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察氏家族名人介绍 史上富察氏家族有几代人?
趣历史 2013-06-27 16:33:19

  孝贤纯皇后之父总管李荣保,傅恒,福灵安,福隆安,福康安,福长安,都为一时炙手可热的人物。“龙翰福先生”傅敏家族。大学士阿兰泰家族,都极有名望。

  富察氏家族人物——第一代

  1、哈什屯: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先世居沙济。祖旺吉努,当太祖时,率族来归,授牛录额真。

  哈什屯事太宗,以侍卫袭管牛录。擢礼部参政,改副理事官。讨瓦尔喀,招明总兵沈志祥。从攻锦州,明总兵曹变蛟夜袭御营,先众扞御,被创,力战却之。

  顺治初,授内大臣、议政大臣,世职屡进一等阿达哈哈番兼拖沙喇哈番。

  睿亲王多尔衮摄政,诸大臣巩阿岱等并附之,哈什屯独持正,忤睿亲王,降世职拜他喇布勒哈番。

  肃亲王豪格以非罪死,巩阿岱等议杀其子富绶,哈什屯与巴哈力持,事乃已。

  世祖亲政,累进世职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加拖沙喇哈番。

  十二年,奖奉职恪勤诸大臣,加太子太保。康熙初卒,谥恪僖。

  评注:哈什屯是自富察氏全族归附第一代有突出作为的人物。他是一个能征惯战的骁勇战将,曾经在战场上身中十余创仍旧冲锋在前保卫皇帝,因此受到了清太宗的赏识,一路升迁至内大臣、议政大臣。

  到了多尔衮执政时期,性格刚烈又忠于皇帝的哈什屯因为不愿依附多尔衮而遭到了打击报复。在那个人人以摄政王马首是瞻的年代,哈什屯却勇于站出来为已故的肃亲王豪格鸣不平,并极力保护豪格的儿子(后来的显懿亲王)。

  哈什屯的这些作为刚刚好反映了后几代富察氏成员的行为准则,那就是无论在任何时候,永远站在距离皇帝最近的一边,永远与皇帝保持一致。

  家族人物——第二代

  2、米思翰:哈什屯长子,袭世职,兼管牛录,授内务府总管。辅政大臣从假尚方器物,力拒之。

  圣祖亲政,知其守正,授礼部侍郎。

  八年,擢户部尚书,列议政大臣。是时各直省岁赋,听布政使存留司库,蠹弊相仍,米思翰疏请通饬各直省俸饷诸经费,所馀悉解部,由是勾稽出纳权尽属户部。

  十二年,尚可喜疏请撤籓,吴三桂、耿精忠疏继入,下户、兵二部议。米思翰与兵部尚书明珠议三籓并撤,有言吴三桂不可撤者,以两议入奏。复集诸大臣廷议,米思翰坚持宜并撤,议乃定。

  既而吴三桂反,上命王贝勒等率八旗兵讨之,议者谓军需浩繁,宜就近调兵御守。米思翰言:“贼势猖獗,非绿旗兵所能制,宜以八旗劲旅会剿。军需内外协济,足支十年,可无他虑。”於是请以内府所储分年发给,复综覈各直省库金、仓粟,以时拨运,悉称旨。又疏言:“师行所至,屡奉明诏以正赋给军需,恐有司尚多借端私派,请敕各督抚严察所属,供应粮饷薪刍,一切动官帑,毋许苛派;其购自民间者,务视时价支给,勿纤毫累民。”上命如议速行。

  米思翰寻卒,年甫四十三,上深惜之,予祭葬,谥敏果。时三桂势方张,精忠及可喜子之信皆叛,议者追咎撤籓主议诸臣,上曰:“朕自少时,以三籓势日炽,不可不撤。岂因其叛,诿过於人耶?”及事定,上追忆主议诸臣,犹称米思翰不置。

  评注:米思翰是富察氏家族崛起的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他的刚正不阿、正直守礼,颇受康熙皇帝的赏识。而后来关于撤藩和是否对三藩动武的问题中,米思翰也都是力排众议支持康熙。不过很可惜,米思翰最终没有看到三藩平定的那一天就去世了,显然的如果他能够长寿一些,必然会成为不亚于明珠、索额图的康朝权臣。当然了,米思翰这么快去世,恐怕与那段时间身上承受的巨大压力有关。细想想,康熙与米思翰之间还真有些患难与共的意思,这也就难怪为什么后来米思翰的儿子们多能得到康熙的重用了。

  家族人物——第三代

  3、马斯喀:米思翰长子。初授侍卫兼佐领。康熙二十七年,自护军参领授武备院卿。

  二十八年,迁镶黄旗满洲副都统。寻擢内务府总管、领侍卫内大臣,兼管火器营。

  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马斯喀率镶黄旗鸟枪兵以从,先期命与诸大臣议定出征营阵队伍序次。上驻郭和苏台,命阅留牧马群,议分马群为七,择水草佳处为牧地。上进驻西巴尔台,距克鲁伦河已近,而费扬古军未至图拉,谕王大臣集行营议。信郡王鄂紥请驻师以待,马斯喀与内大臣苏勒达、明珠请进薄敌营,上从之。复进次克鲁伦河,噶尔丹望见御营严整,遂惊遁。上亲统师逐之,至拖诺山。授马斯喀平北大将军,率师进至巴颜乌阑。噶尔丹败於昭莫多,北走,所部丹巴哈什哈等诣马斯喀军降。马斯喀与费扬古师会,收集降人,遣兵卫送至张家口外,乃还师。列议政大臣。复从上出塞,率师驻大同。

  三十六年春,授昭武将军,移师驻宁夏,都统巴浑德、齐世,将军萨布素,都统兼前锋统领硕鼐,护军统领嵩祝,总兵王化行并参赞军务。寻命与费扬古会师,马斯喀以将军参赞费扬古军务。初,伊拉古克三胡图克图盗马归噶尔丹,及噶尔丹死,复投策妄阿拉布坦。费扬古令马斯喀率师追之,次摩该图,不能及,引师还。上遣侍郎常绶等谕策妄阿拉布坦,得伊拉古克三胡图克图以归,诛之。马斯喀坐追剿迟缓,当夺官,上命留内务府总管及佐领。

  四十一年,授镶白旗蒙古都统。

  四十三年,卒,赐白金千,遣内大臣奠茶酒;发引,命皇子往送。赐祭葬,谥襄贞。

  评注:马斯喀是第一位担任正式禁卫军首领的富察氏家族成员,同时也是康熙朝最年轻的领侍卫内大臣。从军事上来说,马斯喀的确比董鄂妃的弟弟费扬古稍差,但在当时的诸多将领中还是非常出色的。事实上,五代富察氏家族的成员中,百分之九十都是以武立身,而马斯喀则是其中相当有代表性的人物了。

