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治维新三杰

"

1868年,革新派实行"明治维新",废除封建割据的幕藩体制,建立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恢复天皇至高无上的统治,发展资本主义,并逐步走上对外侵略扩张道路。在明治维新的众多元勋当中,担任最重要角色的是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三人。

明治维新三杰

明治维新三杰——西乡隆盛、木户孝允、大久保利通

明治维新三杰之木户孝允简介 木户孝允怎么死的

  木户孝允(1833年8月11日—1877年5月26日)本名桂小五郎 ;长州藩出身,曾拜吉田松荫为兄,从斋藤弥九郎学习剑术,向江川英龙学习西方军事学。在尊攘、讨幕运动中起领导作用,维新后参加起草《五条誓约》,是政府的核心人物,推进奉还版籍、废藩置县,与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一起被称为“明治维新三杰”。

  少年时代

  天保4年六月26日(1833年8月11日),出生在长门国萩城下吴服町(现在的山口县萩市),为藩医和田昌景的长男。母亲是后妻,上面有二位前妻所生的姐姐,虽然是长男,但被认为病弱而无法成人,长姐招婿文让继承家业,长姊死后,续娶了次姐。天保11年(1840年),小五郎成为和田家对面的桂家养子,得以武士身分与俸禄,次年,桂家养母过世,回到和田家,由生父、生母、二姊共同扶养。十几岁以后,藩主毛利敬亲面前二度表演即兴汉诗及"孟子"的解说,皆受到褒奖,以此作为长州的青年才俊受到注目。

  嘉永元年(1848年),因病相继失去了二姊与生母后,过于悲伤卧床许久,不断向周围诉说希望出家替二姐与生母祈福。嘉永2年(1849年),入吉田松阴门下学习兵术,松阴评:“有成事之才。”,并有“桂,为我所重视之人”的描述,除了师生间关系之外也保持着亲友般的关系。

  剑客时期

  弘化3年(1846年),进入长州藩的剑术师范—内藤作兵卫的新阴流道场修行。嘉永元年(1848年),成年礼后继承桂家大组士身分,由和田小五郎成为桂小五郎。小五郎比其他人更用心修行剑术,随后实力精进,渐渐受到周围认可。嘉永5年(1852年),小五郎决意以剑术修行之名义自费留学江户,在得到藩的正式许可后,与其他五名公费留学生同行。

  入门于江户三大道场之一—“力之斋藤”的练兵馆,得到神道无念流的免许皆传,入门一年后即成为道场塾头。流传着,挺拔的桂小五郎在对战时只要摆出竹刀上段之姿,“周遭人皆折服于其静谧气魄”之言。大村藩的渡边升与桂小五郎同期得到齐藤道场的免许皆传,并称为练兵馆之双璧。大略同时期的江户,武市半平太于桃井春藏的士学馆担任道场塾头,而坂本龙马也于“技之千叶”的桶町千叶道场担任道场塾头。

  幕府讲武所总裁男谷精一郎的直系弟子击败,直到受藩命归国的五年余,小五郎作为练兵馆塾头,其间以剑豪之名名震天下,被延揽于大村藩等之江户藩邸,请其对藩士进行剑术指导。流传在安政5年(1858年)10月,小五郎与武市半平太、坂本龙马曾参赛于桃井道场的击剑大会,但事实上武市与坂本9月间已归土佐藩,并不在江户。

  志向留学、开国、破约、攘夷之志士

  练兵馆塾头的同时,受培里再度来航(1854年)之刺激后,立刻经师傅斋藤弥九郎介绍,向江川英龙提出实际参观的申请,以随从的身分陪同江川英龙亲眼目睹了培里的舰队。

  松阴实行“下田踏海”之际,希望随同协助,却被为弟子着想的松阴坚决制止,结果“下田踏海”失败后得免于幕府的刑罚。随后与其内弟来原良藏一同向藩府呈交文书申请海外留学,令忙于应对松阴“下田踏海”后幕府监视的藩政府再度惊愕不止。海外留学相当于触犯江户幕府的锁国令,尚未有倒幕思想的长州藩政府,此时即使秘密间也不敢许可。小五郎被训斥后在担任练兵馆道场塾头的同时,开始求学于当代各名流之间,欲求吸收时代最尖端之技术为己用。

