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绾为什么叛变背叛刘邦 历史上卢绾怎么死的?
趣历史 2013-07-02 15:13:11 卢绾

  导读卢绾,作为汉高祖最信任的童年伙伴,最后的异姓王。这个自己最信任最亲密的小兄弟,居然也会起来造反。这是刘邦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起初卢绾反事汉高祖刘邦打死也不会相信,这个打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竟然会背叛自己,如果是自己的手下人讲出来,他一定会认为是嫉妒,是诽谤。然而这个消息是来自陈希的一个副将,所以刘邦不得不产生怀疑。

  汉十二年的时候,刘邦正南征英布,正受了箭伤,好几个月起不了床。刘邦怀疑自己命不久矣,所以他对很多人很多事都开始有些怀疑。

  当刘邦平定天下后,定都咸阳。这时的刘邦志得意满,已经感到天下没有人可以与之为敌了。不过为了避免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转手他人,还是听从了娄敬、张良等人的劝告,把六国贵族移居咸阳,既可削弱东方六国的反对力量,又增加了防御匈奴的军队实力。

  此外,韩王信所封的疑川郡,“北近巩、洛,南迫宛、叶,东有淮阳,皆天下劲兵处,”再者,韩王信本人也是个勇猛异常的人,“乃诏徙韩王信王太原以北,备御胡,都晋阳。”这是汉六年的事。此时在汉朝的北方边境,还有赵王张敖,是刘邦的女婿,燕王卢绾,是刘邦自小的好朋友,二哥刘仲也被封为代王。可以说,刘邦想用自己的亲信集团构筑起防御匈奴的坚固堡垒。

  然而保垒多数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首先是有韩王信的背叛。韩王信曾经跟张良一起打下了韩国,后来又从项羽的手中夺了回来,于是才被刘邦封为韩王。后来把他安排在北边赵国北部抵抗匈奴,结果是屡败屡战,最后敌人实在太强大,韩信只好妥协求和,然而遭到了汉庭的强烈遣责。于是韩信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投降了匈奴。韩王信亡入匈奴后,他的部将王黄、曼丘臣等立故赵王的苗裔赵利为王,继续率领着韩王信的余部与汉庭作对。刘邦曾经亲自带兵去讨伐他们,但却在白登遭到了包围,险些命丧北国。这是汉七年发生的事。

  韩王信投降后,不争气的二哥刘仲也抵抗不住匈奴的进攻,逃跑了。于是,从平城回来后,刘邦又封自己的爱将陈希为列侯,以赵相国将监赵、代二国的边防部队。

  当他路过张敖的地盘时,还特地去看望自己的女婿,对他倒也十分孝顺。只是后来听说他的大臣们,像贯高、赵午这些老头子,居然认为自己对他们的主子不够礼貌,而曾经多次动了杀机想谋害于他。这是在汉九年时贯高的仇家揭露的。这一年,张敖被取消了王位。爱子刘如意被立为赵王,周昌被封为赵相。

  然而就是这个周昌的到来,使得陈希也背叛了汉朝。

  事情是这样的。据说陈希在当年是坚守汉中的主要将领,当刘邦东征项羽时,根据地关中有太子和萧何治理,而当时还有北方未有征服的三秦将领章平是个巨大的威胁。陈希便是刘邦留下来镇守老巢的名将。现在关中的威胁已经没有了,把他用来监赵、代边兵,算是把好钢用在了刀刃上。

  而陈希也是个崇拜信陵君的人,也喜欢结客养士。当他被委以重任后,这种爱好仍然是没有更改的。不过在张敖在时,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可能觉得陈希有乃父张耳之风,所以二人倒也相安无事。而到了刘如意来时,周昌主持赵国政务。周昌却看不惯陈希的这种作为。

  “豨常告归过赵,赵相周昌见豨宾客随之者千馀乘,邯郸官舍皆满。”周昌觉得这种情况是个不好的苗头,再加上陈希多年带兵在外,恐怕会生一些事端出来。于是当陈希回到代国时,周昌便连夜向刘邦报告了这个情况,引起了刘邦的高度重视。因为张敖事件就是个先例,就因为张耳的那些门客的煽动,刘邦就差点做了刀下冤魂,所以刘邦对臣下养门客这种事情也有点提防了。于是刘邦便命人调查陈希在代地的宾客的财产情况和其它一些不法事件,都牵连到了陈希。于是陈希感到有些紧张,便派人跟王黄、曼丘臣等人联络。

