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康熙朝的三大科技人才,他们分别是谁?

  那么,康熙朝的这三大科技人才究竟是谁?他们的人生之路又为何会天差地别呢?带着这样的疑问,且让我们回溯百年历史风云,跟趣历史小编去探究那埋没在时光中的古老故事吧。

  一、数学奇才

  康熙皇帝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帝王。在位期间,他不但完成了擒鳌拜、平三藩、收台湾、亲征准噶尔等一系列壮举,还在忙碌的政务之余不断学习。不管是天文历法还是医药数学,都是康熙课程表中的绝对主角。

  苦学西方科技文化之余,康熙也有着自己的遗憾。因为康熙身边优秀的数学老师大多是外教,这难免让康熙在无数个钻研数学公式的夜晚,看着满朝士子黯然神伤,最后喟然长叹一声知音难求。

  谁知就在康熙苦觅知己的时候,恰好遇到了数学牛人梅文鼎。这位出身大清本土的数学家瞬间让康熙有了“高山流水遇知音”之感,而梅文鼎也因此成为了康熙朝科技人才中为数不多的人生赢家。

image.png

  原本自认为是数学高手的康熙,终于在梅文鼎身上明白了强中更有强中手的道理。当康熙还在一众外教辅导下照本宣科读公式的时候,梅文鼎已经写出了不朽的作品《方程论》。

  在这部《方程论》中,梅文鼎总结中国传统数学的精华,同时在元代《授时历》的基础上,融汇70余家历法,将中国数学的骄傲展现在世人面前。

  此后,梅文鼎又先后撰写了介绍西方的写算方法的《笔算》,研究勾股算法的《勾股举隅》以及探索三角学的《平三角举要》和《弧三角举要》等20多种数学著作。

  著作等身的同时,梅文鼎还完成了大量对前人旧著的修订工作,甚至一度为了纠正《日食图》中的错误,专门写了本《交食图法订误》。

  在梅文鼎孜孜不倦的研究下,清代的数学水平不仅弥补了宋元明时期的不足,还达到了传统数学前所未有的高度。近现代数学的高速发展,就在梅文鼎手中奠定了基础。

  梅文鼎去世后,康熙皇帝非常伤心。为了纪念这位数学上的知音,康熙皇帝专门下旨让江宁织造为梅文鼎举办了一场隆重的葬礼。

  或许,这道令朝廷官员安葬科技牛人的旨意是想告诉世人,我们的传统数学同样精彩,在浩淼的数学天空中,我们不但有圆周率、杨辉三角,还有的梅文鼎带来的熠熠星光。

  二、火器达人

  有道是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梅文鼎功成名就之际,另一位科技人才却在经历着人生的至暗时刻。

  这位倒霉的科技人才便是成功造出了“冲天炮”的火器专家戴梓。当初康熙正是靠着戴梓发明出的新式武器,才能成功平定噶尔丹的叛乱。

  谁料成也“冲天炮”,败也“冲天炮”。戴梓靠着“冲天炮”扬名立万,却引来了同事南怀仁的嫉恨。原来南怀仁早就在康熙面前吹牛说“冲天炮”只有比利时人才会做,但当康熙将制作“冲天炮”的任务交给南怀仁后,南怀仁却前前后后花费了一年,用尽了各种方法始终不得要领。

  眼见南怀仁束手无策,康熙便将制造“冲天炮”的重任转而交给了戴梓。要说戴梓真不愧是火器专家,他接手任务后仅仅花了八天就啃下了“冲天炮”的硬骨头。

  “冲天炮”造好后,康熙亲临现场观看试射,只见“冲天炮”威猛无比,锐不可当,康熙大喜之下,当即给此炮赐名为“威远大将军”,还让人将戴梓的名字刻在炮身上以示荣耀。

  一时间,鲜花与掌声将戴梓层层包围,仿佛他就是明日之星,却不见阴暗的角落里,南怀仁正两眼通红地死死盯着戴梓,留下了一个瘆人的冷笑。

  不久后,南怀仁勾结与戴梓有仇的陈宏勋等人,诬陷戴梓“私通东洋”。康熙一时不察,竟相信了南怀仁的话,盛怒之下将戴梓流放到盛京(今沈阳)去了。

  戴梓在天寒地冻的北国艰难生活了三十多年,期间他每天都盼着康熙明白自己的冤情,能够赦免自己返回故乡。

  这个心愿成为了支撑戴梓活下去的勇气,没有钱,戴梓就靠卖字画为生;没有食物,戴梓就凌晨蹋冰入山拾榛子;没有衣物御寒,戴梓就冬夜拥败絮卧冷炕。

  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就这么过去了。康熙四十三年,戴梓终于等到了康熙的赦令,但那时戴梓已经是78岁的老人了。

  戴梓收到赦令后,还没来得及返乡便在途中因病去世,徒留下一曲“人共惜之”的千古遗憾。

  三、水利专家

  戴梓的悲剧并不是孤例,与他同时代的另一位科技达人也曾经历了这般的冷暖人生。

  这位科技达人就是发明了“测水法”,堪称清代鸦片战争前最杰出的水利专家陈潢。

image.png

  康熙十年,陈潢与安徽巡抚靳辅相识于河北邯郸,此后陈潢作为靳辅的专职幕僚兼好友,随着靳辅辗转各地,等到靳辅担任河道总督后,陈潢便成为了靳辅背后的最强治河顾问。

  靳辅担任河道总督后,如何治理黄河的水患就成了摆在他面前的头号难题。为了尽快完成治河的重任,靳辅与陈潢常常亲自登舟考察黄河的地势和水情,等到晚上下班后又一起商量治河方案。

  考虑到黄河泥沙量大的特点,陈潢别具匠心的提出了“放淤法”,将淤泥引到黄河两岸固堤造田,又在前人“筑堤束水,以水攻沙”的治河理论上,创造性的发明了“测水法”,通过计算河流横截面积与水流速度,得出精确的工程数据,科学性治水固堤。

  在陈潢的治理下,“河以治安者五十年”,黄河中下游的水患至此基本根除,无数百姓得以重返家园。

  更为重要的是,随着黄河大治,清廷的漕粮运输终于可以畅通无阻,南北商贸交往也日益频繁,这也为清廷后续对准噶尔长期作战提供了物质保障。

  黄河水患根除后,陈潢又开始治理淮河,谁料等到淮河水患退去后,河岸畔却留下大片农田,这无疑成为了官宦士绅眼中的一块肥肉。

  可惜陈潢一心扑在治水上,不懂豪绅们的心思,还拉着靳辅去跟康熙提议,将这些农田全部算作官田,以便增加治水的经费。

  这一举动彻底得罪了士绅阶层,他们开始疯狂打击报复陈潢,最终陈潢被捕拿进京,忧愤而死,还被泼上了一盆“攘夺民田,妄称屯垦”的脏水。

  通过这三人的命运,我们可以看到,一直到十八世纪,中国的基础科学并不落后,但是科学技术转化环节以及两位实干型人才的遭遇,却已经预埋了鸦片战争的惨败。其中教训,几百年后依然让人唏嘘。惟愿中华后世,再不会有下一个陈潢与戴梓。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