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重臣李鸿章请教俾斯麦如此处理跟慈禧的关系

今年是德意志帝国首任宰相,被人称为“铁血宰相”(德语:Eiserner Kanzler;“铁”指武器,“血”指战争)以及“德国的建筑师”及“德国的领航员”的奥托·爱德华·利奥波德·冯·俾斯麦诞辰二百周年的日子。我们选择一篇他跟我们中国有点关联的文章,让大家了解一下李鸿章当年就清朝改革的问题,是跟他怎么交流的。

这是一篇根据1896年6月25日李俾两人会见的目睹者的口述资料综合出来的文章,独一无二,题为:“李鸿章在福里德里斯鲁”(注:地名的德语是Firedrichsruh,为俾斯麦私邸)。

在序言中,文章简单介绍了李鸿章的生平,他是中国满清政府的政要,和俾斯麦年龄相仿,1862年为江苏总督(实为巡抚),1870年为Tschili Vize Koenig(这是德国翻译官闹的大笑话,不懂“直隶”的意思,就来个Tschili,把“总督”译成副国王Vize Koenig。)

序言里还说:“他长期主持外交政策,是中国现代化的先驱者。1896年,他代表中国皇帝赴莫斯科参加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加冕典礼,接着访问欧洲。他在访问德意志帝国期间,特别提出要求,希望访问俾斯麦。”

中国式嘘寒问暖

“副国王”李鸿章和他的随从1点49分抵达。俾斯麦在私邸大门口以最高礼遇迎接。他穿着威廉一世皇帝赠送给他的军礼服,佩上军刀,制服上挂着黑鹰星章和铁十字勋章。

一开始,二者长时间坐在会客厅内借助翻译对话。李鸿章夸奖俾斯麦,大意是说:早就听说您的大名和伟大功绩,今天能见到您,看到您的眼神,更觉您的伟大。

俾斯麦也回敬说:也很高兴能招待一个建立伟大功勋的总督。李鸿章谦虚地表示:不能与阁下相比,您的贡献有世界意义。(诸位读者,请注意,这篇文章是一个不了解中国情况的德国人写的,因而用词有些怪怪的,但这也更有意思)。

到吃饭的时候,俾斯麦不让李鸿章随从搀扶他,而是亲自扶着李的手臂走到饭厅。俾斯麦挺起胸脯,两眼炯炯有神,显得骄傲和自

李鸿章说,30年前普鲁士战胜奥地利,就仰望俾斯麦大名,缘悭一面,如今总算如愿以偿。俾斯麦设法摆掉这种恭维,就换个话题说:“我已不如前,我已经老了。”

李鸿章立即关心地问俾斯麦的健康,什么地方不舒服?平日做些什么?俾斯麦笑着回答说:“什么都不做,不愿再找气受。我目前一身轻,只是一个村夫,喜欢到森林和田野去散步,不再问政。”

“副国王”转而与俾斯麦之儿子赫伯特·俾斯麦谈话,问他在外交部当四年国务秘书的感受。俾斯麦替儿子回答说:“他最喜欢过问政治,与我不同的是,他不爱做农活。”

“副国王”说:“在中国一般都是子承父业。”俾斯麦回答说:“在我们这里一般也如此。但是人不能违抗自然。”


谈话推心置腹

谈话进入正题。李鸿章说:“我这次很高兴地来到您这里,有一个问题想向您请教。”

“请问是什么问题?”

“怎样才能在中国进行改革?”

“在这里我不能断言。”

李鸿章说:“在我们那里,政府、国家都在给我制造困难,制造障碍,我不知该怎么办?”

俾斯麦回答说:“反朝廷是不行的。如果最高层(指皇帝)完全站在您这一方,有许多事情您就可以放手去做。如果不是这样,那您就无能为力。任何臣子都很难反抗统治者的意愿。”

李鸿章问:“如果皇帝一直受其他人影响,接受他人的意见,那我怎么办?每天都有一些麻烦,让做臣子的很难开展工作。”

俾斯麦伯爵忽然用了一句法文:“Tout comme chez nous(跟我们这里一样)”。接着又用德语说:“在我当首相的时候,也常遇到这种情况,有的时候来自女人方面……”

李鸿章笑笑说:“但您有一个坚强的性格,难道都能够平和地化解这些矛盾吗?”(笔者很怀疑李鸿章的原话是否如此。)

“对贵妇们我一直是很有礼貌的,”俾斯麦说。“怎样能够把上面的旨意贯彻到下面,而让下面服从呢?军队决定一切,只要有军队就行。”

俾斯麦继续解释说:“兵不在多,哪怕只有5万人,但要精。”

李鸿章回答说:“我们有的是人,就是缺少受过训练的部队。30年来,经过太平天国造反,军队再也未受到训练。现在我终于看到了德国优秀的部队。即使以后我不在任上,我仍将在能力范围之内根据阁下的建议施加影响。我们需要聘用普鲁士军官,以普鲁士军队为榜样来训练我们的军队。

俾斯麦说:“问题不在于把军队分散在全国各地,而在于你是否能把这个部队掌握在自己手中,自如地调动他们,使他们很快地从一地到另一地。”

俾斯麦表示,他对中国很关心,而且一直愿意和中国建立密切关系。接着,他开始和德国驻中国大使交谈起来。

告别之时凝视不语

李鸿章发现俾斯麦气色不很好,关心地问起他的睡眠状况。当他知道俾斯麦的睡眠不佳时,便表示出极大的关心。在座者都能够觉察到,他们之间的关系逐渐加深。人们可以看出,中国的“副国王”也是一个有气质的人物。

到告别的时候了,两人依依难舍。当俾斯麦听说,李鸿章在家时不太愿运动,就劝告他说:“要经常走路,对身体有好处。”

“也希望您多多保重!”李鸿璋忽然推心置腹地说:“对我目前遇到的阻力,我已经无能为力了。”

俾斯麦语重心长地说:“您过于低估了自己。对于一个国家人物来说,谦虚是非常好的品德,但是一个政治家应该有充分的自信。”

李鸿章说:“阁下取得了伟大的成就,回顾以往也应很自傲。”

俾斯麦说:“对中国来说,希腊有一个谚语:一切在流动,一切又都碰撞在一起。”

李鸿章告辞之时,两位政治家互相凝视不语。最后,李鸿章说:“我希望能来祝贺您90岁生日。”

火车徐徐开动,俾斯麦挺着胸膛,右手举到帽沿,行着军礼。而李鸿章站在火车上,两手握在胸前,频频摆动,用一种虔诚的姿势,为俾斯麦祝福。俾斯麦伯爵一只注视着李鸿章,直到火车离去。显然,他内心已经受到了触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