  文久2年(1862年),小五郎在藩政府中枢开始崭露头角,与周布政之助、久坂玄瑞(义助)共同采用松阴的航海雄略论为基础方针,击败了长州大目付长井雅乐所主张的,单独对幕府有利而开国的《航海远策略》。此后,长州藩藩论定位于开国攘夷,同时对屈于异国而违旨开港、却又锁港锁国攘夷的幕府路线,痛斥为不值一谈。文久二年至文久三年之春,长州藩开明派高层逐渐达成共识,派遣留学生视察欧美、吸收欧美文化,最终实现攘夷自主开国。

...查看更多

明治维新三杰之大久保利通简介 大久保利通怎么死的

  大久保利通(おおくぼ としみち,1830年9月26日-1878年5月14日),幼名正助,号甲东,后改名利通。生于日本萨摩藩下级武士家庭,日本明治维新的第一政治家,号称东洋的俾斯麦。为了改革翻云覆雨,铁血无情,不论敌友,挡在他前进道路上的只能是灰飞烟灭。他最后被刺杀身亡,但也成就了明治维新的成功。

  幕府时代

  1830年9月26日,大久保出生在萨摩藩鹿儿岛下家治屋町的城下武士家庭,城下武士在武士中却属最下层。大久保出生的年代正值日本最后一个武士政权——德川幕府的末期,当时日本的实际统治权掌握在德川氏出身的将军手中,其幕府设在江户。天皇的朝廷设在京都,对政治并无实际发言权,有时连生活也成问题。

  大久保少年得志,17岁时便被任命为藩记录所的助理。大久保19岁那年,萨摩藩因藩主继位人选问题发生“由罗骚乱”,大久保利世支持的开明的岛津齐彬一派失势。身受免官和幽禁双重处分的年轻的大久保,独力承担起了供养母亲和三个妹妹的生活重担。

  岛津齐彬在幕府老中阿部正弘的支持下,终于当上藩主,大久保官复原职,时值1853年6月,已是佩里叩关要求日本开国的前夜。齐彬在藩内施行开明政治,佩里叩关造成的幕府危机又增大了各藩的发言权,身为雄藩藩主的齐彬自然不甘寂寞,经常活跃在中央政局的前台。大久保积极协助齐彬,才华日益显露,官职也由藩记录所书记,升为步兵监督,政治经验日渐丰富。

  保守的井伊直弼代替病死的阿部正弘成为幕府大老之后,兴“安政大狱”,许多爱国志士惨遭屠杀。齐彬恰在此时病死,井伊任命齐彬之弟久光之子忠义为萨摩藩主,保守派开始在藩内抬头。大久保的努力下久光终于逐渐疏远保守派,开始重用大久保。

  萨摩藩和幕府都在策划让幕府和朝廷合作以对付外来危机的公武合体运动,但两者的实质却迥然不同,幕府心目中的公武合体,是要回复一切政事委于幕府的幕府全盛时代的制度,而萨摩藩则是要建立一个朝廷对幕府具有政治上发言权的桥头堡。久光进谏天皇敕命德川庆喜为将军监护,让越前藩主松平庆永就任大老,由萨摩藩兵任京都的警卫,并于1862年同大久保一起率藩兵一千人进京,向朝廷施加压力。这样的军事行动在德川幕府时代尚属首次。

  大久保积极推进公武合体运动之时,早年的“精忠组”同志有马新七等人因早已投入更加激进的尊王攘夷运动,正在策划乘久光进京之际袭击佐幕派公卿。大久保为达到自己的目的,在派人劝说无效后,断然派兵杀死有马新七等人。1864年初,作为公武合体运动结晶的雄藩会议筹备就绪,设置了庆喜、久光等六人组成的“参与会议”,在天皇主持下讨论国策。各藩各怀私心,政见不同各怀鬼胎,后来六参议的相继辞职而烟消云散,公武合体运动遭受重大挫折。

