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巢造反:大唐是受到巨大威胁还是已经名存实亡?

  有人说:“自从黄巢造反之后,大唐就名存实亡了。”这句话对吗?窃以为不然!黄巢造反是以推翻大唐江山为目的的,可笑的是,他本人后来却不承认这一点。中和四年(884),黄巢终于走到了穷途末路,兵败后逃入狼虎谷。他对外甥林言说:“我本意欲入清君侧,洗濯朝廷,事成不退,原我自误。”——何必自欺欺人呢,你都已经称过帝了。

  黄巢授首,是唐政府军实力的体现,从而使大唐江山得以巩固,这才是合乎逻辑的结论,怎么反倒有“名存实亡”一说呢?说者无非是指接踵而至的军阀混战,使唐中央政府对藩镇失去了控制力。

  应当说,控制力是比以前减弱了,但并没有失去。只要全国还打着“唐”字大旗,没人敢称帝,就是有控制力。在唐朝最后的二十年里,由于黄巢的大批降将、特别是朱温,不守道德底线,弱肉强食,这种不正之风迅速污染了军界。结果,在兼并过程中有五个人脱颖而出,成为五强镇。他们是:宣武节度使朱温、河东节度使李克用、淮南节度使杨行密、凤翔节度使李茂贞、西川节度使王建。

  各藩镇之间,互相制衡。大唐天子在无力改变现实的情况下,也只好放手给诸藩以更多的自由。而诸藩也都自觉或不自觉地一如既往尊奉唐天子为天下共主。如果不出意外,大唐就将在这种默契的状态中生存下去。

  在这五个人当中,有心篡逆者,唯朱温一人耳。因此愚以为:只有当朱温的军事实力强大到足以同时压制其他四镇的时候,唐政权才有可能出现危机。然而,纵观太原和汴梁这两大军事集团之间的战争形势,我们可以看出,从公元904年开始,朱温就已经在走下坡路了。

  啥?你问:“黄巢之后,为何大唐只维持了短短二十年时间,难道大唐的灭亡是偶然的?”,你没有说错,大唐的灭亡的的确确是偶然的。比方说吧,乾宁三年(896)七月,如果昭宗李晔不听韩建的劝阻,坚持己见,去了河东李克用那里。我敢肯定,公元907年,绝对不会是唐朝的终点!

  再比方说,如果不是关中三贱客(凤翔节度使李茂贞、静难节度使王行瑜、镇国节度使韩建。)时不时地带兵犯阙,在长安不停的折腾,欺负手里头没兵的皇帝,朱温根本就没有篡位的机会。欲知详情,请耐着性子听我讲一个故事:

  天复二年(902),这一年距唐灭亡只有五年时间。大唐有没有呈现灭亡的迹象?没有吧?而正是从这一年开始,大唐真正的危机降临了。由于宰相崔胤与宦官韩全诲互看不顺眼,崔胤总想灭了宦官,于是投靠了最有实力的朱温。而韩全诲为了自保,则投靠了李茂贞。

  当时朱温的实力已经超过了李克用,成为全国第一强。他接到崔胤给他的密,要他发兵入京,以清君侧,于是他蠢蠢欲动。韩全诲得知消息,抢先一步,带着禁军把天子李晔劫持到了凤翔。

  朱温抓住机会,发兵五万,以奉旨勤王为名围困凤翔城。迫使李茂贞签订了城下之盟,交出了天子李晔。李晔高兴地称赞朱温是个大忠臣。天复三年(903),昭宗銮舆返回长安,朱温下令屠灭宦官,杀数百人。接着把重要岗位都换成自己人,并留下步骑兵万人戍京,朱温这才放心的回到汴州。

  大唐的第二个危机发生在天复四年(904),朱温强迫昭宗迁都洛阳,改元天佑。随后相继发生了昭宗被杀、九个皇子被杀、三十多名朝廷大臣被杀的事件。这会儿,你说大唐名存实亡,我无语了。

  现在问题来了,朱温如此暴戾恣睢,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怎不见一个藩镇出兵勤王呢?

  李克用刚刚经历了第二次太原保卫战,实力受损,大不如前。偏偏又碰上刘仁恭、李罕之、孟迁三人先后恩将仇报,拖了河东军的后腿。一些战略要地,也成了朱温宣武军的营盘。李克用为李唐奔走呼号,与契丹王耶律阿保机结为兄弟,歃血为盟:誓灭朱温,匡复李唐!(后来阿保机失约)。

  唐昭宗被杀之后,朱温的得力大将丁会痛哭流泪,令所部官兵素服吊唁。并且举潞州城向李克用投诚。

  退休宰相张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广发英雄帖,号召全国共讨朱温,赴难唐室(后来被朱温杀死)。

  淄青节度使王师范,在接到张浚的帖子之后,不顾自己实力弱小,毅然出兵(数年后被朱温灭族)。他的壮烈,惊天地、泣鬼神!

  我们不妨假设:如果不是皇帝被劫持到凤翔,给了朱温出兵的理由,朱温会“霸王硬上弓”带兵闯入长安,直接把李晔从龙椅上拉下来,然后自己坐上去吗?——这是不可能的!

  朱温不傻,这不明摆这成为众矢之的么?他实力再强,也架不住全国藩镇的联合进攻不是?哪敢担此风险?否则,又何必强迫自己演戏呢,他可是从来没这个癖好的。欲知朱温如何演戏,且听我道来:

  天佑元年(904)八月,朱温得知李克用、李茂贞、杨行密、王建等人在秘密往来,准备联合发兵勤王。怕夜长梦多,遂命心腹将领蒋玄晖、朱友恭氏叔琮带兵进宫去刺杀天子李晔。而他则离开洛阳,到前线去视察,给自己设计了一个不在现场的证据。皇帝被杀后,远在外地的朱温听到这一噩耗,立刻捶胸顿足,以身触地哭道:“奴辈负我,使我受万代恶名。”(这戏是演给他部下将士看的)。然后匆匆赶回洛阳,在李晔的灵柩前,痛不欲生,哭得死去活来,还多次倒在地上,似乎要晕厥过去(这戏是演给朝廷官员们看的)。

  朱温的戏精彩吗?是的,很精彩!想当皇帝不容易啊。如果大唐已名存实亡的话,朱温又何必如此为难自己,又何必杀亲信朱友恭、氏叔琮以灭口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