  汉十年七月,刘邦的父亲死了,刘邦通知陈希回来参加太上皇的葬礼。但君臣之间已经有了嫌隙,陈希称病不敢回来。这时逃入匈奴的韩王信派王黄来游说陈希,于是陈希就自称为代王,与王黄等人一起造起了刘邦的反。

  汉十一年,刘邦征兵讨伐陈希,但是没有多少人愿意随从。包括淮阴侯韩信和梁王彭越等人,都没有参加讨伐陈希的行动。刘邦自个亲自去了一趟赵国,在周昌的协助下,随便找了个四个人出来带兵,封他们为千户侯。当时有人抗议,说跟随你一起打天下的那些功臣们都还有没有获得封侯的,这四个破落户子弟,有什么功劳值得封侯的呢?刘邦的回答是:“陈豨反,邯郸以北皆豨有,吾以羽檄徵天下兵,未有至者,今唯独邯郸中兵耳。吾胡爱四千户封四人,不以慰赵子弟!”

  而当时,还有一个人,带兵攻打代国的东北部。他就是刘邦最亲密的童年伙伴,现在的燕王卢绾。当天下人都抛弃了我这个皇帝时,还有一个人对我不离不弃,这个人就是好兄弟卢绾啊!这让刘邦大大的感动了一把。不仅如此,卢绾还派使者张胜出使匈奴破坏陈希与匈奴结盟。使得陈希对他极为不爽。

  如果是刘邦与卢绾一块把这场仗打完,一齐灭掉了陈希的话,也许就没有后来那些事发生了。偏偏这个时候南方的英布也造起反来,这个人还非得刘邦亲征不可。于是北方战场就留樊哙、周勃等人带兵处理了。

  汉十二年冬,樊哙的兵斩杀了陈希。陈希的一个副将投降了。然后这个降将向汉朝报告了一个秘密:燕王卢绾曾经派他的部下范齐与陈希通谋。

  刘邦听到这个消息后,又是如何处理的?

  其实范齐之事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一件事。但寻着范齐之事可以隐约摸索出一条关于燕王卢绾谋反的事情出来。

  据樊哙的人向刘邦报告,说樊将军在北方已经斩杀了伪代王陈希,陈希的一个裨将投降了,然后报告了一个秘密,就是燕王卢绾曾派出一个叫范齐的使者到陈希那里,劝说陈希长期游荡,连兵不要决战。然后燕国与代国间就靠着这种亦战亦和的均势,互相保持彼此的地位。

  当刘邦听说了这件事后,感到很怀疑。卢绾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是陈希的副将诬陷他?还是范齐这个人在从中作梗?或者是樊哙有意在搞小动作?当初让樊哙与卢绾一起去打臧荼,结果卢绾封了王,而樊哙只是列侯,是不是樊哙在嫉妒呢?

  为了弄清这些问题,刘邦决定把卢绾叫来问个清楚。

  卢绾与刘邦父辈时就非常要好,他们二人又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当他们出生时,乡亲们都纷纷牵羊送酒来祝贺。后来他们长大后,又一起读书,也非常要好,于是乡亲们又再次持羊酒相贺。在刘邦还是布衣时代,曾有逃避官吏的事情,卢绾总是跟随在刘邦的身边。后来以宾客的身份跟随刘邦起兵,并一起入汉中,被封为将军,经常侍卫于朝。后来又长期以太尉的身份跟随刘邦一起反击项羽,被封为长安侯。在汉五年春的诸侯王劝进中,卢绾以太尉长安侯的身份,与诸侯王,还有博士叔孙通一起尊立刘邦为皇帝。后来燕王藏荼反,卢绾民樊哙带兵平定,臧荼投降,八月,卢绾被封为燕王。