  4、马齐:米斯翰次子。由廕生授工部员外郎。历郎中,迁内阁侍读学士。

  康熙二十四年,出为山西布政使,擢巡抚。

  马齐入觐,上褒其居官勤慎,勉以始终如一。久之,上命九卿举督抚清廉如于成龙者,以马齐及范成勋、姚缔虞对。寻命偕成龙、开音布往按湖广巡抚张汧贪黩状。初命侍郎色楞额往按上荆南道祖泽深,并令察汧,色楞额曲庇,不以实陈。马齐与成龙覆按,具得汧、泽深贪墨状,并色楞额论罪如律。

  二十七年,迁左都御史。时俄罗斯遣使请定界,诏遣大臣往议。

  马齐疏言:“俄罗斯侵据疆土,我师困之於雅克萨城,本可立时剿灭,皇上宽容,不忍加诛。今悔罪求和,特遣大臣往议,垂之史册,关系甚钜。其档案宜兼书汉字,使臣并参用汉员。”诏如议行。寻命偕尚书张玉书等勘阅河工。

  二十九年,列议政大臣。都御史与议政,自马齐始。寻迁兵部尚书。时喀尔喀诸部避噶尔丹侵掠,举族内乡。诏沿边安插,命马齐偕侍郎布图等先期檄左右翼部长至上都河、额尔屯河两界以待。上出塞,喀尔喀诸部朝行在,定诸王、贝子、公等爵秩牧地。乌珠穆沁台吉车根等叛附噶尔丹,命马齐往按,寘诸法。调户部尚书。

  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命马齐檄喀喇沁、翁牛特兵备战。还京师,兼理籓院尚书。噶尔丹旋败遁,诏来春复亲出塞,命先期往宁夏安置驿站。

  三十八年,授武英殿大学士,赐御书“永世翼戴”榜。

  四十七年冬,皇太子允礽既废,储位未定,佟国维奏请速断。上召满、汉文武诸大臣集暢春园议诸皇子中孰可为皇太子者。上意在复立皇太子,而诸皇子中贝勒允禩觊为皇太子最力,诸大臣揆叙、王鸿绪及佟国纲子鄂伦岱等为之羽翼。集议日,马齐先至,张玉书后入,问:“众意谁属?”马齐言众有欲举八阿哥者。俄,上命马齐毋预议,马齐避去。阿灵阿等书“八”字密示诸大臣,诸大臣遂以允禩名上,上不怿。明年正月,召诸大臣问其日先举允禩者为谁,群臣莫敢对。上严诘,群指都统巴珲岱。上曰:“是必佟国维、马齐意也。”马齐奏辩。巴珲岱言汉大臣先举。上以问大学士张玉书,玉书乃直举马齐语以对。上曰:“马齐素谬乱。如此大事,尚怀私意,谋立允禩,岂非为异日恣肆专行计耶?”马齐复力辩,辞穷,先出。翌日,上谕廷臣曰:“马齐效用久,朕意欲保全之。昨乃拂袖而出,人臣作威福如此,罪不可赦!”遂执马齐及其弟马武、李荣保下狱。王大臣议马齐斩,马武、李荣保坐罪有差,尽夺其族人官,上不忍诛,命以马齐付允禩严锢,李荣保、马武并夺官。

  四十九年,俄罗斯来互市,上念马齐习边事,令董其事,李荣保、马武皆复起。寻命马齐署内务府总管。

  五十五年,复授武英殿大学士。

  世宗即位,降敕褒谕,予一等阿达哈哈番,寻命袭其祖哈什屯一等阿思哈尼哈番,进二等伯,加太子太保。

  雍正元年,改保和殿,进太保。

  三年,复降诏褒其忠诚,加拜他喇布勒哈番,以其子富良袭。

  十三年,引疾乞罢,许致仕。

  乾隆四年,病笃,高宗谕谓马齐历相三朝,年逾大耋,举朝大臣未有及者,命和亲王及皇长子视疾。寻卒,年八十八,赠太傅,谥文穆。

  评注:前面我们说到过,富察氏家族的成员百分之九十都是以武立身,然而马齐却是其中一个特例。不但是特例,还是一个非常有建树的特例。马齐是康雍乾三朝宰相,不论是殿阁大学士还是太子太保、太保,稍稍了解清朝官制的朋友都清楚这已经是做到了文臣的极致,而又以文臣的身份加封到伯爵,如此地位,再数数又能有几人?虽然马齐曾在废立太子的问题上经触怒过康熙,但从康熙处置他还有另一个“祸首”佟国维的情况看来,康熙除了一时的气愤之外,更主要的是利用这两个朝中最有分量的臣子“杀一儆百”,由此来遏制那些拥护八阿哥的大臣的势头。同时也未尝不是对马齐等人的保护,以免他们再次卷入夺嫡的漩涡。最后,不论是马齐也好,还是佟国维也好,全都被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而这件事情也并没有影响马齐的仕途,即使是雍正皇帝也未曾因此与他为难,可见其中的端倪。马齐活了八十八岁,一生平安顺利,生前位极人臣,死后无限哀荣,算得是富察氏家族中最有福气的一个了。

  5、马武:米思翰第三子,马齐弟。

  初授侍卫,兼管佐领。累擢镶白旗汉军副都统。因马齐得罪夺官。旋起内务府总管,迁镶白旗蒙古都统。世宗即位,授领侍卫内大臣。雍正四年,卒,命视伯爵赐恤,授三等阿达哈哈番,赐祭葬,谥勤恪。

  评注:长达五十年的禁军生涯,马武可以说是富察氏家族中担任禁卫军首领时间最长的一个。他的一生几乎都在护卫皇帝安全的工作上打拼,虽然曾经受到兄长马齐的牵连,但这位清前期唯一的一位两朝禁卫军首领却仍旧有着他非比寻常的人生。

  在所有富察氏族人中,马武是真正离皇帝最近的人,他所担任的官职使得他一直都留在康熙身边贴身侍奉。因此对于康熙来说,马武跟那些亲近的臣工有着本质区别。打个比方,如果索额图等人算是康熙的脊梁肱骨,那么马武就是康熙的眼耳心腹。

  马武每日跟随皇帝,为皇帝差遣,康熙对他的信任可谓无以复加。每当康熙对某个大臣、某件案子拿不准的时候,都会差遣马武进行正面或秘密的调查。而忠厚正直的马武也从来不令康熙失望,凡是他经手的调查结果无一都是最最真实的。

  不只是康熙,马武与雍正的关系也非常密切。作为康熙的贴身近侍,马武在皇子门很小的时候就哄着他们玩耍。以至于雍正在马武病重时,还泪流满面的向大臣王子们回忆小时候滚在马武怀中游戏的情景。雍正对马武的评价是“恪恭谨慎、胸怀坦白、性情平和、比较宣力封疆赞襄朝宁者更为大!”这几乎是将马武置于所有臣工之上,可见其中的真情且意。

