能还没有过百。

  他们找的是活宝燕王刘旦。

  那一年,刘旦趁着太子位子空虚,给汉武帝提了一个没脑子的请求:带兵宿卫大内,被汉武帝一顿猛削。

  汉武帝还搞起了地域攻击:生子应置于齐鲁之地,以感化其礼义;放在燕赵之地,果生争权之心。

  翻译过来就是,儿子还是应该放到大山东啊,送到北京去,果然就野心大了。

  你还别说,要是后面的朱元璋能够看到这一句,吸取一下教训,说不定故宫这个超级吸金景点现在是在南京,而不是北京了。

  刘旦就此完蛋了。但显然让他接受现实,这也不现实。汉武帝死后,刘弗陵登基,给他送去玺书,告诉他皇帝已经崩了,现在大汉换了新天子。

  他拿着书检左看右看,终于发现了有点不对劲。

  “咦,这上面的玺封怎么比以前小啊。不对,你们一定是忽悠我是不是。”

  所谓玺封,就是在书简上盖一个泥戳,以免有人中途拆看。据说,这泥还有来头,是当年浮忻国献了一个兰金之泥。

  所谓金兰之泥是从一个温泉里掏出来的,用这个泥戳章子,鬼魅不敢近。汉朝大将出征,或者出使外国以及给藩王送信,都用这个。

  大概是存货不多了,大家省着点用,这泥就用得少了点,这就被刘旦发现了。

  一般来说,接到报丧书那肯定是要哭的,可刘旦死活不肯哭,少了一点泥巴非要说这封印不对,一定是长安发生什么事情了。

  于是,刘旦派了人到长安打听消息,还想见长公主,结果也没见过,什么消息也没打听出来。只知道汉武帝去世了,现在的皇帝八九岁。现在还没有露过面。

  刘旦听了回报,越琢磨越怀疑,就给长安打了一个报告,要求在各郡国设立武帝的宗庙。

  刘旦的奇葩脑回路又出现了,他总能提出让人家无法答应的请求,上一回是要给未央宫当保全,这一回是想燃高香,这当然也过不了。

  汉武帝的庙可是你想拜就拜的?这是正宗接班人,也就是新皇帝才有资格立庙祭拜,你要拜,得去长安。你现在不想去长安,自己也想修个庙,你干脆说另立个新朝廷不是更直接?

  对于这位刘大哥,霍光也没有别的办法,收拾他吧,毕竟是先帝的儿子,没有先帝刚死,就收拾藩王的。只好派人给刘旦送了一点钱,赐钱三千万,增邑一万三千户。

  大爷,你就消停点,拿点钱走人得了。

  可刘旦显然不指望这点钱,看到赏赐,勃然大怒,表示自己本来就该成为皇帝的。老子是赏人的,谁够格给老子赏赐?

  你不让我当皇帝,我自己先给自己当!

  刘旦在燕国搞起了半割据,没事带着一群人到外面演练兵马,把自己部下封为中书令,进出搞起了天子的仪仗。大有过一把瘾就死的觉悟。

  《汉书》用八个字来形容刘旦:能言善辩,广有谋略。

  我不知道汉书作者班固是想幽刘旦一把,还是对“能言善辩,广有谋略”这八个字有什么误会,难道抬杠就是能言善辩,作死就是广有谋略?

  这一切,霍光是知道的,但他压根没有理会。一来,现在的藩王早就不是文景时期的藩王了,经过这么些年的收拾,藩王早就没什么实力,任他刘旦再怎么折腾也掀不起大浪。

  霍光还有一个盘算。

  在中国的历史上,有一句话叫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是春秋郑国国君郑庄公收拾弟弟共叔段用的方法。

  有的人要作死,先不要理他,让他在作死的大路上狂奔一下,等闹到不可收拾时,再来收拾他,这时候舆论就好控制了。

  霍光不理他,上官桀却把刘旦当成了金蛋,把他推到前面,对霍光发起了攻击。

  很快,刘旦的第一波攻击来了,这是一封告密信,材料当然全部由上官兄友情赞助。

  主要罪状有三条。

  1.霍光曾经去羽林军中视察,搞得跟皇帝一样,竟然派皇帝的御厨给他做饭。

  2.苏武出使匈奴,被扣留了二十年而不投降,回来后,霍光只安排他做典属国。而霍光却任命自己的长史杨敞为搜粟都尉。

  3.擅自选调增加大将军府的校尉。

  说实话,这些都不算什么大事,比如第三条,霍光做为大将军,给自己的府里增加点官职,这有什么奇怪的?