  倒幕时期

  1865年初,长州的藩政权回到尊王攘夷派木户孝允、高杉晋作等人手中,长州开始实行倒幕割据政策。幕府策划第二次征讨长州。1866年2月,萨长两藩在坂本龙马、中冈慎太郎的斡旋下,结成了倒幕同盟。萨摩藩与庆喜的友好关系从此中断,大久保与朝廷公卿岩仓具视合作,利用天皇权威。1868年1月3日成功发动宫廷政变。朝廷发布的“王政复古大号令”,废除了朝廷的摄政、关白制度与幕府的征夷大将军。政府军击败进至京都郊外的幕府军队,西乡包围江户幕府将军投降,最后消灭了幕府残余势力。

  天皇为首的朝廷在倒幕过程中的微妙作用,给大久保以很深的印象。为了领导日本国,天皇必须首先“一新”朝廷之旧弊,为此就必须使天皇与象征旧弊的京都割断联系,迁都、改元等。

  明治政府在彻底消灭幕府势力后,为加强中央集权,先后实行奉还版籍、建立御亲兵、废藩置县等措施,大久保在其中出力甚大。此时日本已成为一个中央集权的统一国家,但对以后如何行事,新政府却感到迷茫,于是决定以岩仓具视为特命全权大使,以大久保为副使巡访欧美。1871年4月,使节团踏上征途。本来使节团有修改不平等条约和考察各国实况两项任务,但因日本实力弱小,各国拒绝谈判,使节团遂将精力集中于后者。普鲁士的“铁血宰相”俾斯麦给大久保以最深印象,德国为版本建设日本实现富国强兵。

...查看更多

明治维新三杰之西乡隆盛简介 西乡隆盛怎么死的

  日本江户时代末期(幕末)活跃的政治家,明治维新的领导人。通称吉之助,号南洲。萨摩藩出身,生于下级藩士家庭。与木户孝允、大久保利通并称“维新三杰”。

  西乡隆盛,(さいごう たかもり,1828年1月23日-1877年9月24日),是日本江户时代末期的萨摩藩武士、军人、政治家。前期一直从事于倒幕运动,维新成功后鼓吹并支持对外侵略扩张,因坚持征韩论遭反对,辞职回到鹿儿岛,兴办名为私学校的军事政治学校,后发动反政府的武装叛乱,史称西南战争,兵败而死。

  少年时代

  1828年1月23日(文政十年十二月七日)西乡隆盛生于日本萨摩藩鹿儿岛城下下加治屋町山,是御勘定方小头西郷九郎隆盛长子。天保12年(1841年),行成人式,改名吉之介隆永,加入下加治屋郷中的青年组织“二才组”。 他自幼受到严格的武士训练,这使他养成尚武的习性,具有浓厚的忠孝仁义等封建武士的道德观念。

  弘化元年(1844年)担任「郡方书役助」。后为郡书记官先后共10年。和维新三杰另一位的大久保利通一向伊藤茂右卫门学习阳明学及朱子学,向福昌寺的无参和尚门学禅。郡长迫田因荒年要求藩政府减免年贡不准而愤然辞职,给他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他出身于濒临破产的下级武士阶层,长期担任低级官吏,使他对下层人民有一定的了解和同情,对幕府末期的政治腐朽有所认识,从而走上了矢志改革的道路。岛津齐彬继承萨摩藩藩主之后,西乡隆盛为首的“诚忠组”上书阐述减轻农民负担问题。其政治主张得到岛津齐彬的赏识。

  公武合体

  西乡28岁时做了萨摩藩主岛津齐彬的亲扈从,受到齐彬改革藩政以求富国强兵的思想影响,并受到勤王家藤田东湖和桥本左内等人的影响,使他立志勤王和改革幕府政治。1854年随岛津齐彬至江户居住3年,为齐彬等人倡导的王室公卿和幕府将军合作的“公武合体”运动四处奔走联络,十分活跃逐渐成为晓有名声的改革派志士。

