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尤三姐的一生都是什么样的?她到底奇在哪里?
2021-05-06 15:24:05 李臣典 南怀仁 赵藩 钱沣 黎简

  中国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整理了尤三姐的相关内容,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

  尤三姐是《红楼梦》里一个非常特殊的人物,读者有极赞尤三姐的,更有以尤三姐之行微词者。这源于你看的是哪一个版本。

  若初读《红楼梦》,看的的程本系统,就是以程甲本或程乙本为底本的,那么对尤三姐批评不起来,会佩服她的性情、人格和胆略,对她这个人的节操都趋向于理解,台湾有一个非常著名的作家就非常喜欢尤三姐,在他的心目中,尤三姐的形象比林黛玉也差不到哪里去。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认知,就是因为程本系统大半个世纪几乎统治了台湾市场的原因。

  而如果一接触《红楼梦》,读的是脂本,或者是以脂本为底本的《红楼梦》,就不大容易特别喜爱尤三姐了,在她的身上,看到的是淫遍了宁荣二府的多姑娘的影子,尤三姐作为小官宦家庭出身的女子,她的许多行为难以为人所接受。

  我们当然要以脂本为依据,也就是说,脂本里的尤三姐才是曹雪芹笔下真正想要表达的样子。她身上有邪亦有正,真是秉正邪两赋比较有代表性的人物。读尤三姐,其实并不能简单从表象看问题,因为尤三姐身上的悲剧深重程度,不比诸钗轻。

  尤三姐前半场堪称多姑娘

image.png

  红楼女性有两个极端的存在,一个极端是林黛玉、妙玉和晴雯所代表的品格高洁、性灵高贵到极致的女性。她们完全隔离了肉欲,将这个词放在离她们比较近的地方都有些玷污了这些女子。她们的爱,是纤尘不染之爱,她们的情是到达了灵性之至的干净。另一个极端就是以多姑娘为代表的女性,她们的世界里从不谈情,只谈肉欲和与之不可分割的利益,多姑娘衡量自己要不要和一个男人产生联系,只有一个标准就是他能给自己多少钱。

  尤三姐神奇地将这两个极端完美地连接起来了,曹雪芹笔下的尤三姐,为我们呈现出最复杂的女性情感和最令人深思的社会大环境之恶。

  尤三姐和她的姐姐尤二姐并不是尤家的小姐,而是尤老娘死了的先夫的两个女儿,死了丈夫的尤老娘改嫁尤氏之父,两个女儿随她一同进入尤家,在封建社会,这不是主流意识形态所认可的,一女不侍二夫的封建伦理深入人心,所以二尤被曹雪芹非常自然地以“拖油瓶”称之。

  上流社会看到这两个“拖油瓶”,有意无意地会显露出不屑和不齿的态度,就连格外尊重女孩的贾宝玉都是这样,更不要说是别人了。

  尤老娘的运气不好,二嫁的丈夫又死了,她们母女又一次失去了依靠、没有了生计来源。客观条件下,尤氏母女依附宁国府,尤二姐和尤三姐顺理成章地成了贾珍贾蓉的玩物。这事并不隐秘,贾琏就知道宁国府的父子聚麀之诮。

  闺中女孩儿沦为姐夫的情妇,在尤氏姐妹二人心中投下了不同的理解,于尤二姐她一心想在贾府能有个结果,比如成为贾珍的二房或者小妾,她也就终身有靠了。尤三姐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聪明的人,她内心痛苦却因为生存不得不承受屈辱,这从她对待贾蓉非打即骂和对贾琏的勾引无动于衷的态度可知。她不能和宁国府翻脸,一是宁国府毕竟算她的金主,二则还有母亲和姐姐,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小说六十五回对尤三姐进行了一场香艳至极的描写,贾珍玩弄她,后又来一个贾琏,兄弟二人情深,对待尤二姐的态度是可以拱手相送的,这一下激怒了尤三姐,贾家的男人拿她们不过当粉头,而且还要公开表达出来,尤三姐不是下九流之人,她宁愿死不受此侮辱。小说对尤三姐的表现是这样描写的:

  这尤三姐松松挽着头发,大红袄子半掩半开,露出葱绿抹胸,一痕雪脯。底下绿裤红鞋,一对金莲或翘或并,没半刻斯文……再吃了酒,又添了饧涩淫浪……

image.png

  曹雪芹对尤二姐的这一段描写,就算是对多姑娘,也是没有的,这里面所点出的几个地方,比如说抹胸,和胸脯,还有脚。在封建社会是决不可以对外人露的。就算是杂书,也只有对妓女才可如此描写。《红楼梦》这段对尤三姐的描写,和多姑娘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看尤三姐对贾珍和贾琏是如何说话的:

  “你不用和我花马吊嘴的,清水下杂面,你吃我也见……这会子花了几个臭钱,你们哥儿俩个拿着我们姐儿两个权当粉头来取乐儿,你们就打错了算盘了。我也知道你那老婆太难缠,如今把我姐姐拐了来做二房,偷得锣儿敲不得……若大家好取和便罢;倘若有一点叫人过不去,我有本事先把你两个的牛黄狗宝掏了出来……喝酒怕什么,咱们就喝!”自己先喝了半杯,搂过贾琏的脖子来就灌,说:“我和你哥哥已经吃过了,咱们来亲香亲香。”

  尤三姐此举此言,何等的老辣,何等的胆大,又是有何等的气魄。今天这样的女性很多,那是因为解放了思想,《红楼梦》的时代,尤三姐此举可谓石破天惊。她这么做,一是她的确能做得出来,二是她在情绪上悲愤到了极点,三是她抱着鱼死网破的决心。

  读者看这一段,可以批评尤三姐,但背后更显悲剧,尤三姐是个明白人,所以她才如此的痛苦,她和姐姐尤二姐不同,尤二姐始终是个糊涂人,两个人虽说都是悲剧,但尤三姐的悲剧更显人生和人性之殇。

  大骂贾珍贾琏之后,尤三姐过了一段肆意的生活,想骂谁就骂谁,管你是贾琏、贾珍还是贾蓉,她勾引他们却绝不让他们得手,她打金戴银,买珠购宝,一个不如意,就剪衣裳糟蹋吃食,她要干什么呀?她就是要作践贾珍贾琏们,用这样的方式为自己为姐姐讨一个所谓的公道。但尤三姐毕竟是个待字闺中的女孩子,她能施展的空间到这里算是极限了,在有限的可能里,她成为了自己的主宰。

image.png

  这样的大闹之后,尤三姐彻底回归了她作为女儿的原本属性。

  后半场的尤三姐可比林黛玉

  尤三姐的转变是突然间发生的,在她认真考虑自己的终身问题之后。

  她五年前曾见过柳湘莲一面,一见钟情,发誓此生非他不嫁。对于贾府里的爷们儿,她和姐姐截然不同,她看不上贾琏贾珍可以理解,其实她也看不上宝玉,她看上柳湘莲什么了呢?也许是柳湘莲化为旦角的妩媚多情,也许是柳湘莲江湖少侠的自由性情。总之,当她认真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尤三姐一改当初,走向另一个完全相反的反向。

  尤三姐直面了自己的内心和自己的感情,于是她回归到自己原本的个性。她从此非礼勿听非礼勿言起来。

  小说的故事走向读者都知道,在贾琏的努力和撮合下,柳湘莲的确留下了家传宝剑,算是和尤三姐定了亲事,这门亲事也经过了贾府、尤家还有薛家的认可。但是,尤三姐没有等来幸福,她等来的是柳湘莲执意退婚的晴天霹雳。

  柳湘莲退婚的理由是现实的,当他知道尤氏姐妹靠宁国府养活,尤其是知道二人常常寄居宁国府后,他就明白了,二尤都不可能干净,柳湘莲是世家子弟,尽管败落了,但上流社会娶妻的基本标准没变,他有姑妈、也有欠他救命之恩的薛家为他料理。

image.png

  和柳湘莲成婚,走上人生正轨,是尤三姐唯一的人生希望,现在希望破灭,她无法再回到过去,她再也无法重新过仰人鼻息没有尊严的生活了。和柳湘莲定亲后的尤三姐无论对自己还是对他人,都有了严格的人格界线,我们不好说她是洁身自好,应该说,高洁的人格已经在她的内心升腾起来,这个时候的尤三姐,精神趋向于林黛玉。小厮兴儿有过一个比喻:“三姐儿的面庞体量和林姑娘差不多。这是小厮的话,这个时候的尤三姐,精神上其实也是。

  面对柳湘莲的退婚,尤三姐的世界塌了,她自刎不是为证明自己,也不为姻缘破灭,而是她高洁的精神已经没有了生存的空间,现实不会给她生存空间了,她一介女子,除了依附男人和家族,没有任何的活路。

  尤三姐的悲剧是多层次的,她在每一个生命阶段都是痛苦的,不过是这痛苦的来源截然不同罢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