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叔孙氏

"

孙氏春秋战国时,鲁国的卿家贵族。作为三桓之一,掌握鲁国实权。 三桓,是凌驾于公室的鲁国贵族,出自鲁桓公,包括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其中,叔孙氏的始祖叔牙。

叔孙氏

叔孙氏——鲁国的卿家贵族

揭秘:季孙氏、孟孙氏、叔孙氏之间的斗争

  公元前572年的一个晴朗的早上,位于中原以东地区的鲁国迎来了新任国君鲁襄公。在瞬息万变,权力更替日趋频繁的春秋战国,哪怕是想成功预测十年后的政治格局,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三桓家族历经几代人的辛勤耕耘,终将有权力的轮回,终将有人会成为实质上的宗主。宣公、成公时代的两朝元老季文子已是到垂暮之间,而叔孙氏和孟孙氏都有新的人物出现,叔孙氏由叔孙豹统领,孟孙氏则由孟献子掌管,当年叔孙侨如扰乱后宫所引发的鲁国动乱,为三桓家族的凝聚共识提供了巨大基础,在季文子的主持中,三桓家族成为铁三角。

  非三桓的公族,也各有各的发展,归父被赶出国门之后,落魄的东门氏已经改名换姓,成了子家氏;像臧氏这样的小公族还是牢牢地做着国君的死党,鲁国的内部局势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稳定。季文子居功至伟,因此其子季武子当仁不让成为鲁国最大权臣。而一件大事的发生彻底改变了鲁国的命运,那就是季文子,叔孙豹,孟献子这样既专权又尊重国君的三桓领袖相继去世了。他们在世的时候,鲁国国君还能得到三桓宗主的尊重,等到新的三桓宗主掌权之后,尤其是季武子推行“分其国民,三家得七,公得五”的政策,国君的尊严就越来越不重要了。

image.png

  古今中外摄政的政治家大体上分为三种,第一种为自己争权,第二种为国家谋利,第三种不争权也不为国,只求自保。季氏的季武子总得来说应该是第一种政治家,他不像他父亲一样谦逊谨慎,对国君显得很本分,对敌人最狠辣也不过就是赶出国门。他的政治目标很明显,就是统一三桓,共同架空国君。他成为三桓的核心人物之后,孟氏和叔孙氏意识到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不再大动干戈,决心和季氏同仇敌忾。但是孟氏,叔孙氏和季孙氏自己的宗族内部并不都是和平的。比如叔孙一族的内斗真的令人毛骨悚然。

  电影一代宗师里有:“习武之人有三个境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叔孙豹作为辅政重臣,跟季氏家族的不同之处在于,在叔孙侨如的前车之鉴后,叔孙豹更多的是对国君和周礼的服从。但叔孙豹并非是愚者,他不能做叔孙侨如,他也不能做季孙氏,他更多的是对众生的一种怜悯之情,即便对周礼非常尊崇,可是在某些细节上面叔孙豹仍然是反对周礼的。叔孙豹曾被送到齐国做人质,在离开鲁国边境的时候与一个女人生下来一个长得非常丑陋的孩子叫竖牛。丑陋的竖牛到底是不是叔孙豹的孩子,史学家对此还有争议,有的认为叔孙豹是接盘的,那个妇人除了叔孙豹还有别人,竖牛并非亲生。有的认为竖牛就是私生子,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不便让他认祖归宗。

  叔孙豹因之其家族和智慧,在齐国得到国氏垂青,与国氏联姻。所谓门当户对,鲁国的叔孙氏和齐国的国氏,都是大族,甚至多少都能跟周天子扯上半毛钱关系,骨子里就是贵族,叔孙氏在齐国与国氏女子生下了孟丙、仲壬两个日子。那么那个不知道哪里出现的竖牛,身份就显得很是奇怪。按照周礼的规则,这个竖牛是没有存在价值的,就是能够回到叔孙氏,也不过是三流四流之外的庶子。但是无论怎样,仁慈的叔孙豹还是把竖牛留在了身边,还让他参了政。万万没想到,竖牛对自己的身份充满自卑,同时对叔孙氏的两个兄弟非常不满和妒忌,为了争权夺利,害死了叔孙豹的两个儿子,好在苍天有眼,竖牛被叔孙豹的孙子们杀死了,叔孙家族的内乱才被平定。

image.png

  和叔孙氏不同,孟氏内部一般都是和平地更迭。孟氏的孟献子去世后,孟庄子继承了孟献子确立的军赋办法继续造福百姓,也能称得上一个出色的宗主,但是他很快也过世了。他死后,他的幼子孟孝伯在与季武子长子的共同谋算下,顺利成了新宗主。但是好在长子秩没有反抗,接受了这个现实,没有酿成孟氏的内斗。但是,这位孟孝伯最大的特点就是对待政敌不择手段。此时孟氏的对手是由臧纥领导的臧氏。