  1858年,由于岛津齐彬暴病而疫,由岛津忠义任藩主,实权掌握在其父岛津久光手中。西乡依旧往来于京都与江户之间,进行勤王活动,策划除掉幕府最高行政官井伊直弼大老。井伊制造“安政大狱”,残酷镇压勤王志士,西乡和月照逃出京城才幸免遭难。二人先后回到鹿儿岛,不料却被勒令离开萨摩藩。感到勤王大势已去,绝望之下,当船行至锦江湾,相抱投海自尽。两人被救起时,月照已溘然长逝,西乡亦奄奄一息。岛津久光把他流放到奄美大岛。

  1862年西乡隆盛在已握藩中大权的大久保利通帮助下返回萨摩藩。解除处分后作为尊攘派开始活动。久光本想借助西乡的声望,以便实现自己入京勤王,继续搞“公武合体”的计划。西乡反对,表面上是认为久光威望和身分不够。实际上其新的政治主张“尊王攘夷”与藩主的“公武合体”有矛盾,西乡又与激进的藩士们联络。久光一怒之下,将他流放到德之岛,两个月后再转送到流放死刑犯人的冲永良部岛的牢狱中。 然而再次被流放到小岛。在狱中两年,西乡受尽磨难,却阅读了大量儒家著作,更加坚定忠君勤王的志向。

...查看更多

明治维新三杰是指哪三个人?明治维新三杰的历史贡献

  1868年,革新派实行"明治维新",废除封建割据的幕藩体制,建立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恢复天皇至高无上的统治,发展资本主义,并逐步走上对外侵略扩张道路。在明治维新的众多元勋当中,担任最重要角色的是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三人。

blob.png

  维新三杰

  戊辰战争解决了政权转手问题,大久保将注意力转向了内政戊辰战争解决了政权转手问题,大久保将注意力转向了内政建设,首先一件事,是利用天皇巡幸的名义,迁都江户,并改名东京,借以抵消幕府残余在东京的政治影响,同时又可以摆脱京都保守派的影响。

  大久保虽从一介藩士跻身于中央政界,但他深知不消平地方势力,新生的明治政府是得不到巩固的。1869年到1871年间,明治政府完成了奉还版籍和废藩置县的大业,初步从政治上削除了诸侯的割据势力。

  明治政府还决定派遣考察团出国,同欧美国家谈判修改条约,同时通过对欧美的考察来探讨新政府的治国方略。拿大久保的话来说就是:“要打倒幕府,建立天皇政治。这种事业亦大体完成,干了我们所应当干的事。但是以后,就实在为难了。”所以,应该由政府高级官员去亲自考察、直接体验西方文明。1871年底,以岩仓为特命全权大使、大久保等人为副使的由新政府主要官员组成的大型使节团开始巡访欧美,这在当时的世界史上是个空前的壮举。

  在欧美列强面前,当时尚属百废待举,弱小疲惫的日本是难以达到修改条约的目的,使节团遂专心致力于考察和学习。他们不但注意英、美、法等大国的情况,还注意了荷兰、比利时等小国如何在弱肉强食的世界角逐中维护自己国家的利益,研究了普鲁士兴盛致霸的过程和经验。他们专程拜访了德国首相俾斯麦和德军统毛奇,大久保对于这位德国首相的铁血政策佩服得五体投地,认为“要重新经营国家不能不象他那样办”。

  大久保于1873年5月应三条实美之召提前回国,这期间各个藩阀派系势力在中央政局的争夺有所加剧,又爆发了关于“征韩论”的问题。得知这个情况的大久保,拒绝担任新政府任命的参议职务,等待使团成员归国的“秋风白云时节”再做最后解决。同年9月,岩仓等使团成员全部回国,紧接着于10月召开了一系列会议。大久保等人通过外出考察,深知日本国力之不足,主张“内治优先”,所以在“征韩论”问题上,使团的成员都抱一致反对的态度。大久保更举出七条理由,对征韩论进行批驳。他的中心看法是:“整顿国政,富国文明之进步,乃燃眉之课题。”由此看来,围绕“征韩”问题的争论,即反映了当时留守政府和使团等方面的派系斗争,更反映了日本应该走什么道路的认识差别。特别是力主内治优先,有重要意义。