  据说这个时候,刘邦的父亲太上皇刘太公正好死了,刘邦让卢绾回来参加父亲的丧事。但卢绾称病,不肯来。

  于是刘邦又派出了第二批使者。这第二批使者中,一个叫赵尧,是当朝御史大夫,一个是辟阳侯审食其。

  在这个特殊时期,刘邦派出的这两个人物也是比较特殊的。

  御史大夫赵尧,在朝中是文臣,他不像他的前任周苛、周昌兄弟那样是带兵的,历史上没有记载赵尧取得这个身份后有什么带兵的事,而且之前他也是以侍御史这样的文职升为御史大夫的。他的升任,主要是为了填补周昌出任赵相后的空缺,而周昌的出任赵相,则主要是为了完成刘邦的特殊使命——在自己百年之后,保护赵王刘如意不要受到吕后等人的伤害。而这事后的主谋者便是赵尧。所以,从那以后,刘邦便把他当心腹看待。刘邦派他出使,可以看出刘邦想以和平方式处理卢绾的意愿。

  而辟阳侯审食其呢。这个人长期伺侯在吕后身边,一向是吕后最宠幸的人,也是刘邦夫妇身边最受宠幸的人物之一。作为同乡和长期的侍中同事,他与卢绾的关系也应该是极亲近的。他的出使也主要不是用武力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但我感觉他更多的是代表了吕后方面对卢绾的摸底。因为刘邦当时正处于疾病状态,而有遭遇了多起功臣叛乱之后,已经变得非常多疑了。江山眼看就会轮到吕后母子来掌控,卢绾作为丰沛集团中地位最高也最有实力的一员,如果他是支持太子刘盈的话,对于吕氏及未来的孝惠帝来说,就是一个坚强的支柱。否则,他的危险就一点也不亚于韩信、彭越、英布等人。审食其的出使主要便是摸清卢绾倒底是否对其有利,以便对其采取措施。

  当二人到了燕国后,便开始作卢绾的思想工作,并对卢绾身边的人展开了广泛的调查。

  绾愈恐,闭匿,谓其幸臣曰:「非刘氏而王,独我与长沙耳。往年春,汉族淮阴,夏,诛彭越,皆吕后计。今上病,属任吕后。吕后妇人,专欲以事诛异姓王者及大功臣。」乃遂称病不行。其左右皆亡匿。语颇泄,辟阳侯闻之,归具报上,上益怒。

  《史记·韩信卢绾列传》

  这段史实描述了卢绾当时作为惊弓之鸟的心情,也暴露出他前述派遣范齐结交陈希的动机。对于汉朝诛韩信、彭越等人,卢绾是持否定态度的,并有种物伤其类的悲惧心情在里面。他这样讲其实就是把自己排在了与韩信、彭越、英布等人的队列中,辜负了刘邦对他的一番厚爱。

  诏曰:「燕王绾与吾有故,爱之如子,闻与陈豨有谋,吾以为亡有,故使人迎绾。绾称疾不来,谋反明矣。燕吏民非有罪也,赐其吏六百石以上爵各一级。与绾居,去来归者,赦之,加爵亦一级。」诏诸侯王议可立为燕王者。长沙王臣等请立子建为燕王。

  《汉书·高帝纪》

  在《汉书》的记载中,高祖刘邦曾说过对卢绾是爱之如子,并不相信他会与陈希通谋,所以才会一再派人迎卢绾回朝。现在卢绾一再称病不来,便无形中默认了他谋反的事实。不过更主要的,还是他看穿了吕后的心思,却又要站在吕后的对立面,所以吕后也容不得他。于是经审食其一报告,刘邦便勃然大怒,而另一个异姓王长沙王吴臣则赶紧讨好刘邦,劝立皇子刘建为燕王。

  在这里,我们只看到了刘邦在盛怒之下作出了撤消卢绾燕王的决定,但并没有看出他要对卢绾动武。当初其他异姓王谋反时,刘邦都不是一下子就痛下杀手的,对燕王臧荼,投降了就饶过他了,对楚王韩信,只是把他降封为侯,对韩王信,则是派柴将军劝降,对梁王彭越,是贬为庶民。作为卢绾这样一个特殊的亲幸人物,降为侯或者贬为庶民,也是很有可能的。应该不会严重到要置之死地的地步。

  但是不久,又出同了另外一件事,使得刘邦下定了决心要对卢绾动武。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张胜之事

  最终让汉高祖刘邦坐实卢绾谋反案的,是匈奴降者的证词。匈奴投降过来的人暴露了故燕王的使者张胜,现在流亡在匈奴,正为卢绾联络匈奴。居然敢联合外族来反抗我!刘邦被这一事件给彻底激怒了。

