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刘彻的母亲是谁? 刘彻母亲王娡简介
趣历史 2013-09-09 10:35:28

  汉武帝刘彻,是汉朝的第7个皇帝。刘彻的父亲是汉景帝,就是汉朝“文景之治”中有名的汉景帝。汉景帝的母亲是汉文帝的皇后窦太后,汉景帝在位16年,公元前141年去世。

  汉景帝去世以后,公元前141年,汉武帝刘彻即位。

  汉武帝刘彻的母亲叫王娡,王娡入宫之前本来已经与一金姓人家结婚,并生下一女。后来王夫人的母亲偶遇一位相士指点,称其女儿将来要富贵,恰在此时,时为太子的在民间选美,于是王娡的母亲就亲自出面,软硬兼施与金家退婚,然后撺掇王娡前去参加选美,结果入选,当上了刘启的姬妾,而且刘启的宠幸。公元前156年,刘启继位,也就在这一年刘彻降生,虽然刘彻是王娡惟一的男孩,但在兄弟却排行第九,但是因为他的降生颇有点离奇色彩--据说王娡怀胎的时候,曾做了一个太阳钻入怀的梦,令刘启为惊喜,认为是极祥之兆,说明不但要生儿子,而且还要生一个将来会有作为的儿子,而且刘彻的降生被视为新帝登基的吉兆,于是汉景帝刘启很快就将王娡擢升为美人,而美人是当时后宫地位仅次于皇后一级的。

  在刘彻四岁的时候,汉景帝刘启封自己的长子刘荣为太子,刘彻则封为胶东亲王。第二年,刘启废结发妻子薄氏,汉王朝的皇后空缺。照常理,继任的无疑应该是太子刘荣的生母栗姬。栗姬模样出众,而且一连为汉景帝生下了三个儿子之多,自然是汉景帝后宫极得宠的一个,加上她的长子刘荣被封为太子,她本人离皇后宝座也仅有一步之遥,在后宫的风头更是一时无两。然而作为皇帝的女人,她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嫉妒,而且是毫不掩饰的嫉妒。

  当时汉景帝同胞长姐馆陶公主刘嫖作为窦太后的亲生女儿、汉景帝刘启的胞姐,自然是汉王朝当时最有影响力的女人之一。而在汉景帝刘启的后宫里,数不清的宫娥美女们都希望自己能够被皇帝看,从而脱离普通宫女身份进而成为妃嫔之一。因此,她们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馆陶长公主,纷纷向她赠送金钱礼物,希望她能够为自己在皇帝面前加以推荐。而馆陶长公主则觉得这是一件一举三得美事--既讨好皇帝弟弟,后宫得宠的妃嫔又欠了自己的人情,自己还实实在在地赚了一笔,何乐而不为呢?可是,孰不知,她的这一举动让栗姬对自己不满,她恨透了馆陶长公主与狐狸精们沆瀣一气的行径,人前背后也不知道咒骂过多少回了。

  而蒙在鼓里的馆陶长公主却相了栗姬的儿子刘荣,想把自己的宝贝女儿陈娇嫁给刘荣做太子妃,这样一来,不但能与未来皇后化敌为友亲上加亲,更能让自己的女儿成为以后的汉国母,自己的荣华富贵就更是登峰造极牢不可破了。

  不料,馆陶长公主的美梦却被栗姬击了个粉碎,栗姬蠢笨得一门心思都钻在冲天醋劲里出不来了。面对馆陶长公主的提亲不但竟一口回绝,而且还摆着一副准皇后的架势,狠狠地嘲弄了馆陶长公主一番。

  馆陶长公主长了这么,还从来没受过如此礼遇,内心的愤怒自不用说了,一天,她见到胶东王刘彻的母亲王娡时,便将这件事向王娡说了。颇有心计的王娡听了馆陶公主的话后,忙谄媚说:栗姬可真是没有眼光,您去提亲她还不肯?我要是她呀,不用等您开口,自己早早地就主动去向您提亲了。馆陶公主一听,于是立即接口说:既然您看得上我家阿娇,不如我就把她许配给胶东王吧!

  精于世故的王娡忙不迭地就应承了。当王娡见了汉景帝时,就说起长公主愿结儿女姻亲。汉景帝觉得阿娇长刘彻数岁,似乎不合适,所以就没有答应。于是王娡又请来长公主,希望她去向景帝求亲。而长公主则索性带着女儿阿娇一起入宫。

  长公主把刘彻抱在膝上,抚摩着他的头,开玩笑一般地问道:你想不想娶媳妇?刘彻生性聪明,对着长公主嬉笑无言。长公主又故意一一指着宫女们问刘彻:让她们给你做媳妇,你愿不愿意?刘彻一概摇头拒绝。最后长公主指着阿娇说:那么,阿娇行不行?刘彻嬉笑着回答:如果能娶阿娇为妻,我一定造一座金屋把她藏起来。汉景帝想刘彻年纪,惟独喜欢阿娇,概是前生注定姻缘,不如应允了吧,于是就认可了这门婚约。长公主与王美人,彼此更加情好关系深,两人就私下计议,怎样把栗姬母子除去。

  从此以后,只要见到汉景帝,长公主就不停地在弟弟面前揭栗姬的短、不停地推荐新晋美女,在她的作用下,这些美女一时间受宠的程度远远超过了栗姬。面对这样的情形,自认为应该是后宫之首的栗姬怨气更盛,醋劲愈发地汹涌,做出了很多失控到愚蠢的举动来。这正馆陶公主的下怀,她抓住栗姬的每一个疵漏,每天都向汉景帝做汇报。尤其对栗姬向宠姬们吐唾沫、派侍者诅咒她们这一点更是不放过。

  汉景帝这时早已被众多新鲜美女迷得七颠八倒,怎么能够容忍年长色衰的栗姬诅咒自己的新宠呢!只是碍着栗姬是太子之母,一时还不便发作。一天,汉景帝打算试探一下栗姬,就故意对她说:你看,这满宫的孩子,虽然都是亲王公主,其实都是幼子弱女。我百年之后,我们的儿子继了位,你成了太后,可一定要代我好生照料这些年幼的孩子们。可是栗姬一听景帝竟在自己面前一个劲地护着那些妖精和她们的孩子,她禁不住又吃起醋来,于是一声不吭,而且还转过脸去不看景帝,这让景帝很恼火,虽然他当时没说什么,其实心里已经有了废栗姬的想法。

  馆陶公主更是不住地在汉景帝面前说胶东王刘彻的好话,直得他简直是世上无双了,若立为太子,必能缵承统。而且她还捎带着也不时赞美刘彻的母亲王娡贤冠群芳,渐渐地景帝也有点动了心,但决心还没有最后下,这时候王娡耍了个阴谋,她她暗地里派人去晓谕臣,要他们关心国有帝无后的事,尽快上表请立太子之母栗姬为皇后,结果负责礼仪的行官便真的当众向景帝进言:"子以母贵,母以子贵",今太子母无号,宜立为皇后。正在气头上的景帝被这不合时宜的话一激,当场怒:这是我的家务事,轮得着你来管吗!当场便将关进牢狱,不久便砍了他的脑袋。他认为这一定是栗姬或太子刘荣勾结朝臣干的,因此趁势也就将太子刘荣废为临江王。栗姬从此彻底失宠,被贬入冷宫,连见景帝一面也难,不久因怨愤一病而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大家都在搜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