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江起义

"

宋徽宗宣和元年(1119年),宋江聚众36人在梁山泊(又名梁山泺)起义,率众攻打河朔、京东东路(治青州,今山东省青州市),转战青州、齐州(今山东省济南市)至濮州(今山东鄄城北)间,攻陷十余州县城池。十二月,徽宗纳亳州知州侯蒙建议,招安宋江,未成,再命歙州知州曾孝蕴率军征讨。宋江从青州南下沂州(今山东临沂)。宣和三年(1121年)二月,攻取淮阳军(治下邳,今江苏省睢宁西北古邳镇东),从沭阳乘船到达海州(今江苏省连云港西南海州区)。五月,宋江率众登岸后,遭海州知州张叔夜伏击,船只被焚,宋江战败被俘,起义失败。

宋江起义

宋江起义——北宋末年的一次民变,成为《水浒传》的历史原型素材。

历史上宋江起义是怎样的?宋江起义为什么失败了

  水浒传是小说,取材于北宋末年的宋江起义,小说中精彩的故事是否在历史上真有其事?因为宋江起义在历史上的记载并不是很详细,也引发了很多争论,我们只能从种种的零散的记载,再加上一点推理,尽可能还原一个真实的宋江起义。

  一、宋江起义的正史记录点滴

  《宋史·徽宗纪》上记载宣和三年(1122年),“淮南盗宋江等犯淮阳军,遣将讨捕,又犯京东(今山东),江北,入楚海州界,命知州张叔夜招降之”

  《宋史·侯蒙传》中有关记录:宋江寇京东,蒙上书言:“江以三十六人横行齐、魏,官军数万无敢抗者,其才必过人。今青溪盗起,不若赦江,使讨方腊以自赎。”帝曰:“蒙居外不忘君,忠臣也。”命知东平府,未赴而卒。

  《宋史·张叔夜传》中有关记录:宋江起河朔,转略十郡,官军莫敢婴其锋。声言将至,叔夜使间者觇所向,贼径趋海濒,劫钜舟十余,载卤获。于是募死士得千人,设伏近城,而出轻兵距海,诱之战。先匿壮卒海旁,伺兵合,举火焚其舟。贼闻之,皆无斗志,伏兵乘之,擒其副贼,江乃降。

  很明显,历史上有宋江起义,最后被张叔夜逼降了。很多人看了《宋史·张叔夜传》有种错觉,宋江被张叔夜镇压了,金圣叹腰斩水浒也给安了个结局:宋江一伙全被张叔夜抓起来斩了。其实只要对比《宋史·徽宗纪》《宋史·侯蒙传》中就可以看出,宋江就是给招降的。《徽宗纪》中只有简略记录大事,已经给宋江的结局定性为“招降之”,而从《侯蒙传》中可以看出,皇帝已经同意了对宋江的“赦江,使讨方腊”的政策,只不过侯蒙“未赴而卒”,这事没办成。最后办成这事的是张叔夜,“举火焚其舟。贼闻之,皆无斗志”,估计是将宋江的粮草辎重烧了个精光,宋江军心浮动,被逼接受投降。张叔夜做为一个政府官员,难免会有官场这种浮夸风,将一个小胜写成好象大获全胜,给人们造成宋江已经在海州完全失败的错觉。

  认识以上这一点很重要,说明宋江在投降后其实还有很强实力,完全有可能参加后来镇压方腊的行动。

  二、宋江有在梁山泊聚义吗?

  非常奇怪的是,没有一个稍为可的历史记录有记载宋江在梁山泊活动过。有记录说“梁山泊多盗”,也有不少梁山贼寇被镇压的记录,但没有明确他们是宋江或他手下,而且似乎规模也不大。从这里可以推断宋江就算在梁山活动过,也没有象小说那样经营成一个大规模基地,因为那里靠近宋朝的统治中心,很难搞出一个这么大的“革命根据地”。