  因为马武的关系,富察氏在康雍交替中站得更加稳固,也使得皇帝将富察氏视为了亲信家人。为之后乾隆朝的鼎盛奠定了基础。

  6、李荣保:米思翰四子。

  袭世职,选入侍卫,迁禁卫军护军参领、前锋参领,兼管牛录,累迁至察哈尔总管。乾隆二年,册李荣保女为皇后,追封一等公。十三年,册谥孝贤皇后,推恩先世,进封米思翰一等公。十四年,以李荣保子大学士傅恆经略金川功,敕建宗祠,祀哈什屯、米思翰、李荣保,并追谥李荣保曰庄悫。

  评注:在富察氏第三代的成员中,李荣保因为英年早逝,所以地位并不突出。但是最后,他的父亲与祖父却都是因他而得到追封。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李荣保生了一个好女儿孝贤皇后,又生了一个好儿子傅恒。所以才会得到这至高无上的死后哀荣,也算是光耀门楣了吧。

  六、家族成员——第四代

  7、富良:马齐子。袭爵,进一等伯,十五年,加封号曰敦惠。自散秩大臣授銮仪卫銮仪使,累迁西安将军,兼领侍卫内大臣。卒,谥恭勤。

  评注:又一位富察家的领侍卫内大臣,看来富察氏称作禁卫军世家真的是名副其实。

  8、保祝:马武子,初授侍卫。累迁直隶提督,以病解任,起正红旗蒙古都统。卒,谥恭简。

  评注:保祝没有继承其父马武的禁军内臣道路,而是在以侍卫出身后,外放为官。虽说最终地位也相当显赫,但比起始终留在皇帝近身马武来说,显然逊色的多。看来禁卫军家族的成员还是要走亲皇的老路,才能有更大作为啊。

  9、傅恒:字春和,孝贤纯皇后弟,父李荣保。傅恒自侍卫洊擢户部侍郎。

  乾隆十年六月,命在军机处行走。

  十二年,擢户部尚书。

  十三年三月,孝贤纯皇后从上南巡,还至德州崩,傅恒扈行,典丧仪。四月,敕奖其勤恪,加太子太保。时讷亲视师金川,解尚书阿克敦协办大学士以授傅恒,并兼领吏部。讷亲既无功,九月,命傅恒暂管川陕总督,经略军务。寻授保和殿大学士,发京师及诸行省满、汉兵三万五千,以部库及诸行省银四百万供军储,又出内帑十万备犒赏。十一月,师行,入四川境,马不给,上又命尹继善往来川、陕督察。旋以傅恒师行甚速,纪律严明,命议叙,部议加太子太傅,特命加太保。固辞,不允。发京师及山西、湖北马七千佐军。傅恒发成都,经天赦山,雪后道险,步行七十里至驿。上闻,赐双眼孔雀翎,复固辞。傅恒途中疏请诛良尔吉等,将至军,使副将马良柱招良尔吉来迎,至邦噶山,正其罪,并阿扣、王秋悉诛之。事闻,上褒傅恒明断,命拜前赐双眼孔雀翎,毋更固辞。

  十四年正月,上以金川水土恶,赐傅恒人蓡三斤,并及诸将有差,屡诏召傅恒还。又以孝圣宪皇后谕封一等忠勇公,赐宝石顶、四团龙补服。傅恒奏言:“金川事一误……若不扫穴擒渠,何颜返命?”并力辞封赏,上不允,手诏谓:“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乃骠姚武人锐往之概。大学士抒诚赞化,岂与兜鍪阃帅争一日之绩?”反复累数千言,复赐诗喻指。傅恒率师还。上优诏嘉奖,命用扬古利故事,赐豹尾枪二杆、亲军二名。三月,师至京师,命皇长子及裕亲王等郊迎。上御殿受贺,行饮至礼。傅恒疏辞四团龙补服,上命服以入朝,复命用额亦都、佟国维故事,建宗祠,祀曾祖哈什屯以下,并追予李荣保谥,赐第东安门内,以诗落其成。

  十九年,准噶尔内乱,诸部台吉多内附。上将用兵,谘廷臣,惟傅恒赞其议。

  二十年,师克伊犁,俘达瓦齐以归,谕再封一等公,傅恒固辞,至泣下,乃允之。寻图功臣像紫光阁,上亲制赞,仍以为冠,举萧何不战居首功为比。

  二十一年四月,将军策楞追捕阿睦尔撒纳未获,上命傅恒出视师,赴额林哈毕尔噶,集蒙古诸台吉饬军事。傅恒行日,策楞疏至,已率兵深入,复召傅恒还。

  三十三年,将军明瑞征缅甸败绩,二月,授傅恒经略,出督师。时阿里衮以副将军主军事,上并授阿桂副将军、舒赫德参赞大臣,命舒赫德先赴云南,与阿里衮筹画进军。

  三十四年二月,傅恒师行,发京师及满、蒙兵一万三千六百人从征,上御太和殿赐敕,赉御用甲胄。四月,至腾越,傅恒决策,师循戛鸠江而进,大兵出江西,取道猛拱、猛养,直捣木梳,水师沿江顺流下,水陆相应。偏师出江东取猛密,夹击老官屯。往岁以避瘴,九月后进兵,缅甸得为备。八月,傅恒自南蚌趋戛鸠。奏至,上方行围木兰,入围获狍,畀福隆安以赐傅恒。傅恒道南底坝至允帽,临戛鸠江,时猛拱大头人脱猛乌猛、头人贺丙等,诣傅恒请降。师至,脱猛乌猛将夹江诸夷寨头人来迎,与贺丙具舟。傅恒命分兵徐济,夹江为寨猛拱后土司浑觉亦请降,献驯象四。上赉三眼孔雀翎,傅恒疏辞。师复进,取猛养,破寨四,诛头人拉匿拉赛。设台站,令瑚尔起以七百人驻守。遂至南董干,攻南准寨,获头人木波猛等三十五人。进次暮腊,再进次新街。师久攻坚,士卒染瘴多物故,水陆军三万一千,至是仅存一万三千。傅恒以入告,上命罢兵,召傅恒还京。傅恒俄亦病,阿桂以闻。上令即驰驿还,而以军事付阿桂。十月,傅恒还驻虎踞关,上命傅恒会云贵总督彰宝议减云南总兵、知府员缺,釐正州县旧制。

  三十四年二月,班师。三月,上幸天津,傅恒朝行在。既而缅甸酋谢罪表久不至,上谓傅恒方病,不忍治其罪。七月,卒,上亲临其第酹酒,命丧葬视宗室镇国公,谥文忠。又命入祀前所建宗祠。其后上复幸天津,念傅恒於此复命,又经傅恒墓赐奠,皆纪以诗。及赋怀旧诗,许为“社稷臣”。

