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乐公主故意诬陷太子,背后目的是什么?

  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探寻历史上真实的安乐公主

  重俊立为太子,安乐公主、韦后虽然力阻,但唐中宗坚决坚持自己的观点不变,立储风波终于告一段落。韦后、安乐公主见立即重新册立储君这条途径,已经被堵死,便利用卑劣的手段打击太子的威势。

  重俊虽然不是嫡出,但自幼聪慧过人,唐中宗很器重他。武则天在位时也很喜欢重俊。圣历元年(698),封重俊为义兴郡王,长安三年(703)又授予卫尉员外少卿。中宗复位后,于神龙元年(705),封为卫王,任洛州牧,赐封采邑千户。不久又提升为左卫大将军,遥领扬州大都督。

image.png

  安乐公主自幼在流放地长大,没有受到过正规的教育,回宫后又受到武后、中宗及韦后的娇宠溺爱,又看到武后和韦后的私生活的不检点,行为举止放荡不羁。她不但贪玩,而且十分贪财。为了捞取钱财,便利用父皇唐中宗的骄宠卖官、卖狱。京城地方都知道安乐公主贪财,所以送钱送物的人络绎不绝。

  一些地方官吏为加官晋爵,都纷纷走安乐公主的后门。送钱多的当官大,送钱少的做小官。由于安乐公主就是这么简单地卖官,朝中、地方官吏的素质也不会好到哪里。 安乐公主上有中宗、韦后撑腰,下有所引荐的私党在朝中呼应,她根本不把太子放在眼里,太子册立不久,一次太子仪仗和公主仪仗在洛阳城中相遇,按礼法,公主必须避让恭送太子。但安乐公主就是不让。太子重俊也是年轻气盛,二人互不相让好了半个时辰,最后各自掉转仪仗绕道而行,自此太子对安乐公主更加不满。

  重俊虽然聪明豁达,但身边没有良师指导,有时不免缺少明智,又常和太监幕僚们混在一起玩乐,唐中宗酷爱玩球,上行下效,太子也迷上了玩球,整天沉湎其间。重俊立为太子之前,就对武三思专权有不满的情绪,但未敢得罪。立为太子之后,自觉根基已牢固,更不把武三思放在眼里。有一天太子踢球回来,正好在宫门前遇上武三思,武三思觉得韦后不喜欢太子,他也就不把太子放在眼里了,见了太子也不避让,太子心中火起,便喊道:“武大人,听别人说你曾经说过‘你不知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只要对你好,就是好人,对你不好,就是坏人’。假如我因某事对你不好,那我就是坏人吗?”

  武三思奸笑着答道:“如果太子恨我,千方百计要杀我,我还说你是好人,那么我不就成坏人了吗?难道你自己会说自己是坏人吗?”说完大笑着扬长而去。经过这次交锋,重俊知道自己在朝中地位并不像他想象得那样乐观,看来朝中弄权的这帮家伙并没把未来的储君放在眼里。

  武三思也知道了自己在太子心中的位置,他对儿子武崇训说道: “重俊这小儿,早已对我耿耿于怀,否则不会在那么多人面前质问我,如果我们不早做打算,把这小儿扳倒,一旦他继承了皇位,一定没有我们的好果子吃,说不定连命都断送在他的手里。”

  武崇训接着道:“是呀,我在太子府同太子游玩,他总是对我横眉竖目,动辄还训斥一番,我心中早就对他不满了。但我想,现在还不能激化矛盾,因为皇上对他还很器重。”

  武三思恨恨地对祟训说道:“除去太子这个小儿,非你的力量所能奏效,必须借助皇上的宝贝女儿安乐公主和皇后的力量,安乐公主是你老婆,一定会听你的话。”武崇训明白了。

  这天安乐公主和武崇训一同进宫去拜见皇上和韦后,这时太子重俊也自宫外而来,刚好下马准备入宫门。按礼法,公主、崇训必须回避,起码要退让。但安乐公主、武崇训已经商量好要与太子较量,不肯错过这次机会。二人便抢前要进。太子更是不肯示弱,冲过去用马鞭拦住二人道:“岂有此理,见到太子不拜,姑且不论,还敢争路,你好不懂皇家礼数,把太子置于何地?真是没有修养,还不快快退下。” 安乐公主、武崇训不但未退,反而针锋相对,推开太子的马鞭,抢进了宫门。武崇训还故意在太子耳边小声骂道:“你这狗奴才,早晚要被废掉,有什么了不起的,走着瞧吧!”

image.png

  太子重俊也是个暴脾气,做事又爱冲动,他不知道这是安乐公主和武崇训故意激怒他引起事端。太子重俊哪能咽得下这口恶气,举起马鞭狠狠地向武崇训抽去。太子自幼喜欢拳脚,有些功力,又在气头上,所以这一鞭打下去力度不小。只见崇训手背立刻绽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渐渐地渗了出来,武崇训也不去擦。

  太子重俊出了心头恶气,也不进宫了,上马扬长而去。 安乐公主拉着崇训直奔韦后的寝宫,正巧中宗也在,公主、驸马便添枝加叶、颠倒黑白地开始胡说起来。

  中宗知道重俊做事不拘小节,但是没想到居然动手打起驸马来了。忙叫婉儿晋见,中宗说道:“太子重俊无故辱骂公主,鞭打驸马都尉,有失太子威仪,速制墨敕,严加斥责,警告今后不许再犯。”

  婉儿领旨去起草诏书。公主和武崇训的计划已实现了第一步,尽管皮肉受些苦,也算值得,便双双回府了。

  上官婉儿刚刚回到自己寝宫没多久,武三思就到了,见皇上不在婉儿这里,两人急忙进入内室,婉儿命贴身宫女守住外门。婉儿对宫中规矩,皇上行动路线,一般规律掌握得一清二楚,准确无误,所以敢如此放肆。

  第二日,早朝一开始,中宗便命太监宣读训斥太子的诏书。诏书中大加赞扬了武氏诸人对朝廷的功绩和三思等人的美德,把太子骂得个狗血喷头,体无完肤,一无是处。 。太子听后也是敢怒而不敢言,但心中对武氏和公主更加憎恨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