  臧氏的宗主臧纥这个人非常贤明,虽然矮小但是聪明,他和季武子一向交好,季武子想要废长立幼都要找臧纥想办法。但是臧纥用的方式有点过激了。所谓审时度势,如果臧氏家族的力量还处于臧文仲时代,或许还能与三桓家族平分秋色,可是时代不同,结果也就不同。臧纥公开与孟孙氏为敌,认为可以笼络孟孙氏为自己所用,可惜的此时的孟孙氏与季孙氏是稳固同盟,此后数年之间孟孙氏就联合季武子将臧纥逐出鲁国。实际上季武子驱逐臧纥本身就是可以让权力百川归海,最终为三桓家族所用。驱逐臧纥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至于谁提出驱逐的议题,本身并不是很重要。

image.png

  不论是怀持野心的少年还是老谋臣算的臣子,鲁国的朝堂上笼罩着权力的阴霾。三大家族始终坚持着不到最后一秒绝不放弃的信念,其间充满着各种逆袭、反转的情节,而主角始终都是季孙氏。这个时期的季武子其实一直都在螳螂捕蝉,他和孟氏一样不喜欢并非三桓出身的臧纥,他对臧纥的信任和友好只是为了算计臧纥的阴谋。他使用的一石二鸟之计,既赶走了臧纥,又完成了废长立幼的心愿,算盘打得可真是精明。然而作为一国之君的鲁襄公,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真是令人十分无奈。公元前542年,鲁襄公在虚君的位子上去世了,幼子鲁昭公在太子姬野死后,登上了鲁国国君的宝座,见证了叔孙氏内部混乱局面的他,会不会真的给三桓带来麻烦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鲁国的卿家贵族:叔孙氏的历史简介

  叔孙氏春秋战国时,鲁国的卿家贵族。作为三桓之一,掌握鲁国实权。 三桓,是凌驾于公室的鲁国贵族,出自鲁桓公,包括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其中,叔孙氏的始祖叔牙。

  鲁桓公生老大子同、老二庆父、老三叔牙、老四也是老小季友。子同即鲁庄公,生子般。前662年,鲁庄公得了重病,向叔牙询问继承人的事。叔牙回答说:"庆父有才能。"鲁庄公又向季友询问,季友回答说:"臣会以死来事奉子般。"鲁庄公说:"刚才叔牙想立庆父,怎么办?"季友就派人用国君的名义让叔牙等待在针巫氏家里,让针季用毒酒毒死叔牙,说:"喝了这个,你的后代在鲁国还可以享有禄位;如果不喝,你死了后代也没有禄位。"叔牙喝了毒酒后回去,到达逵泉就死去了。鲁国立叔牙的长子公孙兹为叔孙氏。

image.png

  世系

  叔牙(?-前662年),春秋鲁国公子。第15代国君鲁桓公第三子。姬姓,名牙、谥号僖。三桓之一叔孙氏之始祖,称僖叔。鲁国第16代君主鲁庄公重臣。前662年,鲁庄公死之前,叔牙想拥立庆父为君,被弟弟季友和鲁庄公赐毒酒毒死。

  公孙兹(?-前644年),姬姓,叔孙氏,名兹,一作慈,谥戴,又被称为叔孙戴伯,是鲁桓公的孙子,叔牙的长子,前662年。鲁国立叔牙的长子公孙兹为叔孙氏。鲁僖公时,公孙兹为卿。

  前656年,因为陈国对齐国不忠,公孙兹带兵会合诸侯的军队进攻陈国,陈国求和。

  前655年夏,公孙兹前往牟国,在那里娶妻。

  前644年七月甲子,公孙兹去世,他的儿子叔孙得臣继立。

  叔孙得臣(?-前604年),姬姓,叔孙氏,名得臣,谥庄,又被称为叔孙庄叔,是公孙兹的儿子。鲁文公、鲁宣公时,叔孙得臣为卿。

  前626年,周襄王派遣毛伯卫前来鲁国赐给鲁文公写在竹简上的奖状,叔孙得臣到成周答谢。

  前624年春季,因为沈国向楚国顺服,叔孙得臣会合晋国宋国、陈国、卫国郑国的军队攻打沈国,沈国的百姓溃散。这年冬季,鲁文公到晋国和晋襄公结盟,晋襄公设享礼招待鲁文公,赋了《菁菁者莪》这首诗。叔孙得臣让鲁文公降阶下拜,说到:"小国在大国接受命令,岂敢对礼仪有所不谨慎?国君赐予我们重大典礼,还有什么比这更高兴的呢?小国的高兴,是大国的恩赐。"

image.png

  前618年二月,叔孙得臣前去成周参加周襄王的葬礼。

  前609年,东门襄仲和叔孙得臣前去齐国,这是因为齐惠公即位,同时拜谢齐国前来参加鲁文公的葬礼。

  前604年,叔孙得臣去世,他的长子叔孙侨如继立。

  叔孙侨如(?-?),姬姓,叔孙氏,名侨如,谥宣,又被称为叔孙宣伯、叔孙宣子,是叔孙得臣的儿子,叔孙豹哥哥。鲁成公时,叔孙侨如为卿。

  前616年,鄋瞒进犯齐国和鲁国,鲁文公占卜派叔孙得臣追赶敌人,卦象很吉利,就派他出征。冬季的十月初三,叔孙得臣在咸地打败了狄人,俘获了长狄侨如、虺、豹三名狄人头目,叔孙得臣就以这三个人的名字为自己的三个儿子命名。

