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贾母为何不喜欢黛玉房中的绿窗纱?
2021-10-14 15:57:18 玉嫔 孝德显皇后 慈安 咸丰 慈禧

  贾母,史家嫡出大小姐,荣国公代善之妻,贾府的最高统治者。 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带来历史故事,一起看看吧!

  刘姥姥游览大观园,贾母带她来的第一站是潇湘馆,结果刚进门,刘姥姥就来了个“一惊一乍”。

  “一惊”是刘姥姥得意忘形之下,说嘴打嘴地摔倒了。她的这次摔倒是曹雪芹有意为之,就是告诫世人莫要太得意,否则必跌跤。刘姥姥如此,贾家同样如此。

  “一乍”是林黛玉房中琳琅满目的藏书,让刘姥姥叹为观止。直言上等的书房也不如,还问是哪位哥儿的书房。

image.png

  以刘姥姥朴实的价值观反而更能识得金镶玉。而林黛玉的“好学”与贾宝玉的“贪玩”形成强烈对比。日后贾府抄家后,注定贾宝玉会一蹶不振。

  随后,王夫人拒绝喝林黛玉的茶,曹雪芹是暗示她反对宝黛姻缘的立场。殊不知潇湘馆这满室藏书才是拯救贾府的良方,王夫人揣着宝贝寻宝,注定要后悔莫及。

  王夫人不喝茶有点失礼,也让林黛玉有点尴尬。那个时代长辈到来,喝不喝都要奉茶,王夫人这边拒绝,让黛玉被晾住了。

  贾母对王夫人的举动没有表态,这点小事不过是家常,但随后她就找了个机会,给了王夫人难堪。不能说是有意借题发挥,却也有来有往。这就涉及前面说过的刘姥姥在潇湘馆遭遇的五件事。前面我们讲了三件,本文将聊聊最后两件。

  一,刘姥姥摔跤。

  二,王夫人不喝茶。

  三,林黛玉的房间似书房。

  四,贾母吩咐王夫人换窗纱。

  五,软烟罗。

  (第四十回)说笑一会,贾母因见窗上纱的颜色旧了,便和王夫人说道:“这个纱新糊上好看,过了后来就不翠了。这个院子里头又没有个桃树杏树,这竹子已是绿的,再拿这绿纱糊上反不配。我记得咱们先有四五样颜色糊窗的纱呢,明儿给他把这窗上的换了。”

  要说贾母这眼睛真毒,她能看到别人忽略的细节。比如窗纱。一件窗纱事小,体现的问题却特别多。

  首先,从审美角度,贾母认为该换。

  贾母有高级的审美。她对林黛玉的房间很得意。外孙女房中书香翰墨之气,代表修养、家世和出身的清贵。

  贾母出身更高,保龄侯尚书令府的千金,是京城权贵圈最顶级的小姐。从小什么没见过!

  贾母对生活享受一直都是高标准严要求,这从晴雯会补雀金裘也能体现。老太太专门调教的丫头,个个不同凡响。

  林黛玉当初一来贾府就“步步留意”,也是听母亲说外祖家与自家不同的原因。

image.png

  贾母看见的窗纱有两个问题,让她不满意。

  一,旧了。窗纱要按时更换,颜色退了,不好看了就不要糊在窗子上。

  二,靠色。潇湘馆满眼皆是绿色,不应该糊绿色的窗纱。既不美观,也没品味。

  窗纱显然不是林黛玉糊的,那就是王夫人的责任。

  其次,从责任角度,贾母认为该换。

  贾母吩咐换窗纱,要注意她针对的是王夫人不是王熙凤

  按说王熙凤管家就在身边,贾母大可以让她给换了。吩咐王夫人最后也是王熙凤换。但贾母偏偏就对王夫人吩咐,听话听音,这里的意思很耐人寻味。

  第一,王夫人是当家人,照顾儿女是她的责任。林黛玉的窗纱旧了她不给换,以小见大可知其他事也疏忽了!贾母是将窗纱上升到了养育的层面。

  第二,王夫人是长辈,关爱外甥女也要常来常往,林黛玉身体不好更要经常关心。可窗纱旧了王夫人不知道,代表已经好久不来潇湘馆。她这舅母怎么当的?