...查看更多

宋江的历史原型:宋江到底有没有参加平方腊战斗

北宋宣和年间(1119—1125年),被旧史称为“淮南盗”的一伙打家劫舍的绿林豪客,一度以梁山为据点,不久放弃梁山而在京东京西路至淮南各州广大农村作战,最后为朝廷所灭。这就是宋江等36人的暴动。宋江后来的结局如何,史书上语焉不详,所以不少人怀疑《水浒传》的此一节为虚构。清初汪师韩在《读书录》中说,《宋史·侯蒙传》虽有使讨方腊之语,事无可考。比汪师韩稍早,金圣叹在《宋史纲批语》中已说过,侯蒙欲赦宋江使讨方腊,一语而八失。还有俞万春在《荡寇志·自序》中也十分肯定地下结论,当年宋江并没有受招安平方腊,只有被张叔夜擒拿一节。这些论断都缺乏论证,可能有相当的政治态度在里头。至清末,俞樾提出有点儿系统的观点。他在《小浮梅闲话》中认为:“宋江降后,无使讨方腊事……擒方腊者韩世忠也。乃生前既为辛兴宗冒功,而数百年后,稗官演说,又归之于武松,抑何蕲王之不幸也。唯《侯蒙传》:‘宋江寇京东,蒙上书言:“宋江以三十六人横行齐、魏,官军数万,无敢抗者,其才必过人。今青溪盗起,不若赦江,使讨方腊以自赎。”帝曰:“蒙居外不忘君,忠臣也。”命知东平府,未至而卒。’是赦宋江以讨方腊,侯蒙有此议而实未之行,小说家即本此附会耳。”俞樾的根据是,《水浒传》言宋江的部下鲁智深或武松擒方腊,但《宋史》的确凿记载是王渊的偏将韩世忠擒方腊。既然宋江等没擒方腊,那么也就没征方腊。俞樾还引征了一条《夷坚乙志》关于宣和六年帅郓州的蔡居厚杀降的传说,指出:“宋江事见《宋史·张叔夜传》,但云‘擒其副贼,江乃降’。至降后为蔡居厚所杀……则人所未知也。”(俞樾:《茶香室续钞》)鲁迅可能根据俞樾之说,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引了《宋史·侯蒙传》上述那段话后说:“顾当时虽有此议,而实未行,江等且竟见杀。”又引前述《夷坚乙志》那条史料说:“山泺健儿终局,盖如是而已。”以上是对宋江征方腊事的怀疑。

1953年1月号《历史教学》发表张政烺《宋江考》一文,不仅认为宋江未征方腊,对宋江接受招安也予以质疑。该文指出:“当时宋江方面的情况是‘力尽图穷’,为了伙伴(副贼)的生命安全,为了保存实力,便临时妥协。……宋江当时很可能是诈降,待机会再活动。”“唯一可能的解释便是宋江前次投降是诈降,现在又暴动起来了,所以折可存才受命捕讨。宋江终竟因为寡不敌众,不久便又被擒,他的命运便也同方腊一祥,免不掉‘伏诛’。”1957年严敦易在《〈水浒传〉的演变》一书中也认为宋江接受招安和征方腊俱成问题。1978年第2期《社会科学战线》和同年8月1日《光明日报》,发表了邓广铭、李培浩合写的两篇文章《历史上的宋江不是投降派》和《再论历史上的宋江不是投降派》,断定宋江未曾接受招安,也未征方腊。其基本理由是:“北宋朝的记载全无宋江受招安之说,此说是南宋期内编造出来的。”如果说张政烺、严敦易之说尚属猜测推断,邓广铭、李培浩之文便完全进入了史学论证的角色。但是邓、李之论据显然是很难成立的。比如他们最重要的一条根据,是在前述的第一篇文章里所说的“最为确凿可的”史料《泊宅编》,其中就提到宋江起义事而未说结局。我们且莫说《四库全书总目》断此书“明人传刻古书,每多臆为窜乱,今无别本可校,不知其为原帙否矣”。书中“是非未必尽允”,“记载亦或失实”。实际上它也成书于南宋。1981年第1辑《中华文史论丛》发表马泰来《从李若水的〈捕盗偶成〉诗论历史上的宋江》,还真的昭示北宋末年即有吏部侍郎李若水《捕盗偶成》诗论宋江降宋一节:“去年宋江起山东,白昼横戈犯城郭。杀人纷纷翦草如,九重闻之惨不乐。大书黄纸飞敕来,三十六人同拜爵。狞卒肥骖意气骄,士女骈观犹骇愕。”邓广铭在1982年第4辑《中华文史论丛》刊文《关于宋江的投降与征方腊问题》,收回宋江接受招安否定说,但仍坚持未征方腊说。

生于北宋而长于南宋的李焘(1115—1184)写《续资治通鉴长编》,《四库全书总目》评价其“博极群书,尤究心掌故,以当时学士大夫各信所传,不考诸实录正史,家自为说,因踵司马光《通鉴》之例,备采一祖八宗事迹,荟萃讨论,作为此书”。该书记载了宋江接受招安和从征方腊的事。《宋史》和宋人王赏、王称父子写的《东都事略》两书的《张叔夜传》中,也都记载了张叔夜知海州(今江苏连云港)时与宋江战斗并最后招降的经过。《宋会要辑稿》的《捕贼》和《讨叛》也一样有所记载。邓广铭、李培浩还提到关系到宋江起义军最终结局的一份最原始、最确定的材料《折可存墓志铭》。折可存前文已提到。这篇墓志铭大事渲染折可存“俘腊取江”,而其他史料上根本就没提过折可存这个名字。据专家推断,此文出自其女婿范圭之手,为牵强附会之溢美之词。正如洪迈所说:“碑志之作,本孝子慈孙欲以称扬其父祖之功德,播之当时,而垂之后世。”(《容斋三笔》卷一)邓广铭、李培浩文还提到《桂林方氏宗谱》中的《忠彦通方公传》“是一篇可信的史料”。该传载:“(宣和三年)公遂得生擒腊,献军中,槛送京师。八月丙辰,腰斩于市。所破州县,渐复敉宁。是年,宋江三十六人猖獗淮甸,未几亦就擒。”不仅将方腊就擒归之于方庚(彦通),还牵到“宋江就擒”。韩世忠擒方腊已被认为是事实,怎么又跑出个方庚?原来这篇传的作者是徐直之,徐的祖母是方庚的五世孙女。此传与史书记载相差太远,实不足信。