  前589年,季文子、臧宣叔、叔孙侨如和子叔声伯率领鲁军与晋军、卫军、曹军会合,参与鞍之战,齐军被联军打的大败。

  前588年秋季,因为棘地人不服从命令,叔孙侨如包围了棘地,夺取了汶阳的土田。

  孟献子,鲁成公告诉母亲晋国和楚国正在鄢陵作战,且等回来再说,穆姜生气了,指着鲁成公的两个弟弟公子偃和公子锄说:"你要不同意,他们两个都可以作国君!"鲁成公在坏隤等待,防护公室,加强警备,设置守卫后才出行,所以晚到了诸侯盟会。叔孙宣伯向晋国负责东方诸侯事务的新军将郤犨行贿,说鲁成公是在坏隤等待晋楚之间的胜利者,郤犨便在晋厉公面前诋毁鲁成公,晋厉公因此不见鲁成公。

  不久,叔孙侨如派人告诉郤犨:"鲁国有季氏孟氏,就好像晋国有栾氏范氏一样,政令就是在那里制定的。现在他们商量说:'晋国的政令不是由晋君制定的,而是由许多人所发,这样鲁国没办法服从晋国。鲁国宁愿事奉齐国和楚国,哪怕亡国,也不要跟从晋国了。'晋国如果要在鲁国行使自己的意志,请把季文子留下杀掉,我则把国内的孟献子杀死,鲁国事奉晋国就没有二心了。鲁国没有二心,其他小国一定服从晋国。不这样的话,季文子回国一定背叛晋国。"九月,晋国人逮捕了季文子。鲁成公派子叔声伯向晋国请求,在子叔声伯的努力之下,晋国与鲁国讲和,释放了季文子。十月,鲁国大夫们结盟,放逐叔孙侨如,叔孙侨如逃亡到齐国。

  叔孙侨如到达齐国后,他的弟弟叔孙豹给他送来食物。叔孙侨如说:"因为我们先人的缘故,鲁国将会保存我们的宗族,一定会召你回去。要是召你回去,怎么样?"叔孙豹说:"早就愿意了。"这年十二月,鲁国人召叔孙豹回去继承叔孙氏,他不告诉叔孙侨如就走了。

  叔孙侨如在齐国的时候,齐国的公子叔孙还把叔孙侨如的女儿穆孟姬嫁给齐灵公,受到宠爱,生了公子杵臼即齐景公。不久,叔孙侨如又与齐灵公的母亲声孟子私通,声孟子使叔孙侨如位于齐国的国氏高氏之间,叔孙侨如认为不能再犯罪了,就逃到卫国,地位也在各卿之间。

  叔孙豹(?-前538年),姬姓,叔孙氏第5代宗主,名豹,谥穆,又被称为穆叔、叔孙穆子,是叔孙得臣的儿子,叔孙虺和叔孙侨如的弟弟。前575年,叔孙侨如与鲁成公的母亲穆姜私通,想要除掉季文子和孟献子而夺取他们的家产。鲁成公正在参加鄢陵之战。但最后结果叔孙侨如被驱逐,其弟叔孙豹从齐国回国嗣位。叔孙豹多次参加晋国为盟主的会盟,前559年,十三国联军讨伐秦国,前549年,出使晋国,范宣子与他谈论不朽。他说:"豹闻之,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三不朽)前546年,他代表鲁国到宋国,与晋国的赵武、楚国的屈建(子木)等人举行弭兵之会,前538年,他与庚宗女生的儿子竖牛害死了他和齐女生的儿子孟丙、仲壬,不送食物给叔孙豹。十二月廿八乙卯日,叔孙豹去世,竖牛立其弟叔孙婼为宗主。