  嘉庆元年,以福康安平苗功,赠贝子。福康安卒,推恩赠郡王衔,旋并命配享太庙。

  傅恒直军机处二十三年,日侍左右,以勤慎得上眷。故事,军机处诸臣不同入见,乾隆初,惟讷亲承旨。迨傅恒自陈不能多识,乞诸大臣同入见。上晚膳后有所谘访,又召傅恒独对,时谓之“晚面”。又军机处诸大臣既承旨,退自属草,至傅恒始命章京具稿以进。上倚傅恒为重臣,然偶有小节疏失,即加以戒约。傅恒益谦下,治事不敢自擅。敬礼士大夫,翼后进使尽其才。行军与士卒同甘苦。卒时未五十,上尤惜之。

  评注:傅恒无疑是富察氏第四代乃至整个富察氏家族中最为出众的人物之一。大清国舅,二十年的太平宰相,文武双全的本事,令得乾隆皇帝对这位内弟器重之极。当然,傅恒并没有让乾隆失望,不论人们对他至今仍存在多少争议,至少傅恒这位乾隆朝第一功臣仍旧是乾隆朝第一宰辅,紫光阁第一功臣,在历史上留下了属于自己也属于家族最浓重的一笔。

  10、傅清:李荣保次子,傅恆弟也。雍正间,授侍卫。

  乾隆初,累迁至直隶天津镇总兵。康熙中定西藏,留兵镇抚,以大臣驻藏办事,为员二,嗣省其一。是时驻藏副都统索拜当代,命傅清以副都统往。

  十三年,命以提督拉布敦代,傅清还。复授天津镇总兵,迁古北口、固原提督。珠尔默特那木札勒请撤留藏兵,上从之。旋以副都统纪山代拉布敦。

  十四年,纪山疏言珠尔默特那木札勒与达赖喇嘛有隙,请移达赖喇嘛置泰宁。上知珠尔默特那木札勒乖戾且为乱,命驻藏大臣复旧置二员,予傅清都统衔,自固原复往。

  十五年,傅清与拉布敦先后至藏,珠尔默特那木札勒迫其兄珠尔默特策布登至死,遂逐其子,遣使通准噶尔,叛益有迹。上命副都统班第赴西藏,与傅清、拉布敦密谋取进止,仍诏傅清、拉布敦毋轻发,并密谕四川总督策楞勒兵为备。珠尔默特那木札勒谋愈急,绝塘汛,军书不得达。傅清与拉布敦未得上诏,计以为:“珠尔默特那木札勒且叛,徒为所屠。乱既成,吾军不得即进,是弃两藏也。不如先发,虽亦死,乱乃易定。”

  十月壬午,召珠尔默特那木札勒至通司冈驻藏大臣署,言有诏,使登楼,预去其梯,若将宣诏。珠尔默特那木札勒方拜跪,傅清自后挥刀断其首。於是其党罗卜藏札什始率众围楼数重,发枪砲,纵火,傅清中三创,度不免,自刭死。拉布敦死楼下。主事策塔尔、参将黄元龙皆自杀。通判常明中矢石死。从死者千总二、兵四十九、商民七十七。事闻,上轸悼,宣示始末,谓其“揆几审势,决计定谋,心苦而功大”。

  傅清追封一等伯,谥襄烈,旋命立祠通司冈。丧还,上临奠。其子孙以一等子世袭,赐白金万。上复降诏褒傅清、拉布敦,建祠京师,命曰双忠。

  评注:傅清是富察氏家族第一位阵亡的成员。为了维护国家统一而献身,应当说,傅清的死即使用现在的眼光看来依旧是可歌可泣的。尤其是像他如此出身又如此地位的人,仍旧能够怀揣着为国死难的大无畏精神,实在难能可贵。如果说在立国之初,有重臣捐躯是理所应当的,那么在盛世之下,富察氏家族仍然不断有身居要职的族人为国牺牲(第四代、第五代富察氏多人在军中阵亡),那就真的是非常不容易的了。傅清的死,为维护国家统一做出了贡献。

  家族成员——第五代

  11、明仁:傅清子,以侍卫袭子爵。乾隆二十五年随军平定回疆之乱。

  三十六年从征金川,屡建功。三十七年迁二等侍卫,十二月迁头等侍卫。四十年再伐金川,九月病殁于军中。

  评注:明仁几乎一生都是侍卫身份,并且还是又一位军中阵亡的富察氏成员。

  12、福灵安:傅恒长子,多罗额驸,授侍卫。准噶尔之役,从将军兆惠战於叶尔羌,有功,予云骑尉世职。三十二年,授正白旗满洲副都统。署云南永北镇总兵,六月因病殁于军中。

  评注:傅恒的几个儿子在历史上都相当有名,福灵安就是其中之一。福灵安是个十分英武勇敢的少年,也因此得到乾隆的器中,很快便升迁至一等侍卫。乾隆三十二年,年纪轻轻的福灵安已经是正白旗的满洲副都统了,战功卓著。只可惜在出征缅甸时,与傅恒一样因为水土不服,病死在军中。倒是还比其父早走数年,实在令人惋惜。

  13、福隆安:傅恒次子。尚高宗第四女和硕和嘉公主,授和硕额驸、御前侍卫。

  三十三年,擢兵部尚书、军机处行走,移工部尚书。

  三十四年,迁御前大臣、内务府总管大臣。

  三十五年,任领侍卫内大臣,袭一等忠勇公。

  三十六年,用兵金川,总兵宋元俊劾四川总督桂林,命福隆安往谳。福隆安直桂林,抵元俊罪。

  四十一年,复授兵部尚书,仍领工部。金川平,画像紫光阁。

  四十九年,卒,谥勤恪。

  评注:在傅恒的四个儿子中,福隆安无疑是最像父亲的人,文武双全是傅恒留在福隆安身上最深刻的印记。乾隆皇帝对这个外甥的喜爱有目共睹,刚刚二十出头的福隆安便做到了一部尚书的位子,恐怕终清一世也是绝无仅有的。不仅如此,福隆安还成了皇帝的乘龙快婿,摇身变为皇家额附,这就更加拉近了自己与皇帝的关系。

  于是我们看到,有自身才华的奠基,有皇帝精心的培养,福隆安的仕途一路向上,一帆风顺。二十三岁时就已经成为正一品的御前大臣,做到了禁卫军首领的第一把交椅。之后无论是内务府总管还是领侍卫大臣,福隆安几乎以一人之力承担了乾隆朝围绕皇室事宜的所有重要职责,显赫之势较其父傅恒更加为甚。

  不过福隆安并没有安于现状,在那个八旗子弟尽醉于靡靡之音的时代,这位相府公子仍旧可以做到勤勉政事,为国效力。并帅军出征,图形紫光阁,维护了富察家武功立世的家族传统。

  后来的福隆安,做过兵部尚书、步军统领、镶黄旗、正白旗满洲都统(旗主)、四库全书总裁、国史馆总裁、理藩院尚书、吏部尚书、军机大臣、议政大臣等等让人眼花缭乱的朝廷要职。他的经历和际遇,怕是会让当时所有在朝为官的人都艳羡不已、自叹不如。