史书上的疑案不胜枚举,大部分是因为基本史料灰飞烟灭,无从考稽了。而宋江之案却还是有明明白白的线索的。对历史发疑是科学态度,而为疑而疑则易走向其反面。历史学之存疑是要有相当学力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历史上宋江起义的真实情况:其实只是走上归降

  水浒传是小说,取材于北宋末年的宋江起义,小说中精彩的故事是否在历史上真有其事?因为宋江起义在历史上的记载并不是很详细,也引发了很多争论,我们只能从种种的零散的记载,再加上一点推理,尽可能还原一个真实的宋江起义。

  一、宋江起义的正史记录点滴

  《宋史·徽宗纪》上记载宣和三年(1122年),“淮南盗宋江等犯淮阳军,遣将讨捕,又犯京东(今山东),江北,入楚海州界,命知州张叔夜招降之”《宋史·侯蒙传》中有关记录:宋江寇京东,蒙上书言:“江以三十六人横行齐、魏,官军数万无敢抗者,其才必过人。今青溪盗起,不若赦江,使讨方腊以自赎。”帝曰:“蒙居外不忘君,忠臣也。”命知东平府,未赴而卒。《宋史·张叔夜传》中有关记录:宋江起河朔,转略十郡,官军莫敢婴其锋。声言将至,叔夜使间者觇所向,贼径趋海濒,劫钜舟十余,载卤获。于是募死士得千人,设伏近城,而出轻兵距海,诱之战。先匿壮卒海旁,伺兵合,举火焚其舟。贼闻之,皆无斗志,伏兵乘之,擒其副贼,江乃降。

  很明显,历史上有宋江起义,最后被张叔夜逼降了。很多人看了《宋史·张叔夜传》有种错觉,宋江被张叔夜镇压了,金圣叹腰斩水浒也给安了个结局:宋江一伙全被张叔夜抓起来斩了。其实只要对比《宋史·徽宗纪》《宋史·侯蒙传》中就可以看出,宋江就是给招降的。《徽宗纪》中只有简略记录大事,已经给宋江的结局定性为“招降之”,而从《侯蒙传》中可以看出,皇帝已经同意了对宋江的“赦江,使讨方腊”的政策,只不过侯蒙“未赴而卒”,这事没办成。最后办成这事的是张叔夜,“举火焚其舟。贼闻之,皆无斗志”,估计是将宋江的粮草辎重烧了个精光,宋江军心浮动,被逼接受投降。张叔夜做为一个政府官员,难免会有官场这种浮夸风,将一个小胜写成好象大获全胜,给人们造成宋江已经在海州完全失败的错觉。认识以上这一点很重要,说明宋江在投降后其实还有很强实力,完全有可能参加后来镇压方腊的行动。

  二、宋江有在梁山泊聚义吗?

  非常奇怪的是,没有一个稍为可的历史记录有记载宋江在梁山泊活动过。有记录说“梁山泊多盗”,也有不少梁山贼寇被镇压的记录,但没有明确他们是宋江或他手下,而且似乎规模也不大。从这里可以推断宋江就算在梁山活动过,也没有象小说那样经营成一个大规模基地,因为那里靠近宋朝的统治中心,很难搞出一个这么大的“革命根据地”。

  三、宋江起义的规模

  因为上面说的,没有宋江在梁山大规模的活动的记录,也因为对《张叔夜传》的误读,很多人认为宋江起义其实规模不大,甚至认为就是只有36人,最多也就几百人,是一支强劲的游击小分队,这种误解是完全不靠谱的,下面简单论述一下:

  1.早有人认为宋江只有36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对付几万官兵的,所以36人只能是头领数目,按宋朝军队编制,最小的“都”为100人,估计每头领的人数应该能达到“都”这一级,有过百人,总人数近万。

  2.与性质类似、取得类似战果的起义军在相似的时期比较,人数也应该有近万。宋江起义的作战方式“转略十郡”,明显是有流寇性质,而不是依托根据地作战,可以与黄巢李自成张献忠等早期相比,这些起义早期人数已经不少。 ...查看更多

揭秘:宋江有何能力竟在众梁山好汉中当上老大?