  叔孙婼(?-前517年),姬姓,叔孙氏第6代宗主,名婼,谥昭,又被称为叔孙昭子,是叔孙豹的儿子,孟丙、仲壬和竖牛的弟弟。前538年,叔孙豹与庚宗女生的儿子竖牛害死了他和齐女生的儿子孟丙、仲壬,叔孙豹去世,竖牛立其弟叔孙婼为宗主。次年,三桓四分公室,叔孙婼驱逐了拥立自己的哥哥竖牛,竖牛被孟丙、仲壬之族所杀。前525年,郯国国君来鲁国聘问,讲说了鸟名为官号之事,叔孙婼接待,孔子一起参与这次接待。前517年,鲁昭公在郈昭伯的怂恿下,讨伐季平子,季平子被围困在高台上。孟懿子支持季平子,将郈昭伯斩杀于南门之西。叔孙婼想援救鲁昭公,没有成功,自祷其死,十月十一戊辰日,叔孙婼去世。

image.png

  叔孙不敢(?-前505年),姬姓,叔孙氏第7代宗主,名不敢,谥成,又被称为叔孙成子,是叔孙婼的儿子,齐季的哥哥。昭公二十五年(前517年),鲁昭公在郈昭伯的怂恿下,讨伐季孙氏。结果昭公失败,郈昭伯被杀。叔孙婼想援救鲁昭公,没有成功,自祷其死。叔孙婼去世后,叔孙不敢继承家主之位。鲁昭公流亡到齐鲁之交的郓地和干侯。昭公三十二年(前510年),昭公去世。次年,叔孙不敢迎葬鲁昭公,一直跟随鲁昭公的子家羁拒绝与叔孙不敢会面。前505年七月壬子,叔孙不敢去世。

  叔孙州仇,(?-前470年)姬姓,叔孙氏第8代宗主,名州仇,谥武,又被称为叔孙武叔,是叔孙不敢的儿子。前505年,他继承家主之位。前500年,郈邑宰公若藐被侯犯所杀,叔孙州仇和孟懿子讨伐,侯犯失败后,逃往齐国。鲁定公十二年(前498年),孔子为大司寇"摄相事",进行堕三都。三都就是季孙氏的费邑(今山东费县)、叔孙氏的郈邑(今山东东平)、孟孙氏的成邑(今山东宁阳)。三桓为了打击家臣势力,都表示同意。郈邑被拆毁,费邑宰公山不狃叛乱被平定。孟懿子在郕邑宰公敛处父的劝说下,抵制堕郕邑。季孙斯和叔孙州仇转而支持孟孙,堕三都失败。。叔孙州仇多次出使齐国,对邾国作战。叔孙州仇一向与孔子不和,说子贡贤于仲尼,子服景伯告诉子贡。子贡说自己之墙(德行)"也及肩,窥见室家之好";孔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类,百官之富。得其门者或寡矣。" 叔孙州仇诋毁孔子,子贡说"仲尼不可毁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

  叔孙文子(?-?),姬姓,叔孙氏,叔孙氏第9代宗主名舒,谥文,又被称为叔孙舒,是叔孙武叔的儿子,叔孙辄的哥哥。鲁哀公时,叔孙文子为卿。

  前469年春季五月,叔孙文子带兵会合越国的皋如、舌庸和宋国的乐茷送卫出公回国,卫国不接纳卫出公,联军侵袭外州,大肆劫掠。卫军出去抵御,结果大败。

  前468年春季,越国派大夫舌庸去鲁国聘问并商议鲁国和邾国的边界。二月,鲁国的三卿跟随鲁哀公与舌庸在平阳结盟,季康子对结盟感到忧虑和耻辱,谈到子贡如果在这里,自己是不会到这地步的,孟武伯问为什么不召子贡来?季康子说本来要召他的,叔孙文子告诉季康子过些时候请仍然记着子贡。

  鲁哀公晚年担忧三桓的威胁,想要利用诸侯除掉他们;三桓也担忧鲁哀公的狂妄,所以君臣之间嫌隙很多。鲁哀公打算借助越国的力量讨伐三桓。八月,鲁哀公到了公孙有山氏那里,三桓进攻鲁哀公,鲁哀公逃亡至卫国,避居邹国,趁机去了越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揭秘:叔孙氏为什么在鲁国拥有不可撼动的地位?

  叔孙氏,桓公之子公子牙之后,公子牙又称叔牙,其氏本来应该称为叔氏,但因文公之子叔胖之后也称叔氏,所以叔牙之后就改称为叔孙氏。三十二年(前662年〉,庄公临终前,向叔牙询问继承人,没想到叔牙推荐公子庆父,于是庄公命公子友鸪死叔牙,并对他说“饮此则有後於鲁国。不然。死且无後。”叔牙喝了毒酒,鲁国立其子为叔孙氏。叔牙之子为公孙兹,由于此时已经立氏,所以又称叔孙戴伯。信公四年〈前656年〉,曾帅军会诸侯伐陈:次年,去牟国娶亲:十六年(前644年)七月,卒。戴伯从政的时候,正好是公子友执政的时期,三桓都开始崭露头角。

image.png

  戴伯之子为庄叔,庄叔名的臣。文公元年(前626年〉,周王派遣毛伯卫来赐给文公策命,叔孙得臣被派到成周去拜谢:三年,会诸侯伐沈:九年,去成周会葬周襄王:十一年,伐那瞒,获长狄侨如,以侨如作为其子的名字:十八年,齐惠公继位,和襄仲一起去齐国祝贺,位列襄仲下:宣公五年(前604年),卒。庄叔之子为宣伯,宣伯名侨如。成公二年(前589年〉,鞍之战,季孙行父、减孙许、叔孙侨如、公孙婴齐帅军会同晋军伐齐,侨如位列减氏之后、子叔氏之前:成公六年,孟献子、叔孙宣伯伐宋,宣伯位列孟氏之后。此时,季文子执政,孟献子素有“令闻”,叔孙氏的地位并不高。宣伯与成公之母穆姜私通,想要驱逐季、孟两家,占有他们的家产。

