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皋的一生功勋卓著,为何绯闻却一直不断呢?

  唐德宗朝的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一生功勋卓著,与才女薛涛的桃色绯闻更是漫天乱飞,但也有其他红颜在他的情史中留下痕迹。

  韦皋虽生于世家大族,但他这房家道中落,而且他生逢安史之乱,并没什么鲜衣怒马的贵公子经历。他曾客居江夏(今湖北武汉)两三年,与姜刺史的儿子姜荆宝相伴读书。姜家有个乖巧伶俐的丫鬟叫玉箫,常奉荆宝之命去服侍韦皋,两人因此互生爱慕。

image.png

  安史之乱接近尾声时,鄂州观察使接到韦皋叔父的来信,说让侄儿尽快回长安省亲。观察使立刻为他备好船只和用品,担心他有所留恋,便禁止他与荆宝、玉箫相见,催促船家起锚。所幸荆宝、玉箫及时赶来,荆宝有意让玉箫随行,但韦皋多年未见家中长辈,不敢贸然带她回乡,遂与她相约:少则五年,多则七年,定来迎娶。他还留下一枚玉指环做信物,然而八年后仍无音讯,玉箫哀痛不已,绝食而亡。荆宝可怜玉箫,便将玉指环戴在她的中指上随她下葬。

  贞元元年(785年),韦皋镇守西蜀。到任第三天,他重新审讯狱中囚犯,为含冤者平反昭雪。有个囚犯身负重枷,上堂望见他后高声喊道:“韦兄,我是荆宝啊!”韦皋大惊,问他犯了什么罪,他说:“我做青城县令时,家人误将公署房舍、仓库等烧毁,我也受了牵连。”韦皋当即为他免罪,交还县令官印,并为他奏请眉州刺史之缺。

  韦皋问起玉箫,荆宝如实相告,韦皋听罢痛悔不已,此后捐资抄经书、造佛像,以报玉箫的一片痴情。

  唐人范摅的《云溪友议》中载,韦皋数年后遇一歌姬,也叫玉箫,与姜家那个玉箫长得几乎一样,而且中指上隐约有一圈状似指环的肉瘤。有方士说,她是玉箫的转世之身。后来这个故事被元人改编为杂剧《玉箫女两世姻缘》,世代流传。

  韦皋的妻子和岳母也是很了不起的女子。建中元年(780年),韦皋来到剑南西川节度使张延赏的幕府,被张延赏之妻苗夫人相中,招为“三相张氏”的豪门贵婿。

  但张延赏看不惯韦皋高傲疏狂的个性,常加以羞辱,让他不要掺和幕府事务。时间长了,连府中的丫鬟、奴仆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好在有苗夫人罩着他,妻子也贤惠而有主见,含泪对他说:“你堂堂七尺男儿,文武全才,竟真打算在我家混日子吗?”韦皋被深深地刺痛了,于是立刻向岳父辞行,决定自寻出路。

  建中三年,宰相张镒遭奸臣排挤,出任凤翔陇右节度使,前来入幕的韦皋因才干突出而备受重用。次年爆发“奉天之难”,韦皋坚决抵制叛贼朱泚的威逼利诱,获得唐德宗的赏识,并于次年升任剑南西川节度使,戏剧性地接替了岳父的职位。

  韦皋赴任时考虑到岳父的感受,一路化名韩翱,不敢大肆声张。直到他距成都三十多里时,才有人向张延赏报告:前来接替的人名叫韦皋。苗夫人喜道:“那定是我家女婿。”张延赏却嗤之以鼻,“天下同名同姓的人何其多,那个韦皋恐怕早已死在山沟里了!”苗夫人不服气地说:“韦皋之前被你厌弃,却从不刻意奉承,可见是个有骨气的,自然能成大事。”

image.png

  次日一早,韦皋入城,众人才知苗夫人说得没错。张延赏羞愧难当,悄悄出成都西门而去。

  从此韦皋对岳母愈发敬重,也与妻子恩爱有加,所遇“桃花”只是过眼云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