  不过,福隆安没有逃脱英年早逝的梦魇,不到四十岁就离开了人世,给乾隆皇帝留下了大大的遗憾。

  14、福长安:傅恒第四子。自蓝翎侍卫累迁至正红旗满洲副都统、武备院卿,领内务府。

  乾隆四十五年,命在军机处学习行走。累迁户部尚书。

  五十三年,台湾平。

  五十七年,廓尔喀平。诸功臣画像紫光阁,福长安皆与焉。

  嘉庆三年,俘王三槐,福长安以直军机处得侯。

  四年,高宗崩,大学士和珅得罪,仁宗以福长安阿附,逮下狱,夺爵,籍其家。诸大臣议用朋党律坐立斩,上命改监候,而赐和珅死,使监福长安诣和珅死所跪视。旋遣往裕陵充供茶拜唐阿,就迁员外郎。

  六年,以请还京,夺职,发盛京披甲。旋自骁骑校屡迁:再为围场总管,一为马兰镇总兵,再署古北口提督。屡坐事谴谪。

  二十一年,授正黄旗满洲副都统。二十二年,卒。

  评注:应该说,傅恒的四个儿子中最没有出息的就是福长安了。纵观他的一生,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不过是靠着父亲的荫蔽走着一个贵介子弟最寻常的路子,既无过人才干,也无突出建树。不过,福长安后来还是出名了,不为别的,只为他与和绅关系密切,确切说应该是党驸和绅。其实真得很奇怪,我们都知道,福长安的哥哥福康安最厌恶的人就是和绅,两个人的关系非常的恶劣,一直以来始终处于敌对状态。不仅仅是福康安,其实大多富察氏家族的成员都是瞧不起和绅这样的暴发户。而福长安却偏偏与和绅交好,最终落的个半生流离,夺职流放的悲凉下场。算得是五代富察氏家族少有的不得善终与哀荣的成员。

  15、明瑞:字筠亭,承恩公富文子。自官学生袭爵。

  乾隆二十一年,师征阿睦尔撒纳,明瑞以副都统衔授领队大臣,有功,擢户部侍郎,授参赞大臣,於公爵加“毅勇”字,号承恩毅勇公。

  二十四年,师征霍集占,复有功,赐双眼花翎,加云骑尉世职。师还,图形紫光阁,擢正白旗汉军都统。

  二十七年,出为伊犁将军,进加骑都尉世职。

  三十年二月,乌什回为乱,驻乌什副都统素诚自戕,乱回推小伯克赖黑木图拉为渠,拒守。是时缅甸为乱犯边,总督刘藻战屡败,自杀。大学士杨应琚代为总督,师久无功,赐死。

  三十二年二月,命明瑞以云贵总督兼兵部尚书,经略军务。十一月,至宛顶,进攻木邦,贼遁,留参赞珠鲁讷、按察使杨重英守之,率兵万馀渡锡箔江攻蛮结。寇二万,立十六寨,寨外浚沟,沟外又环以木栅,列象阵为伏兵。明瑞统兵居中,领队大臣扎拉丰阿、李全据东山梁,观音保、长青据西山梁。贼突阵西出,观音保、长青力战,明瑞督中军进,杀贼二百馀,贼退保栅。明瑞令分兵为十二队,身先陷阵,目伤,犹指挥不少挫。贼阵中群象反奔,我兵毁栅进,无不一当百。有贵州兵王连者,舞藤牌跃入阵,众从之,纵横击杀,馘二十馀,俘三十有四,贼遁走。捷闻,上大悦,封一等诚嘉毅勇公,赐黄带、宝石顶、四团龙补服,原袭承恩公畀其弟奎林。扎拉丰阿、观音保劝明瑞乘胜罢兵,明瑞不可。师复进,上闻明瑞深入,命全师速出。诏未达,三十三年正月,贼攻木邦,副都统珠鲁讷师溃自戕,执重英以去。

  明瑞军援绝,二月,至小猛育,贼麕聚五万馀。我军食罄,杀马骡以食;火药亦竭,枪砲不能发。明瑞令诸将达兴阿、本进忠分队溃围出,而自为殿,血战万寇中。扎拉丰阿、观音保皆死。明瑞负创行二十馀里,手截辫发授其仆归报,而缢於树下,其仆以木叶掩尸去。

  事闻,上震悼,赐祭葬,谥果烈。建旌勇祠京师,诸将死事者扎拉丰阿、观音保、李全、王廷玉,命并祀,珠鲁讷以自戕不与。而以其明日祭明瑞及扎拉丰阿、观音保,上亲临奠。

  评注:傅清之后又一位壮烈战死的富察氏成员。明瑞的父亲富文并没有更多过人之处,明瑞凭借自身的英勇善战为自己闯出了一条道路,使自己在富察氏家族中获得了举足轻重的地位。不过最终,明瑞还是战死沙场。诚然,在这场战争中,明瑞犯了一个青年贵胄最常见的错误,并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然而不管功过与否,单想象这位年轻的天潢贵胄拖着重伤的身体步行了二十多里,最终因弹尽粮绝,又不愿死于敌人之手,于是将自己的发辫割下托仆人代回给君王,自己则自尽报国的那个场景,足以令所有人为之动容。所谓的乾隆盛世,却依旧需要这样身份的人流血牺牲才能维持着盛世的体面,可见末路不远了。

  16、明亮:都统广成子,亦孝贤高皇后侄也。初以诸生尚履亲王允祹女,为多罗额驸,授整仪尉。累迁銮仪卫銮仪使。

  乾隆三十年,授伊犁领队大臣,从征乌什乱回。再移宁古塔副都统。从征缅甸,有功。

  三十六年,两金川为乱,命以护军统领佐四川总督桂林出师。明年,桂林师出墨垄沟,败绩,明亮未以闻,上责其隐,夺职。旋授头等侍卫衔,令从军自效。

  阿桂授副将军,命明亮为领队大臣。再进,自僧格宗渡河,东攻美诺,令侍卫德赫布等为前队,明亮继,逐贼至美都喇嘛寺,围美诺,战一昼夜,克之。小金川悉定。进讨大金川,温福出西路,丰升额出北路,而阿桂出南路,明亮为参赞。

  三十八年正月,师次当噶尔拉山,亘二十馀里,贼筑十四碉拒守。明亮攻克第五、第四两碉。居数月,温福师败,僧格宗、美诺皆陷。从阿桂敛师退驻翁古尔垄,擢广州将军。十月,师再举,阿桂出西路,授明亮定边右副将军,出南路,当一面。自思纽顺河取得里、得木甲诸寨,袭破宅垄,复取僧格宗,与阿桂会美诺。小金川复定,赐御用黑狐冠。