  十六年(前575年七郡陵之战,成公率军去助晋军,穆姜给他送行,让他驱逐季文子和孟献子,成公说回国之后一定照办,于是设置守卫,加强戒备,并让孟献子留守公宫。结果,成公赶到战场时,晋军已经获胜。秋天,晋人召集沙随之会,宣伯对部肇说,成公的迟到是故意的,他是故意观望,看那一方会胜利。并贿赂邵肇,让他在晋君面前毁谤成公。于是,晋厉公不见成公。七月,晋人又命令鲁人会同伐郑,穆姜又要求成公驱逐季、孟二氏,成公又设置了防备才出行。宣伯又向邻肇说,季文子想要背叛晋国,晋国不如把扣下季文子,自己杀死孟献子,我一定侍奉晋国没有二心。晋人于是就扣留了季文子,成公派子叔声伯向晋国申诉,幸好范文子、奕武子与邵氏意见不同,季文子才得放还。十月,季文子回国,驱逐了叔孙宣伯,宣伯逃到了齐国。

  叔孙豹,庄叔之子,宣伯之弟,又称叔孙穆子、穆叔。宣伯出奔后,被季文子从齐国召回,立为叔孙氏粽子。叔孙豹雅擅辞令,精通经典,娴于礼制,是鲁国难得一见的贤才,襄公时期的朝聘会盟、征伐宴飨,他几乎无事不从,所谓“叔出季处”l就是这时候形成的。在季文子卒后、季武子幼弱、孟献子告老的时候,还担任过鲁国的正卿。襄公十一年(前562年〉,季武子欲作三军,向叔孙穆子咨询,穆子说:“政将及子,子必不能”,季武子坚持要这样做,鲁国于是作三军,三分公室,各有其一。此后,政权就完全落到了三桓的手中。

image.png

  二十七年(前546年〉,叔孙豹代表鲁国参加再兵之会:三十一年〈前542年),襄公卒,季孙欲立公子祠,叔孙豹表示反对说,公子榈将来一定会成为季孙氏的麻烦,季武子不听:昭公元年(前541年〉,诸侯重温到兵之会,叔孙豹与会,季武子为了一己私利,竟然不顾叔孙氏的安危,侵伐富国,夺取郭地,楚国令尹公子围,要求杀掉叔孙豹,幸亏晋国执政赵武敬佩叔孙豹的为人,觉得他忠信贞义,才放他回国。叔孙豹回国后,季武子去慰问他,叔孙豹虽然愤怒,还不得不出来接见,他指着房子的大柱说:“虽恶是,其可去乎?”

  穆叔曾和庚宗地方的女子生了一个孩子,叫做牛,穆叔非常喜欢他,让他主管叔孙氏的家政。昭公四年(前538年),穆叔卒,竖牛想占有叔孙氏的家产,就设计害死了叔孙氏长子孟丙、次子仲圭,而立叔孙昭子。季武子谋划去掉中军,叔孙氏的家臣杜浊反对,但竖牛为了讨好季氏说,父亲早就想这么做了,于是四分公室,季氏择二,二子各一。昭子继位后,纠集家众,说,竖牛杀摘立庶,罪莫大焉,竖牛惧而出奔,半路上被孟丙、仲圭之子所杀。叔孙昭子名菇,穆叔庶子。昭公七年,季武子卒,其子季悼子早逝,孙季平子幼弱,所以从昭公七年至昭公二十五年,由叔孙姥担任鲁国的执政之卿,这是叔孙氏担任正卿最长的一个时期。二十一年(前521年),晋士棋来聘,季平子嫉妒叔孙姥,故意降低接待标准,让晋人讨厌叔孙姥:二十三年,鲁国伐邪,邪人向晋国告状,叔孙姥赴晋解释,结果被晋人扣留,直到第二年才放还。

image.png

  二十五年,叔孙姥到阙地去,昭公乘此机会伐季氏,当时昭公率领的军队已经把季平子围困在高台之上,此时,叔孙氏群龙无首,叔孙氏司马酸庚挺身而出,他说:“凡有季氏与无,於我孰利?”叔孙氏的家人都说:“无季氏,是无叔孙氏也。”于是暖庚率领私徒去救季氏,叔孙氏的加入迅速扭转了战局,结果昭公反被三桓驱逐出国。叔孙姥从阙地回来后,要求季平子让昭公回国,并且自己亲自去齐国迎接昭公,但昭公的下属想杀死叔孙菇,叔孙姥只好仓皇回国,而恰在此时,季平子也改变了主意,不再支持昭公回国。叔孙姥心灰意懒,使其祝宗祈死,十月,卒。