  宋江是中国古代著名的起义军的首领,他一手带领了梁山起义走向昌盛,最后被官军围剿不得不降。纵观宋江的一生,可以说他的上位史是一个非常有看点的地方,宋江文武都不出色,为何能够成为梁山好汉的首领,这其中的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呢?

  据史书记载,在北宋末年,确实有个叫宋江的,他也确实领导了一出慷慨激昂的农民起义,只不过并没有《水浒传》里的那么丰富多彩,没有那么多的戏剧色彩。当时正是北宋朝廷无能,在外被敌国吊打,对内又采取高压政策,搞得老百姓生活困苦,好些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那时候,梁山泊是一个纵横开阔的大湖,水路复杂、芦苇丛生、还有很多小岛,所以有很多过不下去的农民就在那儿干些违法的勾当,甚至发展到了和朝廷对抗、武装起义的程度,宋江带领的小部队就是其中的一伙。

1.png

  当时宋朝昏聩无能,为了弥补自己的损失还下令要把梁山泊收为国有,任何人要想下湖都要交钱,这也就导致了宋江等人生活更加艰苦,长期的愤怒终于爆发了出来,一群好汉们在宋江等人的领导之下走上了起义的道路,在起义之后,宋江等人很快就离开了梁山,转而征战河朔之地,横行一时,未有能与其相抗衡者。大概过了两年左右,宋江一伙人在攻城的时候中了埋伏,无路可退,不得已之下只好接受了朝廷的招安,成为了宋朝军队的一份子,一时威名赫赫的宋江起义也宣告终结。

...查看更多

真实的宋江起义 宋江起义经过与影响

  在众多的农民起义中,宋江起义和方腊起义因为一部《水浒传》的关系,而变得知名度很高。而不同于方腊起义,宋江起义的规模一直倍受质疑,甚至于由于正史中很少的记载,一度有很多的人,怀疑其真实的存在,也就是说宋江的起义性质上能不能被说成是农民起义。但是随着一些重要的“墓志铭”的出土,结合一些历史片段的记述,我们可以大致的还原出历史上真实的宋江,和他所领导的那场轰轰烈烈的起义。

  宣和二年(1120年)十月,方腊利用摩尼教(就是我们俗称的“明教”)的教义精神鼓动下扯起了反旗。

  当方腊在两浙地区起义的时候,黄河流域的广阔土地上,也爆发了一连串的农民起义,其中以宋江为首的一支起义军,人数虽不太多,但战斗力很强,他们转战于黄淮平原,对北宋统治者形成了很大的威胁,因为北宋的统治中心就位于黄河流域,所以相对于方腊的规模更大的打州破府,宋江的起义虽然规模不及方腊,但是在北宋政府的感受上,要来的更加的急迫一些。

1476237849857751.jpg

  宣和元年十一月,同样是由于土地兼并和赋税沉重的诱因,宋江农民起义爆发,十二月二日,宋徽宗下诏,“京东东路贼盗窃发,令东西路提刑督捕之。”二十四日,又下诏:“招抚山东道宋江。”从这两份诏书,我们可以看出,宋江起义爆发的地点是北宋的京东东路,也就是今天的山东地区。宋江起义后,也确实以“梁山泊”作为根据地,出没于青、济、濮、郓各州。所以被称为“京东贼”、“山东盗”。

  到了,宣和二年,这一年,方腊起义爆发了,而宋江起义军的活动范围也从山东扩大到了河北各地,数万官军都不敢和他们对抗。有宣和二年的亳州侯蒙给宋徽宗的上书是这样说的:“宋江以三十六人,横行河朔、京东,官军数万,无敢抗者,其材必过人。不若涉过招降,使讨方腊以自赎,或足以平东南乱。”从这封上书,我们可以看出,宋江的起义军有重要的首领三十六位,而且上书中也有招降平方腊的建议。可见,施耐庵的《水浒传》故事,就是据此而来。但是,候蒙的这个建议并未得到实施。对侯蒙的建议,宋徽宗很满意:“蒙居间不忘君,忠臣也。”遂任命他知东平州,负责招降宋江,但侯蒙“未赴而卒”,就是说这个侯蒙根本就没有实施招降计划就提前挂了。

...查看更多

结语

有宋三百多年,农民起义大大小小有数百次之多,宋江起义只是其中规模与影响都较小的一次。但因南宋时编印出版了《宣和遗事》,把宋江起义史事演义化、故事化;明初又出现《水浒传》,将宋江起义故事描述得更加生动感人,因而使这次本来规模与影响都较小的农民起义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广泛流传于民间,以至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