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传》系列策划人物篇:宫廷浮世绘
趣历史 2013-07-15 19:53:38 华妃 年羹尧 甄嬛 雍正

  电视剧《甄嬛传》人物介绍

  宫斗剧的收梢必然是凄凉,最花团锦簇的繁华只是对凄凉的注脚。最好的宫斗剧永远都是烟花效应,给观众看最精致的服饰最美好的人物,灿烂光华到极致,然后再让那些美好慢慢的静寂与终结。眼花缭乱之后,一丝丝无奈和悲悯油然而生,挥之不去。如果没有了这种凄美的意味,只把宫斗剧做成糖衣蛋糕的表面浮华与闹剧,变成言情戏码,那么自然留不下可回味的意向与内涵,这就是曾经《金枝欲孽》与《宫心计》的区别,也是《甄嬛传》与时下大多数招牌制造的所谓宫斗剧的区别。一部好的宫斗剧,必然有如下几个特色:内容通俗而道具严谨;人物张扬而风格内敛;情感现代而风格古典。《甄嬛传》如纳兰词,足够浅白却又不失回味悠长,终于把一个最言情不过的宫斗故事,演出了正剧的样范来。

  人物之惊鸿瞥

  开篇,繁花如锦,青春无双,声势浩大的选秀,虽不是严守史诗剧样的严谨,却也有着正剧必备的大气势,亭台楼阁,服饰规矩,《甄嬛传》只是个开场,就俨然压住了大场面的阵脚,从众多古装剧千篇一律的影楼装小家子气中脱颖而出,显出真正精致考究的范儿来。只是,观众还没等在皇家气派的奢靡中转够了眼珠,看全了莺莺燕燕,故事却已经开始了杀机四伏,血肉横飞。七十余集的大制作,只头二十集,已将后宫一干佳丽宿命注定,人物刚刚齐整,已经争斗炙热,你死我活。有浪漫,更多是血腥,有温情,更多是冷酷,有妙语,更多是机锋,有华丽,更多是惨烈。在这样步步惊心的故事中,女人与男人,女人与女人,擦出耀眼火花,迸出鲜明性格,哪怕一个配角,也会精致到过目难忘。

  甄嬛(孙俪(微博) 饰) 人生若只如初见

  网友对甄嬛有一个最精炼的评价:“我相信爱情,我不相信爱情了,我又相信爱情了,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一个女人十余年的时光中,已经从阳光变成阴霾,从清纯变成干练,纵然最后甄嬛成了最大赢家,依然没有乐趣可言。人生若只如初见,如二十集之前的青春和美好,如倚梅园中浪漫的邂逅,如“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痴心,如“四郎”的亲昵与旖旎,如惊鸿舞的粉妆玉琢,那时甄嬛的心机是自保的,心态是阳光的,爱情是渴望的,整个宫中虽有血腥与狰狞,孙俪版甄嬛却是仍然相信未来的美好与期待。只是后来,这种期待随着一次一次的打击,最终成为最大的恨与遗憾。

  选择孙俪做主角甄嬛,是仅次于陈建斌版雍正的第二大角色争议,对于习惯了宫斗=言情的观众来说,孙俪未免不够青春偶像。不过这种争议在十余集后,甄嬛开始展露个人才华时渐渐消失,孙俪用自己的演技让观众习惯了另一种角度的后宫宠妃形象。孙俪有一种大气的美,这种大气越到后来越展现得力压群芳,如果说开篇不肯进宫的小情绪阶段还有着几分扭捏,那么在爱上帝王之后,那种幸福的情感味道则演的丝丝入扣,急中生智进退决断的魄力也初见端倪,更为难得的是,在这样的机锋相对中,孙俪仍然演出了小女人的温馨感觉,和华妃的斗智斗勇完全表现出另一种“张扬”,因此聪明虽然外显,却又拿捏有度,仍然保存着恋爱中的女人的温柔一面。对安陵容和沈眉庄也有姐妹情娇憨的一面。孙俪用自己的演技,游刃有余地诠释出了甄嬛性格上的丰满,不显宫斗剧女主角套路化的一心向善甚至弱智化,很多地方都给观众看这个女人不断成长不断挫折中的越战越勇。到最后,当甄嬛权倾天下的时候,那个最初梳着被网友戏称为“米老鼠发型”,时不时还会卖萌撒娇的小女人彻底消失了,甄嬛感情破碎的几大关键之处,都被孙俪演得惊心动魄与催人眼泪。