  叔孙姥之子为叔孙不敢,溢成子,定公元年(前509年〉,成子到乾候迎接昭公的灵枢:定公五年,卒。成子之子为叔孙州仇,溢武叔,成子临终前要立武叔为后,其采邑的郎宰公若藐不同意,成子没有昕他的。定公十年,武叔的地位稳定后,派郎马正候犯杀死公若藐,但是没想到候犯杀死公若之后,却据邑叛乱,武叔几次围攻,都没有攻克,最后还是策反了那邑的工师驷赤才将候犯赶了出去。所以,定公十二年,子路堕三都,武叔第一个就把郎邑破坏了。

image.png

  武叔的卒年《左传》没有记载,最后一次关于他的记载是哀公十一年的艾陵之战,其子为叔孙舒,溢文子,第一次出现时哀公二十六年,会同越人率军帮助卫出公返国:第二次是,次年与越国使者盟于平阳,这是《左传》记事的最后一年。总体来说,自从叔孙菇卒后,政权为季孙氏牢牢控制,叔孙氏的地位就大不.如以前了。春秋之后,叔孙氏的结局,史籍中没有任何线索,我们也无从推测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鲁国国母与叔孙氏共谋作乱,士燮说了一句话救下鲁国

  公元前591年10月,鲁宣公去世。

  此时,鲁宣公的宠臣公孙归父正在晋国访问,试图借晋国之力清除鲁国“三桓”家族。“三桓”是指孟孙氏、叔孙氏和季孙氏,这三大家族分别是鲁桓公三个儿子庆父、叔牙、季友的后裔,所以称为“三桓”。

image.png

  此时,孟孙氏的宗主为孟献子,是庆父之孙;叔孙氏的宗主为叔孙侨如,是叔牙之孙;季孙氏的宗主为季文子,是季友之孙。

  不过没想到,公孙归父人还在晋国,鲁宣公却不幸过世了。三桓家族的季文子趁机在鲁国发难,反过来要求清算公孙归父。为避免大规模流血冲突,臧宣叔先行将公孙归父家族赶出了鲁国。

  得知消息之后的公孙归父没办法,只能逃到齐国去了。

  三桓家族有史以来的最大一次危机,就如此消弭于无形。三桓家族的地位,在鲁国是越来越稳固了。

  不过,此时鲁国在东周的地位却是越来越低了。

  因为齐国对鲁国的威胁越来越大,鲁国用于国防的开支也越来越多。公元前594年,鲁国被迫实行“初税亩”政策,将鲁国田地税率由10%提高道20%;公元前590年,为应对齐国入侵,鲁国又不得不“作丘甲”:变相地提高军赋。

  短短五年内,鲁国就两次大幅提高国内赋税,极大地增加了底层农民负担。西周初,周公旦大力提倡“分地薄敛,农民归之”的思想;现在他的后代迫于形势,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增加农民赋税——如果周公地下有灵,会作何感想?

  鲁成公二年(公元前589年),季文子、臧孙许、叔孙侨如与公孙婴齐四人率师会同晋国军队参加了鞍之战,取得大胜。为求得诸侯谅解,齐国被迫答应返还鲁国汶阳之田。

  然而,鲁人在收回汶阳之田时,却遭到了意外。因为棘(山东肥城南或泰安西南)人不服,鲁成公不得不让叔孙侨如率兵围攻棘。

image.png

  汶阳之田,原本就是鲁国土地。齐桓公时,在齐、鲁柯地盟会上,在曹刿挟持了齐桓公,逼他答应将汶阳之田返还给鲁国。其后不知何时,这块土地又被齐国抢走。鞍之战后,齐顷公答应再还给鲁国。可是,齐顷公虽然答应了,汶阳本土的民众却不愿归附于鲁。汶阳人为何不愿归附鲁国?是他们不爱国吗?

  恐怕更主要的因素,是鲁、齐二国税赋的差异:鲁国不但是“税亩”,还“作丘甲”;齐国自管仲改革后,土地税收一直是采取“相地而衰征”的政策,底层农民的负担要比鲁国低多了。棘人不远归附鲁国,也就有情可原了。

  不管如何,鞍之战后,季文子作为鲁国正卿,在鲁国的地位水涨船高。

  公元前582年2月,鲁成公之妹伯姬嫁入宋国,成为宋共公之妻。这年夏,按照礼节,季文子前往宋国,慰问伯姬。回来后,鲁成公亲自设宴款待他。宴席进行过程中,穆姜突然从房中走了出来,向季文子施了两次礼,谢道:“大夫辛苦了!您不忘先君及当今国君,并施惠于未亡人,先君对您的期望犹在!再次感谢大夫的多次辛劳!”

