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浅水原之战

"

  浅水原之战,发生于唐武德元年(618年)六月至十一月,唐朝秦王李世民率军在浅水原(今陕西长武东北)对陇西割据势力薛举、薛仁杲父子所部的作战,此役一举击败薛仁杲,夺取陇西,除去关中西面的一大威胁势力。此役李世民采用后发制人,疲敌制胜,坚壁不出,穷追猛打的策略,反败为胜。在浅水原之战中,李世民巧妙地利用步兵和骑兵两个兵种在攻守上的不同优势,在长期的正面坚壁挫锐之后突然加以狂风暴雨般的背后突袭,从而获得会战的胜利,而此后又趁破竹之势以骑兵快速突击,攻灭敌人的老巢。这一套兵法成为后来李世民连破强敌的典范之作,如后来击刘武周、宋金刚、窦建德、刘黑闼等人,所采用的战术与浅水原之战都不无相似。利用骑兵奇袭敌军侧背,当己方占有骑兵优势时还不困难,但浅水原之战的全胜体现了唐太宗非凡的能力。

浅水原之战

浅水原之战——唐朝建立后的第一次大战

浅水原之战简介:唐太宗指挥下的开唐第一仗

  浅水原之战发生于唐武德元年(618年)六月至十一月,唐朝秦王李世民率军在浅水原(今陕西长武东北)对陇西割据势力薛举、薛仁杲父子所部的作战,此役一举击败薛仁杲,夺取陇西,除去关中西面的一大威胁势力。

  唐高祖武德元年(618年)五月,李渊称帝。同年六月,薛举入泾州(今甘肃泾川县北五里),纵兵虏掠,直至豳州(今陕西彬县)、岐州(今陕西凤翔)一带,进逼高墌(今陕西长武县北)。

  白蹄乌 昭陵六骏之一,是有四只白蹄的纯黑色战马,为李世民与薛仁杲作战时的坐骑。据《全唐文》(卷l0)收录唐太宗昭陵《六马图赞》记载,骏与“白蹄乌”是武德元年(618)九月至十一月间,李世民与薛仁杲(薛举之子)在浅水原(今陕西长武县东北)作战时的坐骑,列于祭坛西侧三骏之末位(由南往北排列)。

06d21decaca4c70179f0555d_meitu_17.jpg

  秦王李世民 以西讨元帅的名义,和长史纳言刘文静、司马殷开山等率八路总管军队前往抗击。李世民加强防御工事,加深壕沟、加高壁垒,不和薛举正面交锋,恰逢此时李世民染疟疾,将军事托付刘、殷二人,并告诫:“薛举孤军深入,粮资匮乏、兵马疲惫,假如前来挑战,不可应战,只需待我康复,为你们打败他。”殷开山不理李世民的指示,轻敌出战,列阵于高墌西南,薛举引兵掩袭阵后,交战于浅水原,唐军八路总管皆败,阵亡者达一半以上,李安远、刘弘基、慕容罗睺等人被俘,李世民退兵长安,高墌陷落,刘文静等人被罢官。第一次浅水原之战以唐军大败作收。

  八月 薛举病死,子薛仁杲继位,驻折墌城(今甘肃泾川东北)。李渊一方面向盘据凉州(今甘肃武威)的李轨修好,并再度任命李世民为元帅抗击薛仁杲。

  十一月,秦王李世民率军驻守高墌,薛仁杲派大将宗罗睺抵御,宗多次挑战,李世民坚守不出。部将请求出战,李说:“我军新败,士气低落,敌军新胜而骄,应该坚守城门等待。当他们骄傲而我们奋勇时,可以一仗打败他们。”并且下令再提起出战者斩。双方相持六十余日,薛军粮尽,其将梁胡郎等人降唐,李世民知薛军起离异之心,派行军总管梁实扎营于浅水原,引薛军出战。

  宗罗喉以精锐猛攻梁实,梁实坚守不出。相持数日后,李世民估计敌方疲惫,战机成熟,遣右武候大将军庞玉列阵于浅水原之南,宗罗喉军队猛攻之时,李世民率军从北方出现,大败宗军。李世民率两千兵士乘胜追击,背泾水南岸围折墌城,薛仁杲列阵城下,但其骁将浑干临阵降唐,薛恐惧,退兵入城。后来唐大军陆续围城,薛仁杲被迫献城投降。唐得万余兵卒,并得秦、陇,消除关中西面一大威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浅水原之战的背景:唐朝试图消除西秦的威胁

  唐政权建立时,隋末的内乱也随着炀帝之死而达到高潮。宇文化及杨浩皇帝,率隋军主力十余万人北上,要回到长安夺取政权;同时,洛阳的隋朝残部立杨侗为帝。杨侗政权设法拉拢李密,封了他一连串的高官,让他去挡住宇文化及。一向托大的李密果然中计,率瓦岗军同宇文化及展开激战。

  瓦岗军艰难取胜,将宇文化及赶到河北,但自己的实力也大为削弱。洛阳的王世充趁机率精兵发动进攻。李密仓促应战,被打得溃不成军,瓦岗军土崩瓦解。李密率残部西逃,投奔昔日的盟友、新近称帝的李渊

0e2442a7d933c8954689ff0bd01373f0830200ce_meitu_19.jpg

  关东连番混战之时,关中地区虽然仗崤山黄河的天然屏障而未被波及,但更严重的威胁却正在从西方逼近。李渊刚刚称帝,当年六月,薛举便亲自领军,开始了策划已久的大举东进。李渊命秦王李世民为元帅,统领八总管约40000人的兵力前往迎战。唐朝开国后的第一场大战拉开了序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浅水原之战的经过:唐军一鼓作气消灭西秦主力