  第三,潇湘馆的窗纱旧了没换,应该糊红色,偏偏糊了绿色。既没有责任心,也没有审美,符合堂堂敕造荣国府的品味么?王夫人是怎么当家的?

  别看贾母只是随口一句吩咐,话中的情绪,表现的意思,够王夫人承受的。

  贾母亲自吩咐她,是非常不满意了。

  最后,从情绪角度,贾母认为该换。

  贾母心疼林黛玉,更不想她受欺负。王夫人刚才拒绝喝林黛玉的茶,未必是多大事,但容不得贾母不多想。

  当初女儿贾敏下嫁林如海,贾母未必愿意。一来林家爵位袭尽。一介白衣的林如海,配不上荣国公的女儿,贾府的千金大小姐。

  林家的家业也不如荣国府豪富。几代袭爵的家庭,没有实权就没有不穷的。

image.png

  至于林如海后来高中探花郎,贾母还真不介意。她父亲可是尚书令。一个官场新人对比一国丞相,不说云泥之别,也是过江之鲫般寻常。

  但为了贾府弃武从文的转型,贾母还是忍痛将女儿远嫁。结果却等来贾敏早逝的结局。从贾母没有商量余地的派人去接林黛玉看,她对女婿林如海有颇多不满。

  林黛玉来贾府后,贾母恨不得摘星星摘月亮给她。就是怕她受委屈。

  可如今王夫人对外甥女林黛玉表现冷淡,不说公然反对宝黛姻缘,只说这生活都照顾的一塌糊涂。

  窗纱事小,反应的问题却大。还记得二十八回时王夫人给林黛玉换了个鲍太医,“鲍”者,臭也。“臭太医”自然医术也不好。林黛玉吃了药不好,贾母给换回王太医。王夫人竟然不知道。你说尴尬不?

  贾母对这些小事不可能没察觉。今天借窗纱发作,也是提醒王夫人别太过分了。这事也就揭过了。

  (第四十回)贾母笑向薛姨妈众人道:“那个纱,比你们的年纪还大呢。怪不得他认作蝉翼纱,原也有些象,不知道的,都认作蝉翼纱。正经名字叫作‘软烟罗’……那个软烟罗只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晴,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的,一样就是银红的。若是做了帐子,糊了窗屉,远远的看着,就似烟雾一样,所以叫作‘软烟罗’,那银红的又叫作‘霞影纱’。如今上用的府纱也没有这样软厚轻密的了。……先时原不过是糊窗屉,后来我们拿这个作被作帐子,试试也竟好。明儿就找出几匹来,拿银红的替他糊窗子。”

  凤姐答应着。众人都看了,称赞不已。刘姥姥也觑着眼看个不了,念佛说道:“我们想他作衣裳也不能,拿着糊窗子,岂不可惜?”贾母道:“倒是做衣裳不好看。”

  “软烟罗”是高档轻纱的一类。在贾府存放的时间比王夫人、薛姨妈年纪还大。应该是当日宁国公、荣国公鼎盛之时的高档货。此时竟是不能有了。可见从古至今都有类似的高档货一代不如一代的问题。

image.png

  软烟罗让人注意的有两点。第一,贾府的今非昔比。当年用来糊窗纱都用如此高档讲究的料子,而今却只能随便用窗纱糊弄。

  王夫人倒是未必没有审美,当然她确实志不在此。可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她当家不想太浪费,也是潇湘馆窗纱问题的反应。

  第二,贾府的奢侈浪费之风气,不但刘姥姥叹为观止,就算读书人也是赞叹,暴殄天物不为过。

  杜甫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所谓“红楼”者,就是“朱门”也!《红楼梦》的命名多么贴切。

  这里贾母吩咐王熙凤:“再找一找,只怕还有青的。若有时都拿出来,送这刘亲家两匹,做一个帐子我挂,下剩的添上里子,做些夹背心子给丫头们穿,白收着霉坏了。”随后带着众人离开了潇湘馆。往紫菱洲“蓼溆”去了,终于到了早餐的时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