  两派争论甚为激烈,太政大臣三条实美甚至因而称病辞职。大久保等人暗中活动,再次利用王政复古时使用过的手法,弄到一份敕旨,利用天皇权威,让岩仓代理太政大臣,这一招奠定了内治派的胜利。竭力主张征韩的西乡派下野,改组了政府。这场政争,史称“明治六年的十月政变”。

  在征韩论中内治派取得了胜利,建立了以三条实美为太政大臣、岩仓具视为右大臣,以大久保为内务卿的专政体制。内务省拥有从县知事到省(部)官员的任免权,且以大隈重信的大藏省和伊藤博文的工作省为左右臂,因此大久保握有政府的实权,有的日本学者认为:“也可以说,内务省是日本的国家。”还有的认为:“大久保任内务卿,成了全国警察和实业界的总头目。”

  在这个专制政权的统治之下,大久保努力推行“殖产兴业”、“文明开化”政策。殖产兴业的目标,是英国那种发达的工业。日本与英国地理条件颇为相似,都属于面积小、资源少的岛国。所以,日本应象英国那样大抓海运和工业。他同时非常重视矿山开发和铁路建设,强调煤和铁是制作业兴盛的动力。

  大久保政权继续推行地税改革,1876年强力推行“秩禄处分”,公布“金禄公债发行条例”,剥夺了武士阶级的俸禄,从根本上瓦解了旧的封建武士阶级,促进了日本资本的原始积累。同时,又大力促进农牧业的发展,引进良种,改良农具等。

  大久保还带头推进文明开化,他虽然不会跳交际舞,也常常出席舞会。他还率先剪短长法,出朝晋谒天皇,群臣都为此大胆举动惊骇。

  当然,大久保政权各种政策不能不引起各方面的反对,首先是失去特权的武士阶级心怀不满,如江藤新平的佐贺之乱,西乡隆盛亦为萨摩武士所拥戴而卷入西南战争,这些都为朝廷所镇压。而以坂垣退助、大隈重信等人所领导的自由民权运动,也从1874年开展起来,迫使政府准备立宪,大久保还于1875年亲自出席大坂会议,与木户孝允和坂垣退助达成协议,为日本立宪体制的建立铺平了道路。

  大久保虽曾反对“征韩论”,但他绝不是和平主义者。1872年,日本吞侵琉球,1874年侵犯台湾,1875年侵略朝鲜。大久保还亲自担任台湾问题的谈判代表,到北京迫使腐败的清廷交付50万两赔款,充分显露了这个铁血宰相俾斯麦的信徒对外政策的侵略扩张性质。

  在“十月革命”后五年的时间内,大久保占据着日本政府的权力中枢,这是他毕生政治活动的鼎盛时期。可是,1878年5月14日,这位日本的“铁血宰相”,以48岁的壮年之际,被不满的士族刺杀于东京的曲町清水谷。

blob.png

  大久保的专制主义统治一直被人们所否定。但综观其一生,终不失为杰出的资产阶级革命家和政治家。他所推行的殖产兴业、文明开化等政策,为伊藤博文等人继续发展下去,完成了日本的资本主义近代 化。故日本的学术界把他和西乡隆盛、木户孝允并称为“维新三杰”。