  初战

  武德元年(618年)六月,薛举率大军侵入安定郡(今甘肃泾川一带),主力军向高墌(今陕西长武北)方向前进,而在东北、西南两翼,则派机动骑兵袭扰北地、扶风二郡。七月四日,李世民来到高墌,不料忽然得了疟疾病倒,只得命行军长史刘文静、司马殷开山代替指挥。李世民告诫二人说:“薛举孤军深入,粮食不多,士卒疲惫,假如来挑战,小心不要应战。等我的病痊愈后,为你们打败他。”退下后,殷开山对刘文静说道:“大王担心您不能退敌,才说这番话。贼兵听到大王有病,必然轻视我们,应该显示一下武力威慑敌人。”

  于是在高西南列阵,仗着人多不加防备。薛举秘密进袭唐军背后,壬子(初九),在浅水原交战,唐八位总管都败下阵,士卒死亡十分之五六,大将军慕容罗睺、李安远、刘弘基均阵亡。李世民连夜收拾残军,逃回长安。薛举乘胜占领高墌。薛举命军中将被俘的唐军士兵断舌割鼻、凌辱至死,又将唐军的数万具死尸堆积成一座小山,用土封上,造了一座所谓“京观”,以炫耀武功。刘文静等人均因此被罢官。

  再战

  武德元年(618年)八月,薛举派他的儿子薛仁杲进军围攻宁州,唐宁州刺史胡演击退了薛仁杲。郝瑗对薛举说:“现在唐兵刚刚战败,关中骚动不安,应当乘胜直接攻取长安。”薛举同意他的意见,恰巧生了病没有实行。辛巳(初九),薛举去世。太子薛仁杲继位,居住在折城,追谥薛举为武帝。

12974544361592774305_meitu_21.jpg

  李渊一方面向盘据凉州(今甘肃武威)的李轨修好,并再度任命李世民为元帅抗击薛仁杲。

  十一月,秦王李世民率军驻守高墌,薛仁杲派大将宗罗睺抵御,宗罗睺多次挑战,李世民坚守不出。诸位将领都请战,李世民说:“我军才打了败仗,士气沮丧,对方仗着得胜而骄傲,有轻视我们的意思,我们应当紧闭营门耐心等待。他们骄傲我们奋勇,可以一仗打败他们。”于是命令全军:“有敢请战的,斩首!”双方相持六十多天,薛仁杲的军队粮食吃完了,将领粱胡郎等人率领各自的队伍前来投降。

  李世民了解到薛仁杲手下的将领士卒有离异之心,命令行军总管梁实在浅水原扎营引诱薛仁杲部下。宗罗睺知道后非常高兴,出动全部精锐攻梁实,梁实守住险要不出战。营地中没有水源,好几天人马没有水喝。宗罗的攻击很猛烈;李世民估计对方已经疲劳,对诸位将领说:“可以打了!”快到天亮,李世民让右武候大将军庞玉在浅水原列阵。

  宗罗睺合兵攻庞玉,庞玉作战,几乎不能坚持了,李世民带领大军出其不意从浅水原北方出现,宗罗带军迎战。李世民率领几十名骁骑率先冲入敌阵,唐军内外奋力搏斗,呼声动地,宗罗睺的部队大败,唐军杀了几千人。

  决胜

  李世民率领二千多骑兵追击宗罗睺,窦轨拉住马苦苦地劝道:“薛仁杲还占据着坚固的城池,我们虽然打败了宗罗,但不能轻易冒进,我请求暂且按兵不动,观察一下薛仁杲的动静。”李世民说:“我考虑这个问题很久了,现在我军取胜势如破竹,机不可失,舅舅不要再说了!”于是进军。薛仁杲在城下列阵,李世民依泾河面对薛仁杲营地,薛仁杲手下的骁将浑等人到唐军阵前投降。薛仁杲怕了,带兵进城拒守。天快黑时,唐大军相继到达,于是包围了城池。半夜,守城的人纷纷下城投降。薛仁杲无计可施,己酉(初八),出城投降;唐军俘虏薛仁杲的一万多名精兵,五万名男女。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浅水原之战的历史影响:唐军彻底排除西秦威胁

  浅水原之战,唐朝平定陇西,消除西顾之忧,保障了关中安全。

  此战,唐争取李轨成功,使薛军侧后受到威胁;李世民再战浅水原,闭垒以待,抓住有利战机前后夹攻,并乘势追击,使其兵不得聚,从而获胜。

120b5fee31bbadcdb3fb95cd_meitu_23.jpg

  在浅水原之战中,李世民巧妙地利用步兵和骑兵两个兵种在攻守上的不同优势,在长期的正面坚壁挫锐之后突然加以狂风暴雨般的背后突袭,从而获得会战的胜利,而此后又趁破竹之势以骑兵快速突击,攻灭敌人的老巢。这一套兵法成为后来李世民连破强敌的典范之作,如后来击刘武周、宋金刚、窦建德、刘黑闼等人,所采用的战术与浅水原之战都不无相似。利用骑兵奇袭敌军侧背,当己方占有骑兵优势时还不困难,但如浅水原之战那样,唐军在骑兵上全然占劣势,却仍然能取得全胜,这不能不归功于李世民过人的军事才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浅水原之战,唐朝平定陇西,消除西顾之忧,保障了关中安全。此战,唐争取李轨成功,使薛军侧后受到威胁;李世民再战浅水原,闭垒以待,抓住有利战机前后夹攻,并乘势追击,使其兵不得聚,从而获胜。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