  张胜出使匈奴的事情,是卢绾病急乱投医,临时派出的使臣吗?不,张胜联络匈奴是很早就有的事情。早在陈希叛乱的时候,为了阻止陈希与匈奴人联合,卢绾就派出了张胜作为燕国使臣,去破坏伪代国与匈奴的联盟。当时伪代王陈希派王黄出使匈奴,想联合匈奴的力量一起对抗汉朝,而张胜此行的任务,就是要告诉匈奴,说代国已经被打跨了,以此来打消匈奴人的兴趣。

  张胜带着这样的使命去了匈奴,然而,事情后来发生了变化。因为张胜在匈奴遇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改变了他的想法。

  这个人便是前面提到过的故燕王臧荼的儿子臧衍。臧衍自从燕国被卢绾打败后,便流亡在匈奴,其父臧荼投降汉朝后,下落不明。所以臧衍对汉王朝是颇有几分怨恨的。

  当臧衍遇到张胜之后,对他说了这样一段话“公所以重於燕者,以习胡事也。燕所以久存者,以诸侯数反,兵连不决也。今公为燕欲急灭豨等,豨等已尽,次亦至燕,公等亦且为虏矣。公何不令燕且缓陈豨而与胡和?事宽,得长王燕;即有汉急,可以安国。”

  张胜这个人应该是臧荼原来的部下,因为是个匈奴问题专家,所以当卢绾王燕的时候,再次被委以重任,为匈奴问题顾问,并被派遣出使匈奴。臧衍与张胜的相遇,应该不是偶然的。我怀疑其中一方是已经蓄谋已久,主动接洽了另一方。或许臧衍的意思便是想挟燕、代以自重,在匈奴得到冒顿单于的重用。或者就是可借匈奴之力复仇复国,求其次也不失封侯富贵。

  而张胜对汉王朝也并不是忠心十足的,那个时代,士人们考虑的主要还是富贵,所谓忠义,也只是各为其主。因为他们的命运多半是与他们的主公共浮沉的。臧衍一语道破了这一点。燕国之所以久存,完全是因为诸侯王们的谋反此起彼伏,让皇帝没有时间顾及而已,一旦击破代国,则有唇亡齿寒之虞。燕国被灭,则张胜也将变为亡国虏了,哪里还有富贵可享?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就是与代国和匈奴连和,不要把陈希逼得那么急。这样,在宽松的环境下,可以长期称王燕国,就算汉朝要来平叛,有匈奴和代国的援助,也足以保持安定了。

  张胜信以为真,于是反而令匈奴帮助陈希攻打燕国。

  张胜以为然,乃私令匈奴助豨等击燕。燕王绾疑张胜与胡反,上书请族张胜。胜还,具道所以为者。燕王寤,乃诈论它人,脱胜家属,使得为匈奴间,而阴使范齐之陈豨所,欲令久亡,连兵勿决。

  《史记·韩信卢绾列传》

  张胜这样做,并没有与燕王商量过,完全是自作主张的行为。结果燕国的灭代之策便成了扶代之计。于是卢绾认为张胜背叛了自己,便上书给刘邦要诛灭张胜九族。这件事情刘邦是知道的,而从那时起,张胜便成了汉朝庭的通辑要犯。

  张胜回到燕国后,向卢绾解释了他这一行为的理由,于是卢绾也明白了张胜的苦衷,便以其他人代替了张胜的家属,以张胜出使匈奴,以范齐出使代国,燕、代、胡三家正式结盟。

  当刘邦了解了这一切后,知道了卢绾原来是早有预谋的,所谓的诛张胜九族原来只是李代桃僵的欺君之谈。原来背地里却与匈奴与代国暗中勾结得这么紧,想干什么呢?亏我一直把他当好兄弟看待,竟然是如此的对待我大汉朝,留着他简直是个祸害。

  于是,刘邦便派遣相国樊哙出击卢绾。卢绾听说刘邦生病,带着他的家属、宫人、亲信等共数千骑,在长城下等候,希望刘邦病愈之后,亲自入长安谢罪。然而四月刘邦驾崩,卢绾遂带领众人逃亡到匈奴。匈奴封他为东胡庐王。一年后死于匈奴,卒年六十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