  三十九年正月,与阿桂策定进军道,明亮自巴旺、布拉克底土司进次马奈。马奈山峻险,河南有地曰斯第,为贼寨障。明亮夜攻马奈,遣参赞大臣富德自骆驼沟出寨后夹攻,战二日,克之。再进,次绒布寨。分兵授领队大臣奎林,以皮船渡河,取斯第山梁木城二。再进攻卡卡角,其前地曰庾额特,山负河而立,危峰护其右,势绝险,山腰径隘,贼夹以巨碉。屡攻不能下,於其右筑五碉卫饷道。攻穆谷诸寨,贼拒守益力,而奎林军以乏水移驻深嘉卜。

  四十年四月,阿桂令参赞大臣海兰察助攻宜喜,分兵十馀道攻贼碉。明亮与海兰察、舒常巡行督战,克萨克萨谷山梁,达尔图、得楞、沙坝山诸贼皆溃,并得日旁诸寨,授内大臣。

  四十一年春,命封一等襄勇伯,赐双眼花翎。师克噶拉依,金川平。时议以成都将军驻雅州总边政,以授明亮。明亮以雅州地隘,请还驻成都,陈善后诸事,皆从之。夏,师还,上郊劳,赐银币、鞍马。冬,复率诸土司入觐,命在军机处行走。

  四十三年,改授四川提督。四十五年,复率诸土司入觐。

  四十六年,甘肃撒拉尔回乱,攻兰州。明亮将四川兵自巩昌入甘肃,合军讨贼。上幸木兰,觐行在,改授乌鲁木齐都统。员外郎开泰罪谴,命永远枷号;明亮徇协领富通请释之,未以闻。

  四十八年,移伊犁将军,而富通当引见,开泰惧失庇,投水死。事闻,上逮明亮诣京师,狱成,罪绞待决。

  四十九年,甘肃固原回复乱,大学士阿桂出视师,命释明亮,赐蓝翎侍卫从军。乱定,授头等侍卫。累迁镶红旗蒙古都统。

  五十五年,授刑部尚书。

  五十六年,出为黑龙江将军。

  五十八年,移伊犁将军。

  六十年,复入为正红旗汉军都统。坐在黑龙江令兵输貂予贱值,夺职,留乌鲁木齐自效。

  嘉庆元年,命明亮出佐湖南军,授头等侍卫,旋以副都统衔署广州将军。明亮将三千五百人以往,城遂破,赐轻车都尉世职。攻锺祥,得贼渠张家瑞等。战於双沟,屯吕堰,贼至,击败之。再进攻平陇,破养牛塘、刚息冲诸隘。围石隆,奋战,斩石柳邓,获其孥,封二等襄勇伯,赐双眼花翎。

  二年,明亮自永绥入四川,与宜绵军合。转战,焚金峨寺,破重石子、香炉坪,克分水岭、火石岭诸卡。贼渠王三槐出战,大破之,三槐中枪逸,贼死者万馀人。复战精忠寺,俘三槐母。襄阳贼渠姚之富、齐王氏等窜四川,与三槐及达州贼渠徐添德合,势复张。之富等据开县南天洞,明亮击破之,逐贼,战於大凉山。云阳贼渠高名贵应贼,明亮与宜绵策擒名贵,歼其从。贼攻白帝城,明亮循江下宜昌,贼来犯,击破之。逐贼至独树,会湖广总督景安师至,合击,逼贼入南漳山中。度贼且渡汉北入河南境,令总兵长春屯穀城为备;督兵出隆中,贼北走,击之溃,赐紫缰。贼屡败,不能北渡,乃自房县入陕西境。明亮逐贼,屡战皆捷,先后杀六千馀人。上责明亮不当置群盗而但逐汉潮、均德,夺爵及双眼花翎、紫缰。旋以军事急,命留军自效。明亮劾永保军久驻不进,永保言明亮有手札尼其移军。上为夺明亮职,逮诣京师,明亮方追贼入子午谷,战於张家坪,歼汉潮。师还,就逮,罪斩待决。

  五年,上追录前功,败贼石花街,迁二等侍卫。贼窥荆、襄,明亮与战败之。贼欲西走陕,明亮守七星关,贼复折而东,战於硃家嘴,大破贼,进秩视三品。贼复入陕西境,明亮与巡抚倭什布合击之,贼还南窜。上命赴四川讨贼,明亮以陕西贼渠高二、马五等将至竹谿,驰赴迎击。上责明亮不即赴四川,复左授蓝翎侍卫。明亮已击破高二、马五,复擢三等侍卫、领队大臣。还师湖北,战於寿阳坪,破贼渠徐添德,战於狮子岩、佘家河,破贼渠苟文明,复授宜昌镇总兵。时湖北贼渐定,上念明亮老,召还,授二等侍卫。

  七年,自副都统外授乌鲁木齐都统。三省教匪平,行赏,封一等男。

  九年,内授都统,迁兵部尚书。

  十年,进一等子。

  十四年,加太子少保,进三等伯。

  十五年,赐双眼花翎,命协办大学士。

  十六年,以舆夫聚博,上闻,不以实奏,左授副都统。

  十七年,出为西安将军。

  十八年,内授都统、左都御史。

  十九年,复授兵部尚书、协办大学士。

  二十二年,授武英殿大学士,进太子太保。

  二十四年,进三等侯。

  道光元年,致仕,食全俸。

  二年,卒,年八十七。宣宗亲临奠,赐陀罗经被。谥文襄,祀贤良祠。

  评注:看着明亮这一大段历经三朝的冗长履历,恐怕已经让人无限感慨了。明亮是富察氏家族中十分有趣的一个人物。他的前半生弓马辗转,起起伏伏,年纪轻轻就与阿桂一样独当一面。可明亮毕竟也还是个贵族子弟的心性,时时会有些为所欲为的事情,可每一次惹祸得罪,不多久又因为军事而起复,有惊无险,反而恩荣更甚。

  嘉庆朝的明亮做着跟乾隆末年福康安一样的事情,那就是四处镇压农民起义,成了清政(蟹)府的救火队,忙不迭得为风雨飘摇的清王朝纠损补漏。最终,明亮功成身退,寿终正寝,虽非阵亡,但仍有皇帝亲临祭奠,他的一生也算是善始善终、功德圆满了。

  17、福康安:字瑶林,傅恒第三子。初以云骑尉世职授三等侍卫。再迁头等侍卫。擢户部侍郎、镶黄旗满洲副都统。

  师征金川,以温福为定边将军,阿桂、丰升额为副将军,高宗命福康安赍印往授之,即授领队大臣。

  乾隆三十八年夏,至军,阿桂方攻当噶尔拉山,留福康安自佐。木攻喇穆喇穆,福康安督兵克其西各碉,与海兰察合军,克罗博瓦山;北攻,克得斯东寨。贼夜乘雪陟山,袭副将常禄保营,福康安闻枪声,督兵赴援,击之退。贼屯山麓,乘雨筑两碉,福康安夜率兵八百冒雨逾碉入,杀贼,毁其碉,上手诏嘉其勇。进克色淜普山,破坚碉数十,歼贼数百。又与额森特、海兰察合军,攻下色淜普山南贼碉,遂尽破喇穆喇穆诸碉卡,并取日则丫口。再进克嘉德古碉,攻逊克尔宗西北寨。贼潜袭我军后,福康安击之退。贼以距勒乌围近,屡夜出击我师,福康安与战屡胜。