  第二条需要介绍一下了,因为牵扯到的人太有名了。自古以来,想到外交家的骨气,往往就会想到这位哥们:苏武。

  苏武出使匈奴,被扣了好多年前,前些日子才回国。回来之后,当然是荣归故里了。那为什么刘旦要替苏武叫屈呢?

  当然,这个罪状是上官桀提供的。上官桀为什么替苏武叫屈呢?

  原因大概是两条,一是上官桀跟苏武的关系很好,是真的替朋友叫屈。

  另外,也是利用一下苏武的影响力。苏武的回国是一个哄动性事件。苏武又是大汉朝的红人,群众基础好,在皇帝心中地位也高。后面,苏武的儿子陷入到叛变当中。汉昭帝依然对苏武网开一面,依然给他封侯,可见苏武的确是当朝第一网红。

  那么我们看一下,霍光到底有没有打压苏武呢?

  苏武回来时,享受的待遇如下:既至京师,诏武奉一太牢谒武帝园庙,拜为典属国,秩中二千石,赐钱二百万,公田二顷,宅一区。

  回到长安,带着祭品祭祀汉武帝的园庙。注意是奉一太牢,所谓太牢,就是牛、羊、豕三牲全备。往下的是少牢,少牢只有羊、豕,没有牛。

  中国的规矩,天子祭祀社稷用太牢,诸侯祭祀用少牢。

  也就是说,刘旦本人想祭祀一下他爸汉武帝也只能用少牢。而苏武却特许用太牢祭拜汉武帝,这已经是顶天了。

  另外,拜为典属国。这是中二千石的官。还赐钱二百万,公田二顷,房子一区。

  要有荣誉有荣誉,要钱有钱,要地有地,还有分房,还安排工作,这似乎并不低了。

  而上官桀主要抓住的就是典属国这个官职。

  这个属于外交工作,主要负责统战,安排归降部落的落地工作。算起来,相当于外交部的一个司长。

  按上官桀的看法,苏武这么高的成就,这么大的影响力,应该直接当大鸿胪,也就是外交部的部长。

  看起来,确实是低了,但这也正是霍光的高明之处。苏武归国,这个事情影响力大,必须加以宣传,提高国民的爱国心。但是,又不能马上一步提到大鸿胪的位置,毕竟这个位置很重要,而且苏武是节气好,是道德水平高,他的从政能力高不高,还是需要观察一下的。如果典属国干好了再提拔不迟。如果一下到位,万一出了差别,这岂不是砸了大汉朝的榜样?

  所以,这条罪状也算不上什么罪状,至于第一条就纯属虾扯蛋了。

  不过,以霍光一生小心的性格,竟然还被他们找出了三个理由,说明倒霍团还是比较努力的。

  那么,这一次,他们能够成功扳倒霍光吗?

  说实话,这三条罪名都有点虾扯蛋,没有一个实锤的。但无奈霍光同志一生谨慎,下车的落地比体操运动员都规范,十年如一日,想搞他的材料太难了。

  只好这样吧,就赌小皇帝是个傻子。

  上官桀经常跟皇帝喝酒,大概觉得皇帝年纪小,还是比较容易忽悠的。

  那就上吧!

  可一实施还是发现了问题。皇帝确实小,但正因为小,目前还没有正式上岗,翻阅文件这种事情一直是霍光代行处理。也就是说这封告状信会最先送到霍光手上过目。

  向霍光举报霍光,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想了一下,上官桀淡定表示,这不是问题。

  霍光虽然工作勤勉,早就是997了,但霍光毕竟不是机器人,他总要休息的吧。

  没事,等他休息我们再上。

  经过一番耐心等待,机会终于来了,霍光果然休假了,沐假,洗一下身上的原味气息。

  收到消息的上官桀赶紧给刘旦的使者报信,让他赶紧去告状。

  这时候霍光不在,朝中只有三位托孤大臣,桑弘羊早就是自己人,剩下的一位田千秋又是一个秋千型的宰相。就是投票也是霍光必死无疑啊。

  但他们忘了,皇帝虽小,但拥有最终决定权。

  奏疏送了上去,上官桀趁热打铁,劝自己的孙女婿赶紧把这份奏疏下发百官,让霍光的罪行暴露于天下,然后罢免霍光。

  奇怪的是,跟上官桀的热心不同,汉昭帝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今天有点晚了,这个事情明天再说吧。

  想了一下,确实不早了。不少官员都下班了,不是一个搞批判会的好时候。

  那就明天!

