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言官为何这么猖狂?心情不好就直接骂皇帝
趣历史 责任编辑:chenshiyu 2017-11-12 17:35:30

  在封建时代,皇帝是不可侵犯的,连皇帝的名字都要避讳。……至于骂皇帝,那更是一般人不敢想的!但是宋朝却是个例外,清廉的官员可能每个朝代都有,但是能公正办案的官员数宋朝最多,例如开封府包拯、大宋提刑官宋慈等!大家都知道自己可以清高不贪污,但是想阻止其他人贪污,尤其是身居高位的人可就难了!

  据陆游的《避暑漫抄》记载,宋太祖在建隆三年,即公元962年,曾立下誓约。誓约里的内容共三条:一是“柴氏子孙有罪,不得加刑,纵犯谋逆,止于狱中赐尽,不得市曹刑戮,亦不得连坐支属”;二是“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三是“子孙有逾此誓者,天必殛之”。誓约中明确指出宋朝皇帝不得杀大臣和言官,否则必遭天谴。此誓约自由宋太祖设立开始,便一代一代帝王不断向下传承和延续。

2_副本.png

网络配图

  北宋仁宗朝嘉祐六年,二十三岁的苏辙参加制科考试,这位初生之犊不怕虎的新进士,所做的策论将矛头直指宋仁宗:“陛下近岁以来,宫中贵妃已至千数,歌舞饮酒,欢乐失节,坐朝不闻谘议,便殿无所顾问。”

  苏辙称宋仁宗“贵妃已至千数,歌舞饮酒,欢乐失节”,应该说,这是不实的指控,因为仁宗的私生活还是比较克制的。原来苏辙是“闻之道路”,听信了坊间的流言,便在策论中不客气地指斥皇帝。当时有大臣提出,“陛下恭俭,未尝若是。辙言狂诞,恐累盛德,乞行黜落。”建议仁宗罢了苏辙的功名。但宋仁宗极力回护少年轻狂的苏辙:“朕设制科,本求敢言之士,辙小官,敢如此极言,特与科名,仍令史官编录。”并未降罪,反而授予苏辙官职。皇帝也没有要求苏辙交待谣言来自何人,也未叫人深究坊间何以有谣言传布。一桩小事,就此翻过,风轻云淡

宋光宗

网络配图

  宋光宗时,一年因“雷雪交作”,天有异象,皇帝下诏求言。有一位叫做俞古的太学生,便上书皇帝,以非常严厉的语气斥骂宋光宗自即位以来,“宴游无度,声乐无绝,昼日不足,继之以夜”。光宗是一个不成器的皇帝,私生活不检点,气度也远远不如北宋的仁宗,“览书震怒”,下了一道特旨,说将此人抓起来,谪远方州郡,由地方官吏加以管束——这一刑罚,当时叫做“编管”。

  但众臣坚决不同意将俞古“编管”,因为“言事无罪”乃是朝廷 的“事体”,不可破坏。光宗只好将对俞古的处罚改为“送秀州听读”,即送到秀州的学校,在官方监护下继续读书。但中书舍人莫叔光拒不起草处分俞古的诏书,说“弭灾异不宜有罪言者之名”。最后,“事竟寝”,对俞古不再有任何处罚(《嘉泰会稽志》)。这一事件也成为一条具有法律效力的先例,被后来的士大夫援引来证明“言者无罪”,以对抗压制言论的权势。

31e70002b5f48c875f3b.jpg

网络配图

  宋光宗的孙子理宗在位时,由于在一次禋祀中遇到雷雨,理宗大惊,也下诏求言,以答天谴。漳州通判王迈应诏上书:“天与宁考之怒久矣!”(《宋史》本传)“宁考”指宋理宗的皇考宋宁宗(即宋光宗的儿子),王迈这是借“天怒”表达他对宋宁宗的强烈不满,说宁宗荒废乾纲、逾旬不视事,朝中小人当道,老天爷都震怒了,所以天降种种灾难来惩罚宁宗。王迈对着皇帝直骂他的皇考,结果被台谏官弹劾“妄论伦纪”,贬到吉州当通判。

  宋理宗本人,也被士大夫当面痛骂过:一位叫王伯大的士大夫对理宗说:“今天下大势如江河之决,日趋日下而不可挽。……陛下亲政,五年于兹,盛德大业未能著见于天下,而招天下之谤议者,何其籍籍而未已也?议逸欲之害德,则天下将以陛下为商纣、周幽之人主。”(《宋史》本传)就差直接说宋理宗是商纣、周幽那样的荒淫之君、亡国之君了。请注意,这不是书面上的奏疏,而是王伯大在“进对”时候,当面痛责皇帝的。我不知道理宗听后是不是心头大怒,但他却不能因此将王伯大治罪,只能承认爱卿所言有理。宋人骂起皇帝就像教育自己的孩子,情绪一上来挡都挡不住,就差动手了。而其他朝代敢直言进谏就是要冒杀头的危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