  阿桂虑贼守隘不时下,改道自日尔巴当噶路入;檄福康安攻下达尔扎克山诸碉。再进,攻格鲁克古,率兵裹粮,夜逾沟攀崖,自山隙入当噶海寨,克陡乌当噶大碉、桑噶斯玛特木城石卡。再进,克勒吉尔博寨。阿桂令福康安将千人从海兰察赴宜喜,自甲索进攻得楞山,焚萨克萨古大小寨数百,渡河取斯年木咱尔、斯聂斯罗市二寨。再进,次荣噶尔博山。擢内大臣,赐号嘉勇巴图鲁。再进,至章噶。福康安偕额森特攻巴木图,登直古脑山,拔木城、碉寨五十,焚冷角寺,遂克勒乌围。

  阿桂令取道达乌围进攻噶拉依,分其军为七队,福康安率第一队,夺达沙布果碉、当噶克底、绰尔丹诸寨为木栅,断科思果木走雅玛朋道。进克达噶木碉二,阿穰曲前峰碉木城各二十。焚奔布鲁木护起寨。取舍勒图租鲁傍碉一、寨二,格什格章寨一,萨尔歪碉寨三,阿结占寨二。陟科布曲山梁,尽得科布曲诸寨。

  四十一年春,再进,克舍齐、雍中二寺。自拉古尔河出噶拉依之右,移炮击其寨。噶拉依既下,金川平。论功,封福康安三等嘉勇男。师还,郊劳,赐御用鞍辔马一。饮至,赐缎十二端、白金五百。图形紫光阁,赐双眼花翎。授正白旗满洲都统,出为吉林、盛京将军。授云贵总督。南掌贡象,自陈为交趾所侵,乞以馀象易炮。福康安谕以国家法制有定,还其象,不予炮。疏入,上深韪之。

  移四川总督,兼署成都将军。四川莠民为寇盗,号啯匪,命福康安捕治。逾年,福康安疏言盗已徐戢,陈善后诸事。

  擢御前大臣,加太子太保。召还京,署工部尚书。授兵部尚书、总管内务府大臣。

  四十九年,甘肃回田五等立新教,纠众为乱。授参赞大臣,从将军阿桂讨贼。旋授陕甘总督。师至隆德,田五之徒马文熹出降。攻双岘贼卡,贼拒战,阿桂令海兰察设伏,福康安往来督战,歼贼数千,遂破石峰堡,擒其渠。以功,进封嘉勇侯。转户、吏二部尚书,协办大学士。

  五十二年,台湾林爽文为乱,命福康安为将军,而以海兰察为参赞大臣,督师讨之。时诸罗被围久,福建水师提督柴大纪坚守。上褒大纪,改诸罗为嘉义,以旌其功。陆路提督蔡攀龙督兵赴援,围未解。福康安师至,道新埤,援嘉义,与贼战仑仔顶,克俾长等十馀庄。会日暮,雨大至,福康安令驻师土山巅,贼经山下,昏黑无所见,发铳仰击。福康安戒诸军士毋动。既曙,雨霁,海兰察已自他道入,师与会,围解。进一等嘉勇公,赐红宝石帽顶、四团龙补服。

  福康安既解嘉义围,令海兰察督兵追捕爽文,槛致京师;复得副贼庄大田。台湾平,赐黄腰带、紫缰、金黄辫珊瑚朝珠。命台湾、嘉义皆建生祠塑像,再图形紫光阁。疏请募熟番补屯丁,并陈善后诸事,要在习戎事,除奸民,清吏治,肃邮政,上悉从之。旋授闽浙总督。

  五十四年,安南阮惠攻黎城,孙士毅师退。上移福康安两广总督,诏未至,福康安疏请往莅其事。上奖福康安忠,谓:「大臣视国如家,休戚相关,当若此也。」惠更名光平,乞输款,福康安为疏陈,请罢兵,上允之。

  五十五年,福康安率光平朝京师,以获盗免罚总督俸。

  五十六年,廓尔喀侵后藏,命福康安为将军,仍以海兰察为参赞大臣,督师讨之,免罚公俸。

  五十七年三月,福康安师出青海,初春草未盛,马瘠,粮不给,督诸军速进。行四十日,至前藏,自第理浪古如绒辖、聂拉木,察地势,疾行向宗喀,至辖布基。诸道兵未集,督所部分六队,趋擦木,潜登山,夺贼前后二碉,歼贼渠三、贼二百馀,擒十馀。进次玛噶尔辖尔甲山梁,贼渠手红旗,拥众登,令设伏诱贼进,至山半,伏起横击,搴旗贼尽殪。进攻济陇,济陇当贼要隘,大碉负险,旁列诸碉卡,相与为犄角;乃分兵先翦其旁诸碉卡,并力攻大碉,缚大木为梯,督兵附碉登,毁垒。战自辰至亥,克其寨,斩六百,擒二百。捷闻,上为赋志喜诗书扇,并解御用佩囊以赐。

  六月,自济陇入廓尔喀境,进克索勒拉山。度热索桥,东越峨绿山,自上游潜渡。越密里山,攻旺噶尔,克作木古拉巴载山梁。攻噶勒拉、堆补木诸山,破甲尔古拉、集木集两要寨。转战深入七百馀里,六战皆捷。上诏褒福康安劳,授武英殿大学士。福康安恃胜,军稍怠,督兵冒雨进;贼为伏以待,台斐英阿战死。廓尔喀使请和,福康安允之。廓尔喀归所掠后藏金瓦宝器,令大头人噶木第马达特塔巴等赍表进象、马及乐工一部,上许受其降。师还,加赐福康安一等轻车都统畀其子德麟,授领侍卫内大臣,视王公亲军校例,置六品顶戴蓝翎三缺,官其傔从。复图形紫光阁,大学士阿桂让福康安居首。

  福康安初征金川,与海兰察合军讨乱回,同为参赞;及征台湾、定廓尔喀,皆专将,海兰察为参赞,师有功,受殊赏。上手诏谓:「福康安能克阳布,俘拉特纳巴都尔、巴都尔萨,当酬以王爵。今以受降班师,不克副初原。然福康安孝贤皇后侄,大学士傅恒子,进封为王,天下或议朕厚於后族,富察氏亦虑过盛无益。今如此蒇事,较荡平廓尔喀倍为欣慰。」阳布,廓尔喀都城;拉特纳巴都尔等,其渠名也。