  雍正(陈建斌饰) 却道故人心易变

  《甄嬛传》中的雍正真正爱过谁?也许从本质来说,他谁都不曾爱过,只是自己给自己加诸了一个可以自恋的幻象,然后用这个幻象去套他以后宠幸过的所有女人。所以,当那些爱着他的人一个个转为恨他畏他背叛他的人时,他孤独,却咎由自取。正如纳兰词中那句: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前二十集中,他对甄嬛的宠幸固然看着体贴温柔,令人感动不已,但是对宫廷中明争暗斗的处理手段上却又显得无情而不可捉摸,感情与政治的权衡让这份爱情从开始最美好的时候也充满了不确定因素,轻巧一句话就可以对甄嬛的疑心更是给后来甄嬛失宠家破人亡做了最大铺垫。

  整部《甄嬛传》争议最大的便是雍正皇帝这个角色,陈建斌的加盟基本上摧毁了观众对这部剧偶像言情上的期待。这也许是他继曹操之后,又一个最受争议的角色。在“那些年,雍正很忙”的一干宫廷剧中,陈建斌版雍正是年纪最大的一个,有意思的是,居然也是最像雍正历史原型的一个,因此导演郑晓龙直截了当说,就是为了还原一个真实的宫廷场景,让那些梦想着穿越回古代的女孩子面对现实。也因此,《甄嬛传》的电视剧完全摒弃了原著中皇帝“总裁文”的偶像特征,变成真正帝王架势,陈建斌版雍正多疑又无情,绝对自私,也绝对冷酷,面对政局斡旋的缜密远甚于面对后宫的温情,这样的皇帝注定演不出花前月下的缠绵,展现的更多是宫廷内斗的阴暗和残忍。也就无怪观众评价,《甄嬛传》的宫斗戏远比感情戏出彩。

  华妃(蒋欣(微博)饰) 此情已自成追忆

  华妃这个角色,很难不让观众去和《金枝欲孽》中的如妃做比较,同样是与皇后争宠斗狠的宠妃角色,同样是张扬跋扈不能容人,也同样在残酷的宫斗中成为最先被推倒的大树。但是华妃又和如妃不同,她缺少手腕,也缺少拢人的才能,只是一味逞强害人,以她个人的心机,不仅远非甄嬛的对手,连皇后的手段都没有,之所以能够在宫中风头无两,主要还是依靠着皇帝的宠幸与哥哥的战功,而她又没有容人之量和内敛之明,因此当哥哥年羹尧失势之后,以往积累的人怨便一股脑被清算。也许因为她实在是坏得全无头脑,又是剧中唯一对皇帝保持了一往情深的痴情的女人,因此当结局得知自己一直被愚弄和欺骗时那片伤感和绝望,仍然深深打动了观众。

  从木婉清到华妃年氏,蒋欣的角色虽然都是配角,却光彩得令人过目难忘。华妃个性张扬,但性格稍嫌平面,蒋欣在这个角色中也更多是展现她的争宠一面,而少了对心机的刻画,于是,这样的华妃张牙舞爪,心狠手辣,带着锐气,却没有霸气,虽然坏事做尽,却也傻得可怜,无法令人痛恨到底。华妃的形象装扮在整个美女如云的诸多角色中也是令人眼前一亮,蒋欣准确地将华妃诠释成一个骄狂成性的小女人,从开篇赐“一丈红”的狠,到暗害眉庄的阴,再到冲撞皇后的狂,处处张扬身份与受宠,这样的傲慢之后,再看她被冷落后的悲凉,想为哥哥求情被拒的彷徨,得知自己不孕原因后的绝望自杀,两下对比极为强烈,蒋欣也到位地表演出这种对比强烈。有了华妃这样的热闹,整部剧才斗得过瘾,当华妃死后,虽然甄嬛仍然有和皇后的终极PK,但已没有当初的高潮与亮点。

  皇后(蔡少芬(微博)饰) 谁念西风独自凉

  从《金枝欲孽》开始,宫斗剧就形成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宠妃永远是第一个被枪打的出头鸟,皇后永远是深藏不露的腹黑大BOSS。想想也是,能够做到皇后的位置,虽然不得宠但也地位屹立不倒,自然有其独到的权衡之术,也自然是深受皇帝信任之人。皇后母仪天下,自然有其端庄样范,凡事处理都和一般嫔妃争宠境界不同。《甄嬛传》中的皇后也同样如此,看起来心淡如水妇德齐备,对太后毕恭毕敬,对皇帝温存端庄,坏也坏得不留痕迹。《甄嬛传》中最精彩之处是主人公的大起大落,皇后的设局都是点到为止,用挑拨离间来制造事端,但最终她也难逃因果报应,争斗不成反而往日阴谋败露,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