  大久保于1873年5月应三条实美之召提前回国,这期间各个藩阀派系势力在中央政局的争夺有所加剧,又爆发了关于“征韩论”的问题。得知这个情况的大久保,拒绝担任新政府任命的参议职务,等待使团成员归国的“秋风白云时节”再做最后解决。同年9月,岩仓等使团成员全部回国,紧接着于10月召开了一系列会议。大久保等人通过外出考察,深知日本国力之不足,主张“内治优先”,所以在“征韩论”问题上,使团的成员都抱一致反对的态度。大久保更举出七条理由,对征韩论进行批驳。他的中心看法是:“整顿国政,富国文明之进步,乃燃眉之课题。”由此看来,围绕“征韩”问题的争论,即反映了当时留守政府和使团等方面的派系斗争,更反映了日本应该走什么道路的认识差别。特别是力主内治优先,有重要意义。

  两派争论甚为激烈,太政大臣三条实美甚至因而称病辞职。大久保等人暗中活动,再次利用王政复古时使用过的手法,弄到一份敕旨,利用天皇权威,让岩仓代理太政大臣,这一招奠定了内治派的胜利。竭力主张征韩的西乡派下野,改组了政府。这场政争,史称“明治六年的十月政变

  在征韩论中内治派取得了胜利,建立了以三条实美为太政大臣、岩仓具视为右大臣,以大久保为内务卿的专政体制。内务省拥有从县知事到省(部)官员的任免权,且以大隈重信的大藏省和伊藤博文的工作省为左右臂,因此大久保握有政府的实权,有的日本学者认为:“也可以说,内务省是日本的国家。”还有的认为:“大久保任内务卿,成了全国警察和实业界的总头目。”

  在这个专制政权的统治之下,大久保努力推行“殖产兴业”、“文明开化”政策。殖产兴业的目标,是英国那种发达的工业。日本与英国地理条件颇为相似,都属于面积小、资源少的岛国。所以,日本应象英国那样大抓海运和工业。他同时非常重视矿山开发和铁路建设,强调煤和铁是制作业兴盛的动力。

  大久保政权继续推行地税改革,1876年强力推行“秩禄处分”,公布“金禄公债发行条例”,大久保还带头推进文明开化,他虽然不会跳交际舞,也常常出席舞会。他还率先剪短长法,出朝晋谒天皇,群臣都为此大胆举动惊骇。但十多天后,明治天皇也剪短头发,于是群臣竞相仿效,除去头顶发髻。政府的“断发脱刀令”等文明开化政策终于在最高统治者的亲身示范之下迅速推行。

  当然,大久保政权各种政策不能不引起各方面的反对,首先是失去特权的武士阶级心怀不满,如江藤新平的佐贺之乱,西乡隆盛亦为萨摩武士所拥戴而卷入西南战争,这些都为朝廷所镇压。而以坂垣退助、大隈重信等人所领导的自由民权运动,也从1874年开展起来,迫使政府准备立宪,大久保还于1875年亲自出席大坂会议,与木户孝允和坂垣退助达成协议,为日本立宪体制的建立铺平了道路。

  大久保虽曾反对“征韩论”,但他绝不是和平主义者。1872年,日本吞侵琉球,1874年侵犯台湾,1875年侵略朝鲜。大久保还亲自担任台湾问题的谈判代表,到北京迫使腐败的清廷交付50万两赔款,充分显露了这个铁血宰相俾斯麦的信徒对外政策的侵略扩张性质。

  在“十月革命”后五年的时间内,大久保占据着日本政府的权力中枢,这是他毕生政治活动的鼎盛时期。可是,1878年5月14日,这位日本的“铁血宰相”,以48岁的壮年之际,被不满的士族刺杀于东京的曲町清水谷。