  五十八年,疏陈西藏善后十八事,诏从之。

  安南国王阮光平卒,上虑其国且乱,命福康安如广西。福康安母卒於京师,令在任守制。福康安途中病,命御医往视。福康安疏言:「安南无事,乞还京师,冀得庐墓数日。」诏许之,加封嘉勇忠锐公。移四川总督。旋又率金川土司入觐。恒秀时为吉林将军,以采参亏库帑累民,命福康安莅谳,拟罪轻,上责福康安袒戚谊。复移云贵总督。方寒,赐御服黑狐大腿褂。

  六十年,贵州苗石柳邓,湖南苗吴半生、石三保等为乱,命福康安讨之。柳邓围正大营、嗅脑营、松桃三城,福康安师至,力战,次第解三城围,赐三眼花翎。福康安率贵州兵破老虎岩贼寨,诇得柳邓踪迹。和琳时为四川总督,将四川兵来会,攻满华寨,焚贼寨四十。柳邓入湖北,投三保,三保方围永绥,福康安督兵赴援。师当渡,贼筑卡拒守。分兵出上流,缚筏,纵民牧牛,设伏;待贼至掠牛,伏起,夺贼船,所缚筏亦顺流至,师尽济。攻石花寨,越得拉山战,杀贼甚众,令总兵花连布间道援永绥,师从之,战三日,围解。

  进次竹子山,贼屯兰草坪西北崖,以板为寨,树旗东南山阙;乃设伏对山,仍督兵若将自山阙入。贼来战,伏兵发炮,贼溃,退保琅木陀山;再进,克之。山西为登高坡,与黄瓜山对,分兵出五道,冒风雨克黄瓜山,焚寨五十六;攻蒩麻寨,夺大小喇耳山,焚寨四十。半生、三保悉众拒战,分兵攻雷公山,阻其援兵,击破西梁上中下三寨。再进至大乌草河,循河克沙兜寨、盘基坳山;战於板登塞,再战於雷公滩,贼屡败。取右哨营,渡河,於群山中越险,进克马蝗冲等大小寨五十。至狗脑坡,山益险,兵皆附葛藤,冒矢石,行陟其巅,破贼寨;再进,克虾蟆峒、乌龙岩。攻茶它,降者七十馀寨。上移福康安闽浙总督,进封贝子。

  再进,克岩碧山,焚巴沟等二十馀寨。再进攻麾手寨山,总兵花连布将广西兵克苗寨四十,赐貂尾褂。围高多寨,吴半生穷蹙出降。上官福康安子德麟副都统,在御前侍卫上行走。再进攻鸭保寨,鸭保右天星寨,为贼中奇险处,督兵自雪中求道,进取木城七、石卡五,克垂藤、董罗诸寨,赐御服黄里玄狐端罩。旋克大小天星寨。进攻木营,乘风雪夜进,拔地良、八荆、桃花诸寨。自平陇复乾州,尽克擒头坡、骡马峒诸隘,焚其寨三百。嘉庆元年,再进,克吉吉寨、大陇峒等寨。战於高吉陀,再战於两岔溪,屡败贼。贼袭木营,攻擒头坡,皆以有备败走。克结石冈,焚牧牛坪等大小寨七十。进克官道溪,再进攻大麻营石城,至廖家冲,夺山巅石卡。夜间,道出连峰坳,夺山梁七。上褒福康安,命赠傅忄互贝子。

  福康安染瘴病作,犹督兵进,五月,卒於军。仁宗制诗以诔,命加郡王衔,从傅恒配太庙,谥文襄。子德麟,袭贝勒,递降至未入八分公,世袭罔替。

  福康安受高宗殊宠,师有功。在军中习奢侈,犒军金币辄巨万,治饷吏承意指,糜滥滋甚。仁宗既亲政,屡下诏戒诸将帅毋滥赏,必斥福康安。德麟迎丧归,将吏具赙四万有奇,责令输八万。德麟旋坐雩坛视牲误班,降贝子。

  评注:说起福康安,相信大家一定都不陌生,在富察氏家族群星熠熠中,福康安无疑是最为闪耀的一颗。关于他,历史上留下了种种的疑问与争议,在这里,飘飘不打算再就他的身世作任何断言,但就福康安的一生来说,也很难下一个确切的评注。

  有人说,福康安一生百战百胜,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帅之才;也有人说是乾隆皇帝对他特殊照顾,并不是他自己有本事。有人说福康安为国家里过很多功劳,也有人说他不过是封建王朝镇压人民的刽子手。有人说他身为天潢贵胄却并不只会养尊处优,而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努力奋进;也有人说他倚仗尊贵的身份,枉杀忠臣,仗势欺人。有人说他是一代贵戚能臣,是满清全盛时期的代表人物;也有人说他挥霍无度,是清朝走向灭亡的推波助澜者。

  总之,关于福康安的一切似乎都存在着两面性。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物才能久久地吸引人们的视线和目光。无论争议多少,福康安终究成了清朝唯一的一位满族异姓王,给他自己也给他的家族带来了无上的光荣。

  当然,光荣过后的道路并不平坦,有人说,福康安是幸运的,虽然英年早逝,可他至少斯在了乾隆前面,因此才有后来至高的死后哀荣,如果不是这样,恐怕他的下场一定比和珅还要凄惨。因为对于嘉庆皇帝来说,和珅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贪官,癣疥之疾;而福康安却是时常僭越其上的心腹大患。

  如今看来,这种说法不无道理,福康安的死将富察氏推想巅峰,而由此又引发的则是不可回避的衰亡之路。

  家族人物——第六代

  18、惠伦:奎林子,明瑞无子,以为嗣,袭爵。自侍卫累迁奉宸院卿。嘉庆初,剿教匪湖北,自荆门、宜城逐贼入南漳山中,赐玉搬指、荷包;复逐贼至长坪,射贼渠,殪,馀贼兢集,中枪死,赐白金三千。

  评注:富察氏第六代的人物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但这位为国捐躯的惠伦却似乎还是承继了不少父祖前辈的精神。只可怜明瑞本人战死后本就没有子嗣,过继的儿子又是马革裹尸,看来这一支血脉中就是要断绝的了。

  19、丰绅济伦:福隆安子。初以公主子,命视和硕额驸品秩,授镶蓝旗汉军副都统、奉宸苑卿。四十九年,袭爵。累迁兵部尚书,领銮仪卫。嘉庆间,再坐事,官终盛京兵部侍郎。十二年,卒。子富勒浑翁珠,袭爵。

  评注:作为和嘉公主唯一的儿子,丰绅济伦是富察氏家族唯一一个与皇室有着直系血脉的成员,不过他的一生却并不算顺利,尤其是在嘉庆朝,嘉庆皇帝对于这位外甥并没有多少照顾,以至于丰绅济伦的后半生充满了惊悸与坎坷,也许这就是大厦将倾前的必然之路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