  穆姜是鲁成公之母,也是伯姬之母,于公元前608年嫁入鲁国。

  对穆姜而言,儿子成为了鲁国国君,女儿成为宋国国君夫人,儿、女都有了人生最好的归宿。因此,当得知女儿情况安好后,穆姜才情不自禁地出来向季文子亲自致谢。能让国君之母亲自道谢,足见季文子在鲁国多么受重视。

  穆姜儿女都有了好归宿,高兴是自然。不过,她却也有讨厌的人。

  鲁宣公有位同母弟叔肸,有个儿子叫公孙婴齐。后来,公孙婴齐继承了叔肸的卿位。但是穆姜对公孙婴齐的母亲却极为讨厌。因为公孙婴齐之母并非叔肸明媒正娶,所以穆姜公开宣称:“我可不想和妾来作妯娌!”

image.png

  因此,公孙婴齐一出生,他母亲就被抛弃,转而嫁给了齐国的管于奚。后来,她与管于奚又生下了一子一女。

  管于奚去世后,公孙婴齐已长大成人,看着母亲孤苦伶仃,便又把母亲接回了鲁国,顺便将同母异父的弟弟和妹妹也都带了回来。公孙婴齐让这位弟弟在鲁国作大夫,而把妹妹嫁给了施孝叔。

  就在这时,晋国卿士郤犨也来鲁国求婚。眼看郤犨强过施孝叔太多,公孙婴齐便强行将妹妹抢了回来,又嫁给了郤犨!

  以公孙婴齐一家人的这副做派,难怪会被穆姜瞧不起了。

  然而,世事难料。

  穆姜虽然自认高贵,却没成想自己也守不住闺门。

  鲁国三桓中,季文子是正卿,孟献子和叔孙侨如也是卿士。但叔孙侨如野心太大,不甘心位居季孙氏和孟孙氏之下,想独霸鲁国大权。为此,叔孙侨如千方百计地勾搭上了穆姜,想借穆姜之力,除掉其他二族。

  公元前575年,晋国准备出师伐郑,特派栾黡来鲁国请求发兵。为此,鲁成公积极备战,准备出征。就在此时,穆姜突然要求鲁成公驱除季孙氏与孟孙氏,夺取他们的家产。

  穆姜与叔孙侨如的奸情,在鲁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鲁成公作为儿子,对这种丑事,只能是睁一眼闭一眼。现在母亲公然提出驱逐季孙氏与孟孙氏,明显是受叔孙侨如怂恿,鲁成公怎么可能答应?

  于是,鲁成公无奈地答复到:“请等我回来后,再听候命令。”

  穆姜看出鲁成公是在敷衍其事,怒极,指着正经过的鲁成公庶弟公子偃和公子鉏,威胁道:“你如果不答应,这两人都可作国君!”

image.png

  穆姜这番话,让鲁成公顿时惊出一身冷汗:齐女文姜,杀死了丈夫鲁桓公;齐女哀姜与庆父私通,杀死了公子般和鲁闵公;难道自己会成为第三位丧命于齐女的鲁国国君?

  这么一来,鲁成公反倒不敢轻易离开鲁国了。他先驻扎在坏隤(音颓,大约山东曲阜附近)不动,布防宫室,设下守卫后才离开鲁国。临走前,还特地将孟献子安排在宫中守卫。

  这么一耽搁,鲁成公就错过了与晋国约定的会师时间。等到鲁国军队赶到之时,晋人已经在鄢陵战胜了楚国

  这可为鲁国带来了大麻烦。

  公元前575年秋,晋厉公在沙随(宋地,河南宁陵北)召集诸侯,商讨再次伐郑。鲁成公应约前往。

  这时,叔孙侨如却偷偷派人向郤犨行贿并告密:“鄢陵之战时,鲁侯驻扎在坏隤不出兵,就是想看谁能最终取胜!”郤犨刚被任命为晋国新军主帅,主要就是负责东方诸侯国的管理。郤犨收了叔孙侨如的贿赂,就在晋厉公面前告发了鲁成公。

  晋厉公信以为真,在沙随之会上,便拒绝见鲁成公。

  7月,晋国正式伐郑,鲁成公也即将出征。

  这时,穆姜再次向鲁成公请求驱逐季孙氏与孟孙氏。鲁成公与上次一样,口中答应,暗地里却在宫中加强了防备。

  因为国内随时都可能爆发内乱,鲁成公也不敢单独走太远。晋国与诸侯大军都驻扎在郑国西部,鲁国军队却驻扎在郑国之东,始终不敢越过郑国。后来还是晋军前来迎接,鲁国军队才正式加入了诸侯联军。

  因为穆姜在国内,鲁成公居然吓成了这样!