blob.png

  1870年,西乡辞去中央官职回鹿儿岛,出任萨摩大参事,推进藩政改革。后来,大久保利通等到鹿儿岛请其出山,再次出任中央政府官职,开始建立日本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1871年明治政府发布“废藩置县”令,废除了封建幕藩体制,建立了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国家政权。1871年底后的近两年时间里,岩仓使团出访欧美各国,西乡隆盛主持“留守内阁”,与大隈重信等尽力推行各项资产阶级改革。1872年取消了不许自由买卖土地的禁令,制定陆海军刑律,又把御亲兵改为近卫兵。还发布“学制”,将教部省与文部省合并,统称文部省,年底决定采用太阳历。同年他还跟随天皇从东京出发,视察了大阪、京都、下关、长崎、熊本、鹿儿岛等地。不久西乡又担任参议兼陆军元帅、近卫都督,成了明治政府主要军事领导人。1873年又支持进行了地税改革。 西乡隆盛也是一名狂热的军国主义者,1873年前后,日本朝野掀起了一股侵台侵朝的军国主义逆浪。西乡隆盛赞成侵略朝鲜,并提出自己先出使朝鲜,一旦在朝鲜被杀,就可出兵朝鲜,但当时大久保利通等人认为时机尚不成熟,反对西乡隆盛的计划。西乡隆闻讯,愤慨不已,立即向天皇提出辞呈。天皇只批准他辞去参议、近卫都督之职,而保留了正三位和陆军大将职衔。1873年11月回鹿儿岛,住在武村,自称武村之吉。1874年6月将自己两千石俸禄全部用于创办实为军事政治学校的“私学校”,并在鹿儿岛各地设分校,以西乡的“敬天爱民”为校训,宣扬忠于皇室和爱民思想。在这所学校里,既讲授孙子、左传、佛学,也传授西方文明,并派优秀学生去法国、俄国留学。 1977年1月,政府决定派船将萨摩藩兵工厂迁到大阪,由陆军省管辖。此事引起了鹿儿岛广大士族的反对。1月29日夜,私学校的学生袭击了草牟田火药库,30日占领了火药库、造船厂和兵工厂。1877年1月31日到2月7日期间,私学校共有六十余名学生被捕,进一步引起了学生的激怒。他们要求上京追查罪魁,并提出打倒政府的口号。当时,西乡隆盛不在鹿儿岛,当他于2月3日回到鹿儿岛时,立即被私学校的学生和“士族兄弟”们推崇为反政府的领袖。2月7日出任任总指挥,以“新政大总督征伐大元帅西乡吉之助”的名义,打着“新政厚德”的旗号,向政府兴师进兵,明治维新期间有名的西南战争爆发。但是,这一次,常胜将军不走运了,9月6日政府军包围了叛军在鹿儿岛的最后据点城山。9月24日城山陷落,西乡隆盛自杀。1889年,《大日本帝国宪法》颁布时,明治政府施大赦,为他恢复了名誉。1898年12月18日,在东京的上野公园,为西乡隆盛竖了一座铜像。西乡隆盛是日本历史上一位非常有个性的将军,他敢作敢为,立下了赫赫战功,也犯下了滔天罪行。

  1868年1月25日,木户孝允应邀从长州来到京都,与大久保一同处理中央政府政务。2月,木户兼任外国事务挂,处理外交事件。

  木户主张中央集权,“五条誓文”最后的修订者就是他。同样是2月,木户提出了“奉还版籍”的建议,并于1869年6月正式实施,于1871年7月,正式“废藩置县”。

  1871年11月,木户与大久保一道,作为岩仓使节团副使,出访欧美,从中大开眼界。此次出访大久保的统率力进一步发挥,许多人走向其周围,包括木户的亲信伊藤博文等人。回国后,木户体弱多病,风采大不如前。

  随着士族的进一步瓦解,西乡主张侵略朝鲜以转化危机,但是因木户等反对而作罢,导致西乡等五参仪辞职,萨长土肥四藩联合政权崩溃。

  木户在事件后虽然仍留在政府中担任参仪和文部卿,但作用、影响日益衰落。与大久保的矛盾也越来越深,终于1874年,木户辞职下野。第二年大阪会议,木户、板恒退助与大久保达成妥协,担任第一届地方会议仪张。在任参仪后不久,由于健康欠佳,退居闲职。

  1877年2月西南战争爆发,同年5月26日木户病死于京都。加上9月24日西乡战败,自杀于鹿儿岛城山,次年5月14日大久保遇刺于东京纪尾井坂.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在明治维新的众多元勋当中,担任最重要角色的是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三人。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