  蔡少芬的皇后延续了正室范儿的端庄,神态举止间的大气和庄重只有后来的甄嬛压得住,蔡少芬版皇后始终有一种华丽而冷漠的态度,说温柔也是说阴险也是,带股子捉摸不定。可以说,蔡少芬对这个角色的把握游刃有余,相当轻松的感觉。平时的温文尔雅中,也有面对别人的孩子一瞬间心态失控的落泪,也有面对皇帝临幸的受宠若惊,也有掌握嫔妃命运时一点点显露出的老虎发威,而废后一段更是难得的感情大爆发,一扫几十集下来的温吞态度,转为压抑多年的情绪流露,从皇后的身份一路滑落到一个失意女人的身份,身为帝王家的女人,便注定是这样可恨复可怜的矛盾

  十七爷(李东学(微博)饰) 不辞冰雪为卿热

  《甄嬛传》中绝佳五好男人非果郡王莫属,不仅高富帅,而且忠贞不渝,为所爱女人可以以命相许。尽管因为剧情改动,他与甄嬛的相知相恋未免显得有些仓促,铺垫不足,但他与甄嬛造化弄人的悲剧恋情还是打动了很多观众的心。甄嬛初恋的所托非人,愈加衬托出这段绝世之恋的弥足珍贵,果郡王的痴情成就了甄嬛爱情故事的最感动人物。

  李东学与孙俪的情侣戏无疑要比陈建斌和孙俪的情感戏搭调很多,有了言情故事的俊男靓女配,如果雍正由一个同样魅力十足的偶像明星去演,以雍正这个角色本身的性格张力和与甄嬛爱恨交织的孽缘,很有可能抢走果郡王的风头,而现在这样的搭配,倒是更好成全了甄嬛的真爱。果郡王的完美令演员少有发挥余地,但是李东学还是在突出果郡王的风流倜傥和细心体贴上做足了功课,让这个温柔好男人当得起“绝爱”的分量足够感动观众。

  沈眉庄(斓曦(微博)饰) 晚秋却胜春天好

  沈眉庄的出场令观众心水一片,甚至有网友高呼她才是后宫中最美的妃子。的确,这个外表柔弱内在刚毅的女子,不仅性格讨人喜欢,而且为人处世也如菊花高洁淡雅,不仅聪慧而且气质出众,演员除了本身说话声调被质疑外,对这个角色的诠释几乎无可挑剔。沈眉庄的爱恨表现含蓄却又鲜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悲剧宿命,对她来说只是一段心死的婚姻,而此后她便洁身自好刻意疏远皇帝,转而去追求属于自己的真爱,君子坦荡荡的大气和坚强。

  斓曦可以说是最受原著派认可的角色之一,她本身的温润外表恰到好处的表现出沈眉庄的大家闺秀气质,而对这个角色的外柔内刚的表现也发挥得淋漓尽致。沈眉庄的个性其实并不突出,缺少戏剧化的情绪表现,因此对于演员来说本是很容易被路人化的,然而因为演员本身的气质突出诠释得当,反而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斓曦版的沈眉庄不造作不夸张,不论是蒙冤受屈还是移情别恋,都做到了光明磊落宁折不弯,尽显大气风范。

  安陵容(陶昕然(微博)饰) 一片痴心画不成

  《甄嬛传》中最精彩的女子不是甄嬛,也不是华妃,而是安陵容。套用一句名言:好女人们都是相似的,坏女人们却各有各的不幸。正是有安陵容这种既可恨又可怜的角色,整部故事中的环肥燕瘦才显得如此与众不同,才显得各有特色,《甄嬛传》的故事才有别于普通宫斗剧,显得丰满充实。从好姐妹到死对头,从不受宠到权贵身,安陵容不择手段不计后果的争宠之路,从开始就透着浓浓的自卑和自怜,前二十集她从感恩到隔阂,从猜忌到背叛,只是隐隐约约,却已草蛇灰线,让人看得出她的野心和欲望。

  安陵容开篇的刘海扮相并不美丽,看起来又憔悴又不显五官,但到了得宠之后,刘海梳上去之后,整个容貌都变了一个人似的,现出光彩本色来。陶昕然本身容貌素淡清新,却在开篇几乎被厚重的齐刘海和化妆掩盖了天生丽质,也正因为此,那种寒酸小家子气和怯懦不讨喜的气质才得以表现出来。在赐死妙音娘子的一段中,楚楚可怜才被一种阴冷的狠劲所替代,后来扮可怜中时不时露出锋芒,让人心生寒意。原著中安陵容是个痴情女子,为了暗恋的男人宁愿不受宠幸,也因为甄嬛的干预而彻底与之决裂,而在电视剧中只是让安陵容为了固宠而算计一切,只是强调了她自卑身份引发的姐妹隔阂,因此显得更为阴暗扭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