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为何逼死太子李贤?背后真实原因是?

  大家好,这里是趣历史小编,今天给大家说说武则天的故事,欢迎关注哦。

  话说上元二年(公元675年)六月,李弘的胞弟雍王李贤被立为太子。

  李贤是唐高宗李治第六子,武则天的第二子。他从小聪明伶俐,尤为好学,因博读全书,才识渊博,被称为神童。李贤不但能文,而且能武,他身体极棒,强壮健硕,尤其擅长骑射,据有百步穿杨之神技,在狩猎和马球上有很高的造诣。在兄长李贤早逝后,他被迎上太子宝座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唐高宗开始悉心培养这位未来的接班人,马上给了他监国的机会。李贤在监国期间,奉行忠诚、干净、担当三个原则,赢得了朝廷内外一致颂扬。

  如果按照这样发展下去,李贤继任唐高宗之位水到渠成、顺理成章之事。然而,暴风骤雨很快就落到了他的身上。掀起这场风暴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母后武则天。

  武则天早已尝到了权力带来的快感和满足,特别是多年来代唐高宗“垂帘听幕”中,她对权力有了更高更远的追求——想当皇帝。要知道唐高宗的身体每况日下,他那病弱的身体已不胜任“皇帝”正常的政务工作了。于是做出一个大胆而出人意料的举动,令武则天摄政。交权后的唐高宗实际上等于是“傀儡皇帝”了。

  就这样,太子李贤仅仅是“监国”,而武则天却成了“摄政王”,权力成了母子之争的导火线。其实武则天之所以对李贤毫无手软,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李贤根本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原因有三个。

  一是李贤出生的时间有蹊跷。椐史书记载,韩国夫人早年守寡,武则天再次进宫为昭仪后,她便以大姨身份出入禁宫,深得高宗宠爱。李贤是永徽五年(公元前654年)岁末生,而他的哥哥李弘生于永徽三年底,兄弟两相差两岁,按常理推算是很合时宜的,但问题在于,兄弟两之间,武则天还生了一个公主,也就是被武则天闷死当政治牺牲品的公主,三年生了三个小孩,如此“密密麻麻密”,按医学角度来看是说不通的,身体等方面也是吃不消的。

  二是李贤的出生地点有蹊跷。史书记载太子李贤生于去昭陵进谒途中,时正值寒冬。问题来了,武则天明明有身孕,而且又临产在即,为什么会选择在风霜雪雨的天气外出呢?

  三是李贤的成长记录有蹊跷。作为皇帝的儿子,作为天后的儿子,李弘、李显李旦史书里都有明确记载了。而唯独李贤小聪颖、好读书之记录,却没有和武则天有任何母子情深的轶事记载。

  总之,李贤的生母是韩国夫人的可能性最大。

image.png

  因为不是亲生的,武则天为了敲山震虎,她命北门学士撰了《少阳政范》、《孝子传》两本书送给李贤,这两本书都是教育怎么做人做事、为人处世的书,其醉翁之意显然不在书在,而在人,暗指李贤在为人处事还嫩的很,还需要改进。同时“又数作书诮让之”,指责李贤的种种过失。李贤不是傻子,自然是心知肚明,结果整天惶惶不安。为此,李贤写了一首《黄台瓜辞》的诗,一是反映了他当时噪动不安的心情。是啊,他也很害怕自己遭到其兄李弘那样的悲惨命运。二是提醒暗示武则天,不要杀光自己的儿子,否则你也不会有好处的。结果,当武则天的书信和李贤的诗词相继被媒体和舆论曝光后,母子两剑拔弩张的关系也就得已公众于世,顿时世人一片哗然,成为众人矢地。

  武则天眼看软的不行,马上来硬的,很快上演了一出好戏——造谣滋事。武则天找了一个枪手——术士明崇俨

  明宗俨因为“法术高明”深得唐高宗的信任和宠爱。在武则天的授意下,他利用工作之便,天天在皇上耳边干预朝政,说太子李贤的坏话。然而,不久,明崇俨却不明不白地死了。

  明崇俨死了,唐高宗伤心了,因为他失去了一位不可多年的“私人护理师”。悲怒之下,唐高宗立马成立了专案组,下达全城搜捕令缉拿盗贼,然而,尽管重赏之下不乏勇夫,但结果凶手却杳无音讯,竟似人间蒸发了一般。

  然而,正在这时东宫的人举报揭发太子李贤一大罪过:断袖。

  什么叫断袖呢?按现代的说法就是同性恋。李贤毕竟是“准太子”,在当时是万众曙目的名人,一举一动倍受众人观注。也正是因为这样,事情被李贤东宫的内部人员曝光搞同性恋后,顿时一片哗然。

  武则天岂会放过这一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她马上以“妖惑”太子为名,把“同性恋”的另一位主角赵道生逮捕了,随后的事没有什么悬念了,在武则天的指使下,负责审案的裴炎和薛元超充分发挥各自的聪明才智,很快令赵道生“招供”了,不但承认了太子李贤的“地下恋”,而且还招供了方术之士明崇俨是他所杀,并拽出杀死明崇俨的幕后指使是太子李贤。

image.png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面对赵道生的招供,武则天大喜过望。刺杀皇上的私人医生,这可是一个天大的政治阴谋了。为了找出真正的幕后主使,武则天提出皇帝提出要好好追究追究。要追究,就得搜。结果搜出了太子马房里藏有几百件武器装备。

  私藏武器,这不是谋反是干什么?唐高宗接到武则天打来的小报道后如晴天霹雳般惊怒交加,同时又百思不得其解般疑虑万千。但在武则天的“干涉”下,李贤很快从太子府被武则天派来的执法人员以“谋杀罪”和“谋反罪”带走,带到了监狱,太子立马变成了一介布衣。

  案子的审查过程中,被无限的上纲上线,顺着案子牵扯,从太子集团开始,从上到下,再次导演了又一场清洗大悲剧,杀的杀,贬的贬,平日与李贤亲近的宰相张大安被贬为普州(治所位于今四川安岳县)刺史,东宫辅官刘纳言更惨,直接被贬到了海南岛,另外还有十余人因牵连此案而被贬官。总之,一夜之间太子势力荡然无存。

  孤家寡人的李贤没有将牢底坐穿,而是被赶出了京城,赶往鸟不拉屎的巴州(今四川巴中市)。走时李贤衣缕单薄,十分凄凉。

  就在李贤体会到赶路的艰辛,武则天却对他下了最后一记猛药,令左金吾将军丘神功前往巴州把李贤的临时住所进行了突击搜查,随及以“政府征地”为名对他的家宅进行了强折,然后叫李贤睡马路。堂堂一介太子居然变成了叫花子、流浪汉了,羞赦难当的李贤没有再苛且偷生,在丘神功第二波“威逼”到来之前,便选择了自杀,他的青春年华还来不完全绽放,但永远在定格二十九岁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