  反正奏疏皇帝已经看了,就让霍光多活一天!

  上官桀退下了,显然,他并不知道夜长梦多这四个字。也没有想明白,汉昭帝为什么要拖到明天。

  如果上官桀脑子能够清醒一点,就应该知道,汉昭帝在等霍光,至少在等霍光的辩解。

  栽赃陷害这种事,最怕的就是对质。

  霍光收到了消息,澡也不泡了,假也不休了。赶紧跑到宫里来。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要求见汉昭帝去辩解,而是跑到一处偏殿,安静的在里面呆着。

  这座殿是一座普通的殿,只是里面有一件不寻常的东西,殿名画堂,里面挂着一幅画,正是当年汉武帝交给霍光的《周公背成王朝诸侯图》

  霍光没有采取辩解的方式,因为他并不知道对方给他罗织了什么罪名,自己没有任何的准备,这时候上朝辩解,往往会陷入对方的圈套,越辩越理亏。

  于是,他采取了不变应万变的策略,不管你们说我什么,我是先帝指定的托孤大臣,先帝的画还在这里挂着!

  对上官桀来,这可能是最好的机会,毕竟他找的东西不是什么硬材料,就怕霍光反击,现在霍光竟然不上朝,怎么处理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朝中,汉昭帝往群臣中看了一眼,很容易就发现,霍光不在。

  于是,他问道:“大将军安在?”

  没有人回应, 上官桀站了出来。

  “因为燕王告发他的罪行,他不敢入朝。”

  霍光心虚了,我们给他来一个缺席审判就行了。

  汉昭帝没有理会上官桀的暗示。

  “让霍光进来吧。”

image.png

  收到诏召,霍光明白对自己的审判到了。他来到殿上,除掉自己的帽子,顿首谢罪。

  上官桀放心了,霍光连辩解都没有,铁定是认罪了。他的脸上浮现出胜利的笑容,但很快,他的笑容凝固了。

  “大将军把帽子戴上吧,我已经知道密书是假的,大将军你没有罪!”

  霍光也奇怪了,自己还没有申辨,怎么就被宣判无罪了?

  上官桀也急了,这不按套路出牌啊,怎么都没有走流程,直接就无罪了。这是不是有什么暗箱操作。

  可是,汉昭帝接下来的话让他意识到了什么叫莫欺少年郎。

  “大将军检阅郎官,选调校尉,不过十来天的事情,燕王远在燕国,他是怎么知道的。再说了,大将军想要造反,根本用不着选调校尉。”

  至于上官桀精心抬出来的苏武工作问题,汉昭帝压根不想理会,赏功以爵,任职以能,这有什么问题吗?

  汉昭帝干脆利落宣布,这个书是谁上的,赶紧给我抓起来,看看他到底是受了谁的指使。

  完了完了,本来以为这小子好糊弄,没想到跟他爹一样精明。

  上官桀这才明白,平时和气陪自己喝酒的孙女婿还有这一手。

  那么问题出在哪呢?

  原因一是他碰上了神一样的对手,谁能想到这个十四岁的孩子也能够琢磨政治斗争这种事。

  最大的原因当然是他找了一个猪队友。

  也不知道上官桀是不是最近喝酒有点多,脑子酒精中毒,那么多人可以选,他偏选了最坏的一个队友:燕王刘旦。

  刘旦是什么人?刘旦是天天在燕地搞事情,到处宣传汉昭帝可能是个水货的人。是一个直接跟汉昭帝对立的人。

  你让他上书,难道还指望汉昭帝能够相信刘旦,把自己的大臣打下去?

  你真以为孩子都不懂事啊。

  更奇葩的是,这位刘旦对保全工作情有独钟。在那三大罪状后面,又画蛇添足般加了一个要求:请允许我带兵入宫宿卫。

  当年他提这个要求时,就被汉武帝骂得狗血喷头,这么多年过去了,心还没有死,还要去宫里当保全。

  人在一个地方跌倒不奇怪,奇怪的是跌倒之后还要往这个老坑里跳。刘旦的执着着实让人钦佩。

  正所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手。上官桀大概也想明白自己找错了队友,于是,他又赶紧找了另外一批代言人。可是,汉昭帝已经打过预防针,说什么都不肯相信了,被说得烦了直接把这个事情说死了。

  “谁要是以后再毁谤大将军,直接送到牢里去。”

  上官桀的倒霍大业就此划上句号,但上官桀是一个有追求的人。

  现在霍光已经完全取得汉昭帝的信任,倒霍不行,咱们直接一步倒位:换皇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