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无忌作为太子的老师,为何要把太子拉下水呢?

  公元前523年,楚平王派遣大臣费无忌前往秦国,为太子建迎娶秦哀公的妹妹孟嬴。这本是一次完美的政治联姻,最终却被费无忌引上了一条诡异的道路,国家的命运也就此改变,而起因,却有些让人哭笑不得

  其实,费无忌从前也想当个好人。他在楚国从事的是高尚的教育事业,而且他教导的不是别人,而是尊贵无比的楚国储君太子建。

image.png

  费无忌本来是可以成为一个好老师、一个好园丁的。可惜造化弄人,或许他教学水平太差,太子建更喜欢的是另一个老师伍奢。这让费无忌很郁闷,这小孩儿怎么就不喜欢我呢,论学问,论帅气,我哪点比伍奢差呀!当时,伍奢是太傅,属于大学教授级别,费无忌是少傅,只能算个副教授。

  这世上从来只有学生挑老师,没有老师挑学生的,更何况这个学生还是当朝太子、日后的国家元首。可是费老师偏偏不服气,既然这个学生已经不待见自己了,干脆换一个学生教。可如何才能实现自己的目的呢?这简单,换一个太子好了!

  然而一国储君,哪里可以随随便便就换掉。既然我换不掉,那就让你老爹动手吧。于是,费无忌开始挑拨楚平王和太子建的关系—两个本无矛盾的男人如何才能反目呢,最好的工具,就是女人。而孟嬴这种能引人发狂的超级大美女,正是费无忌梦寐以求的最佳人选。只要楚平王被引得发狂了,他的计划就算完成了一半。

  所以,当费无忌把新娘子从秦国接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楚平王说:“大王啊,可不得了,这个秦女长得美如天仙,留给太子太浪费了!大王干了一辈子工作,也该享享清福了,要不您自己娶了?”楚平王说:“这不太好吧,寡人可是正人君子,怎么能如此违背人伦呢?”费无忌说:“没关系,婚礼不是还没开始吗?咱们给太子再找一个!”

  只见楚平王看着刚刚送到眼前的大美女,哈喇子已经流了二尺多长。许久,楚平王才回过神来,说:“好,就听你的,寡人娶了也叫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太子这么孝顺,应该会理解他老爸我的。”

  就这样,太子建娶了一个暴丑的齐女当老婆;而孟嬴则被她未来的公公半路给截了下来,做了楚平王的宠妃。没多久,她生了个大胖小子,楚平王爱如珍宝,故取名为珍,也就是后来的楚昭王

  楚平王已经上钩,剩下的事就好办了。没多久,费无忌又对楚平王说:“晋国为啥能称霸诸侯,就是因为它接近中原诸国,咱楚国其实也不比它差,吃亏就吃亏在咱们地段不好!依我看不如扩大城父(今安徽亳州市,与陈邑城父为二地)的城墙,把太子安置在那里,以谋取北方的宋、郑、鲁、卫等国,这样大王就能专心安定南方的吴越,继而称霸天下了!”

image.png

  楚平王明白费无忌的意思,说得好听,其实就是要支开太子建!这样也好,自己抢了他的老婆,心里老是不得劲,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如让他待远一点儿。

  费无忌别提多开心了,这个臭学生终于被自己赶跑了,痛快!可他还是有点儿不放心,现在自己是挺快活,可一旦日后太子建做了楚王,自己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不彻底将太子建置于死地,费无忌就不能安心。

  要打击对手,最好的办法就是诬陷他谋反。费无忌在焦急中熬了一年后,又找到了楚平王说:“太子因为自己的老婆被抢了,整日里怨气冲天,大王你还是防着他点儿好。我听说他自从驻守城父以后,就偷偷地勾结外敌,想攻进都城来造反呢!”

  楚平王不知道自己儿子要造反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但他知道,在楚国,父子相残从来就不是一件新鲜事儿,从前穆王就是残忍地杀死了其父楚成王,才从太子当上国君的。现如今这个可怕的命运又要降临到他的头上了。

  这世上,有的错误可以挽回,有的错误却无法回头,错了就错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错下去。或许费无忌进的只是谗言,或许他的话全都是捕风捉影,但事到如今,楚平王只能抢先对自己的儿子下手了。

  这下子费无忌原先的竞争对手伍奢伍老先生倒霉了,楚平王把他抓了起来,问他知不知道太子造反的事情。

  伍老先生学问虽然好,但性子却倔得很,他明白这都是费无忌搞的鬼,因而说道:“大王怎么能仅仅凭搬弄是非的小人的坏话,就疏远骨肉至亲呢?太子建是个乖孩子,他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唉,知识分子书读多了,有时候就是不知道变通。在这种情形下,楚平王明明已经起了杀心,你再争辩有什么用,这不是把自己也拖下水了吗?费无忌大喜,嘿嘿,老家伙真是傻到家了,叫你以前跟我作对,这次我非彻底扳倒你!

  “大王,他和太子是一伙的,现在不干掉这些人,他们的阴谋就要得逞,大王您反过来就要被干掉了!” 费无忌说。楚平王大怒,将伍奢打入天牢,择日处死,同时命令城父警备司令部司令员奋扬去捕杀太子建,以绝后患。谁知奋司令是太子建的铁哥们儿,他不仅通知太子建收拾东西逃命去了,还把自己绑了,跑回都城去见楚平王。

  楚平王很生气,扬言要降罪于奋司令。奋司令不慌不忙地说:“大王从前嘱咐我,侍奉太子就像侍奉大王您本人,我可是听了您的话才这么做的,您要杀就杀好了!”楚平王起了恻隐之心,放他回去上班了。

  太子建跑了,楚平王于是改立他的心肝宝贝珍为太子,费无忌则顶替伍奢的位子做了太傅。太子建到死也没明白,自己失去太子之位、楚国王权更迭竟是自己老师争宠的结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