  这次伐郑,晋国却没能占到便宜。诸侯联军一路攻击前行,最后驻扎在颖上(河南禹县)。但郑人居然抢先出击,趁夜偷袭,将宋、卫、齐三国军队杀得溃不成军。

  这次伐郑,没有战功,让晋人十分郁闷。

  这时,叔孙侨如又派人向郤犨告状:“鲁国有季孙氏和孟孙氏,就如同晋国有栾氏范氏,政令都是由他们制定。如今他们谋划说:‘晋国政出多门,不可跟从;宁愿跟从齐、楚,再不能跟从晋国了。’如果想得到鲁国,请您扣押季文子而杀之,我将杀死孟献子而侍奉晋国,再也不会有二心!”

image.png

  因为听信了叔孙侨如的告状,在9月的苕丘之会上,晋人就将季文子扣押了下来。鲁成公被迫单独返回鲁国,到达郓邑(山东郓城东)后,又派公孙婴齐去晋国为季文子求情。

  公孙婴齐将同母异父妹妹嫁给了郤犨,鲁成公也是希望他能说服郤犨,让他放了季文子。

  没想到,郤犨一番话却惊呆了公孙婴齐:“如果能除掉孟献子,并同意扣留季文子,我就把鲁国国政交给您,对您比公室还亲!”郤犨这是想在鲁国安插自己的亲信,以壮大自身实力,他的野心可不小!

  公孙婴齐当初嫁妹给郤犨,不就是图荣华富贵吗?郤犨如此谋划,岂不是正合他意?

  可令人意外的是,公孙婴齐却对此无动于衷:“侨如的所作所为,您必定已经听说过了。如果要除掉孟献子和季文子,就是彻底抛弃鲁国而怪罪寡君了。此二人是鲁国社稷之臣,如果他们早上死,晚上鲁国必亡!”

  郤犨仍不死心,继续诱惑公孙婴齐:“如果答应我,我将为你请求封地。”

  公孙婴齐丝毫不动心:“我不过是鲁国的小官吏,怎么敢依傍大国谋求厚禄呢?如果寡君之请能得到许可,您的恩赐就足够多了,我还敢再要求什么?”

  公孙婴齐的表现,确实出人意表

  士燮看公孙婴齐如此忠心,就对正卿栾书说:“季文子在鲁国,已经辅佐了两位国君。他的妾不衣帛,马不食粟,这还算不上是忠良吗?公孙婴齐奉君命而无私心,为国家谋划无二心,如果拒绝他的请求,是抛弃了善人啊!”

  栾书听了后,便答应与鲁国和解,并将季文子给放了。

  鲁国国母与叔孙氏共谋作乱,叔孙侨如还贿赂了晋卿郤犨,试图借晋国之力在鲁国作乱。最终,鲁国却被士燮一言所救。叔孙侨如的阴谋,就此彻底破产!

  10月,鲁人将叔孙侨如驱逐出境;叔孙侨如随后逃到了齐国。

image.png

  叔孙侨如到齐国后,居然又与齐灵公之母声孟子勾搭成奸。声孟子一度想提拔他为齐国卿士,位在齐国世卿高氏国氏之间。可这时,叔孙侨如突然良心发现,说:“不能再次获罪了。”然后,他又逃到了卫国。在卫国,叔孙侨如依然受到重用,成为卫国卿士。

  叔孙侨如私通两国国母,在三国担任卿士,这么彪悍的人生,世间少有!

  叔孙侨如之乱,是鲁国三桓家族所引发的众多内乱之一:庆父为乱,杀了两位国君;庆父之子公孙敖强娶莒女,差点引发鲁国公族内战;叔孙侨如为乱,又差点让季孙氏和孟孙氏灭族。

  然而,每次动乱过后,受损的都是鲁国公室,三桓家族反倒越来越强大。叔孙侨如被赶出鲁国后不久,鲁人又将他弟弟叔孙豹从齐国召回,立为叔孙氏之后。不管内乱再多,三桓都不能去——鲁难何时才能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鲁桓公生老大子同、老二庆父、老三叔牙、老四也是老小季友。子同即鲁庄公,生子般。前662年,鲁庄公得了重病,向叔牙询问继承人的事。叔牙回答说:"庆父有才能。"鲁庄公又向季友询问,季友回答说:"臣会以死来事奉子般。"鲁庄公说:"刚才叔牙想立庆父,怎么办?"季友就派人用国君的名义让叔牙等待在针巫氏家里,让针季用毒酒毒死叔牙,说:"喝了这个,你的后代在鲁国还可以享有禄位;如果不喝,你死了后代也没有禄位。"叔牙喝了毒酒后回去,到达逵泉就死去了。鲁国立叔牙的长子公孙兹为叔孙氏。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