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然勒石”有没有资格与“封狼居胥”并列汉民族最高军功?
趣历史 责任编辑:zqd 2018-04-11 13:13:00 窦宪 刘炟

  近日,一条来自内蒙古大学蒙古学研究中心的信息,让一份在历史中埋藏了许多年的文物原件重出江湖——那便是为了纪念公元89年东汉将军窦宪大破北匈奴,著名史学家,《汉书》的作者班固亲笔题刻的《燕然山铭》。一直以来,“封狼居胥,勒石燕然”都被认为是汉民族的最高军功,因此也成为中国历代英雄豪杰或者诗人骚客所梦想或吟诵的对象,王维的“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李白的“请缨不系越,且向燕然山”,范仲淹的“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都是家喻户晓的名篇。

blob.png

  因此,班固《燕然山铭》杭爱山原件近日被中蒙联合考古队所确认,便一石激起千层浪,激发了无数人的议论,有热血青年夸耀大汉荣耀的。但也有“历史爱好者”一本正经地站出来,说什么“燕然勒石”只不过是汉朝“几近鞭尸”已经被鲜卑和天灾折磨的不成样子的北匈奴,在军事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含金量,没有缓解反而加强了汉朝的边患,制造了一个新的边患鲜卑。那么,事实果真如此吗?

blob.png

  ▲《燕然山铭》原刻

  有人说,南北匈奴分裂之后,活跃于漠北的北匈奴已经有如风中残烛,不消汉朝用力,自己就会倒下。但永平年间汉朝对北匈奴的评价是,“时北匈奴犹盛,数寇边,朝廷以为忧”(《后汉书•南匈奴列传》)。

  当然,怀着莫名其妙的圣母思想的人并不是今天才有。公元89年,就有汉朝大臣上书称“匈奴不犯边塞,而无故劳师远涉,损费国用,徼功万里,非社稷之计”,全然不顾在仅仅十几年前,就发生了“北匈奴寇河西诸郡”、“北匈奴寇云中”的事件(以上见《后汉书•明帝纪》)。在北匈奴入侵东汉河西地区的时候,还要求西域诸国一起出兵,甚至还发生过年初北匈奴“乞和亲”,冬天就转而入寇这种言而无信的事情。

blob.png

  ▲考古工作者在整理保护《燕然山铭》

  更何况,北匈奴的手段并不简单的是入侵、打打草谷就完事的。北匈奴不仅派呼衍王“常展转蒲类、秦海之间,专制西域,共为寇抄”,即在天山一带一边放牧一边威胁河西走廊与丝绸之路,还扶持于阗和龟兹等势力把控西域。

  大家都知道,班超在西域立威的第一步就是斩杀了北匈奴使者。很明显,北匈奴使者到了西域,西域诸国对汉使的态度都骤然下降了一个档次,如果倘若北匈奴是个风中残烛一样的势力,西域各国何苦得罪“以汉强凌匈奴弱”的大汉,去巴结半死不活的北匈奴?事实上,之后汉朝与匈奴也为争夺西域展开了一场拉锯战,以“十三壮士归玉门”的忠义而青史留名的耿恭,就一度和“(北匈奴)左鹿蠡王二万骑”交战。

blob.png

  另外,北匈奴在与汉朝连年接战之际,在装备武器上相较之前的匈奴国都有明显提升,《居延汉简》曾经记载有北匈奴骑兵“皆衣铠负鲁攻隧”,即匈奴骑兵个个身披铁甲,使用汉式的攻城武器攻打汉朝的边塞系统。

  北匈奴的郅支单于还曾经仅以三千人就纵横中亚河中地区。在这片被前苏联考古界称为“汉朝都没有拥有过”的“强大装备——甲骑具装”的发源地上,当地的国王们竟不能制伏郅支单于,还被迫为匈奴人供工供物供女人。在郅支单于被汉军围攻时,康居王还出动一万余骑试图解围。北匈奴人的军威和势力可见一斑。

blob.png

  ▲到北匈奴时代,匈奴人虽然失去了漠南地,但是武器装备却有了进一步的更新

  有一些贬低窦宪北伐含金量的人,除了贬低北匈奴的实力外,还喜欢说汉朝攻打北匈奴是南匈奴挑拨离间的结果。

  其实,汉朝不是没有给过北匈奴机会。东汉永平八年,汉朝答应和北匈奴以和亲条件达成和约,马上引发了南匈奴的不满,即南匈奴“须卜骨都侯等知汉与北虏交使,怀嫌怨欲畔”。这种不满引发的结果,并不是南匈奴像吃醋的小媳妇一样去打“小三”北匈奴,却是南匈奴转过来“密因北使,令遣兵迎之”,即南匈奴须卜骨都侯都决定去当匈奴“皇协军”。哦不,决定再次投奔匈奴“皇军”,迎接北匈奴大军到来。看上去温顺无害的北匈奴就真的不管马上要达成的和亲条约,派遣了二千骑入寇河西地区来帮助须卜骨都侯的叛变大业。以“游牧民族质朴老实性子直,不懂汉人弯弯绕”的“优良品质”著称的匈奴人,就以这种背后捅刀子的阴损做法,第一次损耗了东汉朝廷的耐心。

  即便是窦宪勒石燕然,大破匈奴之后,北匈奴右谷蠡王於降鞬自立为单于,请求窦宪帮忙上书,让北匈奴也仿造南匈奴模式,成为汉朝的属国。窦宪的奏章得到了朝廷的批准,汉朝圣母派满心欢喜的给北匈奴单于“授玺绶,赐玉剑四具,羽盖一驷”,并准备帮助於降鞬返回漠北,重建北匈奴。结果还没等到第二年,於降鞬就反汉叛逃。羽毛未丰满就敢如此出尔反尔,让笔者实在难以假如真的按照某些圣母文人的计划,没彻底击败北匈奴之前就行羁縻之策,让一个有余力的北匈奴叛服不定,会引发多大规模的灾难,又会有多少人无辜而死。

blob.png

  ▲北匈奴叛服不定,让汉朝彻底下决心摧毁匈奴政权

  有一些人在窦宪击破北匈奴后,还说什么“中国北方又出现了一个强敌鲜卑,边境受害,比西汉前期更严重”。但实际上,在俄罗斯崛起,封死了游牧民族西方的“补血通道”前,草原上强权此起彼伏,彼此吞并是常态。鲜卑吞掉北匈奴而崛起,北匈奴吞掉鲜卑同样能崛起。就算两者谁也吃不掉谁,从上面的史料来看,北匈奴叛服不定,怎么就可以信任只要汉朝“以夷制夷”,北匈奴就会安心的和鲜卑打个你死我活,而不是两边合计一起抢汉朝?

blob.png
blob.png

  ▲窦宪给了北匈奴最后一击

  最最关键的,以得到汉朝的钱粮支援,最多达到“一亿九千万钱”的南匈奴为例,虽然有人夸耀其“军事力量远强于东汉边郡”,但在打北匈奴的时候还是请求以汉朝兵为主。在《后汉书》记载的十八次东汉与鲜卑之战中,只有五次南匈奴敢于和汉朝边军一起作战,其他大多数时间南匈奴都只能自保。他们还一度因为恐惧鲜卑入侵,“上言求复障塞”,即请求汉朝派兵保护。南匈奴都如此,隔得更远的北匈奴即便真心归附汉朝,在鲜卑入侵的时候也极大可能变成猪队友,白白浪费汉朝的钱粮人力。因此,窦宪勒石燕然,并不像某些人说的,是养虎为患和好大喜功的错误章节,而是为汉匈之战写下最后的章节,比肩“封狼居胥”的汉民族最高军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